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光的讚歌》
艾青
每個人的一生
不論聰明還是愚蠢
不論幸福還是不幸
只要他一離開母體
就睜著眼睛追求光明
世界要是沒有光
等於人沒有眼睛
航海的沒有羅盤
打槍的沒有準星
不知道路邊有毒蛇
不知道前面有陷阱
世界要是沒有光
也就沒有揚花飛絮的春天
也就沒有百花爭艷的夏天
也就沒有金果滿園的秋天
也就沒有大雪紛飛的冬天
世界要是沒有光
看不見奔騰不息的江河
看不見連綿千里的森林
看不見容易激動的大海
看不見象老人似的雪山
要是我們什麼也看不見
我們對世界還有什麼留戀
只是因為有了光
我們的大千世界
才顯得絢麗多彩
人間也顯得可愛
光給我們以智慧
光給我們以想象
光給我們以熱情
光幫助我們創造出不朽的形象
那些殿堂多麼雄偉
裡面更是金碧輝煌
那些感人肺腑的詩篇
誰讀了能不熱淚盈眶
那些最高明的雕刻家
使冰冷的大理石有了體溫
那些最出色的畫家
描出了色授神與的眼睛
比風更輕的舞蹈
珍珠般圓潤的歌聲
火的熱情、水晶的堅貞
藝術離開光就沒有生命
山野的篝火是美的
港灣的燈塔是美的
夏夜的繁星是美的
慶祝勝利的焰火是美的
一切的美都和光在一起
這是多麼奇妙的物質
沒有重量而色如黃金
它可望而不可及
漫遊世界而無體形
具有睿智而謙卑
它與美相依為命
誕生於撞擊和磨擦
來源於燃燒和消亡的過程
來源於火、來源於電
來源於永遠燃燒的太陽
太陽啊,我們最大的光源
它從億萬萬里以外的高空
向我們居住的地方輸送熱量
使我們這裡滋長了萬物
萬物都對它表示景仰
因為它是永不消失的光
真是不可捉摸的物質——
不是固體、不是液體、不是氣體
來無蹤、去無影、浩淼無邊
從不喧囂、隨遇而安
有力量而不劍拔弩張
它是無聲的威嚴
它是偉大的存在
它因富足而能慷慨
胸懷坦蕩、性格開朗
只知放射、不求報償
大公無私、照耀四方
但是有人害怕光
有人對光滿懷仇恨
因為光所發出的針芒
刺痛了他們自私的眼睛
歷史上的所有暴君
各個朝代的奸臣
一切貪婪無厭的人
為了偷竊財富、壟斷財富
千方百計想把光監禁
因為光能使人覺醒
凡是壓迫人的人
都希望別人無能
無能到了不敢吭聲
而把自己當做神明
凡是剝削人的人
都希望別人愚蠢
愚蠢到了不會計算
一加一等於幾也鬧不清
他們要的是奴隸
是會說話的工具
他們只要馴服的牲口
他們害怕有意志的人
他們想把火撲滅
在無邊的黑暗裡
在岩石所砌的城堡里
維持血腥的統治
他們占有權力的寶座
一手是勳章、一手是皮鞭
一邊是金錢、一邊是鎖鏈
進行著可恥的政治交易
完了就舉行妖魔的舞會
和血淋淋的人肉的歡宴
回顧人類的歷史
曾經有多少年代
沉浸在苦難的深淵
黑暗凝固得象花崗岩
然而人間也有多少勇士
用頭顱去撞開地獄的鐵門
光榮屬於奮不顧身的人
光榮屬於前仆後繼的人
暴風雨中的雷聲特別響
烏雲深處的閃電特別亮
只有通過漫長的黑夜
才能噴湧出火紅的太陽
愚昧就是黑暗
智慧就是光明
人類是從愚昧中過來
那最先去盜取火的人
是最早出現的英雄
他不怕守火的鷲鷹
要啄掉他的眼睛
他也不怕天帝的憤怒
和轟擊他的雷霆
把火盜出了天庭
於是光不再被壟斷
從此光流傳到人間
我們告別了刀耕火種
蒸汽機帶來了工業革命
從核物理誕生了原子彈
如今象放鴿子似的放出了地球衛星……
光把我們帶進了一個
光怪陸離的世界:
光怪陸離的世界:
X光,照見了動物的內臟
激光,刺穿優質鋼板
光學望遠鏡,追蹤星際物質
電子計算機
把我們推到了二十一世紀
然而,比一切都更寶貴的
是我們自己的銳利的目光
是我們先哲的智慧之光
這種光洞察一切、預見一切
可以透過肉體的軀殼
看見人的靈魂
看見一切事物的底蘊
一切事物內在的規律
一切運動中的變化
一切變化中的運動
一切的成長和消亡
就連靜靜的喜馬拉雅山
也在緩慢地繼續上升
認識沒有地平線
地平線只能存在於停止前進的地方
而認識卻永無止境
人類在追蹤客觀世界中
留下了自己的腳印
實踐是認識的階梯
科學沿著實踐前進
在前進的道路上
要砸開一層層的封鎖
要掙斷一條條的鐵鏈
真理只能從實踐中得以永生
光從不可估量的高空
俯視著人類歷史的長河
我們從周口店到天安門
象滾滾的波濤在翻騰
不知穿過了多少的險灘和暗礁
我們乘坐的是永不沉的船
從天際投下的光始終照引著我們
我們從千萬次的蒙蔽中覺醒
我們從千萬種的愚弄中學得了聰明
統一中有矛盾、前進中有逆轉
運動中有阻力、革命中有背叛
甚至光中也有暗
甚至暗中也有光
不少醜惡與地恥
隱藏在光的下面
毒蛇、老鼠、臭蟲、蠍子、蜘蛛
和許多種類的粉蝶
她們都是孵化害蟲的母親
我們生活著隨時都要警惕
看不見的敵人在窺伺著我們
然而我們的信念
象光一樣堅強——
經過了多少浩劫之後
穿過了漫長的黑夜
人類的前途無限光明、永遠光明
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生命
人世銀河星雲中的一粒微塵
每一粒微塵都有自己的能量
無數的微塵彙集成一片光明
每一個人既是獨立的
而又互相照耀
在互相照耀中不停地運轉
和地球一同在太空中運轉
我們在運轉中燃燒
我們的生命就是燃燒
我們在自己的進代
應該象節日的焰火
帶著歡呼射向高空
然後迸發出璀璨的光
即使我們是一支蠟燭
也應該「蠟炬成灰淚始干」
即使我們只是一根火柴
也要在關鍵時刻有一次閃耀
即使我們死後屍骨都腐爛了
也要變成磷火在荒野中燃燒
作為一個微不足道的人
天文學數字中的一粒微塵
即使生命象露水一樣短暫
即使是恆河岸邊的細沙
也能反映出比本身更大的光
我也曾經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在不自由的歲月里我歌唱自由
我是被壓迫的民族我歌唱解放
在這個茫茫的世界上
我曾經為被凌辱的人們歌唱
我曾經為受欺壓的人們歌唱
我歌唱抗爭,我歌唱革命
在黑夜把希望寄託給黎明
在勝利的歡欣中歌唱太陽
我是大火中的一點火星
趁生命之火沒有熄滅
我投入火的隊伍、光的隊伍
把「一」和「無數」溶合在一起
進行為真理而鬥爭
和在鬥爭中前進的人民一同前進
我永遠歌頌光明
光明是屬於人民的
未來是屬於人民的
任何財富都是人民的
和光在一起前進
和光在一起勝利
勝利是屬於人民的
和人民在一起所向無敵
我們的祖先是光榮的
他們為我們開闢了道路
沿途
下了深深的足跡
每個足跡里都有血跡
現在我們正開始新的長征
這個長征不只是二萬五千里的路程
我們要逾越的也不只是十萬大山
我們要攀登的也不只是千里岷山
我們要奪取的也不只是金沙江、大渡河
我們要搶渡的是更多更險的流口
我們在攀登中將要遇到更大的風雪、更多的冰川……
但是光在召喚我們前進
光在鼓舞我們、激勵我們
光給我們送來了新時代的黎明
我們的人民從四面八方高歌猛進
讓信心和勇敢伴隨著我們
武裝我們的是最美好的理想
我們是和最先進的階級在一起
我們的心胸燃燒著希望
我們前進的道路鋪滿陽光
讓我們的每個日子
都象飛輪似的旋轉起來
讓我們的生命發出最大的能量
讓我們象從地核里釋放出來似的
極大地撐開光的翅膀
在無限廣闊的宇宙中飛翔
讓我們以最高的速度飛翔吧
讓我們以大無畏的精神飛翔吧
讓我們從今天出發飛向明天
讓我們把每個日子都當做新的起點
或許有一天,總有一天
我們這個古老的民族
我們最勇敢的階級
將接受光的邀請
卻叩開那些緊閉的大門
訪問我們所有的芳鄰
讓我們從地球出發
飛向太陽……
1978年8月—12日
上一篇[《玉函方》]    下一篇 [呂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