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偈子,又名偈頌,因為大多是詩的形式,又名偈詩。如,《水滸傳》第四回「長老道:『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州而遷,遇江而止。』魯智深聽了四句偈子。」

1基本資料

偈 jì
〈名〉
(1) 佛經中的唱詞 [Budhist's chant or hymn]。偈陀之省。如:偈頌(偈文,偈句,偈言,偈語,偈誦。均為梵語「偈佗」。即佛經中的唱頌詞)
(2) 另見 jié

2基本字義

偈 jié
〈形〉
(1) 勇武 [brave]
其人暉且偈。——漢· 揚雄《太玄·闕》
(2) 行動急促 [rushing]。如:偈偈(急馳的樣子)
(3) 另見 jì

3基本詞義

【偈子】 :
jì zǐ
即偈頌。
【偈頌】 :
jì sònɡ
1.梵語"偈佗"的又稱。即佛經中的唱頌詞。每句三字、四字、五字、六字、七字以至多字不等,通常以四句為一偈。亦多指釋家雋永的詩作。
偈子,又名偈頌,因為大多是詩的形式,又名偈詩。偈,梵文Gāthā的音譯「偈陀」,也有譯「伽陀」、「伽他」的,簡稱「偈」,意為「頌」、「諷頌」。偈子是佛經體裁之一,主要有兩種:一曰通偈,由梵文32個章節構成;二曰別偈,共四句,每句四至七言不定。僧人常用這種四句的韻文來闡發佛理。

4釋例

其一 作者 神秀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有塵埃。
其二 作者 惠能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我們在聽大德開示的時候,常常會聽到「三藏十二部」、「十二部經」,就是指將三藏佛典的性質和方式分成十二類,在長行、偈頌、因緣、譬喻、本生、本事等十二種體裁中,偈頌是不可缺的重要部分。
偈頌因為是宣傳佛理的短句,梵語「偈」、「偈陀」,在佛教傳入中華的時候,就被得道高僧譯為漢文「頌」,因此後來的僧人就採用「梵漢雙舉」並稱「偈頌」。
金剛經六如偈

  金剛經六如偈

偈有兩種:一通偈,二別偈。通偈,每句字數不定,句數不拘,以三十二字為一偈;古天竺人,常用此體裁。別偈,每句或二、三、四言或五、六、七言乃至多言,共四句為一偈。古代天竺語言風格與漢地大異;偈頌原是可以歌詠的,但是被譯成漢文,言簡意賅,就類同於詩。漢譯「偈頌」,與中國舊體詩的發展密切相關,亦是譯經大師們照顧本土信眾、讀者的一種善巧方便。翻開中國史詩,唐代之前,多為四言詩、五言詩;唐代及其後,則以七言詩為盛。因此,譯經大師們盡量採用時人喜聞樂見的形式,以契眾機。舊譯時代,只有四言、五言偈,並無七言偈,如《四十二章經》、《妙法蓮花經》等;新譯時代(唐代)則不乏七言偈。
偈通常由四句組成,每句以四言、五言、七言為主;就此而言,與中國舊體詩相象。但舊體詩不但講字數、句數,而且講平仄、對仗、押韻,稍有不慎或技巧欠佳,便導致「以辭害義」,故佛教的譯經大師們,就用樸實平易的白話文體來翻譯佛經,因不加藻飾,追求易曉效果,就形成一種特殊的白話文體。偈由於不刻意講究平仄、對仗、押韻,長期以來,卻因其意義蘊深遠而被廣為傳誦。
歷代高僧常常在圓寂前夕,會將平生學經感悟,留下以示後人。這類偈語一般四言一句,以四句為一偈。例如:晚近中興律宗之祖弘一大師臨終偈曰:「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里。問余何適,廓爾亡言。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當代高僧茗山老法師臨終的示偈為:「秋水魚蹤,長空鳥跡。若問何往,往生凈域。覺而不迷,生必有滅。乘願再來,何須悲泣。」……將畢生修為以偈頌形式留給後人參悟。
偈頌中,預言的也很多,大家在閱讀《水滸傳》中就有魯智深下山時,智真長老送了四句偈語給他:「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州而遷,遇江而止。」其中意思,大家想必都知道。但是在一生中去感悟、明白一個高僧對人生過程的感悟偈頌,卻非常之難。
當魯智深隨同為實現招安領命於朝廷的宋江,臨江的時候忽然明白了自己的一生而坐化了,他做了半輩子和尚,臨死之前才明白「圓寂」之意,總算沒有白當一回出家人。魯智深死得了無牽挂,人生所有目標均得以實現,再也沒有什麼放心不下的地方。正如大惠禪師為魯智深一生的「總結性」偈語: 魯智深,魯智深,起身自綠林,兩隻放火眼,一片殺人心。忽地隨潮歸去,果然無處跟尋,解使滿空飛白玉,能令大地作黃金!人生處處可以修行,為我們的一生去感悟出一兩則偈頌,應該是修行者的必修。
上一篇[地裂縫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