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傅岐 -原文

  傅岐,字景平,北地靈州人也。高祖弘仁,宋太常。祖琰,齊世為山陰令,有治能,自縣擢為益州刺史。父翙,天監中,歷山陰、建康令,亦有能名,官至驃騎諮議。
  岐初為國子明經生,起家南康王宏常侍,遷行參軍,兼尚書金部郎。母憂去職,居喪盡禮。服闋后,疾廢久之。是時改創北郊壇,初起岐監知繕築,事畢,除如新令。縣民有因斗相毆而死者,死家訴郡,郡錄其仇人,考掠備至,終不引咎,郡乃移獄於縣。岐即命脫械,以和言問之,便即首服。法當償死,會冬節至,岐乃放其還家,使過節一日復獄。曹掾固爭曰:「古者乃有此,於今不可行。」岐曰:「其若負信,縣令當坐,主者勿憂。」竟如期而反。太守深相嘆異,遽以狀聞。岐後去縣,民無老小,皆出境拜送,啼號之聲,聞於數十里。至都,除廷尉正,入兼中書通事舍人,遷寧遠岳陽王記室參軍,舍人如故。出為建康令,以公事免。俄復為舍人,累遷安西中記室、鎮南諮議參軍,兼舍人如故。
  岐美容止,博涉能占對。大同中,與魏和親,其使歲中再至,常遣岐接對焉。太清元年,累遷太僕、司農卿,舍人如故。在禁省十餘年,機事密勿亞於朱異。此年冬,豫州刺史貞陽侯蕭淵明率眾伐彭城,兵敗陷魏。二年,淵明遣使還,述魏人慾更通和好,敕有司及近臣定議。左衛朱異曰:「高澄此意,當復欲繼好,不爽前和;邊境且得靜寇息民,於事為便。」議者並然之。岐獨曰:「高澄既新得志,其勢非弱,何事須和?此必是設間,故令貞陽遣使,令侯景自疑當以貞陽易景。景意不安,必圖禍亂。今若許澄通好,正是墮其計中。且彭城去歲喪師,渦陽新復敗退,令便就和,益示國家之弱。若如愚意,此和宜不可許。」朱異等固執,高祖遂從異議。及遣和使,侯景果有此疑,累啟請追使,敕但依違報之。至八月,遂舉兵反。十月,入寇京師,請誅朱異。三年,遷中領軍,舍人如故。二月,景於闕前通表,乞割江右四州,安其部下,當解圍還鎮,敕許之。乃於城西立盟,求遣宣城王出送。岐固執宣城嫡嗣之重,不宜許,遣石城公大款送之。及與景盟訖,城中文武喜躍,望得解圍。岐獨言於眾曰:「賊舉兵為逆,未遂求和,夷情獸心,必不可信,此和終為賊所詐也。」眾並怨怪之。及景背盟,莫不嘆服。尋有詔,以岐勤勞,封南豊縣侯,邑五百戶,固辭不受。宮城失守,岐帶疾出圍,卒於宅。

2 傅岐 -譯文

  參考譯文:傅岐字景平,出仕梁朝,從家中徵召出任南康王左常侍,後來兼任尚書金部郎,母親去世離職,居喪期間備盡喪禮。服喪期滿后因病曠職很久,又重新授任始新縣令。縣裡有人因爭鬥相互毆打而死去,死方家人上訴到郡署,郡署逮捕了他的仇人,百般拷打,那人始終不肯自動承認罪過。郡署就把案件移送到縣衙,傅岐立即下令解脫犯人的刑具,用溫和的話問犯人,犯人便立即坦白認罪。按刑法應當抵償死者人命,恰逢冬季來到,傅岐就放他回家。獄曹掾一再爭辯說:「古時候有這種做法,現在不可這樣做。」傅岐說:「他如果違背信諾,我作為縣令應當判罪。」那人竟然能按期限返回。太守深深驚嘆他的不凡,趕快把情況報上去讓朝廷知道。傅岐後來離開此縣時,人不分老少都走出縣境跪拜送別,哭喊聲幾十裡外都能聽到。到了都城,授予廷尉正之職,入朝兼中書通事舍人,連續升遷為安西中記室,兼舍人職仍如以前。
  傅岐姿容舉止優美,涉獵廣博且能占卦應對。梁大同年間與北魏和好親善,魏國使者在年內兩次來到,朝廷常常派傅岐接待應答。太清元年,連續升任太僕,司農卿,仍然擔任舍人之職。傅岐在禁省內十多年,處理機要事務勤勉努力,但比朱異要略差一些。這年冬天,貞陽侯蕭明征伐彭城,軍隊打了敗仗,他被魏國囚禁。太清二年,蕭明派使者回來,陳述魏國想要互通友好之意,皇上敕令官員和近臣議決。左衛朱異說:「邊境上如果能使寇亂平靜下來,人民得到休息,將對國事大為便利。」議論這件事的人都認為說得對。只有傅岐說:「北魏的高澄既然剛剛得志,什麼事需要和好?必定是設的計謀,故意讓貞陽侯派使者來。如果同意互通友好,正是落入敵人奸計中。況且去年在彭城軍隊打了敗仗,損失了軍隊,現在派使者前往議和,更顯出國家的衰弱。不可答應議和。」朱異等人一再堅持其主張,武帝便依從了。等到派了使者去,魏國果然興兵入境侵掠。
  太清三年,傅岐升任中領軍,仍然擔任舍人之職。二月,北魏的侯景到宮闕前通報表章,乞求割讓江右四州以安置其部下,定當解除包圍,撤回到鎮守地。敕令同意了他,便到城西訂立盟約。侯景請求派人召宣城王出城送行。傅岐一再堅持說宣城王作為嫡傳後嗣的重要,不應當答應。梁武帝於是派石城公送侯景。當與侯景訂盟完畢,城中文武官員歡喜雀躍,希望得以解圍。惟獨傅岐對眾人說:「賊黨興兵作亂,難道有求和之意?」待到侯景背叛盟約時,沒有誰不驚嘆而佩服傅岐的。不久有詔令,因為傅岐勤奮勞苦,封為南豐縣侯。他一再推辭不肯接受。後來宮城沒有守住,傅岐帶病衝出包圍,在家中去世。
上一篇[大雁掌]    下一篇 [劉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