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傷桃是由古川雄大、安井勇人、齋藤將也聯袂主演的一部愛情電影,講述了一段年輕男女的平凡情感經歷;主演古川雄大在劇中表現出了自己獨特的個性,備受好評。

  片名:傷桃

  主演;古川雄大--安井勇人 齋藤將也

  馬場徹 --富田明

  水木薰--弓矢淑子

  河合龍之介--里見亮

  劇情介紹:

  世上原本是沒有「時間」這個概念的,

  那是人類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

  ——法蘭穆勒

  2006年的某天,高中生富田明約好友安井勇人在車站見面,結果勇人因為幫一個老奶奶拿東西而遲到了,還指著自己那快慢了半個小時的手錶聲稱自己沒有遲到……在明開玩笑一般的「斥責」之下,勇人只好拿出(據說是被搭訕)收到的桃子作為賠禮。兩個人開心地走在街上,這時,7點的鐘聲敲響了……

  兩年後,沒有正式工作的明在一家超市裡打工。一天,他向老闆申請暫時辭職外出「遊歷」。途中他幫助了一位提著許多行李的婦女弓矢淑子,淑子夫人告訴明自己家是經營鐘錶店的,並表示讓明到她家住一晚來當作是幫她提行李的謝禮。明一開始並無意前往,但是後來因為自行車出了故障,所以決定去淑子夫人那裡借些修車工具。當他到達鐘錶店時,見到的卻是一個跟昔日好友勇人長得一模一樣的青年——齋藤將也但還沒等他說什麼,就已經被熱情的淑子夫人拉進了屋。鐘錶店的主人弓矢三紀師傅是個十分有名氣的獨立鐘錶師,而將也作為弓矢的弟子暫時寄住在鐘錶店裡。因為抗拒不了淑子夫人的熱情,明決定在店裡住一宿。加之將也把廚房折騰得一塌糊塗,他更是擔當起了廚師(or媳婦?)的角色。明開朗的性格深得弓矢夫婦的喜愛,但卻招來了將也的反感。

  第二天,弓矢家的舊識里見亮到鐘錶店來送貨,淑子夫人給亮拿禮物時不小心從樓梯上滑下來扭傷了腳。應淑子夫人的要求,明只得答應再多住一段時間。之後,將也因為實在看不慣明那種遊手好閒的態度,於是氣憤地質問明來店裡到底有什麼目的,明卻只是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性格真的是完全不一樣啊……」將也問明這是在跟誰比較,然而明並沒有告訴他。晚飯時,大家談論到明在東京的生活,明說自己只是個無業游民而已,因為出生的時候就被拋棄,所以十分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淑子夫人察覺到這個問題繼續談論下去似乎不妥,於是連忙轉換了話題。總算,聚餐還是在歡笑聲中結束的。

  第三天早上,明發現一個寄來修表的的盒子上沒寫發信人的地址,那也就意味著即使手錶修好了也沒法寄回去了。而且將也看過後說這表其實沒有壞,只是沒上發條而已。明聽后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戴在自己左手上,一直停在6點35分的手錶,露出了十分落寞的表情——當然,這一切也看在了將也的眼裡……

  明坐在屋外,擰了擰手錶上的發條,然而手錶卻沒有動起來。這時,他看到了在遠處打籃球的亮。亮告訴明自己以前是學校籃球隊的隊員,因為要繼承家業,所以不得不退出了球隊。而將也是因為崇拜弓矢師傅做的鐘錶,三年前來到這裡當學徒的。另一方面,將也向弓矢師傅提出想要自己作表,但卻被師傅以「對你來說還太早」的理由回絕了。看到將也悶悶不樂的樣子,亮決定讓他也加入打籃球的行列,結果卻是兩人被將也殺得落花流水。而且明從將也的身上,似乎看到了勇人的影子……

  回到店裡,明將自己的手錶交給弓矢師傅問他是否還能修好,弓矢師傅說只要更換轉針就可以,並讓他把表交給將也去修。當明問弓矢先生問什麼要做鐘錶師這樣不賺錢的工作時,他說是為了能做出讓人能夠安心使用一輩子的表;然而對於明「真的用一輩子都不會壞么」的問題,他卻又意味深長地說:「不是這個意思啊……」

  晚上,將也問明下午無意間說的那個「阿勇」是什麼人,明說是一個很長得像將也卻又不是將也的人,而且也不會像將也一樣整天把「偉大的夢想」掛在嘴邊。將也聽后很生氣,丟下一句「反正我不是他!」之後便賭氣地翻上床睡覺去了。

  又過了一天,弓矢夫婦因為有事要出門。臨走時,弓矢師傅囑咐將也讓他去把明的手錶修好,將也一時沒有明白師傅讓他這樣做的意思,所以沒有回答。夫妻倆走後,將也像往常一樣坐在工房裡修表。這時,明給他端來一杯茶,問他:「之前大叔(弓矢)說要做能讓人用一輩子的表,我不太理解。要是壞了的話不就完了嗎?」

  「不是這個意思啊,」將也解釋說,「壞了的話就修啊,修好了就能用一輩子。」

  「哦~這樣啊……」明隨手拿起之前那塊沒有寄信地址的手錶,「不過也有像這個一樣,表不走了就丟掉的人吧?」

  「才不是丟掉,只是忘了寫地址而已。」

  「只是這樣嗎?不需要了就跟它說再見……」

  「你幹什麼啊!」看到明將手中的表扔進垃圾桶,將也生氣地大喊道。

  「錶停了就不需要了啊!本來就沒打算再拿回去……」

  「你才不會明白的!」

  「我很明白啊!」明大聲吼著,「我就是這樣被丟掉的!」

  「是被父母還是……那個『阿勇』?」

  「……」明沉默了很久,然後用前所未有的沉重語氣說了一句:「別人的傷口……你就這麼若無其事地把它挖開了……」

  說完,明衝出了房間,只留下將也獃獃的站在那裡。良久,他揀出垃圾桶里那個裝手錶的盒子,想起了早上弓矢師傅對他說的話和明看著自己的手錶時那種落寞的神情,意識到自己的衝動,於是急忙追了出去。

  明不知道跑了多久,來到了一片桃樹林。周圍開得正艷的桃花,使他又想起了兩年前,那個他絕對不會忘記的傍晚——他跟勇人的約定,兩個人一起談笑,一起分著桃子……明明在五分鐘之前,一切都跟往常一模一樣。唯一不一樣的,就是自己在路上接到了朋友打來的電話,而且正巧有一輛汽車沖了過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好像有誰把自己推開了……然後,等自己回過神的時候,看到的卻是散落滿地的,摔壞了的桃子,和倒在一邊,一動也不動的勇人……就這樣,勇人的手錶和他的生命一起,永遠被定格在了那一天的6點35分(其實實際的時間應該是7點,也就是開頭鐘聲敲響的時候)。想到這裡,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痛楚,叫著勇人的名字型大小啕大哭起來。

  「那表……就是那時候停的嗎?」趕來的將也見狀,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你知道什麼呀!」激動的明一下子將將也推倒在地,繼續趴在一邊大哭,將也也只得沉默的坐在一旁……

  心情平靜下來以後,明告訴將也,勇人是跟自己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教他打籃球和做菜的人都是勇人。還說自己並不是想一直遊手好閒地過下去,只是因為自己無法從悲傷中逃脫出來而已。知道真相后,將也向明道了歉,讓明將手錶交給自己修理,並對他說等表修好了以後,那就不再是勇人的東西,而是明的東西。

  於是又過了兩天,淑子夫人的腳康復了,明的自行車也修好了。這天晚上,明為大家作了十分豐盛的晚餐向大家正式道別,並一同為這個家庭的幸福乾杯……

  後來,明回到了原先打工的超市,對店長說自己想要找一份正式的工作。另一方面,將也修好了明的手錶,把它寄了回來,並告訴明手錶要及時保養,所以偶爾也要過去玩一趟;同時寄回來的還有一箱被颱風吹下來的桃子(我汗……),據將也說,「雖然有點摔壞了,但是還能吃……」

  終於,新的一天開始了。明一邊吃著桃子一邊走在上班的路上,過了一會,他看了看已經獲得新生的手錶:「糟了,快遲到了!」

  故事到這裡就全部結束了。看過之後,才發現這只是一個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故事,其中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情起伏。不過作者也許正是想從這樣平凡的故事中表現出不平凡的情感吧。雖然有些不足,但是該煽情的地方還是著實地煽情了一把,所以給人的總體印象還是不錯的。對於人物性格的刻畫,個人認為是本作的一個亮點:不管是背負著沉重過去的明,為了夢想而不懈努力的將也,或是熱情幽默的淑子夫人,穩重且讓人尊敬的弓矢先生,還是雖然只出場了幾個鏡頭卻給人一種完完全全好孩子印象的勇人……都在劇中表現出了自己獨特的個性,當然,這與演員們的努力也是分不開的。
上一篇[變型]    下一篇 [藍鋯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