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作品信息

作品名稱: 元少先生
作者:蒲松齡
出處:《聊齋志異》(卷十二)

2作品原文

韓元少先生為諸生時,有吏突至,白主人慾延作師,而殊無名刺。問其家閥,含糊對之。束帛緘贄,儀禮優渥。先生許之,約期而去。
至日,果以輿來。迤逞而往,道路皆所未經。忽睹殿閣,下車入,氣象類藩邸。既就館,酒炙紛羅,勸客自進,並無主人。筵既撤,則公子出拜。年十五六,姿表秀異。展禮罷,趨就他舍,請業始至師所。公子甚慧,聞義輒通。先生以不知家世,頗懷疑悶。館有二僮給役,私詰之,皆不對。問:「主人何在?」答以事忙。先生求導窺之,僮不可。屢求之,乃導至一處,聞拷楚聲。自門隙目注之,見一王者坐殿上,階下劍樹刀山,皆冥中事。大駭。方將卻步,內已知之,因罷政,叱退諸鬼,疾呼僮。僮變色曰:「我為先生,禍及身矣!」戰惕奔入。王者怒曰:「何敢引人私窺!」即以巨鞭重笞訖。乃召先生入,曰:「所以不見者,以幽明異路。今已知之,勢難再聚。」因贈束金使行,曰:「君天下第一人,但坎凜未盡耳。」使青衣捉騎送之。先生疑身已死。青衣曰:「何得便爾!先生食御一切,置自俗間,非冥中物也。」既歸,坎坷數年,中會、狀,其言皆驗。

3作品譯文

韓元少先生還是秀才的時候,有個公差突然來訪,說主人打算聘請他當家庭教師,卻竟然沒有出示主人的名帖。韓先生問他主人的家世門第,這個人回答得含含糊糊。帶來了成捆的綢緞、成包的禮物,聘禮十分豐厚。韓先生應允下來,約好日期,公差告別而去。到了那天果然有車來接。一路上曲曲折折地前行,所經過的道路從來都沒走過。忽然間一座殿堂出現在面前,下車進門,看裡面的氣派有如王侯的府第。進到學館,桌上擺滿了各種酒肉,勸客人自己進餐,並沒有主人出面。筵席撤下,公子才出來拜見老師。公子大約十五六歲,面目英俊,儀錶出眾。行完了拜師禮,快步退到別處。請教學業的時候,才來到老師的住所。
公子十分聰慧,聽一遍講解就完全理解了。但韓先生因為不知道學生的家世,感到疑惑不解,十分納悶。學館里有兩個供他使用的書童,私下詢問他們,他們都不告訴。再問:「主人在哪裡?」則說主人有事太忙。韓先生要求書童帶領他去偷看一下,他們也不答應。經過多次請求,才領他到了一個地方,在那裡聽到拷打刑訊的聲音。從門縫向里張望,只見一個王爺坐在殿上,台階下都是劍樹刀山,全是陰間的景象。韓先生嚇得膽戰心驚。他正要退出來,但裡面已經發覺,因而停止刑訊,喝退群鬼,連聲呼喚書童。書童嚇得變了臉色說:「我為先生帶路,給自己招來大禍了!」驚恐萬分地跑了進去。王爺怒氣沖沖地說:「你怎敢帶人來偷看!」說完就用長鞭重重地抽打他。接著王爺請韓先生進去,對韓先生說:「我之所以不見你,是因為阻間和人世是兩個世界。現在你已經知道了,看來很難繼續相聚。」於是贈送酬金讓他動身,還說:「你是天下第一人,只是坎坷還沒有經歷完。」說完打發差役牽馬送他回家。韓先生懷疑自己已經死去。差役說:「怎麼能這麼說呢!先生在這裡吃的用的一切,都是從民間置辦的,並不是陰曹地府的東西。」回家以後,又經歷了幾年坎坷,考中了會元、狀元,王爺那些話都得到了應驗。

4作者簡介

蒲松齡(1640~1715),又名柳泉居士,聊齋先生,字留仙,一字劍臣,別號柳泉居士,世稱聊
作者蒲松齡

  作者蒲松齡

齋先生,山東淄川(今淄博)人(1640~1715)。早歲即有文名,深為施閏章、王士禛所重。屢應省試,皆落第,年七十一歲始成貢生。除中年一度作幕於寶應,居鄉以塾師終老。家境貧困,接觸底層人民生活。能詩文,善作俚曲。曾以數十年時間,寫成短篇小說集《聊齋志異》,並不斷修改增補。其書運用唐傳奇小說文體,通過談狐說鬼方式,對當時的社會、政治多所批判。著有《聊齋文集》、《聊齋詩集》、《聊齋俚曲》及關於農業、醫藥等通俗讀物多種。還有文集13卷400多篇,詩集8卷900多篇,詞1卷100多闋,以及俚曲14種。戲三部、雜著5種。
上一篇[太原獄]    下一篇 [杜小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