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傑克·比頓(?—1982),阿拉伯人,真名叫「雷法特·阿里·斯拉曼·埃·卡莫爾」。他曾為埃及安插在以色列的間諜,潛伏在以色列境內長達17年,為埃及情報部門服務近30年。直到1982年去世,從未被以色列當局發覺。

1年時表

1952年7月,雷法特持著偽造證件企圖出國,被負責安全的英國邊防人員查獲,隨後加入埃及情報部門,並改名「傑克·比頓」。
1954年7月,傑克·比頓打入亞歷山大的猶太社區。7月,傑克·比頓協助埃及警方破獲了以色列情報機構企圖嫁禍埃及的「拉馮事件」。
1956年6月,傑克·比頓進入以色列。10月,傳回了以色列將向埃及發動進攻的情報和以軍的具體作戰計劃。
1965年初,協助敘利亞政府清除了以色列間諜埃利亞·科恩。
1973年,傑克·比頓向埃及政府傳回了以色列軍隊在西奈半島的布防圖以及「巴列夫防線」的詳細構造圖。
1982年,傑克·比頓在德國法蘭克福的一家醫院逝世。

2人物生平

加入埃及情報機構
雷法特遭到了拘捕,而且移交他的那名英國軍官還懷疑他是猶太人,是以色列的情報人員。在埃及,這些指控一旦成立,足以讓他被判重刑。於是,他開始運用自己的表演才能,在接受埃及警方審訊時,不但編造出一連串離奇的故事,極力否認自己的違法行為和猶太人身份,還百般隱瞞自己的歷史,搞得那些審訊人員無可奈何。最後,警方為了弄清他的真實身份,只得向成立不久的埃及情報署求助。
埃及情報署迅速選派了一位名叫哈桑·豪斯尼的高級情報官,哈桑·豪斯尼精明能幹,很快讓雷法特吐露了實情。隨著審訊不斷取得進展,哈桑·豪斯尼越來越被雷法特出色的語言表述、靈活的應變和沉穩而真切的表現能力所打動,哈桑·豪斯尼認為雷法特可以被打造成一名出色的諜報人員。
埃及情報署同意了哈桑·豪斯尼的提議:把雷法特發展成一名間諜,然而,這一決定卻遭到了雷法特的斷然拒絕。哈桑·豪斯尼立即亮出底牌:要麼坐穿牢底;要麼參加情報機構,另起新名,重新生活。
雷法特考慮良久,終於接受了后一個選擇。埃及情報署很快為他弄來新的合法身份證,辦理了新的個人檔案,並給了他一個全新的名字——傑克·比頓。檔案中他的簡歷是:1919年8月23日出生,父親是法國籍猶太人,母親是義大利人,屬於猶太人的阿什肯納茲部族。
傑克·比頓開始了全新的生活。在情報部門的安排下,他接受了基礎性強化學習,內容包羅萬象:埃及革命的目的、埃及的經濟狀況、經濟學、如何經營跨國公司、稅務知識、金融管理等,他系統研究了猶太宗教、語言、日常習俗、禮儀等。此外,還接受了軍事與情報專業培訓,包括武器使用、自衛以及情報業務技能,如拍照、發報、密語使用等。
這期間,埃及情報部門專門把他送到義大利、法國和中東其他國家,幫助他熟悉各種情況,並讓他與檔案中父母在國外的親戚建立了正常聯繫並保持通信,從而讓一切恰如其分的真實。
1954年,被埃及情報總局精心打造的傑克·比頓,羽翼漸豐。
以色列境內從事諜報工作
1956年6月,傑克·比頓乘船離開亞歷山大,來到了義大利的那不勒斯,而後,轉往以色列,加入到回歸以色列定居的海外猶太移民大軍之列。
在特拉維夫,傑克·比頓用3000美元資金註冊了一家旅遊公司,地址設在了市區的布蘭納大街2號,取名「城市旅遊公司」。傑克·比頓再次憑藉個人出色的綜合素質,很快在以色列站穩了腳跟。隨著公司業務範圍不斷拓展,傑克·比頓也得以結識越來越多的猶太人。同時,他開始結交到以色列一些軍政高層人物。據埃及情報總局的解密材料透露:傑克·比頓甚至與後來成為以色列國防部長的摩西·達揚和後來出任以色列總理的本·古里安,都相繼建立了良好的私人關係。
在1956年10月29日「蘇伊士運河戰爭」爆發前,即傑克·比頓定居以色列僅僅4個月之後,他就傳回了以色列將向埃及發動進攻的情報和以軍的具體作戰計劃。只是,由於埃及情報總局武斷地認為,傑克·比頓剛到以色列展開工作,作為一名新手,根本不可能搞到如此準確的機密情報,因此,就沒有對這一重要情報予以應有的重視。
1965年元月初,傑克·比頓全家回到德國休假,丈夫在法蘭克福火車站等車時,無意中看到,當天的報紙上登載有一幅敘利亞總統視察戈蘭高地的新聞圖片。照片中,陪同總統視察的還有幾位政府高級官員,其中一位名叫「卡米爾·哈比特」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仔細辨認那個人的照片,發現他竟是10年前與自己一起在亞歷山大 「131組織」中共事的埃利亞·科恩。傑克·比頓清楚地記得,這個人逃脫了當年埃及警方的追捕,從此銷聲匿跡了。結合在阿以歷次交戰中,以色列方面總是佔盡先機,屢屢得勝,傑克·比頓懷疑此人是以色列安插在敘利亞的間諜。
傑克·比頓迅速將這一情況報告給德國的聯絡人。很快,聯絡人通知他,埃及方面要求他務必回國彙報情況。第二天,他告訴沃特勞德夫人要去巴黎為公司辦事,並讓夫人親自開車把他送到機場。其實,他卻搭乘飛機輾轉回到了埃及,會同埃及情報總局,查出了埃利亞·科恩的底細。
埃利亞·科恩在1954年「蘇珊娜行動」出逃后,很快就加入了以色列「摩薩德」組織,並在「摩薩德」的巧妙安排下,先是以敘利亞商人的名義移居南美的阿根廷,結識了當時正好也在那裡的許多敘利亞人,其中就有後來執掌敘利亞國家大權的現任總統本人。然後,他於1962年初返回敘利亞,在政界平步青雲,成為敘利亞總統的親密助手。作為以色列打入敘利亞的超級間諜,他利用自己身居政府決策層的獨特優勢,不斷向以色列提供著大量絕密情報。
不久,敘利亞方面以蘇聯幫助截獲並破譯了埃利亞·科恩發往以色列的密電為名,迅速逮捕了埃利亞·科恩,並於1965年5月18日,將他公開絞死在大馬士革的共和國廣場,從而清除了以色列安插在敘利亞的超級卧底。
傑克·比頓在以色列生活期間,曾向埃及提供過許多重要情報。比如,以色列在「第三次中東戰爭」中對埃及發動進攻的準確日期;以色列在沙漠地區進行核試驗的詳細情況及相關核設施的部署情況等。不過,讓傑克·比頓名留史冊的,是他向埃及送回了一份最為重要的情報:以色列軍隊在西奈半島的布防圖以及「巴列夫防線」的詳細構造圖。這份情報,對於埃軍在1973年10月「第四次中東戰爭」初期奪取戰場主動權、迅速突破蘇伊士運河天塹、一舉擊潰以軍的抵抗,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傑克·比頓深入虎穴,長達17年之久,始終把自己的身份隱藏得天衣無縫。
1982年初,傑克·比頓病逝於德國法蘭克福的一家醫院。

3外界評價

1985年元月,在傑克·比頓去世3周年後,他的私人律師根據傑克·比頓的遺囑,把保存已久的傑克·比頓的其他重要日記,交還到傑克·比頓的妻子沃特勞德夫人手裡。這些日記全部用阿拉伯語寫成,真實記錄了傑克·比頓涉足諜海后的經歷和感受。沃特勞德夫人在徵得埃及情報總局的同意后,開始把這些日記逐一整理出來。1986年,埃及最大的英文報紙《開羅時報》以「傑克·比頓是誰?」為題,首次向世人披露了這位阿拉伯民族英雄:
「他(傑克·比頓)是天生的間諜,為埃及立下了赫赫功勛;他一生都生活在謊言中,卻對祖國和家人充滿真情。在他離開這個世界的一刻,人們才發現,原來他就是傳說中的埃及諜王。」
傑克·比頓的兒子丹尼爾·比頓在接受採訪時的一段話:「我與母親(沃特勞德夫人)有同感,從沒有發現過父親有什麼超級英雄之舉,但他關愛家庭,感情細膩,不愧是一位恪守真情的男子漢!」
有的埃及人說:「傑克·比頓是一位做大事講原則、對家人用真情的英雄,我們一定把他的英名和故事代代相傳。」還有的說:「傑克·比頓將永遠活在埃及人心中,因為他是阿以衝突中最成功、最偉大的間諜!」

4相關作品

1987年2月4日,埃及著名作家薩勒·莫西,出版了他的以傑克·比頓為原型創作的長篇小說《我在以色列當間諜》;1988年,埃及以傑克·比頓為原型拍攝的15集電視連續劇在全國播出,並很快風靡其他阿拉伯國家,創造了中東阿拉伯國家電視收視率新高。各界民眾不但為他堅強的愛國品質和高超的諜報技能所折服,更為他忠於愛情、熱愛家庭的人格魅力所感動。
上一篇[封建主義思想]    下一篇 [謝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