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偶然》寫於1926年5月,初載同年5月27日《晨報副刊·詩鐫》第9期,署名志摩。這是徐志摩和陸小曼合寫的劇本《卞昆岡》第五幕里老瞎子的唱詞。

1 偶然 -解釋

1.偶然是事物發展過程中呈現出來的某種搖擺、偏離,是可以這樣出現又可以那樣出現的、不確定的趨勢.
2.事理上不一定要發生而發生的;超出一般規律的。例如:在公園裡偶然遇見一個老同學。

[相關詞]
偶然性:指事物發展、變化中可能出現也可能不出現,可以這樣發生也可以那樣發生的情況。偶然性和事物發展過程的本質沒有直接關係,但它的後面常常隱藏著必然性。科學的任務就是要透過複雜的偶然現象來揭露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即必然性(與「必然性」相對)。

2 偶然 -詩歌

《偶然》徐志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3 偶然 -賞析

  註:寫於1926年5月,初載同年5月27日《晨報副刊·詩鐫》第9期,署名志摩。這

偶然偶然
是徐志摩和陸小曼合寫劇本《卞昆岡》第五幕里老瞎子的唱詞。
  能把「偶然」這樣一個極為抽象的時間副詞,使之形象化,置入象徵性的結構,充滿情趣哲理,不但珠潤玉圓,朗朗上口而且餘味無窮,意溢於言外——徐志摩的這首《偶然》小詩,對我來說,用上「情有獨鍾」之語而不為過。
  詩史上,一部洋洋洒洒上千行長詩可以隨似水流年埋沒於無情的歷史沉積中,而某些玲瓏之短詩,卻能夠經歷史年代之久而獨放異彩。這首兩段十行的小詩,在現代詩歌長廊中,應堪稱別備一格之作。
  這首《偶然》小詩,在徐志摩詩美追求的歷程中,還具有一些獨特的「轉折」性意義。按徐志摩的學生,著名詩人卞之琳的說法:「這首詩在作者詩中是在形式上最完美的一首。」(卞之琳編《徐志摩詩集》第94頁)新月詩人陳夢家也認為:「《偶然》以及《丁當-清新》等幾首詩,劃開了他前後兩期的鴻溝,他抹去了以前的火氣,用整齊柔麗清爽的詩句,來寫那微妙的靈魂的秘密。」(《紀念徐志摩》)。的確,此詩在格律上是頗能看出徐志摩的功力與匠意的。全詩兩節,上下節格律對稱。每一節的第一句,第二句,第五句都是用三個音步組成。如:「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殼,」每節的第三、第四句則都是兩音步構成,如:「你不必訝異,」「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音步的安排處理上顯然嚴謹中不乏洒脫,較長的音步與較短的音步相間,讀起來紆徐從容、委婉頓挫而朗朗上口。
  而我在這裡尤需著重指出的是這首詩歌內部充滿著的,又使人不易察覺的諸種「張力」結構,這種「張力」結構在「肌質」與「構架」之間,「意象」與「意象」之間,「意向」與「意向」之間諸方面都存在著。獨特的「張力」結構應當說是此詩富於藝術魅力的一個奧秘。
  所謂「張力」,是英美新批評所主張和實踐的一個批評術語。通俗點說,可看作是在整體詩歌的有機體中卻包含著共存著的互相矛盾、背向而馳的辨證關係。一首詩歌,總體上必須是有機的,具各整體性的,但內部卻允許並且應該充滿各種各樣的矛盾和張力。充滿「張力」的詩歌,才能蘊含深刻、耐人咀嚼、回味無窮。因為只有這樣的詩歌才不是靜止的,而是「寓動於靜」的。打個比方,滿張的弓雖是靜止不動的,但卻蘊滿飽含著隨時可以爆發的能量和力度。
  就此詩說,首先,詩題與文本之間就蘊蓄著一定的張力。「偶然」是一個完全抽象化的時間副詞,在這個標題下寫什麼內容,應當說是自由隨意的,而作者在這抽象的標題下,寫的是兩件比較實在的事情,一是天空里的雲偶爾投影在水裡的波心,二是「你」、「我」(都是象徵性的意象)相逢在海上。如果我們用「我和你」,「相遇」之類的作標題,雖然未嘗不可,但詩味當是相去甚遠的。若用「我和你」、「相遇」之類誰都能從詩歌中概括出來的相當實際的詞作標題,這抽象和具象之間的張力,自然就蕩然無存了。
  再次,詩歌文本內部的張力結構則更多。「你/我」就是一對「二項對立」,或是「偶爾投影在波心,」或是「相遇在海上,」都是人生旅途中擦肩而過的匆匆過客;「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都以「二元對立」式的情感態度,及語義上的「矛盾修辭法」而呈現出充足的「張力」。尤其是「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一句詩,則我以為把它推崇為「新批評」所稱許的最適合於「張力」分析的經典詩句也不為過。「你」、「我」因各有自己的方向在茫茫人海中偶然相遇,交會著放出光芒,但卻擦肩而過,各奔自己的方向。兩個完全相異、背道而馳的意向——「你有你的」和「我有我的」恰恰統一、包孕在同一個句子里,歸結在同樣的字眼——「方向」上。
  作為給讀者以強烈的「浪漫主義詩人」印象的徐志摩,這首詩歌的象徵性——既有總體象徵,又有局部性意象象徵——也許格外值得注意。這首詩歌的總體象徵是與前面我們所分析的「詩題」與「文本」間的張力結構相一致的。在「偶然」這樣一個可以化生眾多具象的標題下,「雲——水」,「你——我」、「黑夜的海」、「互放的光亮」等意象及意象與意象之間的關係構成,都可以因為讀者個人情感閱歷的差異及體驗強度的深淺而進行不同的理解或組構。這正是「其稱名也小,其取類也大」(《易·繫辭》)的「象徵」之以少喻多、以小喻大、以個別喻一般的妙用。或人世遭際挫折,或情感陰差陽錯,或追悔莫及、痛苦有加,或無奈苦笑,悵然若失……人生,必然會有這樣一些「偶然」的「相逢」和「交會」。而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必將成為永難忘懷的記憶而長伴人生。

4 偶然 -電影

外文片名:LastSonginParis導演Director:楚原YuenChor
編劇Writer:楚原YuenChor

演員Actor:
張國榮LeslieCheung.....Louie
梅艷芳AnitaMui.....AnitaChou
葉童CeciliaYip.....YuanYu-Shih
曹查理CharlieCho.....Charles
朱江KongChu.....Kent
CengTin.....Hsu
王祖賢JoeyWong.....Julia


影片類型:愛情
國家/地區:中國香港
對白語言:粵語
片長:90分鐘
首映:1986-10-04
色彩:彩色
幅面:35毫米遮幅寬銀幕系統
混音:單聲道
攝製格式:35mm
洗印格式:35mm
劇情簡介:
版本一:
阿梅飾演舞蹈員Anita,與當紅歌手Louie發生一夜情,Louie知道她想當歌星,翌日在其演唱會中給她一個驚喜,讓她踏上他的舞台向觀眾獻技。Louie生性放浪?不,後來飽遇挫折,自暴自棄,一直暗裡苦戀他的Anita給他幫助、勉勵,他終於重新振作,最後現身她的演唱會中,兩人深情合唱。

版本二:
大紅大紫的歌星Lovie偶然邂逅舞女Anita,激情萬丈,翻雲覆雨,一夜溫柔……
漂亮的Julia的出現打亂了Lovie的生活,他們瘋狂的相愛,可Julia卻是……在感情和道德之間他們該如何選擇……
落魄的Lovie流浪到歐洲,越南女孩阮玉詩細心地照料他,並慢慢愛上他,在愛與痛的邊緣,他們會在一起嗎……
在張國榮歸去之後,我們再回頭細細品味本片,可以看到國張榮對情對愛的執著,也讓我們的心產生陣陣悸痛……

5 偶然 -參考資料

參考資料:
1.詩 歌:《徐志摩名作欣賞》(陳旭光
2.電 影:http://www.mtime.com/movie/11492/

上一篇[主人]    下一篇 [杜布羅夫尼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