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元叉 -簡介

  元叉(?-525年),又名元乂,字伯雋,小字夜叉。南平王拓跋霄(道武帝第三子陽平王拓跋熙之次子南平王拓跋渾之子)之孫、江陽王元繼(襲京兆王黎的爵位)的長子。
  元乂因是靈太后妹夫,在靈太后臨朝時權傾朝野,恃寵驕盈。清河王元懌多次懲戒他,元乂告元懌謀反,禁元懌門下,左右朝貴都給元懌作證清白。正光元年(520年)七月,元乂與宦官劉騰將靈太后軟禁,囚元懌於門下省。誣陷元懌謀反,將他殺害。將靈太后幽禁於北宮。元乂遂與太師高陽王元雍等輔政,常直禁中,孝明帝呼為姨父。元乂死後被靈太后猶以其妹之故封為侍中、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令、冀州刺史。封其子元亮平原郡開國公,食邑一千戶。
  其後再誅相州刺史中山王元熙和右衛將軍奚康生。正光五年(525年)秋,孝明帝與靈太后、丞相元雍密謀圖叉。元叉知道后甚懼,辭官求解罪。乃以元叉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令、侍中、領左右。元叉雖去兵權,然總任內外,殊不慮有黜廢之理。后元叉出宿,遂解其侍中之職。未幾,有人告叉及其弟爪謀反。起事有日,得其手書。靈太後於是元叉及弟元爪一同賜死於家。太后因其妹的緣故,復追贈元叉為侍中、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令、冀州刺史。

2 元叉 -元叉擅殺皇叔元懌

  北魏延昌四年(公元515年),北魏世宗駕崩,由年僅6歲的太子元詡繼位,是為肅宗,其生母靈太后臨朝聽政。靈太後生活腐化,肆行淫亂,委用非人,賞罰任情。她的妹婿元叉便利用這種特殊關係,不斷升職加爵,官勢日上,先是散騎侍郎,不久轉為光祿卿,遷侍中,加領軍將軍,他既涉政務,又統禁軍,雖毫無功業,卻在瞬間成了顯赫人物。他日益驕橫,大肆收受賄賂,視為當然。揚州刺史李寵想調進京城,知道元叉重權在握,是個關鍵人物,便搜刮當地名特產及珍玩古董,整整裝了五車多,不遠數千里,送進元叉家裡。元叉是個饕餮之徒,見到這樣的重禮,喜上眉梢,但還是補充一句:「這麼多的東西,讓人看到,實在影響不好啊。」別人聽到這話心領神會。相州刺史楊鈞給他送禮時,用白銀鑄造了一套餐具給他。有人敢送就有人敢要,靈太后得知這事後,對他動怒說:「你這是不是太過份了?」元叉才稍有收斂。
  這還不算,他權欲熏心,自我膨脹,施奸用詐,很快便與太傅、清河王元懌發生了衝突。元懌是肅宗的叔父,不僅外表堂堂,頗有風度,而且俊才茂德,禮敬士人,在北
  魏統治集團中享有很高威信,所以靈太后引為輔佐,委以朝政。元懌也常念太后垂愛,為國盡心儘力,他見元叉恃寵驕盈,志欲無限,很看不起,常想排擠並罷黜他。元叉知道后,不以為然,冷笑說:「你打我的主意,我還不知要打誰的主意呢。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元叉終日琢磨著要挑挑元懌的毛病,剛好他聽說司染都尉韓文殊和一戍邊重將往來密切,立即命令他的黨羽、通直郎宋維誣告韓文殊想謀反篡國,立元懌為皇帝。韓文殊得知后嚇得畏懼逃跑,元懌被拘押下獄,后經審問,實在找不出什麼證據來,罪名不能成立,不得不將元懌無罪釋放,但還派兵在他的住處周圍監視。按理,宋維誣告元懌應受到懲罰。可元叉為了掩蓋自己的主謀面目,竭力加以庇護,他對靈太后說:「如果殺了來維,將來真有謀反的,誰還敢再去告發呢?靈太后認為有理,只把宋維貶為燕州昌平郡守了事,事後又召回朝廷,升遷無誤,元叉的職權也絲毫未損。
  想打擊元懌的陰謀未能得逞,元叉一直不甘心,他恨恨地說:「我想做的事還沒有做不成的。」大家都知道他和元懌的矛盾已經白熱化,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元叉對人說「我不害他,他就會害我。」繼續密謀置元懌於死地。這次,他有了一個幫凶葉劉騰,是個宦官。任侍中,奸詐多謀,善察時變。此人在肅宗即位和靈太后臨朝聽政上有擁立之功,故特受重用。他和元懌結下仇怨,是因為有一次支部官員仰望劉騰之意,
  想提拔他的弟弟任要職,因為不符合慣例,元懌激烈反對。因而兩人狼狽為奸,暗裡策劃陰謀。
  正光元年(公元520年)七月,經過一番密謀后,元叉誘逼主食中黃門胡玄度、胡定出面誣告元懌,說元懌許給胡玄度等人許多財物金帛,叫他在皇帝御食中投毒,害死肅宗,奪取皇位,保證事成后胡玄度、胡定二人飛黃騰達。二胡還沒上奏,劉騰便把這些詳詳細細地啟奏給皇上。肅宗小小年紀,一下子就被懵住了,連哄帶騙被擁進了前殿。
  當時靈太后在後宮嘉福殿,元叉一方面矯詔將靈太后幽禁在後宮,一方面令劉騰封鎖了後宮與前殿的通道——永巷門,使得靈太后不得出來。
  元懌還蒙在鼓裡,對已發生的事一無所知,他象往常一樣來上朝,去徽章東閣。在含章殿後,元懌忽聽身後有人厲聲喝道:「站住!你還想去哪?!」轉身一看,是元叉,很奇怪,便問:「你要造反嗎?」
  「元叉不造反,而正要抓造反的人。」元叉冷冷地答道,「還不快給我捆起來!」話音剛落,早已埋伏好的人一擁而上,將元懌按倒在地,捆個結實,推入含章東省,幾十人看守著。劉騰馬上以肅宗名義召集公卿百官會議,想以謀大逆之罪論處元懌。公卿大臣聽到這話,個個失色,面面相覷,但因畏懼元叉、劉騰,下面鴉雀無聲,沒人敢有異議。只有右僕射游肇一人起而反對,自然孤掌難鳴,無濟於事。元叉帶著百官的意見進去上奏肅宗,一會兒出來說皇帝准奏,當場將元懌處死。
  元懌在朝野有很高的威望,他的慘死,人們悲痛萬分,各地舉行了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動。曾獨自一人公開反對處決無懌的游肇,,慨嘆奸臣當道,含悲自殺。居住京城的少數民族數百人,按自己的習俗,割面流血,以表哀悼。相州刺史、中山王元熙與其弟元略、元纂往日以元懌交情甚厚,聞此噩耗,即聯合城陽王元徽、元淵等大將,起兵於鄴(今河北臨漳西南),號稱義兵八萬人馬,上表列述元叉二十大罪狀,聲稱不誅元叉,難平民憤。其實,元熙過分誇大了自己的實力,威信又不太高,舉兵那天,元徽等並沒有響應,結果可想而知。元熙被手下人捉住送交給元叉,被斬於鄴街,弟弟同時被處死。
  接著,又發生了奚康生刺殺元叉的事。奚康生是右衛將軍,曾追隨元叉、劉騰,參與幽禁靈太后的陰謀,元叉升他為撫軍大將軍,后漸漸看不慣元叉胡作非為,與元懌日漸親密,引起了元叉的仇恨,二人矛盾步步升級。521年三月,肅宗在西林園朝見靈太后,文武百官侍坐。因奚康生與靈太后曾有密謀刺殺元叉,所以當大家酒酣時,奚康生請求舞劍助興,重演鴻門宴。靈太后見奚康生有殺縛之勢,明白他的意圖但不敢多說。
  這時,元叉急走到靈太後面前質問說:「外面到處傳言陛下(靈太后)想加害劉騰和我,不知可有此事?」靈太后不露聲色地說:「我從沒這樣說過。」
  朝見快結束時,尚處於軟禁之中的靈太后突然動情地嚷道:「隔絕我母子二人,不讓我見到兒子,那還要我有什麼用?讓我出家算了,好永絕人間,先帝真是有先見之明,他在篙高修了閑居庵,原來他想到我有今日啊!」從懷中抽出剪刀欲剪頭髮。肅宗和群臣驚懼,迭二連三地磕頭哭泣,苦苦請求靈太后。靈太后聲色俱厲,十分執拗。她見大家一片誠心,便起身拉著肅宗的手說:「我們母子好長時間沒相聚了,今夜共度一宿,請大家送我。」說罷就想去嘉福殿。
  元叉見狀,一遞眼色,同黨侯剛忙上去阻止,說:「至尊(肅宗)朝見已畢,後宮妃嬪都住在南宮,何必留宿北宮呢?」奚康生立即反駁說:「至尊乃陛下的愛子,隨陛下住一夜,這還用徵求意見嗎?」奚康生生性粗武,身材高大,聲如洪鐘,他這一吼,沒人敢再說什麼。大家擁著靈太後母子往前走。在一拐彎處,奚康生見時機再也不能失去,憑一夫之勇,拔劍直取元叉,元叉一閃,刺中右臂。眾人大驚,元叉黨羽圍上,將奚康生拿下,囚於門下省。元叉指使黨羽侍中、黃門等官員十多人連夜審訊奚康生,定為斬刑,受斬於市,刺殺元叉的圖謀歸於失敗。
上一篇[盧文偉]    下一篇 [綠色消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