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法國古典主義時期最著名的喜劇作家莫里哀的作品。

1 偽君子 -名著《偽君子》---作者莫里哀



《偽君子》寫偽裝聖潔的教會騙子答爾丟夫混進商人奧爾恭家,圖謀勾引其妻子並奪取其家財,最後真相敗露,鋃鏜入獄。劇作深刻揭露了教會的虛偽和醜惡,答爾丟夫也成為「偽君子」的代名詞。其劇作在許多方面突破古典主義的陳規舊套,結構嚴謹,人物性格和矛盾衝突鮮明突出,語言機智生動,手法誇張滑稽,風格潑辣尖利,對世界喜劇藝術的發展有深遠的影響。

2 偽君子 -〔法國〕莫里哀原著




繁華的法國首都巴黎,奧爾恭的家裡。

奧爾恭的母親柏奈爾夫人這天來兒子家坐坐。但不一會,她就嚷嚷著要回去。她看不慣這裡的派頭:沒有人願意聽她的教訓,人們都不想討她的歡喜,幹什麼事都毫無顧忌。她氣嘟嘟地把這裡叫做叫花子窩。

大家連忙向老太太解釋,但無一不遭到她的訓斥。她罵侍女桃麗娜不懂規矩太愛說話,什麼事都想插進去發表意見;她罵孫子達米斯是糊塗蟲,若不改掉壞脾氣,就要盡等著受罪;她罵孫女瑪麗亞娜表面溫柔老實不愛多說多道,可背後盡幹壞事叫她氣得牙痒痒;她罵兒媳歐米爾只知道花錢打扮討丈夫的喜歡,而不能做孩子們的好榜樣;舅爺克雷央特剛想說話,也被她憤憤打斷,說他宣講的關於生活的格言全是胡說八道,要他以後少登這個家門。

訓斥完畢,她為大家樹立起一個好典範:道德君子答爾丟夫。「你們大家都應該聽他的話」,老太太滿臉嚴肅,「他是一位真正的道德君子,他會引導你們走向天堂的。」

聽老太太說以後大家都要聽答爾丟夫的,達米斯首先就滿腹牢騷,他不能讓這個只會說長道短的教會假虔徒在這裡作威作福,因為答爾丟夫幾乎不允許年輕人的任何消遣;桃麗娜也討厭答爾丟夫的假仁假義,家裡人做什麼事他都要管,並不許大家與外界來往。

柏奈爾夫一一替答爾丟夫辯護,又受到克雷央特和桃麗娜的反駁。老太太怒氣沖沖,指著大家說:「告訴你們,我兒子把這位虔誠敬事上帝的正人君子接到家裡來,真是最聰明不過的事。上帝把他派到這裡來,是為糾正你們的錯誤思想,你們要聽他的話!要跟他學習敬天敬主,不要整天空談、嚼舌根!」說完就揚長而去。

其實,老太太吹捧答爾丟夫比起她兒子奧爾恭來,還真是小巫見大巫!別看奧爾恭經歷國內幾次變亂鍛煉得有才有識,為國王效力也英勇無畏,但自從迷上答爾丟夫后,卻變成個大傻瓜。他稱答爾丟夫是兄弟,比愛自己母親、妻子、兒女還勝百陪地衷心愛他,有心裡話只跟他說,要做什麼事只向他請教;他憐惜敬愛答爾丟夫,吃飯時要他坐在首位,給他挾最好的菜,自己坐在旁邊快快活活地看他一個人吃下夠六個人吃的東西;他崇拜答爾丟夫,不管什麼時候總是讚揚他,不管說什麼總要提到他,答爾丟夫芝麻大小的舉動他都認為是奇迹,答爾丟夫所說的話他聽起來都像是神的口諭。他愛答爾丟夫愛得發瘋,而答爾丟夫呢,也早就摸准他的脾氣,施展出種種手段,迷得他暈頭轉向。

可不,你看奧爾恭回來了。沒回答妻弟克雷央特的問候,他就焦急地打聽家裡這兩天發生的事。桃麗娜告訴他太太頭痛發燒,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後來放過血才輕鬆點。但他對太太的病絲毫不關心,一個勁地問答爾丟夫怎麼樣了。桃麗娜回答說,他又紅又胖滿面紅光;嘴唇都紅得發紫,晚餐能吃兩隻竹雞外帶半隻切成細末的羊腿,回到卧室就躺在暖暖和和的床上安安穩穩地睡到第二天早晨。奧爾恭聽了,連聲說:「怪可憐的!」

克雷央特也不理解姐夫對答爾丟夫的感情。奧爾恭連忙制止妻舅不恭的口吻,虔敬地向他介紹答爾丟夫說:「這是一個嚴格遵守教訓,內心享受著深切的舒適,把全世界看成糞土一般的人。自從和他談話以後,我就完全換了一個人。他教導我對任何東西也不要愛戀;他使我的心靈從種種情愛里擺脫出來;我現在可以看著我的兄弟、子女、母親、妻子一個個死去,也不會傷心。」

他還說給克雷央特聽他與答爾丟夫的相遇經過:答爾丟夫每天來教堂都緊挨著他,雙膝著地跪在他前面,向天禱告時畢恭畢敬地用嘴吻著地;每次出教堂,答爾丟夫必定搶著走在他前面,為的是先到門口把聖水遞給他;答爾丟夫還不肯多收他送的錢,不是退還他,就是當他的面把錢散布給窮人。「後來」,奧爾恭說:「上天教我把他接到我家裡,從那時起,我們這裡一切都興旺起來。」他讚頌答爾丟夫對家裡的督責,尤其讚頌他對上天的虔誠。他舉個例子:「有一天,他禱告時捉住一個跳蚤,事後還一直埋怨自己不該生那麼大的氣竟把它捏死。」

克雷央特簡直弄不懂他說這些糊塗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他勸姐夫要辨清偽善與虔誠,提防那些虛有其表的虔徒用騙人的伎倆、矯作的熱誠當作資本去購買別人的信任,提防他們會恬不知恥地借上帝的名義來陷害人。



送走妻舅,奧爾恭叫來女兒瑪麗亞娜,說是有秘密話要跟她說。

他說自己向來是喜愛瑪麗亞娜的,他要女兒辦事要隨合他的心意,不要辜負他的慈愛。瑪麗亞娜自然是隨口附合。奧爾恭十分高興,這才說出那句秘密話:「你看答爾丟夫,我們的貴客,這人怎麼樣?」他告訴女兒,他已選中答爾丟夫做她丈夫,相信她是樂於接受的。

瑪麗亞娜大吃一驚。她沒想到父親竟會做出這樣荒唐的決定。因為他先前已把她許配給瓦賴爾,她愛瓦賴爾。可如今?瑪麗亞娜驚訝、痛苦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早就悄悄進來偷聽秘密的桃麗娜,卻仗義直言為小姐鳴不平,諷刺奧爾恭是精明人干糊塗事,會讓人笑話的;「再說,這門親事對您又有什麼好處?拿您這樣的產業為什麼單挑這麼個窮光蛋的女婿?」

「他誠然一個錢也沒有,但你要知道這正是應該敬重他的地方。」他對桃麗娜說:「他的窮困是正直人的窮困,這種窮困使他的人格更加偉大。因為他不大關心世俗的事物,而把整個精神都灌注在永恆不滅的事物上面,才被人侵佔家財。我對他的幫助可以讓他擺脫經濟困難,逐漸恢復他原有的家私。他以前是個貴族呢!」

桃麗娜知道這貴族是答爾丟夫說出來的。她就討厭這種顯耀家世和出身的虛偽,何況是真是假還是個問號。但她也明白主人不喜歡聽這些,就換個角度問他:「您把這麼好的女兒,許給像答爾丟夫那樣的男人,心裡真的就一點也不覺得難受嗎?您不想想他們是否相配,您也不想想這樁婚姻能有什麼結果?」

奧爾恭可不管這些。他只覺得答爾丟夫是世界上跟上帝最親近的人,這是他舉世無雙的財產。他要女兒放心:「這婚姻一定可以滿足你的種種願望。你們倆會被溫情與快樂濃得化不開,在相互忠誠的愛情里過日子。你們不會有不幸的爭吵,你叫他怎麼樣,他就會怎麼樣的。」他要女兒答應這門婚事,可是女兒什麼話也不說,他氣得拂袖而去。

瑪麗亞娜是被父親的專制壓迫得如此懦弱的。不管什麼事,只要父親開口。她就得同意。她愛瓦賴爾,非常熱烈地愛著他,他們倆都盼望著能早日結婚,盡情地享受甜蜜的情愛。可眼下,這該怎麼辦?

「我就等著自殺了,倘若他們真要強逼我。」她痛苦地對桃麗娜說。

桃麗娜本來對小姐在父親面前毫無抵抗的態度就極不滿,現在又聽小姐說要自殺,更是氣得不行。她告訴小姐,愛情需要堅決的心。可是瑪麗亞娜就是堅強不起來。她說:「儘管瓦賴爾人才出眾,為他我就不顧女孩的臉面和子女的孝道嗎?你莫非要我把我的愛情讓全世界都知道?」

桃麗娜看正面勸說無濟於事,就故意說自己實在不該勸小姐拒絕這門親事,因為答爾丟夫不是個等閑人物,貴族出身,儀錶堂堂,正是滿意的丈夫;還說結婚後小姐可去他的小城拜見法官太太等上流社會,還可在狂歡節看到猴子戲和木偶戲……

果然,不等桃麗娜說完,瑪麗亞娜就痛苦地打斷她的話,請求她想個辦法反對這門親事,因為那比死還可怕!為愛情,她現在是什麼事也敢做了。

桃麗娜這才答應想個巧妙的計策來阻止這門不幸的親事。

正說著,瓦賴爾跑來,說剛才有人告訴他,瑪麗亞娜就要嫁答爾丟夫,他來問她打算怎麼辦。聽瑪麗亞娜說她不知道怎麼辦並反問他該怎樣才好,瓦賴爾就賭氣地勸她嫁給答爾丟夫。瑪麗亞娜見他這樣說,也跟他賭氣說接受他的好意勸告。瓦賴爾指責她是愛情騙子,對他從沒有真正的愛情;並說要報復她的背信棄義,趕在她結婚前找個女人來撫慰自己受傷的心靈。瑪麗亞娜也就乾脆嘲諷地附和他,氣得他拔腿就跑。但去而復返多次,終是戀戀不捨。

桃麗娜在一旁看他們鬥氣斗夠了,才站出來給他們和解。誰知拉住這個跑掉那個,拉來那個又溜走這個,氣得桃麗娜罵他們全是糊塗蟲。她要這對鬥氣的戀人拉拉手消消氣,說:「天啊,你們快點走過來吧。您也愛她,她也愛您,你們是那麼相互愛著,你們自己也沒想到呢!」

瑪麗亞娜和瓦賴夫這才相互笑笑,埋怨對方不該傷自己的心。

桃麗娜說出她的計謀:她要小姐對父親的古怪脾氣表面上百依百順,可以用假裝突然生病,或推說遇到夢見死人、打碎鏡子等不祥之兆來拖延婚期。「最緊要的是,只要不從您口裡露出一個肯字來,他們就沒辦法讓您嫁給別人而不嫁給瓦賴爾。」不過,她看看這對戀人,「要想成功得快,最好是千萬別讓人家看見你們在一塊兒談天。」好叫瓦賴爾趕快走,去求朋友幫忙把這門親事挽回來,好自己再去爭取達米斯和太太的支持。



奧爾恭要把女兒嫁給答爾丟夫,使兒子達米斯也非常痛苦。他正深深地愛著瓦賴爾的妺妺,怕這會影響他的甜蜜愛情。他真想什麼都不顧去找父親;他更恨答爾丟夫,他知道這是那個混帳東西的陰謀。

桃麗娜勸達米斯先別發火,說奧爾恭的打算不見得就能實現;至於答爾丟夫,她要讓太太去對付他。他已看出這個偽君子對女主人有意思。太太歐米爾也答應就女兒的親事探探答爾丟夫的口氣。桃麗娜勸走達米斯,好自己便在這裡等答爾丟夫下樓來。

答爾丟夫正下樓來。看見桃麗娜在,他故意大聲地邊走邊吩咐僕人:「勞朗,把我修身穿的鬃毛緊身衣和鞭子都藏好,求上帝永遠賜你光明。倘使有人來找我,你就說我給囚犯們分捐款去了。」

走近桃麗娜他趕忙從衣袋裡摸出手帕求她接過去。「幹什麼?」桃麗娜莫名其妙。「把你的乳房遮起來,我不便看見。因為這種東西,看了靈魂就會受傷,能夠引起不潔的念頭。」

桃麗娜冷笑笑:「你就這麼經不信引誘?肉感對於你的五官還有這麼大的影響?我當然不知道你心裡存著什麼念頭,不過我,我可不容易這麼動心。你從頭到腳一絲不掛,你那張皮也動不了我的心。」

她請答爾丟夫在這裡稍等會兒,說太太就下樓來有事找他說。

答爾丟夫一見歐米爾,表現出前所未有的熱情和愛慕。他說自己早就想把整個心靈呈獻給她。他緊緊握住歐米爾的手,又把手放在她膝上撫摸著,捏捏她那漂亮的花邊帽,讚歎她針線活的巧奪天工。

歐米爾想盡量躲避他的親熱,岔開話題談起女兒的婚事。答爾丟夫承認有這事。「不過」,他兩眼直盯著歐米爾,「那不是我所追求的幸福,我所衷心希望的美妙神奇的幸福卻在別處。」

歐米爾說那是他只專心想著天上的事情而不留戀人間的東西,急得他連忙解釋說,他愛上帝,但也愛上帝創造的美,尤其是女性的美。他讚頌歐米爾的美麗,說:「每當我看見您這絕色美人,我就禁不住要讚美創造天地的上帝,也就不覺地對您發生熾熱的情愛。」他把椅子移近歐米爾,繼續說:「最初我很怕這愛戀是魔鬼的巧計,就決意躲開您美麗的眼睛。不過到後來,可愛的美人呀!我才明白這種愛情原就不算罪惡,我很可以使它與聖潔聯在一起,於是我就任憑我的心去愛您了。」他還說他的全部幸福和希望都寄托在歐米爾身上,祈求她發發慈悲善心。

歐米爾稱讚他是虔誠的教徒,說虔徒是應該克制一點的。答爾丟夫大叫:「哎喲!儘管是虔徒,我總是個人呀,看見您這樣天仙似的美人,我這顆心就再也把握不住,什麼理智也沒有了。自從我看見您那光彩奪目人間少有的美貌,您便成為我整個心靈的主宰;您那美麗眼光包含著的無法形容的溫柔擊退我內心頑強的抵抗;禁食、禱告、眼淚,任什麼也抵擋不住這種溫柔,我的全部心愿都移轉到您的美貌多姿上面。」他再次請求歐米爾發發慈悲安慰地。他還神秘地告訴歐米爾:「再說跟我要好,您的名譽不會有任何危險,也不必怕我會有什麼忘恩負義的舉動。那些婦人們所熱戀的顯貴隊里的風流男子,他們輕狂浮躁,總是喋喋不休地誇耀他們情場里的得意勾當,使接受他們愛情的人名譽掃地。可是像我們這種人呢,內心燃燒的愛情火焰是不會亂說亂道的,我們必須顧全自己的名譽。您呢,就會得到不會惹出任何笑話的愛情和絲毫沒有後患的快樂。」

歐米爾見他如此放肆,嚇唬說要是把他這份情愛告訴奧爾恭,會損壞奧爾恭對他的友誼的。答爾丟夫這才不再胡說,求她寬恕他的膽大妄為原是她太令人可愛。歐米爾假裝願意替他保密不說給奧爾恭聽,但有個條件:「我要您老老實實,絲毫不許從中搗鬼,促成瓦賴爾和瑪麗亞娜的婚事;我要您不再利用這種不公正的權力,不再拿別人的幸福來滿足您自己的心意,並且……」

這時,突然從裡間小屋裡跳出達米斯,兩人嚇了一跳。

達米斯一直在偷聽他們的談話。他嚷著要把這件事張揚出去,好發泄他對這個壞蛋的仇恨,壓壓這個偽君子的狂妄氣焰,也讓父親看清這個惡棍的假仁假義。歐米爾勸兒子,只要答爾丟夫今後老實點,就不要再聲張。達米斯不聽,他可不能放過這麼一個報仇的好機會。

奧爾恭正好這時進來,達米斯就憤憤地說給他聽剛才答爾丟夫的醜聞。奧爾恭大吃一驚:「哦!老天爺呀,這能叫人相信嗎?」

沒想到那邊答爾丟夫竟大罵自己是世上從未有過的壞蛋和罪人,說他這一生都是污穢、罪惡與垃圾。隨後他就話鋒一轉:「我也看出來了,上帝原要處罰我,要借這個機會來磨鍊我,因此無論人們怎樣責備我,說我有多大的罪惡,我也決不敢自高自大來替自己辯護。」他對奧爾恭說:「你儘管相信他們的話,你儘管發怒吧!你盡可以把我當作罪犯攆出你的大門,因為我應該忍受的羞辱正多著呢,受這麼一點原不算什麼。」

奧爾恭又被這個偽善心靈假裝出來的虔誠、溫良所迷惑。他叫兒子住口,訓斥他竟敢捏造出這種謠言來敗壞答爾丟夫道德純潔的聲名。

答爾丟夫卻勸奧爾恭別攔他讓他說,他叫奧爾恭不能單憑外表就相信他的虔誠。說著,他又話鋒一轉,對達米斯說:「你儘管把我當作陰險、無恥、絕滅理性的人,拿我當作強盜、殺人犯,再找出更醜惡的字眼來加在我身上吧!我決不反駁,願跪在地上忍受這種恥辱,當作我這一生所犯罪惡的羞辱報應來領受。」

奧爾恭簡直被答爾丟夫的虔誠感動得五體投地。他罵兒子是不要臉的壞種,是無賴的惡棍。要是達米斯還不閉嘴,就要打斷他的胳膊。

「您千萬別動氣」,答爾丟夫親切地勸他,「我寧願忍受最殘酷的刑罰,也不願你的兒子因為我而受到一點傷害。」他甚至要跪下替達米斯求饒。

答爾丟夫的大仁大義更贏得奧爾恭的敬佩。他不理解大家為什麼全恨這位偉大的虔徒,並要把他攆走。他要煞煞全家人的狂妄氣焰,馬上把女兒嫁給答爾丟夫,就在今天晚上;他還命令兒子趕快向答爾丟夫跪下求饒。兒子不從,他要兒子馬上滾出去,休想再回來,還要剝奪他的遺產繼承權。

奧爾恭還在為家人竟敢侮辱這位大聖徒而憤憤不平,答爾丟夫則痛苦地請求讓他離開。他心裡是怕歐米爾會向丈夫說出實情。奧爾恭苦苦求他留下,說自己永遠不會相信別人的話。他要答爾丟夫以後多和歐米爾親近,就要讓大家氣得發瘋;他還有個重要決定:要答爾丟夫做他的繼承人。他要用正式手續把財產全部贈送給這位虔徒。

「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應該遵從。」答爾丟夫虔誠地說。



全家人都在議論奧爾恭趕走兒子和把財產給答爾丟夫的事。克雷央特很氣憤,責備答爾丟夫,說就算達米斯有錯,天主教信徒也應該寬恕別人的侮辱,而不該有報復的念頭,忍心看著達米斯從家裡被攆出去。他勸答爾丟夫還是息怒,讓奧爾恭父子言歸於好。不要把事情逼到絕路上去。

答爾丟夫說自己並沒有記恨達米斯,願意儘力幫助他。「可是」,他為難地說,「這件事關係著上帝的利益。他如果再回來,而我跟他再和好,人家必定要說是我在要手腕,說是我覺得自己有罪而對誣賴我的人假裝出慈悲的熱情,說是我心裡怕他不得不敷衍他,這上帝會答應嗎?」

克雷央特嘲諷說:「那照道理你連想都不應該想的事,你卻信以為實趕緊接受下來,那也是上帝命令你的嗎?」

答爾丟夫發誓那絕非圖利好財。他說他不稀罕世界上一切金銀財寶。「我所以決定接受他父親願意贈與我的這份產業」,他伸出右手比試著說,「乃是怕這份產業落到壞人手中去為非作歹,而不能照我所計劃的那樣拿來替上帝增光,替別人造福。」克雷央特還要指責他的假虔誠,他卻說已到上樓做祈禱的時間不能奉陪,氣得克雷央特直咬牙。

父親的專制決定使瑪麗亞娜痛苦萬分,歐米爾和桃麗娜也非常焦急,她們急匆匆地來請克雷央特想個辦法阻止今晚的訂婚儀式。可沒等大家想出計策,那邊,奧爾恭喜孜孜地拿著那份財產契約走過來。

他以為女兒會高興的。誰知瑪麗亞娜向他跪下嚎啕大哭,請求父親別逼她。爸爸,在這門親事上,您別再硬逼著我孝順服從您;別用這種殘酷的法律來逼我,這會逼得我走投無路的。如果您不顧我心裡已經建立起來的甜美希望,硬要禁止我嫁給我所愛的人,至少,請您發發慈悲,求您別再強迫我嫁給我所憎惡的人去受折磨。」她還說父親盡可寵愛答爾丟夫,甚至把她那份財產給他也可以,但別弄到把她這個人也送給他,那樣,她寧願去修道院過凄涼的苦修生活。

女兒的痛哭使奧爾恭也覺得有點傷心,但他提醒自己絕對不能心腸軟。妻舅的忠告、妻子的勸說全沒有用。後來還是歐米爾想個辦法:讓奧爾恭親眼看看答爾丟夫的丑相。

她叫桃麗娜去樓上請那虔徒下來,要丈夫藏在桌毯下面別讓人看見,並要他無論聽到什麼都別動火,也不要攔擋她說什麼話。因為她要用柔情使這個偽君子撕下假面具,還要迎合他種種無恥的慾望,聽憑他那膽大妄為的心情任意張狂。只要奧爾恭到時認輸,這場戲就可隨時停演。

答爾丟夫一進來,歐米爾就叫他到處看看再關上門,接著就甜言蜜語地說自己的心早已被他所征服。她說剛才自己抵抗他的求歡是那樣微弱無力,要坦白承認自己的愛情而又覺得有點害羞;她說若不信,她極力勸阻達米斯別聲張就是極好的明證。她還說她不讓答爾丟夫插手瑪麗亞娜的親事,也是怕自己將得到的那顆心要與別人平分享受。

這幾句甜蜜的話就像奇芳異香輸進答爾丟夫的毛孔里,他快樂得全身心都酥了。但他仍懷疑這是太太為阻攔女兒的婚事而耍的手段。「跟您痛快說吧,如果您不給我一點我向來所希望的實惠,來證實您的情愛,我是不會相信這甜美的話的。」他的兩隻眼睛在歐米爾身上滴溜溜地轉。

歐米爾溫柔地勸他不要這樣心急,要什麼就得馬上到手;可答爾丟夫還是堅持不弄出點真實的東西讓他的愛情心服口服,他是任什麼也不能相信的。「不過真的答應了您所要求的那件事,又怎能不同時得罪您總不離口的上帝呢?」她只有搬出這最後一張王牌。

答爾丟夫笑笑:「我可以替您除去這些可笑的恐懼,太太!並且我有消除這些顧慮的巧妙方法。您儘管滿足我的希望吧!一切都有我負責,有什麼罪過全歸我承擔好了。」他還要歐米爾放心,因為這是絕對秘密的,人們秘密地犯個把過失是不算犯過失的。

歐米爾假裝只得答應讓他心滿意足,答爾丟夫真是快活死了……

躲在桌子下面的奧爾恭早就氣得耐不住了。他氣呼呼地爬出來一把抓住答爾丟夫,大罵:「好一個善人,你真想騙我!你的心靈竟這麼經不住誘惑!你又打算娶我的女兒,又來勾引我的妻子!你,你馬上給我滾蛋!」

沒想到答爾丟夫嚷得更凶:「你給我滾!這是我的家!回頭我就叫你知道,用這些無恥的詭計來跟我搗蛋,那是白費勁!我有辦法來懲罰你們這些人,並且要替被侮辱的上帝復仇,叫那個要攆我出去的人後悔都來不及!」

奧爾恭知道,他將要遭難了。



答爾丟夫帶走了那份繼承財產的契約,還有那隻首飾箱。首飾箱里藏的是奧爾恭朋友亞耳格的重要秘件。亞耳格臨逃前親自偷偷地交給可靠的朋友奧爾恭,可奧爾恭卻把這事的真情告訴了答爾丟夫,並把箱子托他保管。答爾丟夫有這些把柄在手,不知會把奧爾恭收拾怎樣慘呢!

奧爾恭急得團團轉,達米斯回來,他要用暴力除掉這個混蛋,克雷央特勸他別蠻幹。全家人都愁眉苦臉沒辦法。

柏奈爾夫人聽說兒子家出事,也急忙趕來瞧瞧。可她絕不相信答爾丟夫那樣虔誠純潔的人會做出這種昧良心的事,說善良人總是有人嫉妒,任憑兒子怎樣把親眼看見的說給她聽,她都不相信。

但真正叫人不放心的,還是答爾丟夫的恫嚇。

可不,外面就有個答爾丟夫打發來的人求見。大家都期望是來講和的,可來者是法庭的攜杖執達吏鄭直先生。他送來法庭的處分書謄本:根據契約,房子已歸答爾丟夫所有,奧爾恭的房子和財產也歸答爾丟夫所有;命令奧爾恭和家人搬走傢具用品離開這裡,馬上照辦不得延緩。

偽君子終於露出了猙獰的面目。大家都氣憤極了,老太太也被這眼見的事實弄得話都說不清了。

禍不單行。瓦賴爾又帶來一個他的好朋友探聽到的秘密消息,要奧爾恭馬上逃走。因為答爾丟夫已在王爺面前告發奧爾恭,還交出那個首飾箱,說那是奧爾恭不顧子民的天職替一個國家要犯隱瞞下來的。王爺已簽署逮捕令,答爾丟夫還自告奮勇要領路。瓦賴爾已準備好馬車和用費,要護送奧爾恭去一個安全的地方。他催奧爾恭快走。

奧爾恭萬分感激瓦賴爾的好意,咒罵答爾丟夫是萬惡的畜牲。

但已經逃不及,答爾丟夫帶著宮廷侍衛官來逮捕了。大家憤怒地斥罵答爾丟夫卑鄙無恥。「你這沒良心的東西,你還記得我好心好意把你從窮苦的絕境里救出來嗎?」奧爾恭指著答爾丟夫的鼻子,恨不能撕碎他。

答爾丟夫卻對大家的咒罵沉住氣不動肝火。他告訴奧爾恭:「是的,我知道我從你那裡得到過什麼幫助,不過現在王爺的利益是我的頭等重要責任;這種神聖責任的正當威力壓滅了我對你的感激之情。為了對得起這種強大的勢力,朋友、妻子、父母、就是我自己,我也是要犧牲的。」

這個大騙子真會拿世人尊敬的東西當美麗的外衣,用欺詐的方式偽裝在身上。克雷央特要當著侍衛官的面戳穿他的卑鄙,責問他為什麼要等奧爾恭當場捉住他的姦情並把他攆出去時才對王爺表忠誠,當初又為什麼接受這犯人的財產呢?

答爾丟夫怕大家嚷出他更多的醜聞,急忙叫侍衛官執行逮捕的命令。

侍衛官卻掏出手槍對準答爾丟夫,請他跟著到監獄去。答爾丟夫嚇得臉色慘白。

奧爾恭和家人也驚疑不解。侍衛官笑著對奧爾恭解釋說,王爺痛恨奸詐,明察秋毫,他老人家絕頂的聖明就是當面看穿答爾丟夫心坎各個角落裡所藏的種種卑鄙齷齪的心思。仰仗上天的公道,王爺看出他就是有人向他報告過的、別有化名的那個著名騙子手。王爺十分憎惡他對奧爾恭的那種知恩不報背信棄義的行為,要把他這次罪惡和前科併案辦理,並派侍衛官跟他到這裡來,無非是看看他到底狂妄無恥到哪步田地才算為止,並叫他當面向奧爾恭賠罪。

侍衛官又從公文包里取出奧爾恭贈與財產的契約交還他,說王爺以其至高無上的權力已勾消這筆契約關係;並告訴奧爾恭,王爺也饒恕了他與那個在逃犯牽連的罪名,因為當年奧爾恭曾滿腔忠誠擁護王室的權力,王爺要酬賞他的功勞。

謝天謝地!奧爾恭和家人這才喘過氣來,萬分感謝王爺的恩典。等去王爺那裡謝過恩后,奧爾恭說,他還要用和美的婚姻酬報那個誠實慷慨的瓦賴爾的熱烈的愛情。

全家人,尤其是瑪麗亞娜和達米斯,都舒心地笑了。

【說明】

莫里哀(1622——1673),法國古典主義時期最著名的喜劇作家,也是世界戲劇史上與莎士比亞共同彪炳千秋的偉大戲劇家。他出生在宮廷裱糊師家庭,從小酷愛戲劇。一生共完成喜劇37部。《可笑的女才子》、《丈夫學堂》、《太太學堂》等早期作品,著重諷刺貴族階級,提出婦女社會地位等問題,初露創作才華;中期的《偽君子》、《唐磺》、《吝嗇鬼》等劇作,對貴族、僧侶和資產階級的吝嗇、自私、偽善等醜惡本性,作了辛辣的諷刺,代表其創作的主要成就;晚年的主要劇作有《貴人迷》、《司卡班的詭計》等。代表作《偽君子》寫偽裝聖潔的教會騙子答爾丟夫混進商人奧爾恭家,圖謀勾引其妻子並奪取其家財,最後真相敗露,鋃鏜入獄。劇作深刻揭露了教會的虛偽和醜惡,答爾丟夫也成為「偽君子」的代名詞。其劇作在許多方面突破古典主義的陳規舊套,結構嚴謹,人物性格和矛盾衝突鮮明突出,語言機智生動,手法誇張滑稽,風格潑辣尖利,對世界喜劇藝術的發展有深遠的影響。
上一篇[品格]    下一篇 [尊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