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偷桃》為《聊齋志異》第十三篇。

1原文

童時赴郡試,值春節。舊例,先一日,各行商賈,彩樓鼓吹赴藩司,名曰「演春」。余從友人戲矚。是日遊人如堵。堂上四官皆赤衣,東西相向坐,時方稚,亦不解其何官。但聞人語嚌嘈,鼓吹聒耳。忽有一人,率披髮童,荷擔而上,似有所白。萬聲洶動,亦不聞為何語,但視堂上作笑聲。即有青衣人大聲命作劇。其人應命方興,問:「作何劇?」堂上相顧數語。吏下宣問所長。答言:「能顛倒生物。」吏以白官。少頃復下,命取桃子。
術人聲諾,解衣覆笥上,故作怨狀,曰:「官長殊不了了,堅冰未解,安所得桃?不取,又恐為南面者所怒。奈何?」其子曰:「父已諾之,又焉辭?」術人惆悵良久,乃云:「我籌之爛熟。春初雪積,人間何處可覓?惟王母園中,四時常不凋謝,或有之。必竊之天上,乃可。」子曰:「嘻!天可階而升乎?」曰:「有術在。」乃啟笥,出繩一團,約數十丈,理其端,望空中擲去。繩即懸立空際,若有物以掛之。未幾,愈擲愈高,渺入雲中,手中繩亦盡。乃呼子曰:「兒來!余老憊,體重拙,不能行,得汝一往。」遂以繩授子,曰:「持此可登。」子受繩,有難色,怨曰:「阿翁亦大憒憒!如此一線之繩,欲我附之,以登萬仞之高天,倘中道斷絕,骸骨何存矣?」父又強喝拍之,曰:「我已失口,追悔無及。煩兒一行。兒勿苦,倘竊得來,必有百金賞,當為兒娶一美婦。」子乃持索,盤旋而上,手移足隨,如蛛趁絲,漸入雲霄,不可復見。久之墜一桃,如碗大。術人喜,持獻公堂。堂上傳示良久,亦不知其真偽。忽而繩落地上,術人驚曰:「殆矣!上有人斷吾繩,兒將焉托?」移時,一物墜,視之,其子首也。捧而泣曰:「是必偷桃,為監者所覺,吾兒休矣!」又移時,一足落,無何,肢體紛墜,無復存者。術人大悲,一一拾置笥中而合之,曰:「老夫止此一兒,日從我南北游。今承嚴命,不意罹此奇慘!當負去瘞之。」乃升堂而跪,曰:「為桃故,殺吾子矣!如憐小人而助之葬,當結草以圖報耳。」坐官駭詫,各有賜金,術人受而纏諸腰,乃扣笥而呼曰:「八八兒,不出謝賞,將何待?」忽一蓬頭僮首抵笥蓋而出,望北稽首,則其子也。以其術奇,故至今猶記之。后聞白蓮教能為此術,意此其苗裔耶?
據《聊齋志異》手稿本錄。

2意譯

年少時,曾到府城應試,恰值立春,依舊例,前一日是「演春」——各行商賈,紮起彩樓,吹打以赴藩司,交相慶賀。是日遊人如堵,我隨友人雜立其間,辛苦非常。遙見堂上四官,皆著赤衣,東西相向而坐。那時年少,也不認得是些什麼官。只覺人語嘈雜,鼓吹聒耳。忽有一人挑著竹筐,攜一小童上前說了些話,喧鬧中也聽不清說了什麼。只見堂上大笑,一小卒大聲命其作戲。
那人道:「未知大人慾觀何戲?」
四官略一交談,命小卒問其所長。
術人答道:「小人能顛倒時令——天下生物,但憑所需,只要大人一句話,小的就能變出來。」
小卒回稟,四官訝異,令取桃子。
術人應諾,脫下衣服遮在竹筐上,裝出為難之態,向小童抱怨道:「堂官也太不明事理,堅冰未解,哪裡有桃?然而不取,又必受責罰,如之奈何!」
小童道:「阿爹已經應諾,推辭是決不可能的了。」
術人惆悵良久,道:「春初雪積,人間決不可得,惟王母園中,四時常不凋謝,須到天上偷來,方可免罪。」
小童道:「天高萬丈,如何登得上去?」
術人道:「莫急,爹爹有法術。」
說完從竹筐中取出一團繩子,約數十丈,理出一端,向空中擲去,越擲越高,渺入雲際。繩子懸立空中,彷彿天梯,煞是神奇。
術人將另一端交給小童,說:「爹爹老憊,體重力衰,偷桃還得你去才行。」
小童抱怨道:「阿爹也真糊塗,如此一線之繩,豈能登天,萬一半道上斷了,孩兒必將粉身碎骨啊!」
術人哄著說:「爹爹已失口應了,追悔無及,你將桃子偷來,回去用大人賞金娶一門好親,豈不美啊。」
小童一笑,不再推辭,拽緊繩子就爬了上去,晃晃蕩盪,漸入雲霄。眾人驚嘆不已,正仰頭看著,一桃墜落,四下嘩然,術人大喜,撿起呈上堂去。
堂官欣然傳看,也不知真假。
正自把玩談笑,繩子忽然掉了下來,術人驚呼:「不好,有人割斷繩子,我兒如何下來!」
忽一物自天墜落,撿起細看,正是小童頭顱。
術人捧在懷裡,悲慟欲絕。
又一手,一足,肢體紛紛墜落,血灑滿地,慘不忍睹。
圍觀眾人一片驚恐。
術人捶胸頓足,呼天搶地,慘痛萬分。
如此哀哭了一通,漸漸撫平心緒,將殘肢一一撿起,裝在竹筐內,向堂官跪訴:「老夫只此一子,自幼隨我四處奔波,今承嚴命,上天取桃,不幸遭此大難!老夫餘生,何以依靠。——如憐小人悲苦,敢乞大人賞些許銀子發送,小人生當銜環,死當結草,以報大人恩德。」
先前得桃,四官大有悅色,忽而遭此變故,盡皆愕然,乃命小卒將其扶起,各有賜金,心中頗覺不安。
術人接了賞金,纏在腰間,轉身敲著竹筐,呼道:「八八兒,還不快出來謝賞。」
忽一蓬頭童子,頂開蓋子,望北拜謝,正是其子。
以其法術精奇,至今難忘。后聞白蓮教能為此術,此父子二人,莫非即白蓮教苗裔?

3譯文

小時候去參加郡試,正好到了春節。按照舊例,各行各業的商人,都要抬著裝飾好的彩樓敲鑼打鼓著去官府,名叫「演春」。我跟著朋友一起去看熱鬧。這天遊人如織。公堂上坐著的四位官員都穿著紅色的衣裳,分東西兩面對坐著,那時我還小,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官。只聽到人聲雜亂,鼓樂聲吵著耳朵。忽然有一個人,領著一個披著頭髮的小孩,挑著擔子上去,好象有在說什麼。許多聲音一齊涌動,也沒聽到是什麼話,只見公堂上面有人笑語。接著有個穿著青衣的衙役大聲說讓他們作變戲法。那人接受指示正高興,問:「變什麼戲法?」公堂上的官員互相商量了幾句。衙役下來問他會什麼。回答說:「能變出不同季節的東西。」衙役上去稟告了。過了一會又下來了,讓藝人變桃子。
藝人答應了,脫下衣服蓋在竹箱子上,故意表現出埋怨的神情,說:「長官也真是不明白,現在堅冰都還沒有融化,怎麼找得到桃子呢?不找吧,又恐怕當官的人生氣。怎麼辦呢?」他兒子說:「父親已經答應了,又怎麼能推辭呢?」藝人發愁了很久,才說:「我想的很清楚了。開春還有積雪,人世間哪裡找得到?只有王母娘娘的蟠桃園裡,桃樹四季都不會凋謝,應該會有吧。必須在天上偷來,才可以啊。」兒子說:「呵!天難道也可以踩著階梯上去嗎?」父親說:「有法術在呢。」於是打開箱子,拿出一團繩子,大約十多丈長,整理出頭來,向空中拋擲過去。繩子立即在空中懸立著,像是有東西掛著它。沒過多久,越拋越高,遠遠的進入雲裡面,手裡的繩子也到頭了。於是叫喚兒子說:「兒子你來!我老邁了,身體笨重,不能去了,請你去一趟。」於是把繩子交給兒子,說:「拿著這個可以攀上去。」兒子拿著繩子,有為難的神色,埋怨說:「老爹也真很糊塗!這樣的一根繩子,想要我抓著它,去攀登那萬丈高的高天,倘或半路上斷了,我的身體還能保存嗎?」父親又大聲的拍著他,說:「我已經說出口了,現在後悔都來不及。麻煩兒子你去一趟。兒子你不要怕苦,倘或能偷來,一定有百多兩銀子賞錢,我會為兒子你娶一個漂亮的老婆。」兒子於是握著繩子,盤旋著上去,手移動一點腳也隨即跟著,就像蜘蛛在絲網上,慢慢的進入雲裡面,不能再看見了。很久以後掉下一個桃子,像碗那麼大。藝人很高興,拿著獻上公堂去。堂上的官員相傳著看了很久,也不知道這個是真是假。忽然繩子落在地上,藝人驚惶失色的說:「完了!天上有人弄斷了我的繩子,我兒子怎麼下來呢?」過了一會兒,一個東西掉下來,一看,是他兒子的頭。他捧著哭泣著說:「一定是因為偷桃子,被看守的人發現,我兒子死定了!」又過了些時,一隻腳落下來,沒過多久,肢體紛紛落下來,再沒有留在上面的了。藝人十分悲傷,一一撿起放在箱子里並關上箱子,說:「老漢我只有這麼個兒子,每天跟著我走南闖北。現在按大人的命令變戲法,沒想到遭到這樣奇慘的禍事!我會背走他去埋掉。」於是走上公堂並跪下,說:「因為桃子的原故,已經殺掉了我的兒子了!要是大人憐惜小人而幫助我安葬他,我來世結草銜環都會來報答這個恩德的。」坐著的官員都很驚訝,都有賞賜,藝人拿著綁在腰包上面,於是扣動箱子呼喚說:「小兒啊,現在還不出來謝謝賞錢,還等到什麼時候呢?」忽然一個蓬著頭的小孩用腦袋頂開箱子蓋出來了,向著北面叩頭,原來是他的兒子。因為他的戲法很奇特,所以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後來聽說白蓮教可以變這個法術,想來這是他們的後人吧?

4系列郵票

中國發行的第一套《聊齋志異》系列郵票中的第四枚為《偷桃》郵票圖案上所講述的是一個小孩子著繩索繞著往上爬去,腳隨著手移動著,就像蜘蛛結網一樣,慢慢爬進雲霄里去了,從地上再也看不見他的蹤影。過了很長時間,真的從天上掉下一個桃子來,有碗那麼大。

5關於「聊齋」

清代短篇小說最傑出的代表是《聊齋志異》,被譽為「中國短篇小說之王」。蒲松齡的《聊齋志異》繼承了魏晉志怪小說、唐宋傳奇的傳統,加以發展創造,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同時寄託了作者的「孤憤」,揭露了封建統治階級的罪惡,展示了封建科舉制度帶給人們精神上的毒害,歌頌了爭取真摯的愛情生活和反對封建禮教的鬥爭精神。在文言小說的創作上取得最高的成就,影響了有清一代的文言小說。
(一)思想內容
《聊齋志異》中的優秀作品,反映了廣闊的現實生活,提出了許多重要的社會問題,表現了作者鮮明的態度。它們或者揭露封建統治的黑暗或者抨擊科舉制度的腐朽,或者反抗封建禮教的束縛,具有豐富深刻的思想內容。
1、寫愛情主題的作品,在全書中數量最多,它們表現了強烈的反封建禮教的精神。其中一些作品,通過花妖狐魅和人的戀愛,表現了作者理想的愛情。如《嬰寧》、《蓮香》、《香玉》都在沒有戀愛自由的當時寫出了青年男女自由相愛的故事。篇中的男女主角不顧封建禮教的約束,按照自己的感情和意願,大膽地追求心愛的人,並都獲得了幸福的結局。這些充滿幻想的故事,無疑是現實愛情生活中新生因素的集中和升華,真切地表達了廣大青年男女對自由愛情的憧憬和渴望。描寫愛情主題的另外一些作品,揭露了封建社會對青年男女愛情生活的種種阻礙,表現了他們的反抗鬥爭。《鴉頭》、《細侯》、《連城》、《宦娘》都是這方面的優秀作品。《連城》寫喬生和連城爭取自由婚姻的鬥爭,尤其曲折生動。這篇作品的重要意義還在於它提出了一種新的愛情觀點,即知己之愛。
2、《聊齋志異》的另一個重要主題,是抨擊科舉制度的腐敗。作者飽含感情地揭露了科舉制度埋沒人才的罪惡。《葉生》中的葉生「文章詞賦,冠絕當時」,卻屢試不中,鬱悶而死。作者指出科舉埋沒人才的原因,即考官都是「樂正師曠、司庫和嶠」(《於去惡》)之流,不是眼瞎,便是愛錢。《於去惡》進一步揭出了這些考官鼻目兩盲的底:「得志諸公,目不睹墳典,不過少年持敲門磚,獵取功名,門既開,則棄去;再司簿書十餘年,即文學士,胸中尚有字耶?」庸俗利祿之徒以八股文為敲門磚,在獵取功名、掌握文柄之後,再大量錄取凡庸之士。正是在這種惡性循環里,「陋劣幸進而英雄失志」就成為一種必然現象了。除了揭露科舉制度的弊端,作者對那些只以功名利祿為念而醉心科舉的人物,也是有所認識和批判的,如《王子安》中的王子安,《續黃粱》中的曾孝廉。相反,作者對那些不肯向科舉制度低頭、不屑「易面目圖榮耀」的士子,則給予熱情的讚揚,如《賈奉雉》中的賈奉雉,最終「遁跡丘山」。
3、《聊齋志異》的又一重要主題,是揭露現實政治的腐敗和統治階級對人民的殘酷壓迫。《成名》是揭露封建統治階級壓榨人民十分典型的一篇,描寫了「天子偶用一物」造成的悲劇。另一篇作品《席方平》則借幽冥影射人世,揭露了封建官府的暗無天日,人民在這裡含冤莫伸。此外,《聊齋志異》還在不少作品里揭露了貪官蠹吏、土豪劣紳種種壓迫人民的暴行。
4、揭露統治階級人物靈魂的醜惡,歌頌人民道德情操的高尚,也是《聊齋志異》重要主題之一。《考弊司》、《公孫夏》都暴露了統治階級的虛偽面目。《竇氏》則揭露了統治階級人物的卑鄙殘忍。與此相反的是歌頌人民高尚道德品質的作品更多。如《嬌娜》寫真誠的友誼,《崔猛》寫打抱不平。
5、除了上述重要主題外,《聊齋志異》還有一些有意義的篇章。如《顏氏》寫女性的才能,表達了作者的民主思想。《畫皮》、《黑獸》等都是具有教育意義的寓言。《賈兒》塑造了一個有膽量、有智謀、勇於同惡事物鬥爭的兒童形象,可作為兒童文學作品讀。《偷桃》、《口技》描寫了當時卓越的民間技藝。
(二)藝術成就
《聊齋志異》是一部具有自己的藝術特點的短篇小說集。它的大多數作品主要寫花妖狐魅,表面上看來是志怪小說,卻以傳奇筆觸志怪,把花妖狐魅和幽冥世界等非現實事物組織到現實社會生活中來,又極力把花妖狐魅人格化,把幽冥世界社會化,人鬼相雜、幽明相間,形成一種想象豐富奇特,故事變化莫測,境界神異迷人的風格。
1、《聊齋志異》的藝術成就首先表現在塑造了一系列令人難忘的人物形象上。這些鮮明的人物形象,是作者通過人物的個性化的語言和生動的細節,最終描摹出人物的性格特徵來實現的。如《嬰寧》的笑,顯示了她的天真浪漫的性格。作者在描寫花妖狐魅所幻化的人物時,常能掌握妖魅原型的特點,也有助於人物的個性化。《綠衣女》中寫綠衣女「綠衣長裙」,「腰細殆不盈掬」,其聲「嬌細」,便活畫出一個綠蜂幻化的女子形象來。
2、情節的曲折離奇,引人入勝,也是《聊齋志異》的突出成就。《聊齋志異》雖然基本上是傳記體,但並不是平鋪直敘地講述人物的經歷,而是注意故事構造的曲折有味,能緊緊地吸引讀者。如《西湖主》中,陳生從入園到見王妃,本可以單刀直入的寫得很簡單,但作者卻故意在這個簡短的過程中安排了曲折的情節,一收一縱,步步扣人心弦。
3、《聊齋志異》還善於描寫景色,不只畫面鮮明,而且常常造成一種氣氛、境界,更好的烘托出人物性格。如《嬰寧》寫嬰寧所居之處花木繁茂,居所明凈,和嬰寧天真純潔的性格互相襯映。
4、《聊齋志異》語言精練,辭彙豐富,句法更多變化。作者即創造性地運用古代文學語言,又適當吸收和提煉了當代口語方言。在單行奇句中,間用駢詞儷語,典雅工麗而又生動活潑,極富於形象性和表現力。
上一篇[種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