標籤: 暫無標籤

瑞璇出身書香門第,其父倪紹贊為縣學秀才,於瑞璇5歲時病逝。父親去世后,瑞璇隨母親寄居舅父樊正錫家。樊正錫是睢寧縣文化名士,他見瑞璇聰穎過人.非常喜 愛,親自教她讀書識字,因此得以盡覽其舅所藏的四書五經、諸子百家和史傳雜記等。瑞璇7歲開始學古文,8歲習作詩,9歲讀誦五子書,長大后凡先秦兩漢、魏晉六朝、唐末大家等論著、詩文,無不精通。她不僅能寫詩作畫,而且.通曉音律和精於女紅,是一位不多見的才女。

1生平簡介:

倪瑞璇(1702-1731),女,字玉英,清代宿遷(今宿遷城區)著名女詩人。
《篋存詩集》
瑞璇30歲時一病不起.臨終前把一生所寫的詩集和著作付之-炬。徐起泰在整理她的遺物時,發現箱籠內尚存詩稿200餘首,有的已被蟲蛀過半,遂整理裝訂成冊,分上、中、下三卷,題名《篋存詩集》,存詩111首。該集原本已佚,宿遷現存抄本。

2作品賞析:

倪瑞璇雖在世時間不長,但其著作成果仍屬可觀,有《大學精義》、《中庸折中》、《周易闡微》以及6本詩集等。她的詩歌,筆力矯健,題材多樣,或借古諷今,或抨擊時弊,或關心民生,或抒寫憂憤,均能揮灑自如,得心應手。她17歲時寫的《過興龍寺有感》,借評論朱元璋開創明王朝政權,指出:"自從秦與漢,幾經王與帝,功業雜霸多,豈果關仁義?"深刻地說明了從秦始皇到明朝歷代帝王中,沒有一個是真正靠仁義來統治天下的。詩中還以明王朝覆滅為例,指出:"大廈欲將傾,數傳得錯嗣,奸相忘封疆,權貴與羅織,安然一金湯,遂被諸公棄。"大好河山是被昏君、奸臣白白斷送的。一個17歲的深閨女子,竟有這樣的見識,真是令人嘆服。倪瑞璇對歷史上那些忠義之士,給予高度的讚揚。她在《讀李忠毅公傳》中,著重歌頌了李忠毅公剛正不阿、臨危不懼的崇高氣節:"犯顏挺上書,原忘計刀俎"、"丹心照雲霄,碧血灑囹圄"。對各種苛捐雜稅給老百姓帶來的沉重負擔,她十分不滿,在《聞蛙》-首詩中寫道:"草綠池清水面寬,終朝閣閣叫平安,無人能脫征徭累.只有青蛙不屬官"。她對每一任地方官總愛為自己樹碑立傳,十分憤慨,在《德政碑》中指出了統治者並無政德可言,只是"后先成例如相襲"。她尖銳地反問,如果真有德政,"如何官去今朝始,明日逢人皆切齒?"最後她奉勸那些無功而要立碑者:"有碑不若無碑好,一日碑存一日笑"。這樣潑辣的政治諷刺詩,在歷代女詩人中,是絕無僅有的。清朝中期詩壇領袖沈德潛讚揚她:"獨能發潛闡幽,誅奸斥佞,巾幗中易有其人耶!每一披讀,肅然起敬。"翟沅洙評論她的詩"無粉黛脂澤之色,有風霜高潔之象,岩岩如對正士端人"。
倪瑞璇的詩歌,題材多樣,格調高雅,使一位極有見識、憂國憂時的現實主義詩人。為了紀念這位女詩人。後人曾把馬陵公園的西望河樓改建成"倪瑞璇圖書館",館藏女詩人生平著作。1938年,馬陵公園及瑞璇圖書館毀於日軍炮火。
上一篇[yukihiro]    下一篇 [格拉漢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