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倫敦晚旗報》2003年7月15日頭版《倫敦晚旗報》2003年7月15日頭版
ⅰ 簡介

  創辦時間:1827年

  創辦者:查爾斯.鮑爾溫(Charles Baldwin)

  出版商:聯合報業集團

  現任主編:維羅妮卡.韋德利(Veronica Wadley)

  譯名:Evening Standard中的Standard有「標準」、「旗幟」、「規格」

  等多種意思,因此也有人把該報譯作《倫敦標準晚報》。

  ⅱ發展史

  1827年,《倫敦晚旗報》現身街頭,它的名字叫做《旗報》。其創辦者查爾斯.鮑爾溫是一個固執的商人。它的報紙很快就被認為是倫敦嘴「反動」的報紙,《泰晤士報》稱之為一份「愚蠢的」「自負的」報紙,而《旗報》則痛罵《泰晤士報》是「醜陋的偽君子」。爭吵的結果是兩家報紙的銷量都上升了。

  鮑爾溫死後,其子經營不善報紙在1857年被買給了威士忌酒商人詹姆斯.約翰斯頓(James Johnstone)。約翰斯頓給這份晚報嫁了一個早報兄弟,因此名字也改成了《晚旗報》為了擴大發行量,他還把價格降低到1便士。此後100年間,該報的售價一直在1便士,知道1951年次增加到1.5便士。

  約翰斯頓手下的《晚旗報》刻板、沉悶。當他在19世紀最後一天退休時,英國報紙正經歷一場革命。《每日郵報》等新型通俗報紙的出現,給那些死氣沉沉的老報紙帶來嚴峻的挑戰。報紙被賣給了《每日快報》的創辦者C. 亞瑟.皮爾森(C.Arthur Pearson).皮爾森給報紙換了新主編、新員工、新設備,但無法改變報紙的命運,加上他自己身體狀況日差,酒吧報紙賣給了戴維森.達勒西爾(Davidson Dalziel),新主人很快地也發現自己陷進了一個無底洞,報紙被轉賣給當時已經擁有《每日梗概》(Daily Sketch)、《星期天先驅報》(the Sunsay Herald)、《星期天紀事報》(The Sunday Chronicle)等報紙的報業大王愛德華.胡頓(Sir Edward Hulton)。

  1923年,沉痾在身的胡頓已無心經營,準備把自己的報業帝國賣掉,這時發生了英國報業史上最為滑稽的一宗報紙轉讓案例。當時不少報業主對胡頓的報紙都虎視眈眈包括胡頓的朋友、當時已經擁有《每日快報》的比弗布魯克勛爵(Lord Beaverbrook),但胡頓的家屬知道比弗布魯克沒什麼錢,因此他們守在家門口,以種種理由阻止比弗布魯克接觸胡頓。結果比弗布魯克設法從窗口鑽進胡頓卧室,連哄帶騙是他簽下合同,並在數天之內,又把這些報紙轉賣給羅斯米爾第一,留下《晚旗報》作為傭金。

  這樣,比弗布魯克不費一個子兒,白得了《晚旗報》。在此後40年間,這份報紙成為了他支持朋友、攻擊敵人的工具盒發表他在宴席上聽來的流言蜚語的最佳工具。

  彼時,《晚旗報》已經吞食了同城的三個對手:《保爾廳報》(PallMall gazette)、《聖詹姆斯報》(St James Gazette)和《環球報》(Globe)。倫敦城還剩下3份晚報:發行量居當時世界晚報之首的《晚間新聞報》(Evening News),以吸引工人階層為主的《星報》(Star),以及側重上游讀者的《晚旗報》,競爭異常激烈。在此後30年時間裡,「《星報》-《晚間新聞報》-《晚旗報》」三重唱是倫敦街頭最著名的叫賣聲。

  1960年,《星報》被聯合報業集團屬下的《晚間新聞報》吞併,競爭對手剩下兩個。《倫敦晚旗報》的勢力範圍主要在倫敦西部的富人區,被稱為「倫敦佬報紙」的《晚間新聞報》則主要向中下層讀者,發行量比《倫敦晚旗報》要高得多。1964年,85歲的比弗布魯剋死后,他的兒子馬克思.艾特肯(Max Aitken)繼承了報業王國。艾肯特不善經營,加上不停的罷工、爭吵、員工出走,報紙每況愈下。這個敗家子又把報紙賣給了特拉法加爾機構。

  到了上世紀80年代,偌大倫敦甚至連兩份晚報都難以消化,於是聯合報業集團的《晚間新聞報》和時屬統一報業集團的《倫敦晚旗報》這兩家老對手被迫合併,只保留一家《倫敦晚旗報》。1986年聯合報業集團全面買斷該報股份,成為唯一主人。

  聯合報業集團完全掌控《倫敦晚旗報》后不久,就遇到一場嚴峻挑戰。1987年2月,鏡報集團老闆麥克斯韋爾創辦直接以《倫敦晚旗報》為對手的《倫敦每日新聞》(London Daily News)。麥克斯韋爾想把它辦成一份24小時報紙,從早晨到晚上出不同的版本。從采編角度看,這時一種創新。膽該報在風格上似乎有點怪異,業界稱它是《衛報》風格特色與《每日郵報》風格新聞的一個荒謬的結合體。采編人員好不容易吧報紙磨合好了,發行系統又出了問題。聯合報業集團發起一項阻止該報銷售的運動,不惜重金收買街頭報販,讓他們不要賣《倫敦每日新聞》,報販們自然是誰給的錢多就為誰干,《倫敦每日新聞》一出生就陷入極其被動的局面。

  不等《倫敦每日新聞》形成氣候,聯合報業集團老闆羅斯米爾第三又祭出絕殺:重新出版他的《晚間新聞報》。由於有兩家以「新聞」為名的報紙同處於一個市場,麥克斯韋爾的促銷效果大打折扣。羅斯米爾第三還把他的《1》售價降到10便士,麥克斯韋爾趕緊跟著吧她的報紙也降到同樣價格。然後羅斯米爾第三又把價格降到5便士,這下麥克斯韋爾奉陪不起了。《倫敦每日新聞》的發行量始終無法達到20萬,5個月後,只好關門大吉,麥克斯韋爾因此虧了5000萬英鎊。幾天後,羅斯米爾第三也關掉了他那份已經完成歷史使命的《晚間新聞報》。一場大戰以羅斯米爾第三獲全勝而收場,《倫敦晚旗報》依然一統倫敦晚報市場。

  不過,《倫敦晚旗報》並非高枕無憂。快報集團老闆戴斯孟德正籌劃在倫敦創辦一份免費晚報,這對《倫敦晚旗報》無疑是個巨大威脅。據說,聯合報業集團現任老闆羅斯米爾第四已經做好準備,一旦戴維孟德真的發起進攻,他就仿效其父的手法隨時應戰,一個可能的選擇就是現出一份《地鐵報》下午搶佔領市場,讓戴維孟德的免費晚報永無出頭之日。

  戴斯蒙德顯然認為倫敦的晚報市場還有一定的空間。但鑒於近幾十年倫敦晚報市場不斷萎縮的現實,倫敦報界對戴斯孟德的計劃並不看好。有關資料現實,40年前,倫敦兩份晚報的總發行量達200萬份,20多年前《晚間新聞報》和《倫敦晚旗報》合併后,《倫敦晚旗報》的銷量是60萬份,近20年來儘管該報一直處於壟斷地位,但發行量還是持續下跌,10年前是45萬份,如今已經跌倒40萬份以下,不僅倫敦如此,英國其他城市的晚報發行量也幾乎滿盤皆輸,2002年英國排名前20位的晚報中,19家的發行量都有不同程度地下滑,下降最多者超過10%。遙望大西洋彼岸美國晚報的蕭條景象,人們對曾經一派繁榮的英國晚報市場深感憂慮。至於晚報不景的原因,業界普通歸咎於人們獲取信息渠道的多元化、現代人生活節奏的加快以及大城市交通堵塞嚴重導致報紙投遞困難等因素。

  ⅲ增刊風頭蓋過主報:

  該報特稿一周的版塊安排:

  星期一:特稿:生活和時尚,書評,旅遊

  增刊:倫敦招聘

  星期二:特稿:健康和美容

  星期三:特稿:生活和時尚,飲食,媒體,旅遊

  增刊:家居和房產

  星期四:特稿:流行地帶,電影

  增刊:都會生活

  星期五:特稿:旅遊、汽車

  增刊:E雜誌

  值得一提的是,該報每周出4次的4個增刊,內容豐富,體諒龐大,成為該報的最大賣點。
上一篇[voice]    下一篇 [《殺手快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