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假面天使》是一部國語偶像電視劇,集結了天心、唐治中、劉雪華等台灣著名演技派代表人物。這部豪門家族大戲《假面天使》由台灣金牌製作人柴智屏監製,講述了三代人在家族恩怨和財產爭奪的整個過程中產生的友情、親情和愛情衝突。本詞條對該劇的基本情況及劇情進行了介紹,並附有精彩劇照,該劇的主題曲有《愛的決定權》和《影子情人》等。

1 假面天使 -基本資料

假面天使假面天使
【片 名 】: 假面天使
【集 數 】: 未知
【年 份 】: 2006
【格 式 】: TVRIP
【語 言 】: 國語
【字 幕 】: 中文
【監 制 】 :中華電視公司
【伺服器 】:DonkeyServer No2
【類 型】:偶像劇
【演員】:
宋如寒 .... 天心 飾演
歐永豪 .... 王道 飾演
劉旭陽 .... 唐治平 飾演
何子謙 ....吳中天 飾演
宋如嫣 .... 傅天穎 飾演
歐治中 .... 隆宸翰 飾演
劉熙玲 .... 夏於喬 飾演
李月玫 .... 劉雪華 飾演
宋世方 .... 雲中嶽 飾演
陳姐 .... 向麗雯 飾演
柳松雄 .... 林立洋 飾演

2 假面天使 -劇情介紹

如寒站在那高聳的歐富企業總部的最高一層,看著落地窗外,被她踩在腳下的那些庸碌的人生,不禁想起她走過的那些歲月、那些踐踏她的人與事……她笑了!痛快的笑了!
她應該感謝那些她曾經恨之入骨的過去,是它們教會了善良而悲苦的她,怎麼挖掘潛藏在她體內與生俱來的武器,怎麼一步步的經營、反擊命運的不公。她眼睜睜的看到那個曾經善良天真的自己,從她身邊走了過去,越來越遠,連告別的手勢,都來不及揮動。

旭陽站在歐富企業的底層仰望那雄偉的大樓,他從來不知道這個企業原應屬於他的,正如同他的身世始終是個謎,連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姓什麼叫什麼?

旭陽心中不曾有恨,朋友惡意的打擊他排擠他,摯愛的如寒棄他而去……他看見的只是他們的可悲和可憫。他人如其名,仿若旭日,為周遭的人帶來希望。偶爾,他會出手,不是為了反擊或復仇,而是為了救贖。直到身世之謎揭曉,他發現自己竟是那仇恨的源頭時,他必須作出抉擇,是帶來希望的旭日或是帶來毀滅的烈陽?希望與毀滅,只一線之隔……
那關於日出日落的故事,也於焉開始……

3 假面天使 -影片簡介

【假面天使】是一部充滿血淚的新銳作品,故事充滿愛情、親情和精彩的商場鬥爭,除了集結天心、傅天穎、吳中天、劉雪華等超犟卡司外,東森藝人綠茶(偶像團體」丸子」成員)也將嶄露頭角演出。天心在劇中飾演一名自小受虐待導致日後帶著恨意而活的憂鬱少女,談到自己的角色,天心笑說:「雖然戲還沒開拍,不過一想到這次的角色挑戰性十足又可以顛覆我『天天開心』的形象,真的十分期待。」而哭功一流、堪稱「小可憐」代言人的劉雪華飾演對天心施虐養母,讓大家忍不住懷疑她使壞的能力,不過好友柴智屏卻對劉雪華信心滿滿,認為她絕對是這個角色的不二人選。而吳中天因為在劇中與天心、傅天穎兩姊妹都有糾葛的感情戲,直被大家笑說他是十足的劈腿族,讓他急著撇清自己在現實生活中可是「純情美少男」!

4 假面天使 -人物介紹

宋如寒天心 飾演
如寒的出生是不被期待的,而是背負著母親的怨念,為復仇而生。如寒並不知道,她的親生母親早在她出生的那一天就離開了人世;等到如寒漸漸長大,她才明白,在這個家,她將永遠穿不到新衣、新鞋,也永遠都不會有自己的容身之處,她的存在,是這個家最大的羞恥。
劉旭陽唐治平 飾演
旭陽從小就是個開朗而親切的男孩,他臉上永遠掛著和煦的笑容,只是這笑容滿溢的男孩背後有一個曲折駭人的身世。讓如寒第一次開口說話的人,就是旭陽。但這時,旭陽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原來他才是歐家真正的後代,而對他如同再造之恩的歐永豪,竟是犯下當年滅門血案的仇人!
何子謙吳中天 飾演
子謙有原則、有擔當,只要他認為是對的,就能不畏他人的眼光勇往直前;如寒與如嫣這兩姊妹,一個總與子謙擦身而過,另一個則設下重重圈套誘使子謙成為自己的禁臠。耿直的子謙最後因責任使然,娶了懷孕的如嫣;婚後兩人的歧異逐漸浮現,子謙時常思索這樣的婚姻是否真是個正確的抉擇?
宋如嫣傅天穎 飾演
如嫣從小就喜歡子謙,只是同父異母的如寒佔據了子謙的所有目光,於是,她千方百計想要破壞兩人,一切看來似乎都在如嫣的算計之中,但是,如嫣自己並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是子謙?還是只要是如寒所擁有的,她都要搶?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必定是悲劇,有的只是無盡的折磨……
歐治中隆宸翰 飾演
出身豪門的治中,難免帶著一般富家子弟的紈絝氣息。但另一方面,他不願只當個無所是事的少東,他有旺盛的企圖心,想握有歐富企業的經營實權。治中對於繼承歐富集團,信心滿滿,只等待父親交棒給他,卻不料,旭陽的傑出表現阻斷了他提早接班的美夢。
劉熙玲夏於喬 飾演
美麗活潑的她,有顆善良的心,她從小就喜歡纏著哥哥,旭陽也很照顧這個妹妹,從不拒絕熙玲的要求。熙玲知道旭陽並非親哥哥,跟自己毫無血緣關係,她竟然轉而愛上了旭陽。然而,旭陽的心裡卻已經有了如寒,因此婉拒了熙玲的情意。那是頭一回,旭陽沒有接受熙玲的要求。他愛她,卻是兄妹之情。
歐永豪王道 飾演
他赤手空拳打下了歐富的企業江山,憑藉的就是實力,他賞罰分明,就事論事,毫不講情面,讓人總認為他是個冷酷無血的人。當年他犯下了滅門血案,奪走了養父的玻璃工廠,並沒有悔愧之情。只因,那是他自己創立的事業,義父的兒子沒道理只憑藉著血緣關係,就得以平白繼承一切。有付出才有所得,那是他的信念。
李月玫劉雪華 飾演
月玫是家裡的獨生女,從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誰知,這樣的一個天之驕女,卻在自己的新婚大喜之日,被迫面對丈夫的不忠,情敵以死復仇、血濺婚宴,還遺下一個她不得不接納的女嬰。所以關於如寒的一切她都要加以摧毀,此舉逐漸地一步步將所有人都逼上絕境,也把她自己逼上絕路。
宋世方雲中嶽 飾演
人常常得做出許多抉擇,面對愛情與事業的兩難,世方選擇了後者。當他選擇了把孩子如寒留在宋家,如寒從出生就註定了不幸;對此,世方的內心其實充滿著痛苦與掙扎,只是,面對妻子月玫咄咄逼人的強勢姿態,本性懦弱的他也只能看著如寒飽受欺凌,卻無法提供任何幫助。
陳姐向麗雯飾演
陳姐這號人物,在歐富企業里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新進人員一定都得經過她這一關的審核,才得以在公司立足。對這樣的一隻「母老虎」,人人都得敬畏三分。陳姐處處為難如寒,在旁人看來,陳姐找到了發泄對象,殊不知陳姐其實是愛之深責之切,只因在如寒身上,陳姐彷彿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
柳松雄林立洋 飾演
歐永豪身邊的得力助手,打從年輕時就跟在歐永豪身邊,跟著他一起打拚。不論是殺人放火、跟蹤調查、阿柳都做的乾凈俐落,不留痕迹,也毫無半句推辭。但歐永豪萬萬不會想到,這些年下來對於阿柳的栽培,有一天可能會成為他身上最難以拔除的芒刺。在阿柳的心中,一場為自己出頭的計謀,正默默醞釀著……


5 假面天使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樁慘絕人寰、養子弒父的滅門血案,掀起爭奪財產的家族血腥爭鬥。白手起家的歐晉富遭到養子歐永豪痛下毒手身亡,玻璃廠付之一炬,現場除了留下一顆包著他一滴血的琉璃珠子,唯一的倖存者就是被工人老劉救走的小孫子歐治展,老劉將他更名為劉旭陽,收為養子。宋家跟李家聯姻的婚禮上出現一名大腹便便的女子,聲稱肚子里的孩子是新郎宋世方的骨肉,隨即引刃自刎,血濺婚禮。女子在送醫途中傷重身亡,腹中女嬰卻呱呱落地。新娘李月玫收留了女嬰,卻惡意將她命名為如寒,要她一生皆如寒冬。旭陽因為驚嚇過度而失語,如寒則因為被繼母月玫禁錮暗房,不曾與人交談,兩人到了就學年齡仍不發一語,在特教班裡碰上了。隨後,如寒竟在旭陽的激勵下開口說了第一句話,喚的正是他的名字:旭揚!兩人隨後因旭揚轉學而分開,直到大學時期尾聲,如寒終因姊妹淘熙玲的關係跟旭陽重逢,但那時,旭揚最要好的朋友子謙正熱烈追求著她。
第2集
   劉父為貧窮所苦,常拿妻子跟旭陽出氣,多年來更以滅門血案勒索歐永豪。永豪對此芒刺不除不快,卻苦無對策。不料,旭陽因為治平的挑釁而認識了永豪,他無意中的一句話竟給了永豪提示,為養父養母種下了殺身之禍。子謙終於鼓起勇氣向如寒告白,如寒有些心動,卻礙於妹妹如嫣鍾情子謙,未敢有太多回應。如嫣得知子謙向如寒表白,大為光火,對如寒欺壓更甚,甚至刀眼相向,讓如寒對親情冷透了心。這時,旭陽出現在他身邊,兩人執起小時候誘發如寒開口的那一顆琉璃球,往日情景湧上心頭,只是,物是人非,如寒身邊已經有了子謙,旭陽只能選擇默默關懷……
第3集
   如寒因為如嫣跟月玫的排擠,懦弱的父親世方又無力保護,讓她在家中幾乎沒有立足之地。幸虧一封又一封熱情溫暖的匿名信一直鼓舞著他,成為如寒心裡的支撐。大學畢業典禮當天,如嫣因為臨時腹疼錯過了上台演講的機會,老師讓熟背台詞的如寒代替如嫣上台,大出風頭,卻讓如嫣和月玫對她更加恨之入骨。子謙意外得知匿名信件乃旭陽所為,一時私心,竟欺騙如寒信是他寫的,讓如寒對他更加依賴與感激。子謙不忍如寒在宋家繼續受到月玫的欺侮,想要帶如寒一起走,但如寒拒絕了,只是,面對月玫跟如嫣的壓迫,她決心不再示弱……
第4集
   月玫將過錯故意推到如寒的身上,誣陷她惡意設計如嫣無法上台,沒想到,一向容忍的如寒反擊了,她指出問題出在冰箱里的過期牛奶,而倒牛奶給如嫣的人是月玫自己……如寒雖反擊了月玫,自己卻很痛苦。在如寒苦苦哀求下,世方只得對她道出當年婚禮上發生的事情,如寒這才明白自己悲慘的身世,然而悲傷之後,她更因認清自身的處境而殷盼子謙能帶她離開。月玫不甘被如寒的氣勢壓倒,打電話給子謙的寡母施壓,聲明,只有他們李家的財產才有能力培植子謙成為一個有前途的人。如寒要求子謙帶她去見何母,何母挑明了說他喜歡的媳婦人選是如嫣,惹得一向孝順的子謙跟母親大吵一架,帶著如寒離去。旭陽接到電話前往廢工寮接養父母,孰料,到了現場,養父母已遭殺害重傷,養父來不及說出他的身世就已經斷氣,警察破門而入……
第5集
   旭陽被栽贓為殺養父母的兇手,幸虧余師傅出手相救,將他藏在玻璃工廠里。旭陽交代妹妹熙玲辦理雙親的後事,並相約二人先後離鄉,再會聚台北。如嫣再度為失去子謙而找如寒出氣,爭執之際,她竟引燃殺蟲劑想灼燒如寒, 沒想到反而害自己嗆傷,卻硬說是如寒點火要害她。如寒一再受到月玫、如嫣母女的傷害與打擊,絕望至極,子謙成了唯一可以依賴的一塊浮木,她遂決心離開宋家。子謙相信如寒無辜,決定帶如寒離開宋家,一同去台北謀職,不料何母怒極攻心,昏倒送醫,檢驗出得了肝癌。月玫趁機以承擔大筆醫藥費的強勢理由,要求子謙留在如嫣身邊。如寒在車站苦候不到子謙,只能在熙玲的陪伴下,傷心地踏上離鄉的旅途,此刻的她,一無所有……
第6集
   旭陽也抵達台北,當二女前來與他會合時,盯上熙玲的警方一擁而出。旭陽躲避追捕,千鈞一髮之際,路經的永豪適時掩護了他。旭陽逃脫,他和如寒獨處時,彷若回到那段失語的童年時光,二人之間情苗初綻。熙玲病了。旭陽焦急,竟不顧自身安全衝去探視熙玲,並把二女接到他租的房子,暫時棲身。如寒望著兄妹兩人相擁那一幕,感到欣慰。旭陽向如寒和熙玲保證,要永遠照顧她們!這句話卻讓如寒覺得刺痛,因為子謙跟她說過同樣的話,可是子謙卻失約了。此刻的如寒,幾乎不敢輕易再相信任何人或依賴任何人。如寒只將旭陽的話當作一時感激之語,未放在心上,然而當她這天和旭陽一起見到歐富的商標竟然就是她私藏的那顆琉璃球時,霎時愣住了,她突然明白,而琉璃球彷如魔咒,至今仍牽引著她跟旭陽的連繫……
第7集
   旭陽跟二女團聚,如寒欲和熙玲一起到歐富集團應徵工作。談話間,旭陽終於對如寒坦承,他一直惦念著琉璃球與兩人間的聯繫,更想藉由它旭日般的象徵來鼓勵如寒擺脫過往傷痛,迎向未來。如寒、熙玲參加面試,不料主考官竟是歐治中,二女飽受歐治中的羞辱,本以為謀職無望,不料治中反被父親痛罵一頓,二女竟也意外地得到了工作。至此,他們都以為歐永豪是個善意的長者。二女在歐富雖是基層職工,卻開朗以對,艱辛的生活反而讓她們相互扶持、更加親密。只是,熙玲總是黏在旭陽身邊撒嬌,看在如寒眼裡,內心多了份孤單。就在此際,如寒發現旭陽竟然才是寫匿名信之人,她的揭發,讓旭陽再也無從逃避,終於摟住她,深情長吻。
第8集
   如寒和旭陽之間,越來越親密。熙玲有時感覺自己插不進兩人的談話里。熙玲一直暗戀旭陽,這一夜,她終於向旭陽表白,希望結婚,沒想到她卻意外得知旭陽和如寒已經在交往,熙玲傷心奔出屋。熙玲和如寒之間的姊妹之情面臨挑戰,不料,熙玲雖傷心,仍大方的向如寒恭禧,二人之情誼,竟是更為堅定。警方對劉氏夫妻血案的偵辦方向轉了一個大彎,因為發現新的事證,顯示兇嫌另有其人,因而解除了對旭陽的通緝。歐永豪為了彌補他,將他引進歐富集團,雖然他只是收發室的送貨員,仍幹得很賣力。治中為了統馭下屬而採取分化的手段,他對如寒慈眉善目,對熙玲卻百般刁難,暗地裡,卻希望藉由資深員工陳姐來修理二女。
第9集
   治中在一次應酬中喝醉,意圖侵犯如寒。如寒一巴掌將他打醒。針對此事,治中有些歉意,因他本非好色之徒。治中希望向如寒示好,並藉機道歉,沒想到熙玲動作比他快,竟直接越級向永豪投訴,這一突發事件,讓治中和二女之間的關係更加惡劣。永豪把治中訓一頓之餘,授意陳姐調查該事。陳姐主掌調查大權,在問話過程中卻片面質疑是否因為如寒有意勾引,才會誘發治中的失態之舉,如寒覺得二度受辱,面對陳姐的強勢,卻莫可奈何。她以為陳姐是在公報私仇。二女在歐富公司的處境越來越困難之際,意外得知旭陽竟也進了公司,讓二女為之振奮。旭陽牽著如寒的手,二人相互打氣,相約終有一天登上歐富頂樓。就在二人關係越來越親密之際,遠在南部的子謙決定與如嫣北上,如嫣以為子謙終於接受她了,卻不知子謙只希望接近如寒。
第10集
   治中得知旭陽在永豪安排下進了公司,震怒不已。他欲以少東身份趕走旭陽,沒想到反被旭陽嚴拒。旭陽理直氣壯,因為公司是股票上市公司,除非他不稱職,否則治中沒資格叫他走路,就算他是董事長的兒子也一樣。陳姐的調查報告終於出爐。報告內容讓如寒大感意外,她本以為陳姐的調查報告會作出不利於她的結論,沒想到大部分仍採信了她的說詞。她有點搞不清楚陳姐的立場和想法。熙玲斬釘截鐵地斷定陳姐就是個馬屁精,想抱主任和董事長的大腿!寒雖未反駁,卻覺得怪怪的。陳姐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令她更為迷惘。子謙出現在如寒面前,本想給她一個意外驚喜,不料卻發現如寒已和旭陽交往,他傷心震怒,以為旭陽背叛了他,竟一拳將旭陽擊倒,旭陽不曾反擊。如寒對子謙說明,她和旭陽是真心相愛,子謙仍無法接受。
第11集
   子謙的出現,雖讓旭陽為難,他與如寒之間的愛情,非但不曾動搖,反而更加堅定。就在此際,命運之神的撥弄,卻讓二人面臨了嚴峻的考驗。永豪和兒子治中密謀,為了取得官方的一筆教材預算,設計色誘庄科長,如寒不明究里,以為是單純的應酬,不料竟掉入歐氏父子設的圈套,被簡科長強暴。同一時間,永豪遭遇商場對手行刺,旭陽為了保護永豪而中槍重傷。失去貞潔的如寒傷心欲絕,探視昏迷不醒的旭陽,她找不到人傾訴,茫然不知何去何從。更可怕的是,母親月玫得知此事,非但不曾幫她討回公道,甚且向永豪妥協,如寒的貞潔在她眼中竟比不上一筆三十億的訂單!就在此際,如嫣落井下石,如嫣和子謙也一起進了歐富,當她發現子謙對如寒舊情復燃,於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打擊如寒。當她得知如寒被強暴之後,竟在公司辦公室加以公開。
第12集
   如寒絕望至極,離開租屋,躲到一個沒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她彷佛又退化到童年時的失語狀態。童年時還有旭陽為伴,可現在她卻一無所有。她的絕望與恐懼,竟非來自受暴,而是因為她發現身邊的人竟是那麼可怕,包括家人,包括歐氏父子。她也害怕自己,因為她發現自己竟然不是那麼在乎所謂貞潔問題,她覺得那是人們加諸女人身上的枷鎖;相對之下,她心中卻充滿恨意,她覺得身邊大部分的人都好像吸血蟲似的想一點一滴的榨乾她!相對之下,她寧愛黑暗,寧愛孤獨,因為只有自己才不會傷害自己。旭陽傷愈出院,發現如寒失蹤,進而得知如寒的遭遇,自責之餘,他竟將簡科長痛揍一頓,這個突來之舉,打亂了歐氏父子的布局,治中主張將他開除,永豪卻因旭陽救過他一命而留下了他,並把他調到身邊當秘書。歐氏父子欲藉由強暴醜聞脅迫簡科長把預算撥給歐富集團,約談簡科長前夕,如寒竟突然出現,她冷然瞪著父子倆,堅持自己去找簡科長,理由很簡單,訂單既是用她的身體換來的,那麼,誰都別想佔便宜。如寒此舉,讓歐氏父子傻住了。
第13集
   送如寒去赴約的竟是旭陽。旭陽再見如寒,大喜過望,當他知道是要送她去赴簡科長之約時,他愣住了。如寒順利的取得簡科長的承諾,為公司爭取到三億訂單。她私下留了一手,埋下日後反撲歐氏父子的伏筆,卻沒人知道。雖然整個過程,旭陽和她同感不堪,但她已斷然走上一條不歸路。旭陽痛恨的其實是自己,他自責未能保護如寒,因此躲避著她。如寒卻以為,旭陽以為她忍受屈辱是為了訂單與升職,因而唾棄了她。兩個懸念彼此的戀人,幾近分手。旭陽眼見最愛的女人離去,深刻體會:自己的臂膀還不夠強壯,無力保護所愛的人!旭陽還想挽回如寒,不料如寒竟告訴他,一切都已太遲,可是她永遠記得旭陽對她的承諾,她說:總有一天,我們還是要一起登上歐富的頂樓,只是,我們不會手牽著手。從今天開始,我們或許是朋友,或許是敵人,這些都不重要,你只要記得,牢牢記得,登上頂樓之後,你我才會牽手!如寒的話,是愛的告別,卻也是錐心的分手告別。
第14集
   如寒再度出現在辦公室時,換了一個人似的。面對辦公室同事或明或暗的嘲笑,她毫不客氣的加以回擊,逼使那些看笑話的同事只能噤聲。如寒的突然轉向,讓治中對她刮目相看,如寒若即若離的特質越來越令他著迷。當她察覺治中的態度時,心中厭惡不已。就在此時,子謙又找上如寒,如嫣得知之後大發雷霆。此事並非如寒意料中事,但是卻擦槍走火的讓她抓到一個發泄恨意的報復手段。她佯裝與子謙靠近,為的是讓如嫣傷心,為了吊治中胃口,此外,也為了讓旭陽對她徹底斷念。沒有人知道,如寒此刻正在學習當一個惡女,目標就是攫取權與錢,讓過去那些欺負過她的人臣服在她腳下。這當兒,熙玲發現她變了,經常勸她、罵她,她知道熙玲為她好,可是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了頭,也因此,她藉機與熙玲決裂,搬出了租屋,臨走前她把鑰匙交給熙玲!
第15集
   巨額訂單讓如寒受到肯定,獲永豪擢升,調到公司總管理處擔任專員。如寒的轉變,讓永豪覺得好奇與納悶,他存心想試煉如寒。如寒初至總管理處的日子並不好過,強暴案相關傳言纏身,同事皆抱以異樣眼光看她,反倒先前刁難她的陳姐挺身而出,為她阻擋了不堪入耳的流言,兩人因此有了淡淡的情誼。子謙以為如寒又重新接受了她,滿心歡喜,一意取悅如寒。子謙的表現,確實讓如寒動心,她知道自己並不愛子謙,可是至少認為子謙是可靠的,當她得知月玫曾承諾子謙,總有一天要讓他當上公司副總,雖然她不明白月玫為什麼那麼有把握,可她未及細想便毫不保留的與子謙密謀,希望總有一日能攜手取得公司經營權。子謙也同意了。旭陽擔任永豪司機,由於他的機伶與賣力,逐漸獲得永豪賞識,他偶有機會在公務場合遇到如寒,卻只能各自沉默。每次看到如寒的反應冷漠,他心如刀割,卻不知道如寒和他一樣,疼如錐心。
第16集
   如嫣覺悟到,欲得子謙的心,唯有讓他對如寒死心,因此如嫣假意與如寒和解,為以往的所作所為道歉,以搏取兩人的信任,她甚至幫子謙瞞著何母,讓子謙不致遭受母親的壓力。如嫣的改變,如寒起初懷疑在心,但如嫣表現得十分誠懇,逐漸地,如寒也相信了她。旭陽因為子謙的出現,更加強抑著情感,跟如寒保持距離。他的痛苦,只有熙玲知道,但熙玲一點也安慰不了哥哥,她陪伴他,卻又自己承受著對他的苦戀。旭陽只知道,熙玲似長大了,可他不知熙玲為這成長所付出的代價。如嫣則從中挑撥、散播如寒跟治中正在交往的八卦,讓子謙對如寒產生莫大的誤會。
第17集
   如寒終於察覺如嫣的詭計,她試圖揭穿如嫣,但子謙卻已不信任她。這時,如寒開始感到內疚,因為她不希望子謙受到傷害,她想彌補他,不料她已遲了一步,因如嫣已趁隙誘惑子謙,並懷了他的孩子。子謙一點都不愛如嫣,但生米既已煮成熟飯,何況如寒與治中交往的傳聞沸沸揚揚,他就像莎士比亞筆下的奧塞羅,心中充滿妒火,隨時可能與對方玉石俱焚。沒有人知道,如寒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明地里看似對治中欲拒還迎,其實她是想誘使永豪上鉤。永豪一直暗中觀察,沒發現任何異樣,正要放心任用她之際,卻意外地發現如寒和旭陽之間竟似有著外人難以察覺的情愫,永豪於是作了一個外人難以理解的決定。長期以來,旭陽一直建議不要關閉玻璃廠,因該廠可轉為生產附加價值高的琉璃,永豪於是接受旭陽建議,派他與熙玲回南部重整玻璃廠。這道人事令頒布后,旭陽與熙玲離開台北,旭陽悲喜交集,因為他終於獲得一展長才的機會,另方面,他難得有機會再見到如寒了。
第18集
   旭陽回到南部重整玻璃廠,首先須鼓舞員工士氣。其中,余師傅是一個能協助玻璃廠進行技術轉型的關鍵人物。他想說服余師傅,不料卻碰了一鼻子灰。重整計劃的第一步便遭遇挫折。如嫣懷孕之事,月玫跟世方難得到台北處理公事,並且探望如嫣。世方更是約了如寒在圓山前,想與親愛的女兒敘敘舊,沒想到卻讓月玫發現,兩人進而拉扯爭執,世方竟被一台轎車撞倒身亡!父女二人間的約定,竟成了遺憾。如寒返鄉奔喪,她終於徹悟了,當她隨後回到台北,仰望著高聳雲霄的歐富企業時,心中只揚起一個念頭:終有一日,我要踏上頂樓!
第19集
   如寒決心要往上爬,卻苦無門路,直到這天突然有了機會──公司出現危機,竟意外被如寒給化解。如寒第一次憑著實力取得重大成就,自己也有些訝異。只有旭陽知道,如寒的靈感源自當初兩人在收發部門相處時對基層的認識。如寒有了鬥志,找上陳姐,要陳姐教她往上爬的秘訣,陳姐卻冷笑說她早已教過如寒。如寒這才恍悟,當初陳姐讓她接觸基層的用意。果然,如寒進一步設計出了改善公司營運效率的計劃,她知道旭陽獲派往重整琉璃廠,於是將琉璃生產列為計劃重點,想藉機暗助旭陽。在這過程中,她經常深陷昔日與旭陽在倉管部門相處的回憶。她心中不禁自問:旭陽可還記得最後的約定?子謙和如嫣婚後回到公司上班,子謙對如寒恨意未消,竟將當初如寒和他之間的密謀告知如嫣。旭陽和熙玲終於合力說服余師傅一起投入玻璃廠的轉型計劃。一日,治中突然抵達,對於他們提出的計劃大加挑剔,眼看計劃就要流產,旭陽心急如焚。
第20集
   子謙婚後不久便發現如嫣其實並未懷孕,深覺受騙。如寒的規劃案被實行了,她感到振奮,卻不料治中策動企宣部掀起巨大反對聲浪。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反對,如寒雖鎮定以對,卻不明白禍起何處?直到陳姐暗中點醒她,她才恍悟一切是治中搞的鬼。可是,她卻不知道治中是想藉機把旭陽逐出公司。直到她發現治中的動機,進而查知子謙在暗中搞鬼,她整個人瞬間掉入冰窖似的,只因她從沒想到子謙竟會出賣她!這一天,如寒突然出現在南部的玻璃廠,旭陽和熙玲都大感意外。只是,如寒已非昔日的如寒,她來的目的只是希望催促轉型計劃付諸生產,她告訴旭陽:我來,不是為了保你,而是為了保我自己!就這樣,連日來,他們朝夕相處,陪著余師傅做出一套精巧的琉璃品。旭陽很珍惜這些與她共處的日子,他不知道,在如寒的內心深處,也同樣珍惜。
第21集
   旭陽顯得有些異樣,熙玲發現了,她看出旭陽的心結,雖暗自神傷,仍強打起精神安慰旭陽。熙玲得知哥哥的難過跟如寒有關,終於按奈不住,向如寒透露了旭陽對她的一往情深,如寒聞言,雖心動,卻要熙玲好好陪伴旭陽。熙玲無奈,回頭安慰旭陽,拉著哥哥喝酒聊笑,那夜就倒在旭陽的懷裡睡著。旭陽等三人灰心之際,突然傳來捷報,原來,他們先前託賣的精品店竟賣出了不可思議的高價,並且應外國客戶要求而下了訂單。核算起來,就算是手工藝品,就算不是大量生產,根據訂單與價格顯示,竟足以讓玻璃廠轉虧為盈。旭陽和熙玲雀躍不已,想找如寒慶祝,不料如寒卻已悄然離去。如寒當然高興,可是她想把這份喜悅留給旭陽和熙玲獨享,她沒有資格快樂,她只想儘快的利用這個機會應付敵人,而此刻,她的敵人即是月玫、子謙和如嫣。
第22集
   一輪實戰下來,如寒越來越懂得什麼叫權謀,也越來越懂得如何摒除個人的心情,冷酷應戰。她漸漸取得永豪信任和重用,升她為項目部經理。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她竟點名陳姐,把陳姐調到她身邊,予以加薪、升職等。此舉,永豪更暗中喝彩,因為他看出如寒的雄圖大略,就算她和陳姐曾有過節,可是他深知陳姐是個公事公辦的人,如寒是用對人了!永豪和陳姐不知道的是,如寒重用陳姐,除了因為陳的能力與經驗之外,還因為如寒知道,陳姐曾是永豪的地下情人,且深獲永豪信任。如寒欲藉由永豪之力來對付後母月玫,卻沒料到月玫也找上了旭陽。那是個誰都想不到的意外。中風的老鄉長在兒子世風去世之後,竟寫下了一張紙,那張紙由療養院護士交給了月玫,小小一張紙片揭露多年前的驚人秘密,原來永豪竟是殺了老廠長歐晉富的真兇!
第23集
   月玫一直有意奪取歐富集團的主導權,取永豪而代之,她終於逮到機會。廠內員工得知秘密,群情激憤,余師傅帶頭要求旭陽與月玫配合,若老鄉長的紙片屬實,便應嚴懲兇手歐永豪。旭陽陷入為難,因永豪畢竟是提拔他的恩人,但眾志成城,旭陽難以違逆,被迫與月玫結盟。此時的旭陽,猶不知自己即是歐晉富唯一遺下的親骨肉,更不知道,對抗永豪的同時,必然與如寒為敵。永豪殺害養父一事,震驚了董事會,永豪在公司內的氣勢一時受挫,連帶的也讓如寒遭到池魚之殃。當如寒知道揭露此事的人竟是旭陽,她心中一陣冰冷──難道自己竟一語成箴?她與旭陽竟成為敵人!永豪和月玫之間的鬥爭,演變為代理人的鬥爭,兩方的代理人就是如寒和旭陽。對二人而言,由情人變敵人,心中都有莫大的痛苦,對如寒尤其如此,她從未想過要保衛歐家父子,只因她早晚要鬥倒他們,只是眼前的一步卻是要藉由歐家父子來鬥倒月玫母女,她沒有選擇餘地。就這樣,如寒陷入四周都是敵人的叢林戰,她既不忍殃及旭陽,可又不能出手太輕以免引起永豪懷疑。
第24集
   慶功酒會上,旭陽想與如寒相互道賀,只因他想勸如寒退讓,但如寒卻沒跟他握手,反而以一種競爭的姿態面對他:你放心,我絕不會輸給你!如寒展開她的布局,在子謙發現如嫣騙他懷孕進而騙他結婚而心情低落之際,如寒趁虛而入,讓如嫣誤以為子謙棄她而去,如嫣幾近於瘋狂。因為,正好在這一天,她發現自己真的懷孕了。如嫣失去了理性,她能想到的發泄方式就是放縱自己,連母親月玫都勸不了她。母女因而衝突。如嫣一向自私自利,加上她原先就反對母親與歐氏父子為敵,一時之間,她竟不顧月玫的立場,開始勾搭治中。治中雖對如嫣不感興趣,卻未拒絕,目的是要如寒忌妒。治中開始認為自己對如寒的追求已毫無希望,卻不料,這時如寒反而響應了他的邀約,治中驚喜不已。子謙並不知道自己掉入如寒的圈套中,直到如寒故意讓他撞見她和治中約會,子謙妒火中燒。如寒冷然勸他回到如嫣身邊,因為如嫣真的懷孕,子謙呆住了。
第25集
   子謙茫然之際,開始意識到他和如嫣其實早已是共同體,再也無法分割,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對如嫣竟也有難以割捨的情意,他心中悔愧不已。子謙帶著悔愧回到他和如嫣的家,想向如嫣懺悔,不料卻撞如嫣和治中同在一床,他傻住了。這對原本相恨的夫妻,正當他們發現彼此實則相愛而後悔之際,卻失去了最後結合的機會,如寒的復仇之手讓這對夫妻付出了代價,為他們過去對如寒的傷害,付出代價!瀕臨崩潰的如嫣以跳馬來結束自己的怨氣。然,命運之神的撥弄,讓她仍活著,只是成了植物人。如寒聽到此事,深為震驚,因為她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她流著淚趕至醫院,悄然而來,悄然而去。旭陽深怕自己成為月玫鬥爭的工具,於是到了療養院探望老鄉長,想親自從老鄉長口中得到證實,永豪確實犯下殺害老廠長的罪行,沒想到,旭陽卻在療養院與如寒不期而遇。
第26集
   在旭陽面前,如寒終於崩潰。她向旭陽傾訴這陣子以來的心境,她不想與旭陽為敵,更沒忘記與旭陽的最後之約,二人總有一天要登上歐富頂樓,到那一刻,她將與他,手牽著手。旭陽心中既震撼又感動,他勸如寒不要再想復仇之事,二人可一起離開歐富,從此不問塵世種種是非,旭陽柔聲提醒她,不要忘了,他叫旭陽,他只想象太陽一般化盡如寒身上所有冰冷!如寒望著他誠摯的眼神,有點心動了。二人一起見到老鄉長,老鄉長已能斷斷續續說話,看到如寒,激動不已,如寒的心情也逐漸平復。不料,老鄉長突然看到她帶在身邊的琉璃球,提起那球的典故──昔日,歐晉富老廠長曾提起,他對養子永豪不放心,為防萬一,他會把自己的血留在琉璃球內。旭陽乍聽此言,震驚不已,因為這陣子以來,童年時失去的記憶點點滴滴的回到他腦海中,他清楚記得一個老人熔鑄著一顆琉璃球,把血滴進球中,而他叫那老人爺爺……難道,他竟是歐老廠長之孫?如今,正當如寒有意罷手之際,反倒是旭陽面對了一個他不曾設想過的難局──也是報仇!旭陽不寒慄,而一時不敢告知如寒。
第27集
   如嫣的意外,讓月玫遭受重大打擊。在旭陽和如寒的默契底下,旭陽暗中讓步,讓歐氏父子在公司權力鬥爭中取得上風。永豪打蛇隨棍上,挖出月玫早年浮報地價賺取差額以致影響歐富投資人權益的陳年舊帳,讓月玫吃上官司,財產也面臨查封拍賣的命運。月玫一夕間走投無路,忠僕萍嫂勸她求助於如寒,月玫卻抵死不肯。萍嫂於是偷偷找上如寒,求她對月玫伸出援手。就在此際,如寒驀地發現,原來她真有登上權勢頂峰的機會,如今,就只差那麼一小步,她只要輕輕一推,歐氏王國即將崩毀,而她和旭陽就將牽手共登頂樓,睥睨一切。她以為,通過復仇,是真能成就她和旭陽的愛情。一念之差,讓如寒步上悲劇之路,卻不自知。
第28集
   旭陽逃過一劫,察覺警方有人泄密,於是與庄警官約定秘密聯絡方式。庄警官盡忠職守地查到若干事證,旭陽大為振奮。終於向庄透露,自己可能即是歐家真正唯一的傳人。月玫不找如寒,如寒卻找上了她。她開出一張巨額支票給月玫贍養余年,同時羞辱月玫一頓。月玫不解,何以她還肯支助?如寒這才取出那顆琉璃球,道出原委──琉璃球長年以來是支撐如寒活下去的精神支柱,當年月玫醉酒不經意的幫她蓋被子,遺下那顆球,她之所以珍藏在身邊,便是幻想著母親其實對她還有一絲愛心未泯,她一直期待著母親有一天能接受她,雖然事實證明那是她一廂情願的幻想,可畢竟支撐她走過了艱辛的歲月。月玫聞言落淚,如寒卻冷然離去,頭也不回。
第29集
   而如寒這才知道,原來後母月玫一直那麼有把握把永豪鬥倒,原因就在於月玫擁有阿柳這個內線,且潛伏在永豪身側!問題是,阿柳到底心存何念?可信或不可信?如寒無從判斷。她開始有一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也意識到,潛伏身邊的各種妖魔似都想借她的軀殼還魂。旭陽得知上情,也幫如寒擔心,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叫如寒趕緊退出戰局,讓他一人應戰,只要及早將永豪打倒,及早接掌歐家的企業,一切便雲過天青。不料此時,如寒卻已暗自發動對永豪的最後一波攻擊。她請出昔日侵犯過她的簡姓官員,簡提供出他上任之前永豪策動圍標的證據,假子謙之手提交給檢察官。對子謙而言,要是能因此讓治中伏法,也算是為如嫣報仇。至於他和如寒過去的種種情仇,至此一筆勾消。最後決戰關頭,旭陽與如寒連手,永豪見大勢已去,欲作困獸之鬥。
第30集
   旭陽無意憶起庄和柳年輕時的樣貌,駭然憶起童年時爺爺被殺的一幕,庄竟是兇徒之一。他不動聲色地暗中查訪,這才發現阿柳也是兇手,庄一直都是柳的結拜兄弟,當年在永豪策動下犯下血案。旭陽這才明白,如寒所做的一切,都在暗地配合著他的復仇計劃;更讓旭陽感動的是,讓他得以展開最後一擊,證明自己是歐家後代的,也是如寒。如寒早就知道琉璃球內埋藏的秘密,她之所以把它送給旭陽,正如同多年前他以「X」的名義寫信給她一樣,都是一種永志不渝的匿名之愛!當如寒咽下最後一口氣時,旭陽緊握著她手。當初的承諾,他們做到了──手牽手,登上大樓之巔!恨與仇的極致,唯有愛能加以救贖,無論生死。死前的一刻,如寒終於明白生母死前血濺婚禮時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告訴我,什麼叫愛?

上一篇[吉他里的陽光]    下一篇 [極道學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