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專制

僭主制是柏拉圖提出的一種城邦政體,是指軍事領導人、貴族或任何得到機會的人通過政變或內戰奪取了政權,所建立的軍事獨裁政體就是僭主制政體。

1簡介

僭主製為希臘特有的專制形式。所謂僭主是指不依合法程序不經公民授權而僭取國家權力者,也就是僭取本由公民集體享有的政治權力,所以被視為違背常規與不合法的。
亞里士多德指出,僭主政體就不像一個政體,也就是說,其根本就不是城邦正常的組織形式和統治方式。如果勉強把它算作種政體的話,那它也是最為惡劣的。

2解釋

僭(音見),就是僭越的意思,也就是在等級社會中,處於較低等級的人擅自享受更高等級的待遇或行使更高等級的權力。僭主制是柏拉圖提出的一種城邦政體,是指軍事領導人、貴族或任何得到機會的人通過政變或內戰奪取了政權,所建立的軍事獨裁政體就是僭主制政體。
僭主制是指通過非法手段奪取政權的個人統治,本質上等同於君主制

3歷史

僭主和君主都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僭主與君主最大的不同在於君主權位得自於傳統上公認的傳承規則,即使是一個天資平庸君主,他也無需額外的粉飾與包裝,因為他與他的臣民很清楚,他就是君主;君主制權力體制是一種經歷時間的修正和被習俗軟化的制度,使人更易於歸順,因而最大程度地抑制野心家對權力的窺視。而僭主制權力既沒有歷史的傳統也得不到民眾的認可,所以為讓他的臣民服從他來路不明的權威,為證明他配得上享有等同於君主的資格,他就無休無止地需要殘酷的殺戮和需要不斷的造神運動來維持民眾對他們頂禮膜拜。亞里士多德認為僭主制是君主制「邪惡變體」,它以追求局部的特殊利益為目的,因而是一種不正當統治類型。僭主盜用自由名義,又以專橫權力褻瀆自由。僭主永遠感覺不到權位安全,因此他絕不能給國家與人民帶來安全,僭主永遠對未來充滿恐懼,因此他統治必然讓國家和人民也充滿恐懼。所以貢斯當說:「如果說在專制統治下人們還擁有沉默權利,那麼在僭主政治下人們連沉默的權利都喪失殆盡,僭主政治不僅摧殘人身體,而且還侵入人靈魂的最深處,迫使他對自己良心撒謊,從而剝奪被壓迫者最後一點安慰」。
僭主制是希臘特有的專制形式。所謂「僭主」是指不依合法程序不經公民授權而僭取國家權力者,也就是僭取了本由公民集體享有的政治權力,所以被視為違背常規和不合法的。亞里士多德認為,「僭主政體就不像一個政體」,也就是說,它根本就不是城邦正常的組織形式和統治方式。如果勉強把它算作一種政體的話,那它也是「最為惡劣的」。

4亞里士多德描述

亞里士多德的政治卷里一個很有有趣的一種政治制度
其中的一段大概是這樣描述的:
一個僭主渴望財富,而一個君主則渴望榮耀.僭主的衛兵是雇傭兵,而君主的衛兵則是公民.
僭主們大部分都是煽動者,他們是由於允許保護人民反對貴族而獲得權力的.一個僭主要想保持權力時,必須做些什麼事情?
僭主必須防止任何一個有特殊才幹的人脫穎而出,必要時得採用死刑和暗殺;
僭主必須禁止公共會餐、聚會以及任何可以產生敵對感情的教育,決不許有文藝集會或討論;
僭主必須防止人民彼此很好的相互了解,必須強迫人民在他的城門前過著公共的生活,他應該雇傭象敘拉古女偵探那類的暗探.
僭主必須散播糾紛並使他的臣民窮困,因此他使人民不斷從事巨大的工程,如象埃及國王製造金字塔的那種做法.
僭主必須還應該授權給女人和奴隸,使他們也都成告密者.
僭主應該製造戰爭,為的是使他的臣民永遠有事做,並且永遠需要有一個領袖.

5相關資料

人類的政治權力繼承實際上就三種類型:君主制、僭主制、民主制
君主制的權力繼承是世襲制,民主制的權力繼承靠選舉制。這兩種體制統治者都是經合法程序而取得權力的。而僭主制則不同,統治者是沒經過合法程序而憑藉強權取得統治地位的;他的權力缺乏公信力,不得不披上道德的外衣來裝飾門面。僭主制在權力繼承上有著天然的缺陷,因為在僭主制內沒有一個足以讓各路諸侯信服的產生繼承人的體制。這種缺陷將導致繼任僭主權力的遞減,權力的行使將越來越不靈便,政治危機四伏,僭主制日暮途窮,最終被歷史淘汰。
僭主與君主都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僭主與君主最大的不同在於君主的權位得自於傳統上公認的傳承規則,即使是一個天資平庸的君主,他也無需額外的粉飾與包裝,因為他和他的臣民很清楚,他就是君主;君主制的權力體制是一種經歷了時間的修正和被習俗軟化的制度,使人更易於歸順,因而最大程度地抑制了野心家對權力的窺視。而僭主制的權力既沒有歷史的傳統也得不到民眾的認可,所以為了讓他的臣民服從他來路不明的權威,為了證明他配得上享有等同於君主的資格,他就無休無止地需要殘酷的殺戮、需要不斷的造神運動來維持民眾對他們的頂禮膜拜。亞里士多德認為僭主制是君主制的「邪惡變體」,它以追求局部的特殊利益為目的,因而是一種不正當的統治類型。僭主盜用自由的名義,又以專橫的權力褻瀆自由。僭主永遠感覺不到權位的安全,因此他絕不能給國家和人民帶來安全,僭主永遠對未來充滿恐懼,因此他的統治必然讓國家和人民也充滿恐懼。所以貢斯當說:「如果說在專制統治下人們還擁有沉默的權利,那麼在僭主政治下人們連沉默的權利都喪失殆盡了,僭主政治不僅摧殘人的身體,而且還侵入人的靈魂的最深處,迫使他對自己的良心撒謊,從而剝奪了被壓迫者最後一點安慰」。
十九世紀的英國學者格羅托(一七九四--一八七一年)在他的 《希臘史》中曾經提到,"僭主政治"是傳統王政過渡到寡頭政體和 民主政體之間的個人專政的形態。所謂僭主政治,是指「無限制的個 人專政」,「大約在公元前六八0----六七0 年之間,在西庫翁建立 了俄爾塔格拉的僭主專政。而值得注意的是,科林斯、西庫翁、墨加 拉這三個城市,在同世紀中經歷了類似的政體變遷。三個城市都有一 個僭主上台執政,俄爾塔格拉在西庫翁,庫普塞羅斯在科林斯,特阿格尼斯在墨加拉。這種政體變遷同時發生於希臘世界的不同部分,大陸的、島嶼的、殖民的等不同城邦。在公元前六五0----五00 年間,許多城邦中不的僭主和僭主朝代興亡交替。而在接下來的一百五十年中間,雖然還有僭主,但卻越來越罕見,因為政治焦點轉移到另一個方向上:民主政治的興起。」 僭主(Tyrant),從來是史不絕書的。在古希臘早期,這個詞用來指代那些未經合法程序而取得政權的人,「僭」,在中文裡與「擬」相通,《廣雅·釋詁四》:「僭,擬也」。下擬於上,稱為僭或者僭越。通過僭越的途徑取得政權的人往往比世襲制下的君王更加殘暴無情,而後多將這個詞譯為「暴君」。但這與君主制下的暴君又不能區分,因為嚴格來講,僭主還不是「君」。就像上述故事裡讀書當了官的人還不是世家,到了第二代才算世家子弟。在古希臘的公元前7 世紀初貴族政治開始解體之後一段時間,被稱為「僭主時代」。對比那些此起彼伏的希臘僭主們,我們可以得出一個定義,所謂僭主就是那些完全無視過去的任何政體及其傳承、而憑藉強權取得統治地位的獨裁 者。僭主通常都在民族國家的危機時刻崛起。因為危機為權威及其膨脹創造了契機,並提供了舞台。危機也為非常的暴力提供了部分的令人無法拒絕的理由。尤其在一個缺乏民間力量和個人主義素養的地方,危機也使得大多數老百姓呼喚強權人物,對鐵腕充滿了從站立的方位開始癱軟下去的依賴感。就像當年孫文就任的「非常大總統」的頭銜一樣,這個頭銜本身就是一個形象和典型的僭主的稱謂。一個非凡的僭主人物在這樣的時代,似乎真的像暗夜裡的指路明燈,大海航行的舵手。不過這樣的時機也是可以人為創造的。並可以推波助瀾。就像毛澤東當年在湖南在井岡山一樣,只要認定了革命的終極正確性,就不妨煽風點火,製造衝突,逼著那些覺悟還不高還不知道只有革命才能救自己的農民去造反。就像梁山泊的好漢,一部分是官逼民反,比如林沖,一部分則是匪逼民反,比如盧俊義(更何況即便是官逼民反的林沖,也要被王倫逼著去殺人以表忠心、斷退路)。歷來的農民暴亂都是如此,一開始是自發的聚眾作亂,是對於暴政的掙扎。後來便一路燒殺搶掠,一路裹挾大量農民遊民入伙。不想參加的,便燒了你家房子,殺了你家老母,看你還參不參加!如同安德魯斯在研究希臘僭主時說,「甚至在真正有此需要的時候,僭主也大抵超越當時危機的要求:因為個人野心與社會需要既難解難分,而獨裁者自行引退也絕非易事」。因此不難理解貢當斯對於僭主政治的厭惡感。他說:「我當然不是專制制度的信徒,但如果讓我在僭主政治和穩定的專制制度之間進行選擇,我會奇怪為何不選擇後者」。 格羅托所分析的希臘僭主政治,其實也存在於中國先秦的西周、東周、春秋時代,如:共伯和之廢周厲王,後來的「三家分晉」、「田氏篡齊」、「陪臣執國命」等等。僭主現象也出現於現代,如英國克倫威爾、法國拿破崙、德國希特勒、俄國列寧--斯大林、義大利墨索里尼、西班牙佛朗哥、中國袁世凱--蔣介石--毛澤東、北韓金日成、北越胡志明、土耳其凱末爾、伊朗霍梅尼、埃及納賽爾、古巴卡斯特羅、埃賽俄比亞門格斯圖、伊拉克海珊、印度尼西亞蘇加諾--蘇哈托、菲律賓馬科斯……每一個站在現代社會門外的國家,都要產生至少一個僭主,而往往,是僭主不斷,憲政無望。所以,它對本書的議題具有意義。
在古代希臘,僭主的權力具有以下幾種起源:1,作為行政長官,逐漸變質,不守承諾,竊取足夠的權勢,不再理睬推選他出山的人們。在近現代社會則如袁世凱、拿破崙。2,作為煽動家,精力充沛、野心勃勃,以無權者的鬥士的名義挺身而出,博得人民的好感,得到擁戴,推翻舊政權,自立為僭主。如墨索里尼、霍梅尼。3,甚至用不著受擁戴的借口,乾脆運用一支軍隊,奪取政權。如列寧--斯大林,蔣介石--毛澤東。 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政治舞台上具有推動性的政治權威人物中,洪秀全只算得一個傳統型人物,儘管他運用了基督教的旗號。而清廷里掌蹄帶尾的人士除了光緒,都缺乏現代意義。在分析邊疆諸位如曾國藩、李鴻章、袁世凱、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時,可以發現:曾國藩、李鴻章,是權臣而不是僭主,袁世凱先是權臣后是僭主,蔣介石、毛澤東是僭主,鄧小平則始終是以權臣而非僭主的身份在操縱中國政治,因為他始終不是國家主席,又不是黨的領袖,後來甚至不是軍隊的統帥,但卻非法控制著獨裁權力。 可以說,曾國藩、李鴻章這樣的權臣,是為袁世凱那樣的半僭主進而為蔣介石、毛澤東那樣的僭主,登上歷史舞台而做準備,而鄧小平這樣名不正(以權臣之名而行僭主之實)的人,則可能恰恰在不自覺甚至極不情願地為近百年以來的中國僭主時代,悄悄畫上句號。環顧當今中國,政治領袖的權臣化,不僅體現在鄧小平身上,而且體現在鄧小平任命的所謂"第三代領導核心"身上,所謂第三代領導核心,其實是一些技術官僚,而不構成任何意義的政治權威。結果,政治領袖的權臣化,註定中國社會即將進入新時代,而第三代以後的集體領導(第四第五等等),也許將被證明,只能藉助其他政治權威來推銷自己。在檯面上,十九世紀以來中國政治的權臣化和僭主化,和西方社會在現代化過程中的僭主專政有相似之處: 英國革命產生克倫威爾,法國革命產生拿破崙,德國革命產生希特勒,義大利革命產生墨索里尼,日本半吊子革命產生軍部的獨裁,俄國革命產生列寧--斯大林……事表明,絕大多數傳統國家在其現代化過程中,都會產生至少一個獨裁的僭主,而且被他的追隨者集團尊稱為"國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