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三禮

《儀禮》為儒家十三經之一,內容記載著周代的各種禮儀,其中以記載士大夫的禮儀為主。秦代以前篇目不詳,漢代初期高堂生傳儀禮十七篇,另有古文儀禮五十六篇,已經遺失。

1簡介

《儀禮》記述有關冠、婚、喪、祭、鄉、射、朝、聘等禮儀制度。
在宗教意識不甚發達的古代中國,祭祀等原始宗教儀式並未象其他一些民族那樣發展成為正式的宗教,而是很快轉化為禮儀、制度形式來約束世道人心,共有一百多卷的《儀禮》便是一部詳細的禮儀制度章程,告訴人們在何種場合下應該穿何種衣服、站或坐在哪個方向或位置、第一第二第三……每一步該如何如何去做等等。據《儀禮》載,天子、諸侯、大夫、士日常所踐行的禮有:士冠禮、士昏禮、士相見禮、鄉飲酒禮、鄉射禮、燕禮、大射禮、聘禮、公食大夫禮、覲禮、士喪禮、喪服、既夕禮等等。
文字艱澀,內容枯燥,治史者對它望而生畏。而且是「三禮」中成書較早的一部,據考古材料及古文獻所知,商、周統治者有名目繁多的典禮,其儀節日益繁縟複雜,非有專門職業訓練並經常排練演習者,不能經辦這些典禮。儒生掌握的可能創行於西周並在春秋以後更加通用的各種儀節單,經不斷排練補充,整齊釐訂,成為職業手冊。他們要為天子、諸侯、士大夫舉行各種不同的禮,因此保存的儀節單很多,曾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的記載。但傳到漢代只剩了十七篇,包括冠、婚、喪祭、朝聘、射鄉五項典禮儀節,由高堂生作為專供士大夫階層施行的「士禮」傳授,稱作《禮經》,為「五經」之一。
由此便產生一個問題:十七篇《儀禮》是不是一個殘本。一種觀點據此認為,十七篇《儀禮》是一部殘缺不完之書。另一種觀點正與此相反,認為十七篇《儀禮》並非一不完全的殘本,而是一部完備的著作。清人邵懿辰《禮經通論》對此有很詳細的論證。《禮記·昏義》說:「夫禮始於冠,本於昏,重於喪祭,尊於朝聘,和於射鄉,此禮之大體也。
觀今本《儀禮》十七篇,《昏義》所說作為「禮之大體」的上述八項內容,皆完整無缺。另外,《禮記》中有很多篇是直接解釋《儀禮》的。
漢宣帝時,以戴德、戴聖、慶普三家所傳習的《禮經》立於學官,當時屬今文經(見經今古文學)。不久在魯境又出現《禮古經》,其除有十七篇外,多「逸禮」三十九篇,但未傳下。今文經傳至西漢末,有戴德、戴聖、劉向三個篇次不同的本子。漢末鄭玄用劉向接尊卑吉凶次序編排之本作注,並記明今古文之異同。今只有此本傳下。該書至晉代始稱《儀禮》,當時門閥為宗法需要,特重其中詳定血統親疏的《喪服》諸篇,出現了不少有關著作。唐賈公彥撰《儀禮疏》十七卷,南宋時與鄭注合刊為《儀禮註疏》。
北宋熙寧(1068~1077年)中一度廢《儀禮》不為經,元祐(1086~1094年)間又恢復。歷宋、元、明,續有不少研究著作。清代研究者有十餘家,以胡培翚《儀禮正義》為世所稱。
1959年,甘肅省武威磨咀子6號墓中出土漢簡480枚,包括《儀禮》簡469枚,日忌雜占簡11枚;同時,在第18號墓中出土「王杖十簡」。其中,《儀禮》簡為《儀禮》的版本、校勘提供了重要資料,由於簡冊保存完好,墨跡如新,對於復原古代簡冊制度提供了具體例證。1964年,文物出版社出版了甘肅省博物館、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整理的《武威漢簡》,公布了這批簡牘資料。

2來源

《儀禮》中記載的一套禮儀, 帶有極其明顯的階級烙印。但還不能說所有的儀節全是階級社會的產物,因為其中有些形式是從氏族制時期傳襲下來的禮俗。所以通讀這書,不僅能了解周魯各國貴族生活的一些側面,還可以從中窺探遠古的史影。
比如冠禮,就是由遠古氏族制時期的成丁禮變化而來的。楊寬在《冠禮新探》中說:「成丁禮也叫入社式,是氏族公社中男女青年進入成年階段必經的儀式。按照當時的習慣,男女青年隨著成熟期的到來,需要在連續幾年內,受到一定程序的訓練,使具有必要的知識、技能和堅強的毅力,具備充當正式成員的條件……如果訓練被認為合格,成年後,便可參與成丁禮,成為正式成員,得到成員應有的氏族權利,如參加氏族會議、選舉和罷免酋長等,還必須履行成員應盡的義務,如參加主要的勞動生產和保衛本部落的戰鬥等。」到了奴隸制社會,冠禮成為貴族在本族中舉行的「成丁禮」了。貴族襲用了傳統的形式,而賦予了新的內容,舉行這種冠禮的目的是:鞏固貴族組織,加強宗法制度,從而有利於對人民的統治。成員們的權利和義務也都以此為中心。這就和氏族公社的成丁禮有著本質的不同了。
再如鄉飲酒禮,據楊寬論證,認為它起源於氏族聚落的會食制度。這種禮節主旨在於尊長和養老。「周族自從進入中原,建立王朝,多數成為統治階級,其父系家長制已轉化成為宗法制度,原來習慣上應用的禮儀也轉化為維護宗法制度和貴族特權的手段」。鄉飲灑禮就變成在基層行政組織中分別貴族長幼等次的禮節了。
可見《儀禮》書中不僅反映了周代貴族冠婚喪祭、飲射朝聘的生活,而且它還保留了一些遠古禮俗的外殼。
劉邦建立漢王朝,朝儀出於叔孫通之手,他本是秦朝的博士,多採用秦朝的禮儀。叔孫通擬定的那套朝儀,並沒有作為定製。他所撰的《禮儀》,後來沒有人傳習,班固就說:「叔孫通所撰《禮儀》……民臣莫有言者。」《儀禮》雖然在西漢時期立成學官較晚,不為漢高祖、漢文帝、漢景帝們所重視,但此書的傳授始終未斷。自從鄭玄為之作注以後,就更為一般士人所傳習了。到了魏晉南北朝時期,出了許多禮學家,《隋書·經籍志》上著錄了他們的許多的著作。士人們重視《儀禮》一書,自然不能不影響朝廷的制禮作樂的工作。那時官員們的建言、駁難等都以「三禮」為理論根據,《晉書》和南北朝各史的《禮志》、《通典》、《文獻通考》中保留了這方面的大量文字。
儘管《儀禮》十七篇所記儀節制度,遠遠不能滿足後世統治階級的需要,然而各朝禮典的制定,大都以《儀禮》為重要依據而踵事增華。例如,從《大唐開元禮》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編撰者對於禮例的精熟程度,不是精通《儀禮》的人,是難以措手的。

3記載

中國歷代王朝很重視禮制。每個王朝的建立,都要物色一些精於禮學的專家,來制定一整套禮儀。朝廷之所以重視這項工作,是因為禮制對於鞏固尊尊卑卑的等級制度,維護階級對立的社會秩序,都有很大的作用。從殷周到清代,幾千年來中國有自己的一系列禮儀制度。現存的古籍中關於禮制的,仍然有一大批。在漫長的奴隸制和封建制的社會裡,禮制是一種頗為特殊的上層建築。了解些中國歷史上的禮制,就能對中國古代社會的認識更為具體。
禮是儒家學說中的核心部分。先秦的六經中有《禮》,漢代立五經學官,其中也有《禮》。唐立九經,中有「三禮」即《周禮》、《儀禮》、《禮記》。宋代立十三經,中間也有「三禮」。禮一直是古代貴族子弟和一般士人的必修課程。過去的三千年裡,大多數士大夫的知識結構中,禮是重要的組成部分。
《儀禮》原來就叫《禮》,漢朝人稱為《士禮》,對《禮記》而言,又叫《禮經》。到了晉代才稱《儀禮》,比如《晉書·荀崧傳》就有請立鄭玄《儀禮》博士的話。其實,改稱《儀禮》也不無道理,因為《儀禮》十七篇,全是禮儀的詳細記錄,這書一般光記儀節,不講禮的意義。
《儀禮》是儒家傳習最早的一部書。以前人們說這書是周公姬旦做的,不大可信。《史記》和《漢書》都認為出於孔子。《史記·孔子世家》上說:「孔子之時,周室微而禮樂廢,《詩》《書》缺。追述三代之禮,序《書傳》,上紀唐虞之際,下至秦繆,編次其事。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足,則吾能徵之矣。』觀殷夏所損益,曰;『后雖百世可知也,以一文一質。周監二代,鬱郁乎文哉!吾從周。』故《書傳》、《禮》記自孔氏。」《漢書.儒林傳》上說孔子「論《詩》則首《周甫》,綴周之禮」。司馬遷說《禮》記自孔氏,班固說孔子把周代殘留的禮采綴成書。《禮記·雜記下》上也說:「恤由之喪,哀公使孺悲之孔子,學士喪禮,《士喪禮》於是乎書。」顯然,《儀禮》成書於東周時代。
孔子本人是位禮學大家,《史記》上說孔子從小就好禮:「為兒嬉戲,常陳俎豆,設禮容。」他特別留意各代各國的禮,曾「適周問禮」,注意采輯搜訪,《論語·八佾篇》上說「子入太廟每事問」,他時刻是注意禮事的。他編輯的《禮》,是傳授弟子們的一項重要課程。這門課程不光是講授,尤其重視實習。《禮記·射義》上說「孔子射於矍相之圃,蓋觀者如堵牆」。這是在演習《鄉飲酒禮》。他在魯國是這樣,周遊列國也是這樣,《史記·孔子世家》上說,「孔子去曹適宋,與弟子習禮於大樹下」。可見他顛沛造次都不忘《禮》。
《儀禮》一書形諸文字是在東周時期,而其中所記錄的禮儀活動,在成書以前早就有了。這些繁縟的登降之禮,趨詳之節,不是孔子憑空編造的,而是他采輯周魯各國即將失傳的禮儀而加以整理記錄的。宋代學者朱熹說:「《儀禮》不是古人預作一書如此,初間只是以義起,漸漸相襲行得好,只管巧,至於情文極細密周致處,聖人見此意思好,故錄以成書。」達話是相當精闢圓通的。朱熹這段話的中心意思是:《儀禮》中記載的禮儀的具體細節,早在成書以前就有了,經過長期行用,逐漸充實完善而定型,後來才整理成書。也就是說,《儀禮》一書所反映的禮節形式,不僅有東周時代周魯各國的,也含有更早一些時候的。因為禮儀也好,禮俗也好,都有很大的因襲性。就拿跪拜禮節來說,它起源於原始社會,盛行於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而它並沒有隨封建社會的結束而絕跡。
據《孔子世家》說,孔子以詩書禮樂教授弟子有好幾千人,身通六藝的有七十二人。孔子死後,「而諸儒亦講禮鄉飲大射於孔子冢。故所居堂弟子內,後世因廟藏孔子衣冠琴車書,至於漢二百年不絕」。甚至在殘酷的戰爭年代里,孔門的儒生弟子們對於詩書禮樂的學習也沒有中斷。《史記·儒林列傳》上說,楚漢相爭時,劉邦「舉兵圍魯,魯中諸儒尚講誦習禮樂,弦歌之音不絕」。秦始皇焚書坑儒是中國文化史上的第一次厄運,但這種野蠻措施並沒有也不能阻止住詩書禮樂的流傳。
西漢的史學家司馬遷,說他自己親眼看到「仲尼廟堂車服禮器,諸生以時習禮其家」的情景,而留連忘返。
《漢書·儒林傳》上說,漢興,魯高堂生傳《士禮》十七篇。而蕭奮以《禮》至淮陽太守。孟卿事蕭奮,以授后倉、閭丘卿。倉授聞人通漢、戴德、戴聖、慶普。從此傳授不斷,《漢書》、《後漢書》上都記錄了傳授關係。到東漢時,學者鄭玄給這十七篇禮文作了精當的註解,達既更有助於此書的廣泛傳習了。

4目錄

士冠禮第一
士昏禮第二
士相見禮第三
鄉飲酒禮第四
鄉射禮第五
燕禮第六
大射儀第七
聘禮第八
公食大夫禮第九
覲禮第十
喪服第十一
士喪禮第十二
既夕禮第十三
士虞禮第十四
特牲饋食禮第十五
少牢饋食禮第十六
有司第十七

5原文

士冠禮。筮於廟門。主人玄冠朝服。緇帶素縪。即位於門東西面。有司如主人服。即位於西方。東面北上。筮與席。所卦者。具饌於西塾。布席於門中。闑西閾外。西面。筮人執筴抽上韇。兼執之。進受命於主人。宰自右。少退贊命。筮人許諾。右還。即席。坐西面。卦者在左。卒筮書卦。執以示主人。主人受視反之。筮人。還東面。旅占卒。進告吉。若不吉。則筮遠日。如初儀。徹筮席。宗人告事畢。主人戒賓。賓禮辭許。主人再拜。賓荅拜。主人退。賓拜送。前期三日筮賓。如求日之儀。乃宿賓。賓如主人服。出門左。西面再拜。主人東面荅拜。乃宿賓。賓許。主人再拜。賓荅拜。主人退。賓拜送。宿贊冠者一人。亦如之。厥明夕為期。於廟門之外。主人立於門東。兄弟在其南。少退。西面北上。有司皆如宿服。立於西方。東面北上。擯者請期。宰告曰。質明行事。告兄弟及有司。告事畢。擯者告期於賓之家。夙興。設洗直於東榮。南北以堂深。水在洗東。
陳服於房中西墉下。東領北上。爵弁。服纁裳。純衣。緇帶。韎韐。皮弁。服素積。緇帶。素縪。玄端。玄裳。黃裳。雜裳。可也。緇帶爵縪。緇布冠缺項青組。纓屬於缺。緇纚廣終幅。長六尺。皮弁笄。爵弁笄。緇組紘纁邊。同篋。櫛實於簟。蒲筵二在南。側尊一甒。醴在服北。有篚實。勺觶。角柶。脯醢南上。爵弁皮弁。緇布冠。各一匴。執以待於西坫南。南面東上。賓升則東面主
《儀禮》

  《儀禮》

人玄端爵縪。立於阼階下。直東序西面。兄弟畢袗玄。立於洗東。西面北上。擯者玄端。負東塾。將冠者。采衣紒。在房中南面賓如主人服。贊者玄端從之。立於外門之外。擯者告。主人迎出門左。西面再拜。賓荅拜。主人揖贊者。與賓揖先入。每曲揖。至於廟門揖入。三揖至於階。三讓。主人升立於序端西面。賓西序東面。贊者盥於洗西。升立於房中。西面南上。主人之贊者。筵於東序。少北西面。將冠者。出房南面。贊者奠纚笄櫛於筵南端。賓揖將冠者。將冠者即筵坐。贊者坐櫛設纚。賓降。主人降。賓辭。主人對。賓盥卒。壹揖。壹讓。升。主人升。復初位。賓筵前坐正纚。興。降西階一等。執冠者升一等。東面授賓。賓右手執項。左手執前進容。乃祝坐如初。乃冠。興。複位。贊者卒。冠者興。賓揖之適房。服玄端爵縪。出房南面。賓揖之。
即筵坐櫛。設笄。賓盥正。纚如初。降二等。受皮弁。右執項。左執前進祝。加之如初。複位。贊者卒紘。興。賓揖之適房。服素積素縪。容。出房南面。賓降三等。受爵弁加之。服纁裳韎韐。其它如加皮弁之儀。徹皮弁冠櫛筵。入於房。筵於戶西南面。贊者洗於房中。側酌醴。加柶覆之面葉。賓揖冠者就筵。筵西南面。賓受醴於戶東。加柶面枋。筵前北面。冠者筵西拜受觶。賓東面荅拜。薦脯醢。冠者即筵坐。左執觶。右祭脯醢。以柶祭醴三。興。筵末坐啐醴。建柶興。降。筵坐。奠觶拜。執觶興。賓荅拜。冠者奠觶於薦東。降。筵北面坐。取脯。降自西階。適東壁。北面見於母。母拜。受子拜。送母。又拜。賓降直西序東面。主人降。復初位。冠者立於西階東南面。賓字之。冠者對。賓出。主人送於廟門外。請醴賓。賓禮辭。許。賓就次。冠者見於兄弟。兄弟再拜。冠者荅拜。見贊者。西面拜。亦如之。入見姑姊如見母。乃易服。服玄冠玄端爵縪。奠摯見於君。遂以摯見於鄉大夫鄉先生。 乃醴賓以壹獻之禮。主人酬賓。束帛儷皮。贊者皆與。贊冠者為介。賓出。主人送於外門外。再拜。歸賓俎。
若不醴則醮用酒。尊於房戶之閑。兩甒有禁。玄酒在西。加勺南枋。洗有篚。 在西。南順。始加。醮用脯醢。賓降。取爵於篚。辭。降如初。卒洗。升酌。冠者拜受。賓荅拜如初。冠者升筵坐。左執爵。右祭脯醢。祭酒。興。筵末坐啐酒。降筵拜。賓荅拜。冠者奠爵於薦東。立於筵西。徹薦爵。筵尊不徹。加皮弁如初儀。再醮攝酒。其它皆如初。加爵弁如初儀。三醮。有干肉。折俎嚌之。其它如初。北面取脯見於母。若殺。則特豚載合升。離肺實於鼎設扃鼏。始醮。如初。再醮。兩豆。葵菹蠃醢。兩籩栗脯。三醮。攝酒如再醮。加俎嚌之。皆如初嚌肺。卒醮。取籩脯以降。如初。若孤子。則父兄戒宿。冠之日。主人紒而迎賓。拜揖讓立於序端。皆如冠主。禮於阼。凡拜。北面於阼階上。賓亦北面於西階上荅拜。若殺。則舉鼎陳於門外。直東塾北面。若庶子。則冠於房外南面。遂醮焉。冠者母不在。則使人受脯於西階下。戒賓曰。某有子。某將加佈於其首。願吾子之教之也。賓對曰。某不敏。恐不能共事。以病吾子。敢辭。主人曰。某猶願吾子之終教之也。賓對曰。吾子重有命。某敢不從。宿曰。某將加佈於某之首。吾子將蒞之。敢宿賓對曰。某敢不夙興。始加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棄爾幼志。順爾成德。壽考惟祺。介爾景福。再加曰。吉月令辰。乃申爾服。敬爾威儀。淑慎爾德。眉壽萬年。永受胡福。三加曰。以歲之正。以月之令。咸加爾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黃耇無疆。受天之慶。醴辭曰。甘醴惟厚。嘉薦令芳。拜受祭之。以定爾祥。承天之休。壽考不忘。醮辭曰。旨酒既清。嘉薦亶時。始加元服。兄弟具來孝友時格。永乃保之。
再醮曰。旨酒既湑。嘉薦伊脯。乃申爾服。禮儀有序。祭此嘉爵。承天之祜。三醮曰。旨酒令芳。籩豆有楚。咸加爾服。餚升折俎。承天之慶。受福無疆。字辭曰。禮儀既備。令月吉
《儀禮》

  《儀禮》

日。昭告爾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於假。永受保之。曰伯某甫仲叔季。唯共所當。屨夏用葛。玄端黑屨。青絇繶純。純博寸。素積白以魁柎之。緇絇繶純。純博寸。爵弁纁屨。黑絇繶純。純博寸。冬皮屨可也。不屨繐履。記冠義。始冠緇布之冠也。大古冠布。齊則緇之。其緌也。孔子曰。吾未之聞也。冠而敝之。可也。適子冠於阼。以著代也。醮於客位。加有成也。三加彌尊。諭其志也。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委貌。周道也。章甫。殷道也。毋追。夏后氏之道也。周弁。殷冔。夏收。三王共皮弁素積。無大夫冠禮。而有其昏禮。古者五十而後爵。何大夫冠禮之有。公侯之有冠禮也。夏之末造也。天子之元子猶士也。天下無生而貴者也。繼世以立諸侯。象賢也。以官爵人德之殺也。死而謚今也。古者生無爵。死無謚。

6內容

現存《儀禮》的篇次,是鄭玄採用劉向《別錄》所定的次序,即士冠禮第一,士婚禮第二,士相見禮第三,鄉飲酒禮第四,鄉射禮第五,燕禮第六,大射禮第七,聘扎第八,公食大夫禮第九,覲禮第十,喪服第十一,士喪禮第十二,既夕第十三,士虞禮第十四,特牲饋食禮第十五,少牢饋食禮第十六,有司徹第十七。
據鄭玄的《三禮目錄》記載,西漢禮家戴德、戴聖傳本的篇次都跟劉向所定的篇次不同。有些學者認為,比較起來,戴德傳本的篇次更為合理。大戴所傳十七篇的順序是:士冠禮一,婚禮二,士相見三,士喪禮四,既夕五,士虞禮六,特牲饋食禮七,少牢饋食禮八,有司徹九,鄉飲酒禮十,鄉射禮十一,燕禮十二,大射儀十三,聘禮十四,公食大夫禮十五,覲禮十六,喪服十七。為什麼說戴德傳本的篇次更為合理呢?《禮記·昏義》上說;「夫禮始於冠,本於昏,重於喪祭,奠於朝聘,和於射鄉,此禮之大體也。」戴德傳本的篇次大體上就合乎《昏義》上所說的次序。
清代學者邵懿辰在他的《禮經通論》里說:「冠昏喪祭射鄉朝聘八者,禮之經也。冠以明成人,昏以合男女,喪以仁父子,祭以嚴鬼神,鄉飲以合鄉里,燕射以成賓主,聘食以睦邦交,朝覲以辨上下。」也是贊同戴德傳本篇次的。羅振玉《漢熹平石經殘字集錄》中著錄一石,首行作「鄉飲酒第十」,跟鄭玄《三禮目錄》中所舉戴德的篇次吻合,可見漢朝禮學博士們的讀本,就是用戴德傳本篇次的。不過,鄭玄採用的劉向所編定的篇次,也不能說雜亂不合理,這個篇次是用三條線貫穿著的,從成人、成婚到社交活動,從低級貴族到高級貴族,從生到死。排法儘管與大戴不同,系統性也是很鮮明的。
按照鄭玄注本的篇次,十七篇內容如下:
第一篇士冠禮:古代貴族子弟到了二十歲,可以作為本族一個正式成員,為此而特別舉行一種加冠典禮,從而使本人和宗族都明確認定他已成人,人生的一個嶄新的重要的階段開始了。這篇禮文記載了這項禮節的詳細經過。
第二篇昏禮:古代貴族把結婚看成為上事宗廟、下繼後世的神聖責任,這篇禮文就是記載男女雙方在家長主持下,從納採到婚後廟見的一系列禮儀。
第三篇士相見禮:是記載貴族與貴族第一次交往,帶著禮物登門求見和對方回拜的禮節。
第四篇鄉飲酒禮:記載的是古代基層行政組織定期舉行的以敬老為中心的酒會儀式。
第五篇鄉射禮:記載的是古代基層行政組織定期舉行的射箭比賽大會的具體儀節。
第六篇燕禮:記載的是諸侯和他的大臣們舉行酒會的詳細禮節,酒會上有宮廷藝術家的演奏和歌唱。
第七篇大射禮:記載的是在國君主持下舉行的射箭比賽大會的具體儀節,參加比賽大會的人都是各級貴族。
第八篇聘禮:記載的是國君派遣大臣到他國進行禮節性訪問的具體細節。
第九篇公食大夫禮:記載的是國君舉行宴會招待來訪外國大臣的禮節。
第十篇覲禮:記載的是諸侯朝見天子的禮節。
第十一篇喪服:記載的是人們對死去的親屬,根據親疏遠近而在喪服和服期上有種種差別的制度。
第十二篇士喪禮、第十三篇既夕,這兩篇記載的是一般貴族從死到埋葬的一系列的詳細儀節。
第十四篇士虞禮:記載的是一般貴族埋葬其父母后,回家所舉行的安魂禮。
第十五篇特牲饋食禮:記載的是一般貴族定期在家廟中祭祀祖禰的禮節。
第十六篇少牢饋食禮、第十七篇有司徹;這兩篇記載的是大夫一級的貴族在家廟中祭祀祖禰的禮節。

7價值

《儀禮》一書,記載的是先秦的禮儀制度,時過境遷,它是否已經沒有任何價值可言了呢?回答是否定的。
首先,《儀禮》作為一部上古的經典,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此書材料,來源甚古,內容也比較可靠,而且涉及面廣,從冠婚饗射到朝聘喪葬,無所不備,猶如一幅古代社會生活的長卷,是研究古代社會生活的重要史料之一。書中記載的古代宮室、車旗、服飾、飲食、喪葬之制,以及各種禮樂器的形制、組合方式等等尤其詳盡,考古學家在研究上古遺址及出土器物時,每每要質正於《儀禮》。《儀禮》還保存了相當豐富的上古語彙,為語言、文獻學的研究提供了價值很高的資料。《儀禮》對於上古史的研究幾乎是不可或缺的,古代中國是宗法制社,大到政治制度,小到一家一族,無不浸潤於其中。《儀禮》對宗法制度的的闡述,是封建宗法制的理論形態,要深刻把握古代中國的特質,就不能不求於此。此外,《儀禮》所記各種禮典,對於研究古人的倫理思想、生活方式、社會風尚等,都有不可替代的價值。
其次,儘管宋代以後,《儀禮》一書在學術界受到冷落,但在皇室的禮儀制度中,《儀禮》始終是作為聖人之典而受到尊重的。從唐代的開元禮到宋代的《政和五禮新儀》、《大明集禮》,乃至《大清會典》,皇室主要成員的冠禮、婚禮、喪禮、祭禮,以及聘禮、覲禮等,都是以《儀禮》作為藍本,加以損益而成的。
再次,由於佛教的傳入,使民間的傳統生活習慣發生很大變化,如果聽之任之,則中國的傳統文化將有全面佛教化的可能。宋代的有識之士如司馬光、朱熹等,意識到《儀禮》中的禮制是中國儒家文化的典型,如果它從中國社會徹底消失,那將是儒家文化的徹底消失。他們順應時勢、對《儀禮》進行刪繁就簡,取精用弘的改革,摘取其中最能體現儒家人文精神的冠、婚、喪、祭諸禮,率先實行,並在士大夫階層中加以提倡,收到了比較積極的成效。可見,《儀禮》在宋代時還起過捍衛民族文化的作用。
最後,《儀禮》在在今天還有沒有價值可言呢?回答是肯定的。但這並不是說要恢復《儀禮》的制度,而是說應該利用《儀禮》禮義中的合理內核。《儀禮》中的許多禮儀,是儒家精心研究的結晶,有許多思想至今沒有過時。對於這一寶貴的歷史文化遺產,我們應該保持應有的尊重,並以科學的態度加以總結,為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所用。今禮之中有古義,人們不自知罷了;古禮也可以今用,這正是我們應該象王安石、朱熹那樣,認真研究的課題。有關《儀禮》中的禮儀,我們將在後面作比較詳細的介紹,此處從略。

8影響

《儀禮》所記的儀節制度,予後世的影響是十分深遠的,冠婚喪祭各種禮節一般都為後世承襲,只是細節上略有增減而已,鄉飲酒禮一直到清朝道光年間才因經費問題而廢止。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儀禮》中的喪服篇。從魏晉以迄清末,禮制介入了法制,各個王朝的法典,都是以儒家學說為指導思想和立法根據的。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根據喪服篇中的「五服制度」規定,實行了「准五服以治罪」的原則(《晉書·刑法志》)。可以說,《喪服》是篇極為特殊的歷史文獻,從干預生活的直接性、深刻性、廣泛性、持久性這些方面來講,簡直是無與倫比的。
《儀禮》

  《儀禮》

近代學者張洪之曾稱,「象傳兩語,可括《儀禮》全書。禮云: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防患也。」上下之辨,之所以可以概括《儀禮》全書,在於它關乎個體各自的位與德,也是人們謹守各自的職分與修養德業的根據,禮正是通過尊卑上下原則來使社會中的眾多個體各安其分的。司馬光在對「辨上下」的闡釋中,稱「履者,人之所履也。民生有欲,喜進務得而不可厭者也,不以禮節之,則貪侈無窮。是故先王作,為禮以治之,使尊卑自等,長幼有倫,然後上下各安其分,而無覬覦之心,此先王制世御俗之方也。」如果說履卦的象辭所闡明是「辨上下」的尊卑原則,那麼,是《序卦》所闡明的則是履卦對禮的踐履原則。《序卦》稱:「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履》者,禮也。」這就明確地將履與禮對應起來,《荀子》稱「禮者人之所履也」,也正強調了禮的踐履原則。
隨著封建制度的覆滅,《儀禮》及其派生禮典所記錄的一系列儀節就失去了社會憑藉,從而剝奪了它實踐的可能性,但《儀禮》一書的仍然有教高的史料價值。

9作用

《儀禮》在中國古籍中屬於很枯燥難懂的一種書,但只要認真,講求點方法,總是能懂的。特別是利用以前學者的學習經驗和研究成果,那對的閱讀就更有幫助了。
第一,對書里提到的各種名物禮器,如籩豆爵俎之類,既要細看注文,也要找有關書籍看看圖,這就更能加強印象。如果把書中提到的各種器物分類(如衣著、射具、飲食、器皿、宮室等)記出,自然更好。此外對一些常出現的比較抽象的辭彙,要弄清其含義。
第二,辨明行禮的處所以及人和物所在的方位。閱讀時可以隨手畫畫示意圖。弄不清這點,就往往看不懂禮文。
第三,一套禮是由許多儀節組成的。閱讀時要細心辨認出到哪裡為一節,節次分明了,整個禮文也就清楚了。例如,一篇《士昏禮》是由納采,問名及禮使,納古,納徵,請期,陳饌,親迎,成禮,婦見舅姑,醴婦,婦饋舅姑,舅姑饗婦,饗送者,廟見等十三個小節組成的。如果不分節,讀後就一片模糊,沒有頭緒。
第四,《儀禮》中有許多禮例貫穿各篇禮節當中,禮文雖不明說,而其儀節都無不符合這種內在的規定性。如凡室中房中之拜以西面為敬,堂下之拜以北面為敬;凡升階皆讓,賓主敵者俱升,不敵者不俱升;凡禮盛者必先盥……。仔細閱讀,就可以歸納出許多條禮例來。禮例理解的越多,對這書的理解就越透。

10參考書

一、清人張惠言的《三禮圖》。張惠言是清代乾隆、嘉慶期間的學者,他精研《儀禮》,根據十七篇禮文編繪了六捲圖,給讀者提供了很大方便。
二、清人張爾岐的《儀禮鄭注句讀》。這書把《儀禮》十七篇全部劃分了段落,標明了節次名稱,使《儀禮本身》的層次清晰地顯現出來了。
三、清人凌廷堪的《禮經積例》。此書把《儀禮》中的禮例,進行了全面的歸納,得通例四十例,飲食例五十六例,賓客例十八例,射例二十例,變例二十一例,祭例三十例,器服例四十例,雜例二十一例,共二百四十六例。他這書堪稱是理解《儀禮》的一把鑰匙。
四、清人胡培翚的《儀禮正義》。胡培翚總結了前人的研究成果,對《儀禮》正文和鄭注做了全面的疏解,這是部研讀《儀禮》不可不讀的書。
五、近人楊寬的《古史新探》。楊氏從史學家的角度,用古社會學知識,系統地探討了古禮。這書給人不少啟發,能增加學習《儀禮》的興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