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三國時期的戰將,在諸葛亮七擒孟獲的時候領藤甲軍助孟獲拒諸葛亮,被諸葛亮施計引入盤蛇谷中燒死.

領藤甲軍助孟獲拒諸葛亮平南,被諸葛亮施計引入盤蛇谷中,盡燒其眾,無所生還。

烏戈國國主兀突骨 
  

1 兀突骨 -形象

兀突骨兀突骨
身長丈二,不食五穀,以生蛇惡獸為飯,身有鱗甲,刀箭不能侵。騎象當先,頭戴日月狼須帽,身披金珠纓絡,兩肋下露出生鱗甲,眼目中微有光芒。 

2 兀突骨 -戰績

顛峰時期的魏延在他面前,不過如同小兒,先大敗,再詐敗十五陣,也夠丟臉了。趙雲、馬岱等都不敢與他直接交手。要幹掉這位三國超級高手,只有採用:高科技。

三國誰武力最強,網路上早有定論,不是呂布也不是趙雲,而是這個人:兀突骨,原著中記載:兀突骨,身高丈二,不食五穀,以生蛇惡獸為飯,身有鱗甲,刀箭不能侵

1.武術起源於長期同大自然的鬥爭中,兀突骨,不食五穀,以生蛇惡獸為飯,也就是說他手擒猛獸是家常便飯。再加上部落間的衝突,這些從實戰中積累出來的「武藝」應該更加實用和更有技巧性,當然也更可怕!

2.身材高大的人的確不靈活!想想穆鐵柱就明白了:)但這還要看人種,對比穆鐵柱,NBA中的黑人球員就靈活多了;更何況兀突骨這種非人族?因書中並無兀突骨行動笨拙的描寫,所以兀突骨丈二的身材會影響速度的說法亦不能成立。

3.由於兀突骨身有鱗甲,刀箭不能侵,所以這已經使其立於不敗的地步(除非有李原霸那八百斤的鐳鼓嗡金錘,震碎其內臟而亡!)另外,書中未交代兀突身使用什麼兵器(連環畫中好像是用長柄斧),所以據此推測,該非人類武功已趨化境,一般是徒手捉將並隨手撕碎之,就象捉猛獸一樣(習慣性動作)。

綜上所述,呂布、趙雲、關羽之流和兀突骨真打,能全身而退就是萬幸了!當然由於兀突骨屬非人類,所以將他和三國其他武將同比是對三國其他武將的不公平,最後還是另列為好。

3 兀突骨 -戰況

已被布兵所佔,今投何地安身?」帶來洞主曰:「止有一國可以破得呂布。」獲喜曰:「何處可去?」帶來洞主曰:「此去東南七百里,有一國,名烏戈國。國主兀突骨,身長丈二,不食五穀,以生蛇惡獸為飯;身有鱗甲,刀箭不能侵。其手下軍士,俱穿藤甲;其藤生於山澗之中,盤於石壁之上;國人採取,浸於油中,半年方取出曬之;晒乾復浸,凡十餘遍,卻才造成鎧甲;穿在身上,渡江不沉,經水不濕,刀箭皆不能入:因此號為藤甲軍。今大王可往求之。若得彼相助,擒呂布如利刀破竹也。」孟獲大喜,遂投烏戈國,來見兀突骨。其洞無宇舍,皆居土穴之內。孟獲入洞,再拜哀告前事。兀突骨曰:「吾起本洞之兵,與汝報仇。」獲欣然拜謝。於是兀突骨喚兩個領兵俘長:一名土安,一名奚泥,起三萬兵,皆穿藤甲,離烏戈國望東北而來。行至一江,名桃花水,兩岸有桃樹,歷年落葉於水中,若別國人飲之盡死,惟烏戈國人飲之,倍添精神。兀突骨兵至桃花渡口下寨,以待布兵。 
卻說呂布令蠻人哨探孟獲消息,回報曰:「孟獲請烏戈國主,引三萬藤甲軍,現屯於桃花渡口。孟獲又在各番聚集蠻兵,并力拒戰。」呂布聽說,提兵大進,直至桃花渡口。隔岸望見蠻兵,不類人形,甚是醜惡;又問土人,言說即日桃葉正落,水不可飲。呂布退五里下寨,留張遼守寨。 
次日,烏戈國主引一彪藤甲軍過河來,金鼓大震。張遼引兵出迎。蠻兵卷地而至。布兵以弩箭射到藤甲之上,皆不能透,俱落於地;刀砍槍刺,亦不能入。蠻兵皆使利刀鋼叉,布兵如何抵當,盡皆敗走。蠻兵不趕而回。張遼復回,趕到桃花渡口,只見蠻兵帶甲渡水而去;內有睏乏者,將甲脫下,放在水面,以身坐其上而渡。張遼急回大寨,來稟呂布,細言其事。呂布請陳宮並土人問之。宮曰:「某素聞南蠻中有一烏戈國,無人倫者也。更有藤甲護身,急切難傷。又有桃葉惡水,本國人飲之,反添精神;別國人飲之即死:如此蠻方,縱使全勝,有何益焉?不如班師早回。」呂布笑曰:「吾非容易到此,豈可便去!吾明日自有平蠻之策。」於是令臧霸助張遼守寨,且休輕出。次日,孔明令土人引路,自乘小車到桃花渡口北岸山僻去處,遍觀地理。山險嶺峻之處,車不能行,呂布棄馬步行。忽到一山,望見一谷,形如長蛇,皆光峭石壁,並無樹木,中間一條大路。呂布問土人曰:「此谷何名?」土人答曰:「此處名為盤蛇谷。出谷則三江城大路,谷前名塔郎甸。」呂布大喜曰:「此乃天賜吾成功於此也!」遂回舊路,上車歸寨,喚侯成分付曰:「與汝黑油櫃車十輛,須用竹竿千條,櫃內之物,如此如此。可將本部兵去把住盤蛇谷兩頭,依法而行。與汝半月限,一切完備。至期如此施設。倘有走漏,定按軍法。」侯成受計而去。又喚張遼分付曰:「汝去盤蛇谷后,三江大路口如此守把。所用之物,克日完備。」張遼受計而去。又喚臧霸分付曰:「汝可引本部兵去桃花渡口下寨。如蠻兵渡水來敵,汝便棄了寨,望白旗處而走。限半個月內,須要連輸十五陣,棄七個寨柵。若輸十四陣,也休來見我。」臧霸領命,心中不樂,怏怏而去。呂布又喚宋憲另引一軍,依所指之處,築立寨柵去了;卻令魏續、曹豹引本洞所降千人,如此行之。各人都依計而行。卻說孟獲與烏戈國主兀突骨曰:「呂布多有巧計,並且武藝高強。今後交戰,分付三軍:但見山谷之中,林木多處,不可輕進。」兀突骨曰:「大王說的有理。吾已知道呂布多行詭計,並有中原第一勇士之稱。今後依此言行之。吾在前面廝殺;汝在背後教道。」兩人商議已定。忽報布兵在桃花渡口北岸立起營寨。兀突骨即差二俘長引藤甲軍渡了河,來與布兵交戰。不數合,臧霸敗走。蠻兵恐有埋伏,不趕自回。次日,臧霸又去立了營寨。蠻兵哨得,又引眾軍渡過河來戰。霸出迎之。不數合,霸敗走。蠻兵追殺十餘里,見四下並無動靜,便在布寨中屯住。次日,二俘長請兀突骨到寨,說知此事。兀突骨即引兵大進,將臧霸追一陣。布兵皆棄甲拋戈而走,只見前有白旗。

霸引敗兵,急奔到白旗處,早有一寨,就寨中屯住。兀突骨驅兵追至,臧霸引兵棄寨而走。蠻兵得了布寨。次日,又望前追殺。臧霸回兵交戰,不三合又敗,只看白旗處而走,又有一寨,霸就寨屯住。次日,蠻兵又至。霸略戰又走。蠻兵佔了布寨。 
話休絮煩,臧霸且戰且走,已敗十五陣,連棄七個營寨。蠻兵大進追殺。兀突骨自在軍前破敵,於路但見林木茂盛之處,便不敢進;卻使人遠望,果見樹陰之中,旌旗招颭。兀突骨謂孟獲曰:「果不出大王所料。」孟獲大笑曰:「呂布今番被吾識破!大王連日勝了他十五陣,奪了七個營寨,蜀兵望風而走。呂布已是計窮;只此一進,大事定矣!」兀突骨大喜,遂不以布兵為念。至第十六日,魏延臧霸引敗殘兵,來與藤甲軍對敵,兀突骨騎象當先,頭戴日月狼須帽,身披金珠纓絡,兩肋下露出生鱗甲,眼目中微有光芒,掌中一百二十的金蘸大斧,手指臧霸大罵。忽然山谷邊殺出一彪人馬,為首一員大將,頂束髮金冠,披百花戰袍,擐唐猊鎧甲,系獅蠻寶帶,身高頂丈,縱千里火紅赤兔馬,挺著一支畫桿方天戟,飛馳如風而來,正是號稱中原第一勇士的溫侯呂布。呂布讓過臧霸,截住兀突骨。兀突骨見來者聲勢非凡,勒象問道:「你就是那號稱中原第一勇士的呂布么?」呂布喝道:「既知我名,還不快快下象受縛!」兀突骨一聽大怒,「呂布小兒,敢小看我!」縱放白象,揮動一百二十斤的金蘸大斧,爆雷般真殺過來。呂布一陣冷笑,赤兔馬疾如一團火焰,方天戟猶似飛蛇,電射兀突骨面門,兀突骨掄大斧一蓋……兩個你來我往,戟去斧來,斧劈戟擋,猶如雷公遇電母,霎時間殺得難分難解。二將相交,各賭平生本事。一來一往,一去一回,四條臂膊縱橫,八隻馬蹄撩亂。但見:
  征旗蔽日,殺氣遮天。一個金蘸斧直奔頂門,一個方天戟不離心坎。這個是扶持社稷,毗沙門托塔李天王;那個是整頓江山,掌金闕天蓬大元帥。一個戟尖上吐一條火焰,一個斧刃中迸幾道寒光。那個是七國中袁達重生,這個是幽靈界白蟒出世。一個似巨靈神忿怒,揮大斧劈碎西華山;一個如華光藏生嗔,仗畫戟搠透鎖魔關。這個圓彪彪睜開雙眼,肐查查斜砍斧頭來;那個必剝剝咬碎牙關,火焰焰搖得戟桿斷。這個弄精神,不放些兒空;那個覷破綻,安容半點閑。
看看日已過午,兩人已戰了一千多個回合,呂布漸漸招架不住。看官且聽著,論武藝呂布絕對不在兀突骨之下,但兀突骨乃山中野人,肋生蛇鱗甲,身著藤條衣,刀槍不入;平時翻山越嶺,行走如飛,兼且力大無窮,如獅如虎。除了面目和下陰之外,呂布基本上不能對他造成什麼威脅。仗著眼明手快,並且征戰多年,戰場格鬥經驗豐富無比,跨下赤兔馬來去如風,這才勉強支撐了一千多個回合。呂布本想憑渾身武藝威服這個未經教化的南蠻野人,此時久戰無功,只好退取其次。話說呂布眼見贏他不得,於是虛晃一戟,引兵轉過了盤蛇谷,望白旗而走。兀突骨殺得興起,那裡肯舍,大叫:「呂布休走。」統兵趕來。呂布放兵先行,翻身復戰,且戰且走,兀突骨望見山上並無草木,料無埋伏,放心追殺。呂布把戟一晃,叫道「這裡不好廝殺,且到那邊寬闊處再取你性命。」說罷虛掩一戟,一道煙出了盤蛇谷。兀突骨的象慢,趕到谷中,早不見了呂布蹤影。只見數十輛黑油櫃車擋住當路。蠻兵報道:「此是布兵運糧道路,因大王兵至,撇下糧車而走。」兀突骨大喜,催兵追趕。將出谷口,不見布兵,只見橫木亂石滾下,壘斷谷口。兀突骨令兵開路而進,忽見前面大小車輛,裝載乾柴,盡皆火起。兀突骨忙教退兵,只聞后軍發喊,報說谷口已被乾柴壘斷,車中原來皆是火藥,一齊燒著。兀突骨見無草木,心尚不慌,令尋路而走。只見山上兩邊亂丟火把,火把到處,地中藥線皆著,就地飛起鐵炮。滿谷中火光亂舞,但逢藤甲,無有不著。將兀突骨並三萬藤甲軍,燒得互相擁抱,死於盤蛇谷中。呂布在山上往下看時,只見蠻兵被火燒的伸拳舒腿,大半被鐵炮打的頭臉粉碎,皆死於谷中,臭不可聞。呂布垂淚而嘆曰:「呂布平生自負神勇無敵,今遇著兀突骨,方信得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自兀突骨一死,呂布從此寂寞矣!」左右將士,無不感嘆。 

上一篇[小品曲]    下一篇 [村肐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