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賈元春是《紅樓夢》中的人物,賈政與王夫人的女兒,賈寶玉的姐姐,因生於正月初一,所以名元春。脂硯齋批語提到賈家四姐妹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名字連起來諧音「原應嘆息」四字。

1 元春 -概括

元春元春
元春全名賈元春,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即賈妃,賈政與王夫人所出,賈寶玉的姐姐,因生於正月初一所以名元春,后應選入宮,又加封賢德妃,大觀園即為其省親所造。賈家四姐妹賈元春、賈迎春、賈探春、賈惜春名字連起來暗合「原應嘆息」四字。 元春的判詞:二十年來辯是非,榴花開外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2 元春 -人物介紹


 賈元春自幼由賈母教養。作為長姐,她在寶玉三四歲時,就已教他讀書識字,雖為姐弟,有如母子。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中,起初掌管王后的禮職,充任女史.不久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後來,蒙天子降諭特准鸞輿入其私第。賈家為迎接她來省親,在榮國府和寧國府中特蓋了一座省親別墅。該別墅之豪華富麗,連元春都覺太奢華過費了!書中用了幾回篇幅寫「元妃省親」賈府流金淌銀之盛,然而,雖然如此,元春卻稱她居住的皇宮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去處,可見她在帝皇之家既受極權的管轄也無絲毫人身自由的難以言狀的辛酸. 。元妃雖給賈家帶來了「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但她卻被幽閉在皇家深宮內。省親時,她說一句,哭一句,把皇宮大內說成是「終無意趣」的「不得見人的去處」。這次省親之後,元妃再無出宮的機會,后暴病而亡。
賈元春在書中出場不多,但她既是賈府的政治靠山也是封建家族製造的「金玉良緣」婚姻的支持者。她在一次賞賜禮物給眾人禮物的時候,獨寶玉與寶釵的相同。這就顯示了寶玉擇偶問題上的傾向。皇宮通過這個貴妃娘娘的關係,促使了賈赦、賈珍,賈璉等人有恃無恐地進行打點進貢,太監勒索,開支日繁。也加速了這個封建家族的衰落滅亡。

3 元春 -判詞


[畫]一張弓,弓上掛著香櫞。
[判詞]二十年來辯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註:有版本「兔」作「兕」)
[註釋]這一首是寫賈元春的。
1、「二十年來辯是非」——這是說元春到了二十歲(大概是她入宮的年紀)時,已經很通達人情世事了。
2、「榴花開處照宮闈」——榴花似火,故用「照」字。以石榴花所開之處使宮闈生色,喻元春被選入鳳藻宮封為賢德妃。用《北史》事:北齊安德王高延宗稱帝,把趙郡李祖收的女兒納為妃子。後來皇帝到李宅擺宴席,妃子的母親宋氏送上一對石榴,取石榴多子的意思,表示祝賀。冊子上所畫的似乎也與宮闈事有關,因為「弓」可諧「宮」,「櫞」可諧「緣」。但這也只是一種可能。同時,榴花盛開,也暗示著還未結果,可能暗示賈元春並無子嗣。
3、「三春爭及初春景」——「三春」,春季的三個月,暗指迎春、探春、惜春。「初春」,指元春。「爭及」,怎及。意思是元春的三個妺妺都不及她榮華貴。 或雲,賈元春入宮之後,頭一年深得寵幸,而剩下的兩年則不比初年。(三春亦有三年之意。)
4、「虎兔相逢大夢歸」——說元春的死期。「虎兔相逢」,原意不明。古人把十二生肖與十二地支相配,虎兔可以代表寅卯,說年月時間,如后四十回續書中說:「是年甲寅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月。」但這樣的比附,對這部聲稱「朝代年紀,失落無考」的小說來說,未免過於坐實。事實上即使是代表時間,也還難以斷定其所指究竟是年月還是月日,因為後一種也說得通。如蘇軾《起伏龍行》:「赤龍白虎戰明日」,句下自注云:「是月丙辰,明日庚寅。」即以龍(辰)虎(寅)代表月日。又有人以為「虎兔相逢」乃影射康熙死胤禛嗣位於壬寅年,明年癸卯元雍正事。此外「虎兔相逢」還可解釋為生肖屬兔的人碰到了屬虎的人或者碰到了寅年等等。又所根據底本屬早期脂本的《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紅樓夢稿》和「已卯本」中「虎兔」作「虎兕相逢大夢歸」,就有可能暗示元春死於兩派政治勢力的惡鬥之中。「大夢歸」,指死。中很少提到"賈元春",她是一個怎樣的人">[2]

4 元春 -夢曲讖語

恨無常
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全拋,盪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鄉,路遠山高。 故向爹娘夢裡相尋告: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
釋義 這首曲子是說賈元春的。曲名「恨無常」,暗示元春早死——無常是佛家語言,原指人世一切即生即滅、變化無常,后俗傳為勾命鬼。元春當了貴妃,但「榮華」短暫,忽然夭亡。這裡兼有兩層意思。
註釋 1、喜榮華正好——指賈元春入宮為妃,賈府因此成為皇親國戚。
2、恨無常又到——指賈元春之死。無常是佛家語言,原指人世一切即生即滅、變化無常,后俗傳為勾命鬼。元春當了貴妃,但「榮華」短暫忽然夭亡。這裡兼有兩層意思。
3、芳魂銷耗——指元春的鬼魂憂傷憔悴。這個曲子寫的元春鬼魂託夢自然是一種屬於迷信的虛構。
4、天倫——古代制度用作父子、兄弟等親屬的代稱,這裡是父母的意思。賈元春用來稱呼她的父親賈政。
鑒賞
賈府在四大家族中居於首位,是因為它財富最多,權勢最大,而這又因為它有確保這種顯貴地位的大靠山——賈元春,世代勛臣的賈府因為她而又成了皇親國戚。所以,小說的前半部就圍繞著元春「才選鳳藻宮」、「加封賢德妃」和「省親」等情節,竭力鋪寫賈府「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但是,「豪華雖足羨,離別卻難堪。博得虛名在,誰人識苦甘?」試看元春回家省親在私室與親人相聚的一幕,在「榮華」的背後便可見骨肉生離的慘狀。元春說一句哭一句,把皇宮大內說成是「終無意趣」的「不得見人的去處」,完全像從一個幽閉囚禁她的地方出來一樣。曹雪芹有力的筆觸,揭出了封建階級所欽羨的榮華對賈元春這樣的貴族女子來說也還是深淵,她不得不為此付出喪失自由的代價。
但是,這一切還不過是後來情節發展的鋪墊。省親之後,元春回宮似乎是生離,其實是死別;她喪失的不只是自由,還有她的生命。因而,寫元春顯貴所帶來的賈府盛況,也是為了預示後來她的死是庇蔭著賈府大樹的摧倒,為賈府事敗、抄沒后的凄慘景況作了反襯。脂批點出元妃之死也與賈家之敗、黛玉之死一樣,「乃通部書之大過節、大關鍵」。不過,在現存的后四十回續書中,這種成為「大過節、大關鍵」的轉折作用並沒有加以表現,相反的,續書倒通過元春之死稱功頌德一番,說什麼因為「聖眷隆重,身體發福」才「多痰」致疾,彷彿她的死也足以顯示皇恩浩蕩似的。
《紅樓夢》人物中,短命的都有令人信服的原因,唯獨元春青春早卒的原因不明不白,這本身就足以引人深思。作者究竟怎樣寫的,從「虎兕相逢」四個字是無法推斷的。曲子中有些話也很蹊蹺,如說元春的「盪悠悠,芳魂消耗」、「望家鄉,路遠山高」,倘元春後來死於宮中,對於築於「帝城西」的賈府並不算遠,「路遠山高」、「相尋告」云云,都很難解通的。這現在也只能成為懸案。不過,有一點,曲中寫得比較明確,即寫元春以託夢的形式向爹娘哭訴說:「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這豈不是明明白白地要親人以她自己的含恨而死作為前車之鑒,趕快從官場脫身,避開即將臨頭的災禍嗎?由此可知,元春之死不僅標誌著四大家族所代表的那一派在政治上的失勢,敲響了賈家敗亡的喪鐘,而且她自己也完全是封建統治階級宮闈內部互相傾軋的犧牲品。這樣,聲稱「毫不干涉時世」的曹雪芹,就大膽地揭開了政治帷幕的一角,讓人們從一個封建家庭的盛衰遭遇,看到了它背後封建統治集團內部各派勢力之間不擇手段地爭權奪利的骯髒勾當。賈探春所說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話的深長含義,也不妨從這方面去理解。中很少提到"賈元春",她是一個怎樣的人">[2]

5 元春 -背景故事

元春元妃省親
賈元春在前八十回裡面正式出場很少,只有省親的時候有她的一個重頭戲,然後她就是一個背元春省親景人物了。八十回以後,賈元春肯定是有戲的。因為在第五回的判詞裡面,預示了賈元春後來的命運。
在紅學發展過程中,有一個說法,認為《紅樓夢》有四個不解之謎,這四個不解之謎是:賈元春判詞之謎、賈元春《恨無常》曲之謎、《紅樓夢》書名之謎和《紅樓夢》二十首絕句之謎。前三個謎指的是什麼,你一聽就明白,都是《紅樓夢》文本里出現過的,第四個謎則需要略微解釋一下。這不是《紅樓夢》文本里的,是《紅樓夢》手抄本流傳的過程里,在乾隆朝中期,有個叫富察明義的人,他讀了以後,寫了二十首絕句,詩句里透露出來,他所看到的手抄本似乎不止八十回,但八十回后也絕非高鶚所續,在詩中他道出了一些他所看到的八十回后的情節,但是他以詩的形式表達,又把自己的感慨糅合進去,意思就很朦朧,人們的理解就各不一樣,因此也就成了不解之謎。由於紅學界對這四個不解之謎爭論不休,難有定論,因此有人乾脆將它們稱之為「紅樓死結」。
賈家有四個平輩的女性,元、迎、探、惜。這四個女性的名字本身的第一個字合起來又是一個諧音,就是「 原應嘆息」,「原來就應該為她們嘆息啊」。這是曹雪芹為這些最後命運都不好的薄命女性進行的藝術概括。她們的名字又都帶春字,因此可以說是四春——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所以「三春爭及初春景」,很多人就解釋成,你看元春多風光啊,元春到皇帝身邊,「才選鳳藻宮,加封賢德妃」了,迎春、探春、惜春你們都不如她,所以叫做「三春爭及初春景」。但是這個話是說不通的。為什麼說不通呢?因為《紅樓夢》第五回關於十二釵的判詞和曲,都不是說她們一段時間裡的狀態,而是概括她們的整體命運,點明她們的結局。那麼就結局而言,迎春確實命最苦,她嫁給「中山狼」孫紹祖以後,很快就被蹂躪死了;但是探春跟惜春都沒有死,儘管一個遠嫁,一個當了尼姑,總比死了好吧;而元春呢,我們讀完這個判詞再讀有關她的那個曲《恨無常》,就知道她後來是很悲慘地死掉了。在第二十二回,元春的那首燈謎詩,也很清楚地預示著她的慘死:「一聲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她究竟怎麼死的,那些情節,有關細節,因為曹雪芹的八十回後文字散佚了,所以探討起來可能麻煩一點,但是她的結局是悲慘地死掉,這是無可爭議的呀!如果非要以四位女性的結局作比的話,只能感嘆「迎春怎及初春景」,怎麼會「三春爭及初春景」呢?而且元春是元春,你說初春幹什麼呀?所以如果這麼解釋,會越解釋越亂。
 非把「三春」解釋為元、迎、探、惜裡面的三位,非把「春」理解成指人,那讀《紅樓夢》就會越讀越糊塗。不光是這一句的問題,書里有「三春」字樣的句子非常之多,比如說「勘破三春景不長」「將那三春看破」,更何況還有我們反覆引用過秦可卿臨死前向鳳姐託夢,最後所念的那個話,那個偈語,叫做「三春去后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
 關於賈元春判詞的第四句是「虎兕相逢大夢歸」。對於這句判詞,紅學界爭議更大。那麼紅學界爭論的焦點在哪裡?這句判詞究竟意味著什麼?
 曹雪芹的原筆原意,應該是「虎兕相逢大夢歸」。三春爭及初春景虎,不用解釋了,一種猛獸。兕也是一種猛獸,犀牛一類的那種獸,獨角獸,很兇猛,身體體積很大,力氣很足,頂起人來很可怕。它跟虎之間可以說是有得一搏的,很難說一定是虎勝,也很難說一定是兕勝。在虎兕相逢,兩獸的惡鬥當中,賈元春如何了呢?「大夢歸」。就是意味著她死掉了,人生如夢,魂歸離恨天,就是死掉了。
高鶚說賈元春沒有發生任何不測,她是「自選了鳳藻宮后,聖眷隆重,身體發福」,用今天的話說就是肥胖症。說她「未免舉動費力,每日起居勞乏,時發痰疾」,說她吃葷東西吃多了,喉嚨這兒老堵著痰,「偶沾寒氣」以後,就「勾起舊疾」,勾起她的舊病後,「竟至痰氣壅塞,四肢厥冷」,因此就薨逝了。她是因為發福,因為多痰,因為受了風寒,可能得了點兒感冒,她就死了,很太平地死在鳳藻宮裡面了。
 高鶚解釋「虎兔相逢大夢歸」說,「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他就說,因為那一年是卯年,那個月是寅月,卯就是兔,寅就是虎,所以這不就是「兔虎相逢」了嗎,她就大夢歸了。首先,這是兔虎相逢,不是虎兔相逢,應該先把年擱前頭,把月擱後頭,對不對?再加上中國人關於屬相關於十二生肖的規定,都是沖著年說的,幾乎沒有人把一月到十二月,按十二生肖來劃分的;
第五回不僅是通過一個判詞來暗示賈元春的最後結局,還通過了《紅樓夢》十二支曲當中的一支曲《恨無常》,來概括賈元春的命運。因此對賈元春的死亡原因如果要做探究的話,就必須對《恨無常》曲以及書中其他的一些描寫來做研究,來做分析。

6 元春 -死亡之謎

賈元春究竟是怎麼死的?因為我們現在看不到八十回以後曹雪芹關於賈賈元春元春的描寫了。因此,我們只能夠從第五回裡面,曹雪芹寫下的對賈元春命運的暗示里去分析。上一講裡面,我已經分析了關於賈元春的判詞,指出按曹雪芹的情節設計,她不是像高鶚續書里寫的那樣,很太平地薨逝在鳳藻宮,她是因為虎兕相爭,在一場權力爭鬥當中,悲慘地死去。第五回除了判詞,還有曲,現在我就要把關於賈元春的那一首《恨無常》曲,探究一番。判詞和曲,總的意思是相通的、相同的,但是在對一些具體事件、具體情況的交代上,又各有側重。
《恨無常》曲是這樣的:「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全拋,盪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鄉,路遠山高。故向爹娘夢裡相尋告: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
但是賈元春的最終命運仍然不好,所以叫《恨無常》。什麼叫無常啊?如果始終不好,就叫常不好,始終好就叫常好;情況總在變動中,沒有什麼是可以持久的,而且往往那變動也無法預測,因此也就無法控制,無法避免,這才叫無常。各種狀態都不能持久,如果是不好的狀態不能持久,當然挺不錯的,但是賈元春命運的悲慘在於,她的好運不能持久,所以她所謂的「恨無常」,實際上也等同於「好事終」。曹雪芹在營造這些《紅樓夢》曲的時候,真是嘔心瀝血。
 這個曲我們要一句一句地去體味。「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魯迅在他的著作《朝花夕拾》里,就有一篇《無常》,回憶他小時候在鄉間看迎神賽會的民俗活動中,所看到的裝扮出來的這種鬼,「渾身雪白」,「一頂白紙的高帽子」,手裡捏一把「破芭蕉扇」,有時候還拿一個算盤,意思是來找人「算總賬」。魯迅在那本書里還親自畫了關於無常的插圖,你可以找來看。總之,無常也是過去民間傳說中的來自陰間的一個鬼,他讓活人感到一切都不可能長久,一切都會變化,到頭來要被他清算,被他帶往陰間;而且他不講情面,魯迅先生就在他那篇文章里寫到,過去的目蓮戲里,無常給人印象最深的唱詞就是,「那怕你,銅牆鐵壁!那怕你,皇親國戚!」因此關於賈元春的曲里說「恨無常又到」,既是表示說,沒有想到的一種最壞的變化來到了,同時也意味著,去勾她赴黃泉的無常鬼跑來了。
  底下一句就接著說,賈元春「眼睜睜,把萬事全拋」,很悲慘的。她「二十年來辨是誰」,才選鳳藻宮,加封賢德妃,而且回家省親,大大地風光了一回。甚至於為了面面俱到,她還專門安排了清虛觀打醮活動,「榴花開處照宮闈」,石榴樹都開花了,如果結出果子的話是什麼樣的情景啊?但是,沒想到這些竟然都是過眼煙雲,正如秦可卿在天香樓上吊前跟王熙鳳預言的那樣,「也不過是瞬息的繁華,一時的歡樂」,到頭來,她還是「眼睜睜,把萬事全拋」。
注意,曹雪芹在《恨無常》曲的第二句里,就已經非常明確地告訴我們,這個人的死亡,不是因為什麼發福、痰壅、感冒,因病死亡,她是突然死亡。什麼叫做「眼睜睜,把萬事全拋」啊?一個人眼睜睜地不願意死,生理上不到死的時候,結果「把萬事全拋」,就說明是非正常死亡。
她死在什麼地方呢?《恨無常》曲交代得非常清楚。是像高鶚寫的那樣,死在宮裡面嗎?在鳳藻宮嗎?不是,叫做「望家鄉,路遠山高」,你想這是在什麼地方?也有人跟我辯論,說她不是金陵十二釵嗎?她的「家鄉」應該指的是金陵了。如果她是在皇帝身邊,在北京的話,她望她的家鄉不是「路遠山高」嗎?因為通過小說裡面的描寫可以知道,賈家很早就離開金陵了,小說裡面寫到賈寶玉神遊太虛境,看到有金陵十二釵的冊頁,就向警幻仙姑提問:「常聽人說金陵極大,怎麼只十二個女子?」小說裡面的賈寶玉,他對金陵就完全沒有記憶。當然,警幻仙姑就有一個解釋,說不重要的就不錄了,錄進的都是重要的。這就說明小說裡面的賈家已經離開金陵故鄉很久了,金陵只是一個原籍。賈家裡面每一個人的死亡,後來幾乎都是在離金陵很遠的地方,曹雪芹不可能把一句可以通用於賈家諸多人物的詞句,特特地寫在這裡,所以我認為「路遠山高」不會是指原籍。在《恨無常》曲裡面這樣來寫元春之死,它指的應該是元春死於一處荒郊野外,也就是說元春死在不但離她的祖籍金陵很遠,而且離她平時所居住的鳳藻宮也很遠,當然離她自己父母所住的榮國府也一樣遠,應該是比如說潢海鐵網山那一類的地方。「路遠山高」是那樣的含義。
上一篇[基翅組]    下一篇 [吉木乃沙拐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