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傳心術」,也稱為「他心通」。古代故事和宗教經典上有許多這方面的記載,近代也曾看到過一些實例,比如:上世紀80年代,有位德高功深的大氣功師隨中國代表團出訪日本,下榻的旅館老闆娘問他:大師傅,你能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氣功師笑笑說:你在想「今天怎麼回事啊?生意竟然會這麼好,都已經到銀行里存了兩次款了」,老闆娘佩服得五體投地,當即就跪下來叩頭,要拜他為師父。這就是傳說中的他心通,古代和當代有他心通功夫者,多得不可計數。

1 傳心術 -概述

近代有不少獲得諾貝爾獎金的著名科學家,都對「傳心術」等特異功能感到興趣,甚至為了研究這類現象而把全部精力都撲了上去!最典型的是:被稱為現代科學之父的頂級物理學大師愛因斯坦,以及大名鼎鼎的病理心理學家弗洛伊德教授,對一名年輕的特異功能者梅辛的「傳心術」所進行的驗證。   

年輕的梅辛是一位經常在舞台上表演各種奇奇怪怪「傳心術」的演員,他的「心靈感應術」,引起了-向好奇心很重的愛因斯坦的濃厚興趣。愛因斯坦特地邀請了弗洛伊德來參加這次會晤,目的是想讓這位造詣很深的心理學家證實一下,所謂「傳心術」的現象是不是真實的,或者,就像許多科學同行所說的,純粹是一種騙人的魔術。兩位大科學家臨時約好了如何來試驗梅辛的傳心術本領。   

當閑談了幾句以後,弗洛伊德突然變得沉默了,在想著什麼┅┅而梅辛好像有些心神不定似地猶豫了一會兒,他突然站起來對愛因所坦說道:「教授,請您原諒!我必須從您的臉上拔下三根鬍鬚來!」說著,梅辛就跑到浴室,從柜子里拿出把鉗子,然後又回到屋裡,在愛因斯坦的臉上拔下了三根長長的鬍鬚。這位偉大的物理學家忍痛被拔下了三根鬍鬚,卻並不以此為忤,反而高興得哈哈大笑起來。原來,這正是愛因斯坦和弗洛伊德臨時所商定的一個實驗辦法——由弗洛伊德暗中用思維下達指令:「讓梅辛到浴室里去找一把事先放好的鉗子,然後再回到屋裡來,拔下愛因斯坦的三根鬍鬚」。弗洛伊德自始至終並未說過一句話,僅在頭腦里「想」著指令。果然,梅辛竟準確地感知到了這個指令,並出色地完成了這項科學實驗。   

這個實驗使那位偉大的心理學家弗洛伊德感到很震驚。他看完了梅辛的表演以後,感慨地說:「唉!如果能獲得二次生命的話,我一定要一輩子從事心靈感應的科學研究!」。   

「傳心術」既是一個客觀存在的現象,那麼這其中有什麼奧秘,它的基本原理又是什麼呢?如何從科學上來解釋它呢?曾經,科學家們想從物理學的電磁波原理來解釋這些現象,還特地為這種現象取名為「心理無線電」。但進一步的實驗卻否定了這種說法。比如:美國國防部在一艘叫「鸚鵡螺號」的核潛艇在冰下穿越白令海和北極航行到大西洋去的航行中,進行了一次「在美國馬利蘭的西門子公司專業設計的實驗室中向深潛於水中的潛艇上的接受者發送思維波」的「思想通訊」軍事實驗。實驗出乎意外地成功,因此也推翻了電磁波的學說。因為,被金屬艇身及海水屏蔽的人是無法接收到電磁波的,而且馬利蘭與潛艇之間有二千多公里之遙,就算人的大腦是一座電台,它的功率也傳送不了這麼遠。頂級物理學大師愛因所坦面對這個實驗也啞口無言,他完全不能以物理學的理論去作一個事理的解釋。所以,「傳心術」至今還是現代科學尚無法解釋得了的重大科學之謎。以至於多少年來人們雖然觀察到了這個現象,但因無法理解,也就不願意去相信它。   

其實,從《新說》的觀點來看他心通的原理也非常簡單:人的心是部永動的萬能機,有發報、收報和譯電等許多功能。前面談到了「意念是高層次物質」,人的意念一活動,就會發送出心、腦電波。一般人對此電波無所感知,然而訓練有素的功夫師們就能輕易地截取電波,並譯讀出來。當然這種生理電波決不同於物理電磁波,說穿了,這些心、腦電波其實也就是靈魂信息的功用而已,靈魂信息是不會受到金屬、海水等低層次物質屏蔽以及距離影響的。

2 傳心術 -開發「心靈控制」技術

據稱五角大樓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下一財年的財政預算中將投入四百萬美元展開一項名為「無聲通話」(Silent Talk)的計劃。其目的是「通過對人體神經信號的分析,允許士兵在戰場上實現無聲通信。」加州大學將負責這個項目的開發。在開口說話之前,人腦中首先將把語言信息轉換成神經信號。DARPA希望通過對這些神經信號的分析來實現無聲通話。他們計劃使用腦電圖掃描器(EEG)讀取腦波按DARPA的說法,這項計劃將分三步實施。首先,將各人的不同腦電圖與他/她要說的話對應在一起。之後,看看這些腦電圖是否存在一些共性。如果每個參試人員的腦電圖都存在一些相似性,那麼最後一步,就是嘗試製作一種可以在戰場上有限範圍內傳送信號的腦電波解碼裝置的原型機。目前,軍方也在開發其它幾個類似的項目,並已經成功通過傳心術(telepathy)控制猴子的肢體動作。而正如我們在遊戲里體驗到的那樣,在戰場上,傳心術的用途更大。去年,國家研究委員會(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和國防情報局(DefenseIntelligence Agency)的一份報告中還曾建議使用神經科學技術來控制敵軍的腦波。

3 傳心術 -愛因斯坦相信傳心術和唯靈論嗎?

國外早就有人引證所謂事實,斷言愛因斯坦相信傳心術和唯靈論。例如在倫敦1954年出版的一本《愛因斯坦傳記》中,作者瓦倫丁就武斷地認為,愛因斯坦傾向於贊同傳心術,相信與人的磁場和唯靈論的研究有關的人的射氣,並拒絕斷定每一神秘的事物與精密科學不相容,因為科學還處在它的嬰兒期。近年偽科學和靈學在國內泛濫時,有「先知先覺」者也把這類傳言販運到國內,以「拉大旗作虎皮」,混淆視聽,蒙人耳目,一時鬧得沸沸揚揚。  

最近在閱讀外文資料時,偶爾看到愛因斯坦在本世紀30和40年代就超感官知覺(ESP)所寫的一個短序和兩封信。它們被說成是愛因斯坦相信超心理學家萊因及其後繼者的工作的證據。但是,從它們的整體和精神實質來看,愛因斯坦不僅不贊同和相信傳心術與唯靈論,而且對其持懷疑態度。鑒於這些文獻的全文在國內未見披露過,我在下面的論述中不妨全文譯出,以饗讀者。   

telepathy   

1930年,烏普通•辛克萊在德國出版了一本著作,書名是《心理的無線電》。愛因斯坦應邀為他的朋友的書寫了一個短序,該書的美國譯本的序言是這樣的:   

我以極大的興趣讀了烏普通•辛克萊的書,我深信,同樣的事情不僅值得外行、而且也值得職業心理學家最認真地考慮。在這本書中仔細而坦率地提出的傳心術的實驗結果,確實遠遠處在自然研究者認為可以思考的結果之彼岸。另一方面,在像鳥普通•辛克萊這樣的誠心誠意的觀察者和作家的案例中,疑心他有意識地欺騙讀書界又顯得根據不足;他的健全的信仰和可靠性不必受到懷疑。因此,如果在這裡提出的事實在某種程度上不依賴於傳心術,而依賴於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某種無意識的催眠術的影響,這也會具有高度的心理學興趣。在心理學上有趣的圈於內,決不會對這本書掉以輕心。   

在這篇短序中,愛因斯坦不懷挺他的朋友的誠心誠意、信仰和可靠性,又沒有充分根據疑心他的朋友欺騙讀者。但是,他的下述兩點態度是顯而易見的:傳心術的實驗結果遠遠超出自然研究者的思考範圍;所謂的傳心術事實很可能是某種無意識的催眠術的影響。至於對該書不能「掉以輕心」,「值得」「最認真地考慮」之類的中性話語,完全可以作出不同的理解。因此,以該序言為據斷言愛因斯坦相信傳心術,顯然是一廂情願。   

在1946年5月13日和7月18日,愛因斯坦先後針對埃倫沃爾德博士的出版物寫過兩封信。埃倫沃爾德是英國心理學家,后住在紐約市,是羅斯福醫院的諮詢精神病學家。他花了30年時間研究超心理現象,力圖找出它的神經病學基礎。埃倫沃爾德給愛因斯坦寄去他新近在倫敦出版的書《傳心術與醫學心理學》(1946年),愛因斯坦在讀後寫道:   

親愛的埃倫沃爾德博士:   

幾年前,我讀了萊因博士的書,我未能找到他所列舉的事實的說明。我認為十分奇怪的是,在(侍心術的)主體之間的空間距離與統計實驗的成功毫不相關。這使我想起一個十分強烈的指示:未辨認出的系統誤差的來源可能包含在其中。   

我之所以為烏普通•辛克萊的書撰寫序言,是因為我與作者的私人友誼,我的確沒有揭示我缺乏確信,但是也不是不誠實。我坦率地承認我對於這樣的信仰和理論的懷疑,這種懷疑論不是恰當地獲取相關的實驗事實的結果,而寧可說是在物理學中終生工作的結果。而且,我樂於補充說,由於公眾傾向於更加重視出自我的任何陳述,超過它應受到的辯護,因為我對許多知識領域的無知,因此我覺得必須在所討論的領域內保持最大的謹慎和限制。無論如何,我應該為收到您的一本出版物而感到幸福。   

在這封信中,愛因斯坦基於「在(傳心術的)主體之間的距離與統計實驗的成功毫不相關」,對傳心術提出質疑,他懷疑其中必有「未辨認出的系統誤差」。尤其是,他在坦白為他的朋友的書寫序言時的動機和態度時明確表示,他的懷疑論不是出自「實驗事實」,而是出自「終生工作」。也就是說,愛因斯坦對傳心術之類的懷疑論井非基於純粹經驗論,而是基於他終生堅持的科學理性論——單個的所謂的「經驗事實」是無法動搖嚴謹的科學理論體系的。

不久,埃倫沃爾德博士又收到愛因斯坦的信。愛因斯坦在信中對超心理學作了進一步的評論,並說明了他謝絕為《傳心術和醫學心理學》寫引言的理由:   

telepathy   

親愛的埃倫沃爾德先生:   

我以極大的興趣讀了您的書。它無疑代表了把您的論題放在當代語境中的良好方式,我不懷疑它將到達廣大的讀者圈子。我只能作為一個外行對它作出判斷,而無法說我達到了肯定的或者否定的結論。無論如何,對我來說情況似乎是,從物理學的立場來看,我們沒有權力否認傳心術的先驗的可能性。就那類否定而言,我們的科學基礎太不可靠了,太不完備了。   

我對於紙牌等等的定量探究的印象如下。一方面,我不反對方法的可靠性。但是,我發現可疑的是,「超人的視力」(實驗)作為傳心術產生了相同的概率,主體距紙牌或距「發送者」的距離對於結果沒有影響。這在最高程度上先驗地是不可能的,從而結果是可疑的。   

用心理延遲的九歲女孩所做的實驗和吉爾伯特•默里所做的試驗最為有趣,對我來說實際上甚感興趣。得出的結果在我看來似乎比大規模的統計實驗擁有更多的權重,在這裡微小的方法論的誤差的發現可以推翻一切東西。   

我發現,您的下述觀察是重要的:在心理分析治療中,病人的產生明確受到分析者的「訓練」的影響。只有您的書的這一部分值得仔細關注。我不能不注意到,您提到的一些經驗引起讀者的猜疑:沿著感覺通道的無意識的影響,而不是傳心術的影響,可能在起作用。   

無論如何,您的書時我來說是十分刺激的,它在某種程度上「軟化了」我原先對於問題的這一複雜性整體的完全否定的態度。人們不應該戴著眼罩走過場通過世界。  

我不能寫引言,因為我完全無能為力這樣做。它應該由有經驗的心理學家提供。您可以私下把這封信給其他人看。   

愛因斯坦在此信中的評論是十分微妙的。表面看來,他對超心理學的否定態度似乎有所「軟化」(請注意,愛因斯坦在「軟化」一詞加有引號,這是意味探長的),他依然對「超人的視力」(及其他)實驗和試驗感到「可疑」,甚至由於「主體距紙牌或距『發送者』的距離對於結果投有影響」,它「在最高程度上先驗地是不可能的」(請注意,不是「經驗地」!),並指出「微小的方法論的誤差的發現可以推翻一切東西」。尤其是,他以極大的機智彬彬有禮地告誡埃倫沃爾德:無意識的但卻完全正常的感覺通道,而不是超感官知覺,才可能引起分析者和病人之間的所謂的傳心術效應。也許,愛因斯坦態度的「軟化」是為進一步思考下述問題留有餘地:誰戴眼罩走過場?戴的什麼眼罩? 如何戴眼罩? 為什麼戴眼罩? 不戴眼罩行嗎?   

不管怎樣,愛國斯坦質疑傳心術和超心理學的態度和立場是毋庸置疑的。聯繫到他1921年寫過的反對唯靈論的一段話,事情就再清楚不過了:「我們這個時代的神秘主義傾向表現在所謂的通神學和唯靈論的猖撅之中,而在我看來,這種傾向只不過是一種軟弱和混亂的癥狀而已。我們的內心體驗是各種感覺印象的再造和綜合,因此脫離肉體而單獨存在靈魂的概念,在我看來是愚蠢而沒有意義的。」

4 傳心術 -五角大樓準備開發「心靈控制」技術

據稱五角大樓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下一財年的財政預算中將投入四百萬美元展開一項名為「無聲通話」(Silent Talk)的計劃。其目的是「通過對人體神經信號的分析,允許士兵在戰場上實現無聲通信。」加州大學將負責這個項目的開發。在開口說話之前,人腦中首先將把語言信息轉換成神經信號。DARPA希望通過對這些神經信號的分析來實現無聲通話。他們計劃使用腦電圖掃描器(EEG)讀取腦波按DARPA的說法,這項計劃將分三步實施。首先,將各人的不同腦電圖與他/她要說的話對應在一起。之後,看看這些腦電圖是否存在一些共性。如果每個參試人員的腦電圖都存在一些相似性,那麼最後一步,就是嘗試製作一種可以在戰場上有限範圍內傳送信號的腦電波解碼裝置的原型機。目前,軍方也在開發其它幾個類似的項目,並已經成功通過傳心術(Telepathy)控制猴子的肢體動作。而正如我們在遊戲里體驗到的那樣,在戰場上,傳心術的用途更大。去年,國家研究委員會(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和國防情報局(DefenseIntelligence Agency)的一份報告中還曾建議使用神經科學技術來控制敵軍的腦波。

 

上一篇[暗呼吸]    下一篇 [直流高壓試驗裝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