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利圖斯(希臘語:Kλείτoς Λευκός ,?-前318年),亞歷山大大帝麾下的馬其頓將軍,綽號「白髮」,並與另一名綽號「黑髮」的克利圖斯有所分別。另外,這位白髮克利圖斯在阿特納奧斯和克勞狄俄斯·埃利安的描述中相當奢華和講究排場。於前324年跟隨克拉特魯斯一同護送馬其頓老兵回鄉。
亞歷山大大帝逝世的時候,克拉特魯斯還在奇里乞亞,剛好接到安提帕特的求助信,最後他決定繼續回鄉。克利圖斯在拉米亞戰爭期間擔任馬其頓艦隊司令,並在前322年阿卑多斯戰役、阿瑪格斯戰役擊敗雅典艦隊司令伊厄泰翁(Eetion)。之後在前321年特里帕拉迪蘇斯分封協議,克利圖斯成為呂底亞總督。當帝國攝政安提帕特於前319年死後,安提柯企圖謀反,並準備先把矛頭對準克利圖斯,克利圖斯察覺安提柯的意圖,派兵在轄區境內的主要城市駐守,自己親自往馬其頓向新任帝國攝政波利伯孔報告此事。前318年,波利伯孔在邁加洛波利斯(Megalopolis)慘遭軍事失利后,他派克利圖斯率領一支艦隊前往達達尼爾海峽,防止安提柯可能會從此地進軍歐洲。克利圖斯在那裡與當地赫勒斯滂弗里吉亞總督阿里達烏斯合作,阿里達烏斯則於陸上堅守賽厄斯(Cius)。克利圖斯在海上於拜占庭海域附近,大破卡山德將領尼卡諾爾所率領的聯合艦隊,在如此輝煌的勝利之後,這場大勝使克利圖斯掉以輕心,克利圖斯認為安提柯的艦隊對他來說不再是一個威脅,現在他是大海上不容置疑的主人,沒有人能挑戰他在愛琴海上的霸權了。他現在放心的讓自己的艦隊成員們在拜占庭附近的海灘上紮營休息。  
在附近陸地上帶著一大支陸軍等著尼卡諾勝利后就準備渡海的安提柯,聽到他艦隊遭到覆滅性的打擊,損失過半的消息,表現出了極大的鎮靜。他甚至沒有顯得不開心,而是立刻行動起來。他讓尼卡諾不要灰心,而是鼓勵他帶著剩餘的60艘戰艦動員起來,立刻再次出戰。為了防止這支剛剛慘敗減員嚴重的殘餘艦隊士氣低落,他派出自己軍隊里的部分精銳的勇士到船上充當海軍陸戰隊以提升艦隊的信心同時增強他們的戰鬥力。  
做完這些安排后,安提柯派人通知支持自己的拜占庭人把自己的民用船隻都動員起來,偷偷的連夜把他的大部分輕裝部隊,包括弓箭手,投石兵和大量支援部隊從卡爾西頓附近的亞洲運過赫勒斯滂海峽,駛向屬於歐洲邊緣的色雷斯海岸,位於拜占庭(見我本章開始貼的地圖,不過上面的拜占庭被翻譯為君士坦丁堡)近郊海岸克利圖斯的軍營。  
第二天拂曉的時候,安提柯登陸的軍隊向克利圖斯的軍營發起了進攻。克利圖斯和他手下睡眼惺忪的士兵們還沉浸在剛獲得的輝煌勝利中,怎麼都沒想到安提柯會這麼快重整旗鼓。他們在恐慌中陷入了極度的混亂,一部分的士兵由於自己的營地內還有大量輜重、個人財產和剛結束的那次海戰中抓來的戰俘而不知道是否要逃到船里去,另一部分士兵則不顧一切的沖向艦隊,他們認為自己只要能上船就安全了。很遺憾的,他們錯了。尼卡諾的戰艦趕到了,雖然正面的海戰中他打不過克利圖斯,但是這個時候要摧毀毫無準備的零星船隻還是很輕鬆的。最終的結果,安提柯幾乎沒有付出什麼損失,而克利圖斯強大的艦隊被完全徹底的摧毀,少量戰艦被尼卡諾的攻擊導致擱淺,絕大部分戰艦和水手全部被生擒。  
克利圖斯在混亂中獨自一人駕駛一隻小船逃了出去,他想回去找波利比孔向他求援,但是這麼一隻小船是無法飄回馬其頓的。無奈之下他被迫在附近的色雷斯海岸登陸,希望能從陸路回到馬其頓。不幸的是,在路上,他被卡桑德的盟友,色雷斯總督萊西馬庫斯的海岸巡邏隊俘獲和處決了。  
如果說之前在麥加羅波利斯的慘敗對波利比孔的威望只是一個打擊而並非致命的話,這次的赫勒斯滂海峽戰役對於波利比孔的威望來說是毀滅性的。不僅如此,由於艦隊的完全喪失,現在他完全失去了對安提柯的主動權,安提柯可以回頭去亞洲對付那個討厭的攸美尼斯了。
上一篇[切列里諾]    下一篇 [切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