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軍事歷史學家

卡爾·菲利普·戈特弗里德·馮·克勞塞維茨(1780~1831年),德國軍事理論家和軍事歷史學家,普魯士軍隊少將。1792年,參加了普魯士軍隊。1795年晉陞為軍官,並自修了戰略學、戰術學和軍事歷史學。著有《戰爭論》一書。

1人物介紹

克勞塞維茲(Carl Von Clausewitz)1803年從柏林軍官學校畢業后,任奧古斯特親王副官。1806年10月隨親王參加奧爾施泰特會戰時,被法軍俘虜,翌年底獲釋。1809年初調普軍總參謀部工作,任總參謀長兼軍事改革委員會主席G.J.D.von沙恩霍斯特的辦公室主任,協助沙恩霍斯特從事軍事改革。1810年秋任軍校教官,並為王太子講授軍事課。1812年春,主張聯合俄國抗擊法國,因不滿普魯士國王同拿破崙一世結盟而辭職,轉到俄軍,在騎兵軍和步兵軍司令部中任職。1814年回歸普軍。翌年任G.L.布呂歇爾軍團第三軍參謀長,參加利尼會戰。1818年5月任柏林軍官學校校長,9月晉陞為少將。任校長職12年,潛心研究戰史和從事軍事理論著述。1830年任炮兵第二監察部監察。1831年5月任駐波蘭邊境普軍參謀長。同年11月卒於布雷斯勞。克勞塞維茨去世后,他的妻子於1832~1837年整理出版了《卡爾·馮·克勞塞維茨將軍遺著》,共10卷,1~3卷為《戰爭論》,其餘為戰史著作。

2戰爭影響

法國大革命、歷次拿破崙戰爭和19世紀初歐洲各國人民的民族解放運動,對於克勞塞維茨世界觀、軍事觀的形成,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克勞塞維茨雖然對法國大革命持反對態度,但他同時也清楚地看出了這次革命在軍事上引起的根本性變化,並對封建主義軍事理論進行了尖銳的抨擊。
克勞塞維茨研究了1566~1815年期間所發生過的130多次戰爭和征戰,撰寫了論述荷蘭獨立戰爭、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戰爭、路易14戰爭、菲特烈2世戰爭、拿破崙戰爭、1812年衛國戰爭、1813年德意志解放戰爭等許多軍事歷史著作。克勞塞維茨的主要著作是《戰爭論》。

3戰爭論

「戰爭是政治的工具;戰爭必不可免地具有政治的特性,……戰爭就其主要方面來說就是政治本身,政治在這裡以劍代表,但並不因此就不再按照自己的規律進行思考了。」對於克勞塞維茨的這一論點,列寧曾給予極高評價。列寧稱他為「一位非常有名的戰爭哲學和戰爭史的作家」。

4唯心主義

把他國家的政治視為整個社會利益的代表,而不懂得政治本身的發展動力就是階級鬥爭。他認為戰爭只不過是對外政策的繼續,而沒有認識到戰爭同對內政策的聯繫,把政治與經濟、政治與社會制度、政治與階級鬥爭割裂開來。由於他沒有揭示出戰爭的社會性質和階級本質,所以在他論述具體戰爭時,就無法闡明戰爭的侵略性或正義性。
克勞塞維茨認為「每個時代均應有其特定的戰爭」,軍事學術的變化是由「新社會條件和社會關係」引起的。這些判斷是正確的。但他並不理解究竟是什麼決定了軍事學術的發展,所以他對這一點的解釋是相當矛盾的。
克勞塞維茨在研究軍事學術理論及其組成部分--戰略學和戰術學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他反對軍事學術中的「永恆的原則」,認為戰爭現象是不斷發展的。同時,他又否定在軍事發展上存在規律性,並且斷言「戰爭是一個充滿偶然性的領域,是一個充滿不確實性的領域」。
克勞塞維茨是第1個在西方軍事科學中明確提出了交戰、戰局乃至整個戰爭的一些實施原則:最大限度使用全部力量;集中儘可能的兵力於主突方向;發揮軍事行動的突然性、快速性和堅決性;有效地利用既得戰果。
克勞塞維茨揭示了精神因素的制勝作用,這也是他對軍事理論的重大貢獻。克勞塞維茨認為,主要精神力量是:統帥的才能、軍隊的武德及其民族精神。然而,由於克勞塞維茨沒有弄清戰爭的社會本質和民眾在戰爭進程中、戰爭結局中的決定性作用,過分地誇大了統帥的作用,因此他就無法認清精神因素的真正源泉。
克勞塞維茨死後出版的著作,構成了西方軍事思想發展史上的一個完整階段。後來的西方軍事思想家甚至利用克勞塞維茨一些矛盾的觀點,為軍事思想中的反動論點進行辯護。西方把克勞塞維茨捧為「空前絕後的軍事經典作家」,大肆宣揚克勞塞維茨關於誇大個人作用和認識戰爭充滿偶然性因素的觀點,特別是鼓吹他那種有關戰爭殘酷無情的思想,為強者國家有權採用最野蠻的武力方式作辯護。
這些觀點在德國反動軍隊中,特別是在法西斯專政時期盛行。一些現代西方思想家仍然推崇這些觀點,竭力證明,帝國主義集團挑起和進行的戰爭和武裝衝突,與剝削階級的侵略政策毫不相干,並且把這些戰爭說成是「全民」的戰爭,甚至美化為「革命」的戰爭。現代帝國主義軍事思想界竭力使克勞塞維茨理論遺產中的錯誤論點,適應他們今天的需要,這就證明了西方軍事思想的局限性。

5西方兵聖

時勢造英雄。在歷史的長河中,大凡傑出人物無一不是特定歷史條件的產物。享有「西方兵聖」之譽的克勞塞維茨就是如此。他之所以能夠成就令人矚目的《戰爭論》,成為西方軍事理論巨匠,與十八世紀震撼整個歐洲大陸的法國革命和拿破崙戰爭有著直接的關係。讓我們走進歷史的時光隧道中,重新認識、了解克勞塞維茨充滿智慧的一生及他所創造兵學巨著《戰爭論》的時代背景。克勞塞維茨曾經預言:「他的《戰爭論》將引起軍事理論的一場革命,並且它將不是二、三之後就會被人們遺忘的書。」現在看來,人們不能不為他這種堅定的自信和準確的預見而讚歎。一百六十多年過去了,克勞塞維茨熔鑄在《戰爭論》中不朽的靈魂,一直活躍在世界軍事舞台上。其軍事思想精華在新時代的軍事革命中仍將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本書敘途克勞塞維茨成長的時代背景及政治環境,帶領讀者了解克勞塞維茨的人生智慧以及其創作出巨著《戰爭論》的偉大思想。

6思想

1.戰爭的要素——搏鬥。戰爭無非是擴大了的搏鬥。目的是打垮對方,讓對方服從自己的意志。定義:戰爭是迫使敵人服從我們意志的一種暴力行為。
2.人與人之間的鬥爭本來就包含敵對意圖和敵對感情這兩種不同的要素。
3.暴力的使用是無限度的。
4.讓敵人無力抵抗,是戰爭的目標
5.假使在決戰中,為決戰做的準備任何一點不足,在將來都無法挽回。
6.同時使用一切力量是違背戰爭的性質的。
7.軍事活動分為進攻和防禦兩種形式。
8.加上偶然性,戰爭就變成賭博了。
9.軍事活動總是少不了危險,而在危險中最可貴的精神力量是什麼呢?是勇氣
10.雖然人的理性總喜歡追求明確和肯定,但是人的感情卻往往嚮往不肯定。
11.戰爭無非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

7戰略

一、戰爭是政治的繼續。克勞塞維茨認為,戰爭就如同一條變色龍,每一次戰爭都有其自己的特色,千變萬化,各不相同。但戰爭的暴烈性,戰爭的概然性和偶然性卻是其根本屬性之一。從戰爭與政治的關係看,政治是戰爭的母體。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把戰爭看成獨立的東西,而要看作是政治的工具,是為政治服務的。軍事觀點必須服從於政治觀點。任何企圖使政治觀點從屬於軍事觀點的做法都是錯誤的。戰爭爆發之後,並未脫離政治,仍是政治交往的繼續,是政治交往通過另一種手段的實現,是打仗的政治,是以劍代筆的政治。
二、戰爭的目的就是消滅敵人。克勞塞維茨認為,戰爭的政治目的即是消滅敵人,而消滅敵人必然要通過武力決戰,通過戰鬥才能達到,它是一種比其他一切手段更為優越、更為有效的手段。消滅敵人包括物質力量和精神力量兩個方面。當然,消滅敵人並不意味著蠻幹。有勇無謀的硬幹,不僅消滅不了敵人的軍隊,反而會使自己的軍隊被敵人消滅。
三、戰略包括精神、物質、數學、地理、統計五大要素。精神要素指精神力量及其在軍事行動中的作用。物質要素指軍隊的數量、編成、各兵種的比例等。數學要素指戰線構成的角度、向心運動和離心運動等。地理要素指制高點、山脈、江河、森林、道路等地形的影響。統計要素指一切補給手段等。克勞塞維茨認為,「這些要素在軍事行動中大多數是錯綜複雜並緊密結合在一起的。」其中精神要素佔據首位,影響戰爭的各個方面,貫穿於戰爭始終。「物質的原因和結果不過是刀柄,精神的原因和結果才是貴重的金屬,才是真正鋒利的刀刃。」
四、戰略戰術的基本原則。克勞塞維茨認為,數量上的優勢在戰略戰術上都是最普遍的制勝因素。雖然在實際作戰時,通常不可能處處形成優勢,但必須在決定點上通過巧妙調遣部隊,造成相對優勢。一切軍事行動或多或少的以出其不意為基礎,才能取得優勢地位,使敵人陷入混亂和喪失勇氣,從而成倍地擴大勝利的影響。戰略上最重要而又最簡單的準則是集中優勢兵力。用於某一戰略目的的現有兵力應同時使用,越是把一切兵力集中用於一次行動和一個時刻最越好。會戰是戰爭的真正重心,由幾個戰鬥所形成的大規模會戰能有效地消滅敵軍,所取的的成果最大,故高級將領應當重視這種雙方主力之間的戰爭,視其為挫敗敵國交戰意志的重要手段。
五、戰爭中的攻防。克勞塞維茨認為,進攻和防禦是戰爭中的兩種基本作戰形式。二者是相互聯繫、相互轉化的。整體為防禦,局部可能為進攻。進攻中含有防禦因素,防禦中也含有進攻因素。進攻可轉變為防禦,防禦也可以轉變為進攻。一般說來,防禦應離自己的兵員和物資補給地較近,能依靠本國民眾的有利條件,但它的目的是消極據守。進攻具有「佔領」這一積極目的,並通過佔領來增加自己的作戰手段。
六、要積極向戰史學習。克勞塞維茨認為,戰爭理論是成長於戰爭經驗土壤里的果實。戰史是最好的、最有權威、最能說服人的教師。戰爭理論和原則的提出,應當在研究戰史的基礎上進行。當然,戰爭理論也要隨著時代和軍隊的變化而變化,要適應特定國家的需要,具有時代的特點。

8思想不足

「在戰場上消滅敵人的主力」是戰爭的真正目的——把這條原則變成教條,主要是由於克勞塞維茨的影響。克勞塞維茨的著作(死後才發表出來),對於後來的普魯士將領,特別是毛奇,有著重大的影響。普軍在一八六六年和一八七○年所取得的勝利,促使世界各國的軍隊都接受了這一原則,促使它們把普魯土的軍事制度當作了效法的楷模。因此,探討一下克勞塞維茨的理論實在非常重要。
克勞塞維茨的門徒們把他的理論推崇到了極端的高度。這是克勞塞維茨本人在生前所沒有想到的,但卻是歷史上經常出現的一種現象。
在所有各種學術領域內,多數的先知者和思想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命運,那就是他們的學說總是被人誤解。克勞塞維茨的那些學生,背離了自己的老師,在戰爭目的的問題上並沒有研究清楚,他們對於其原始觀念的損害,甚至比其帶有偏見而又主觀的反對者還要嚴重。不過,也應該承認,克勞塞維茨本人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多地引起了對於自己理論的誤解。他作為康德的再傳弟子,曾經學會了一套哲學式的表達方法,但是,他又不是一位真正的哲學家。他的戰爭理論,從表達方式來說,不僅過於抽象化,而且相當枯燥。所以,只習慣於進行具體思維的普通軍人,對他的理論總是難於理解。沿著他的論據線索去思考吧,往往會突然回頭後轉,走向與這種線索完全相反的方向。由於克勞塞維茨在表達上相當的混亂,他們不能不感到困惑,只能抓住他的一些生動的「警語」,看到這些警語的表面意義,而不能深入地去了解他的思想主流。
克勞塞維茨對戰爭理論的最大貢獻,是他特彆強調了心理因素的作用。他大聲疾呼,反對那個時代中最時髦的幾何學派戰略。他明確指出,人類的精神要比那些作戰線和作戰角的觀念重要得多。他分析了戰爭中「危險」和「勞累」對於軍事行動的影響,「勇敢」和「決斷」的價值。這些足以表明,他對此是有深刻認識的。
然而,有些不幸,克勞塞維茨的某些錯誤也對後來的歷史進程產生了相當不好的影響。克勞塞維茨過分強調了陸軍的作用,因而未能正確估計海軍的意義。他的眼光顯得相當近視,就在戰爭的機器時代已經敞開大門的時候,他還在宣揚自己的信念,說什麼數量的優勢仍在與日俱增地具有決定性的意義。這樣的「信條」增長了一般軍人本能的保守主義思想,使他們不敢相信機械的發明有創立新型優勢的可能性。當時,徵兵制的廣泛推行,使得大量兵力的徵集有著一種很簡單的辦法。這也是促成保守思想的一個強有力的理由。由於忽視了心理上的因素,這種由徵兵制所建立起來的大軍,一旦受到襲擊,比較容易出現混亂和發生突然的崩潰。而過去的老辦法,儘管不是那樣經常和制度化,但總還是力圖以受過良好訓練的戰士來組建軍隊。
對於戰術和戰略,克勞塞維茨並沒有提供多少新奇進步的思想。在這方面,他既沒有創造,也沒有推動,只不過是把戰略、戰術的思想加以系統化罷了。同十八世紀所產生的「師」制理論和二十世紀使用快速裝甲部隊的理論比較起來,克勞塞維茨的戰爭理論缺乏那種革命性的影響。
而且有一點值得特別注意。他在總結拿破崙戰爭的經驗,企圖為拿破崙戰爭找出一個理論體系時,卻把注意力放到了戰爭的某種落後形式上面,結果出現了一種「背向革命」的趨勢,反而向民族戰爭方向倒退了。
克勞塞維茨關於軍事目標的理論
在為軍事目標下定義的時候,克勞塞維茨曾使自己的戰略趨向於純粹的形式邏輯。他寫道:「使敵人無力抵抗是戰爭行為的目標」,「至少在理論上必須這樣」。他接著說:「要敵人服從我們的意志,就必須使敵人的處境比按我們的要求作出犧牲更為不利,這種不利至少從表面上看應該不是暫時的,否則,敵人就會等待較有利的時機而不屈服了。因此,繼續進行的軍事活動所引起的處境上的任何變化,都必須對敵人更加不利,至少在理論上必須這樣。作戰一方可能陷入的最不利的處境是完全無力抵抗。因此,如果要以戰爭行為迫使敵人服從我們的意志,那麼就必須使敵人或者真正無力抵抗,或者陷入勢將無力抵抗的地步。由此可以得出結論:解除敵人武裝或打垮敵人,不論說法如何,必然始終是戰爭行為的目標。」
由於受了康德的影響,克勞塞維茨的思想具有二元論的趨勢。他相信有一個完滿的(軍事)理想境界,但同時又認識到,在現實的世界里,這種理想決無完全達到的可能。他對於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差異是有深刻認識的,指出了「軍事理想」同「現實中的情況變化」有所不同。他寫道:「在純概念的抽象領域裡,思考活動在達到極端以前是決不會停止的,因為思考的對象是個極端的東西……如果我們從抽象轉到現實,那麼一切就不同了。」從抽象的概念來說,戰爭的目的是要徹底解除敵人的武裝,但是,在實際中這個目的並不是經常能夠達到的,而且對於和平來說也並不是一個必要的條件。
克勞塞維茨這種趨向極端的態度,在他關於「戰鬥」的議論中也反映得很清楚。他把戰鬥看成是用來達到戰爭目的的手段。他一開始就特彆強調,只有鬥爭才是結束戰爭的唯一手段。他說:「在戰爭中手段只有一種,那就是戰鬥。」
為了證明這條「真理」,他進行了廣泛的論證。指出「一切軍事活動都必然直接地或間接地同戰鬥有關」。通過一番大道理的說教,似乎大多數人都接受了他的觀點。可是,克勞塞維茨接著來了一個大轉彎,宣布說:「戰爭的目的並不始終都是消滅參加戰鬥的軍隊,不必經過實際的戰鬥,只要部署了戰鬥並通過由此形成的態勢,就往往可以達到戰鬥的目的。」
此外,克勞塞維茨認為,
「……在其他一切條件都相同的前提下,我們越想要消滅敵人軍隊,自己軍隊的消耗也必然會越大。
「採取這一手段的危險在於:正是因為我們企圖取得較大的效果,所以在做不到的情況下,反過來我們也會遭到較大的不利。」
在這裡,克勞塞維茨自己說出了他的預言,對於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遵循他的原則的門徒來說,可以說是非常靈驗的。因為他那些關於會戰的學說,流傳下來的只是理論方面的,而不是實際方面的。他曾經辯論說,所以要採取其他一些手段,只是為了避免會戰中的危險,這樣又為他的門徒增加了一層誤解。因為他斤斤計較於理論觀念的說明,偏重於抽象的闡述,結果便使他的門徒在心靈上產生了曲解現實的現象。
對於他的這種充滿著哲學理論的迷宮,讀者當中很少有人能夠真正把握其邏輯路線,或者深入其理論境界而不致迷失方向。當然,讀者當中也確實有很多人能夠背誦他的下述警語:
「在戰爭中手段只有一種,那就是戰鬥。」
「用流血方式解決危機,即消滅敵人軍隊,這一企圖是戰爭的長子。」
「只有在大規模的會戰中才能決定重大的勝負。」
「關於那些不經流血而獲得勝利的統帥的一切,是我們不想聽的。」
由於克勞塞維茨一再地重複著這些言詞,結果便使他那個本來就不太清楚的哲學反而變得更加模糊了。他的戰爭哲學,曾經成為普魯士人的《馬賽曲》,能夠激勵人們熱血沸騰,但是也使他們的心靈中毒。這樣一來,克勞塞維茨的哲學教條,就只配培養軍士,而不能產生將軍。按照他的學說,只有戰鬥才是「真正的軍事活動」。於是,戰略的桂冠被剝奪掉了,軍事學術變成了大量屠殺的「技術」。而且,他的戰爭哲學慫恿著將軍們一有機會就去尋求會戰,而不想到要首先去創造對於自己有利的條件。
克勞塞維茨的下述一段話是常常被人們引用的,這更證明他對於軍事學術的衰落不能推咎責任。他說:
「有些仁慈的人可能很容易認為,一定會有一種巧妙的方法,不必造成太大的傷亡就能解除敵人的武裝或者打垮敵人,並且認為這是軍事藝術發展的真正方向。這種看法不管多麼美妙,卻是一種必須消除的錯誤思想……」
很明顯,克勞塞維茨在發表這個意見時,並沒有認真推敲一番。他沒有想到,他所公開譴責的東西,正是軍事學術方面的所有匠師(包括拿破崙本人在內)所追求的東西,而且正是軍事學術的正確目標。
後來,許多頭腦不清的糊塗人,在一再採取狼奔豕突式的直接進攻行動因而遭受重大傷亡時,往往是用克勞塞維茨的言論來進行強辯,甚至於還覺得自己理直氣壯。
克勞塞維茨始終強調著「數量」優勢的決定性作用,頑固地堅持著這種觀點。這就更加增強了其理論的有害影響。當然,他同時也從另一方面透澈地指出了「突然性」的重大價值。他說:「一切行動都是或多或少以出敵不意為基礎的,因為沒有它,要在決定性的地點上取得優勢簡直是不可想象的。」可是,他的追隨者們卻惑於他那種一慣強調「數量」優勢的說法,總是把使用大量軍隊作為奪取勝利的基本手段。
克勞塞維茨關於戰爭目的的理論
克勞塞維茨盡量頌揚「絕對」戰爭的觀念。他在這個問題上的理論闡述,對軍事學術的發展也產生了相當有害的影響。
按照他的理論,只有無限制地使用力量才是達到成功之路。他在開始闡述自己的學說時指出,「戰爭無非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可是到後來似乎出現了一點矛盾,他把政治當成了戰略的奴隸,——而且這種戰略還是一種不好的戰略。
他的這種觀念又由於下面一種說法而更加變本加厲了。他認為,如果給戰爭哲學中引進一種限制與緩和的因素,那是大錯而特錯了,因為「戰爭是一種暴力行為,而暴力的使用是沒有限度的」。
克勞塞維茨的這種說法,正是那種盲目誇大的近代化總體戰爭的基礎。他所提出的使用兵力的原則,是不受任何限制的,是不計任何成本的,因而只對那些仇恨心達到了瘋狂程度的暴民「群眾」完全適用。這和明智的治國藝術與合理的戰略是完全對立的,而合理的戰略必須為政治目的服務。
如果戰爭是政治的繼續,誠然如克勞塞維茨所說的那樣,那麼在進行戰爭的時候,也就必須考慮到戰後的利益。一個國家如果真的把自己的力量消耗乾淨,那麼它本身的政治也就會隨之而破產。
克勞塞維茨本人對於他那條「無限制地使用兵力」的原則,反倒是有所限制的。他承認這樣一個事實:作為戰爭最初動機的政治目的,在給武裝力量確定目標和用兵份量時,都應該有一個標準(尺度)。
還有一個更有意義的情況。克勞塞維茨闡述了一種有關邏輯極限的思想。他曾指出,當手段喪失了它與最終目的之間的任何聯繫時,在大多數情況下,要用最大數量的兵力去達到目的是不可能的,因為其內部必然會產生阻力。
他的經典性著作《戰爭論》,是一部經過十二年緊張思考的作品。如果假以天年,使作者有更多的時間來考慮戰爭的問題,那麼他有可能作出更合理和更準確的結論。隨著研究的逐步深入,他的思想是會有所變化的。遺憾的是。他在一八三○年因患霍亂病去世了,致使其著述工作未能最後完成。克勞塞維茨的著作是在他死後由其妻子整理出版的。在好幾個包封得很嚴密的紙包中,找到了他的遺稿。其中,還寫著一句頗有預言意味的附註:
「假使我過早去世,因而中斷了這項工作,那麼現有的一切東西當然只能叫做一堆不象樣子的思想材料了。它們將會不斷地遭到誤解和任意的批評。」
如果沒有那場該死的霍亂病,那麼克勞塞維茨的著作也許不至於出現這些弊病。因為已經有了一個很有意義的徵候,說明克勞塞維茨的思想正在演變當中,他差不多快要到達放棄原有「絕對戰爭」觀念的地步,準備在更加合理的基礎上來全面修改他的理論。可惜就在這個時刻,他不幸死去了。
結果,「遭到誤解」的大門便永遠地敞開著,來自各方的誤解和批評,甚至超出了他本人預測的程度。總的說來,由於無限戰爭理論被普遍採用,竟使文明世界受到了嚴重的破壞。人們對他的理論缺乏深刻了解,致使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因和特點,受他理論的影響非常之大。從邏輯發展的角度來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仍然可以看到這一理論的後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