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克珠傑·格勒巴桑布

標籤: 暫無標籤

克珠傑•格勒巴桑(1385年-1438年)於藏曆第六繞迥之木牛年(1385年,明洪武十八年)誕生於后藏拉堆多雄的曲沃地方(今西藏昂仁境內);父名根噶札西,母名烏占嘉姆。22歲時,到前藏正式拜宗喀巴為師,成為宗喀巴的第二大弟子,從此成為宗喀巴的忠實追隨者。1432年,賈曹傑•達瑪仁欽園寂后,甘丹寺的全體僧眾公推克珠傑繼任甘丹寺第三任赤巴(即法台);克珠傑任「法台」長達8年之久。克珠傑於藏曆第七繞迥之土馬年(1438年,明正統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圓寂,終年54歲。公元1645年(清順治二年),清朝政府追認克珠傑為「第一世班禪額爾德尼」。

1 克珠傑·格勒巴桑布 -簡介

於藏曆第六繞迥之木牛年(1385年,明洪武十八年)誕生在後藏拉堆多雄的曲沃地方(今西藏昂仁境內)。父親根噶

克珠傑·格勒巴桑布唐卡

札西,母親烏占嘉姆。童年時在薩迦寺出家,拜薩迦派的僧格堅贊為師,受了沙彌戒。16歲時去昂仁寺與珀東班禪等辯論經教,獲得勝利,聲譽鵲起。隨後又返回薩迦寺,從吉尊熱蓬娃學習密宗。18歲時,到前藏聽宗喀巴講經。宗喀巴向克珠傑講說「三藏」,授大灌頂,克珠傑對宗喀巴的淵博知識深感欽佩。返回后藏,又在江孜的巴郭曲登寺,拜著名高僧仁達娃 ·循努洛哲為師,學習《中觀論》、《因明》、《般若經》、《俱舍論》、《律經》及密宗經典,並受了比丘戒。

克珠傑,童年時在薩迦寺出家,拜薩迦派的僧格堅贊為師,受了沙彌戒。16歲時去昂仁寺與珀東班禪等辯論經教,獲得勝利,聲譽鵲起。隨後又返回薩迦寺,從吉尊熱蓬娃學習密宗。

18 歲時,到前藏聽宗喀巴講經。宗喀巴向克珠傑講說"三藏",授大灌頂,克珠傑對宗喀巴的淵博知識深感欽佩。克珠傑在22歲時,再次赴前藏,正式拜宗喀巴為師,從此成為宗喀巴的忠實信徒。當時一些舊教派對宗喀巴所創立的和魯派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持敵對態度,極力貶低和誹謗。據說當時一位很有影響的寧瑪派(紅教)法王叫絨青巴,與他進行長時期的辯論,結果,絨青巴認輸。這事傳開后,克珠傑的聲望大振,公認他是宗喀巴的第二大弟子。

1432 年,賈曹·達瑪仁欽圓寂后,甘丹寺的全體僧眾化推克珠傑繼任甘丹寺第三任赤巴(法台)。克珠傑任法台達8年之久,為鞏固和發展格魯派,盡心竭力。他在任期內由於大力倡導,各方募捐,籌集資金和財物,在存放宗喀巴肉身銀塔的藏式大殿的屋頂上,建造了一座漢式的金頂,俗稱「金瓦寺」。這是甘丹歷史上建築的第一座金瓦寺。

自1407年克珠傑師事宗喀巴以後,跟隨宗喀巴12年,在闡述格魯派教義、制定格魯派的各種法規和學習程序、建立寺院的管理制度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由於賈曹和克珠傑作為宗連長巴師的第一、第二兩大助手,對於創立格魯派起了奠定基礎的作用,因此藏族宗教界把宗喀巴、賈曹和克主傑三人合稱為「師徒三尊」、「父子三尊」,在寺院中有他們的塑像。

相傳克珠傑還是一位很有才華的畫家和雕塑家,現在甘丹寺有兩幅壁畫,就是他的佳作。

克珠傑於藏曆第七繞迥之土馬年(1438年)三月二十一日圓寂。於公元1645年將克珠傑追認為第一世班禪額爾德尼。

2 克珠傑·格勒巴桑布 -個人經歷

一世班禪額爾德尼克珠傑•格勒巴桑布,是藏傳佛教格魯派中被尊稱為「宗喀巴師徒三尊」之一的著名佛學家,后被追認為第一世班禪額爾德尼,在佛教史上聲名顯赫。

克珠傑,於藏曆第六繞迥之木牛年(1385年,明洪武十八年)四月初八出生在後藏拉堆多雄的曲沃地方,即今之西藏自治區昂仁縣多雄區切哇村。父親貢噶扎西,又名扎西巴桑,母親烏占嘉姆,二人生有三子,長子為克珠傑,次子巴索•卻吉堅贊(1402~1473年),亦是宗喀巴大師的弟子,精通律藏和耳傳密法而聞名。三子索朗扎西。克珠傑出生后被認定為克珠拉旺的轉世,故取名克珠。童年時在薩迦寺出家,拜薩迦派的持律大師僧格堅贊為親教師,嘉瑪哇『雲丹沃」為軌範師受了沙彌戒,賜法名格勒巴桑布,初從二師學習藏文拼讀及 「三戒律」經文。后從薩迦派名僧仁達哇•循努洛哲學習《因明七論》、《上下對法》、《慈氏五論》、《中觀理聚六論》及《戒律論》等顯宗經論,並經常與其他寺僧學習辯經,對佛教哲學逐漸入門;又從金剛持師多傑益西貝巴學習「喜金剛灌頂」和薩迦道果法等密宗經 論;還從索南堅贊、那桑巴等薩迦派格西學遍顯密諸論,成為精通顯密經論的年輕學者。後來他背著經包雲遊后藏各寺,巡迴辯經。16歲到后藏昂仁寺(系薩迦派寺院)學習辯經時,蜚聲雪域的大班智達、辯經高手珀東•雪勒南嘉蒞臨昂仁寺一面講經,一面立 宗辯經。該寺活佛、格西、僧官等都不敢與珀東班欽辯論,經寺僧商量后將克珠傑推上了辯經場,克珠傑也壯著膽,信心十足地與珀東大師辯論,他倆輪流立「五部大論」辯論,幾天間二人辯得難分難解,棋逢對手,越辯越精。珀東班欽暗暗欽佩這位年輕對手, 感到某些方面比自己更勝一籌,故珀東班欽最後謙遜地表示認輸,克珠傑的聲譽大振,得「如比旺秀——聖自在稱號」。

克珠傑18歲時,在雲遊修學中遇到宗喀巴大師,在大師尊前聆聽佛法。講經后,二人相談十分投契,宗喀巴大師見克珠傑談吐不凡,十分高興,贊之為「於四方法侶中喜得大器」,為他傳授了灌頂,當時克珠傑志在雲遊求學精進,暫離開宗喀巴赴后藏。在江孜的巴郭曲登寺,又從仁達哇上師學習《現觀莊嚴論》、《慈氏五論》等。22歲(1406年)時,經請求,由仁達哇•循努洛哲任親教師,大智者班覺喜饒任羯磨師,洛哲村美任密教帥,在足數比丘僧前為他授了比丘戒。 火豬年(1407年),仁達哇上師督促他儘快去拜見宗喀巴大師學經。他從后藏啟程,來到前藏聶塘寺住休時,晚上做了一奇夢:他自己進入一四面無光的黑暗中,用盡了氣力,無法排除黑暗,這時從東方升起一個智慧之劍的千輻輪,劍刃向外、劍柄朝內,每柄劍尖上發射一百個日輪,旋轉的千輻輪發出萬道光芒,千輻輪中間五彩虹形成圓壇,上面坐著紅黃文殊菩薩金身,身著鑲滿寶石的法衣,一手托著經典,一手執智慧寶劍。不一會兒,金光萬道的千輻輪將黑暗一掃而光,三界又呈現在光明之中,只見文殊金身從自己胸間進入他體內,產生用語言無法形容的快樂感受。次日他到色拉寺後面半山的曲當山寺叩見了宗喀巴大師,對大師產生了極大的崇信。大師問他道,你一路上是否做過奇夢?克珠傑暗吃一驚,將在聶塘所做奇夢稟告大師,大師笑道:「這是你與密法有機緣之兆,你將會有許多佛法弟子。」大師又問:「你修法依何本尊?」答道:「依紅閻曼德本尊。」大師讓克珠傑改依「大威德金剛」為護法本尊。克珠傑向宗喀巴大師敬獻精緻曼札后,大師為他傳授了「猛靜合修的秘訣」及教言。之後設供壇城,讓克珠傑進入壇城,大師為他授了大威德密法四種灌頂。從此時始,大師正式給克珠傑傳法。首先講授一些經典釋論及廣略菩提道次、耳傳密法等,之後又傳授與「密續四部」有關的秘訣法。克珠傑在噶丹寺為宗喀巴大師進行盛大會供,敬獻金質曼札,誠心求法。在10個月的時間裡,大師白天給他傳授一些大部經論及密續四部經典,晚上傳授密宗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的秘訣教言及修持方法。直到克珠傑完全領會消化為止。這時,克珠傑的慧性大開,求知慾望更加強烈,又給大師敬獻金質曼札一具,求學更深廣的經法。大師被他這種虔誠求法學法的精神所感動,遂將一些不共之法及密傳、密宗教言和極密之法毫不保留地全部傳授於他。大師對他說:「現在我的顯密正法和密宗秘訣全部傳授於你,你悉心領會,作好聽法筆記,按此修習,將會成為一位佛法的精通者,到那時,你可將所學佛法傳授於一兩位具緣弟子,去吧,按所傳努力進行實修吧!」克珠傑還向嘉察傑•達瑪仁欽和持律大師扎巴堅贊二師學習了許多經論。之後按上師之言聚精會神地研習修持顯密經論。從此時起,克珠傑從信奉薩迦派改信格魯派,成為宗喀巴大師的親炙弟子、忠實信徒。他在大力弘揚宗喀巴所創立的格魯派教法,闡述格魯派教義,改業宗風,建寺聚徒諸方面嘔心瀝血,殫精竭慮。他經常背著經包衣缽,雲遊各地,向寺院僧侶講經說法,主要闡述宗喀巴著的《菩次道次第廣論》和《密宗道次第廣論》。

火羊年(1427年),熱丹貢桑帕巴(江孜法王)向衛藏宣布了一條消息,即邀請當時在雪域屈指可數的薩迦派雄辯家絨敦•釋迦堅贊,別號稱絨敦•瑪威僧格(意為絨敦的善言獅子)與克珠傑•格勒巴桑布辯經。克珠傑也欣然同意與此人辯經。因為他經常聽到絨敦巴抵毀格魯派的教法和教義,併到處宣揚。該師在各教派,尤其在薩迦派和噶舉派僧俗中有很高的聲譽。他對格魯派的教法和教義持懷疑態度的行為,對格魯派教法教義的弘傳極為不利,所以克珠傑決心辯敗他,讓他心服口服。一些不同教派的善知識和辯經能手都來觀聽兩位雄辯家的辯經。辯論開始后,二人皆以尖刻的言詞,高深的佛教論理問答,步步深入。經過幾天的激烈辯論,由於二人的佛學知識、辯經才能、思維能力皆不分上下,越辯越精彩,博得廣大僧俗掌聲。最後基本辯了個平局。自此絨敦•釋迦堅贊承認格魯派的教法教義為佛教純正無虛的教法。克珠傑雖未全勝,也達到了辯經的目的。後來藏傳佛教界將他二人譽為「雪域無與倫比的雄辯家」。將克珠傑稱為「學證兼優、能言善辯的格勒巴桑布」,簡稱「克珠傑」。其實當時宗喀巴的大弟子嘉察傑的辯經才能在他二人之上。他曾與絨敦•釋迦堅贊和雅德班欽立宗辯經時雅絨二師皆敗在他手下。

自這次辯經后,克珠傑的聲名傳遍遐邇,前來向他拜師求學的弟子越來越多。木年(1424年),克珠傑創建了華科曲德寺,收徒講經傳法。後來應一些寺院的邀請,前去為僧眾傳授格魯派教義。當克珠傑應邀到日沃當金寺傳法時,江孜法王聞悉后十分慚愧,悔之莫及,自己無顏去見克珠傑,派人獻黃金請他講經,克珠傑拒絕了這次邀請。但後來又與江孜法王合作,興建了江孜的白居寺和萬佛塔。克珠傑到處講經弘法時,據說親見了許多本尊護法的聖容,多次見到宗喀巴大師的尊容。據《道次師承傳》載,有一次他學「甚深中觀論之見」時對遇到的一個疑難問題在百思不解之際,夢中宗喀巴大師明顯出現,為他詳細講授了《寶積經》中的飲光部一章后,疑難全部破釋。金豬年(1431年),克珠傑與來乃娘地方的嘉察傑相遇,見面后,嘉察傑誠心請克珠傑擔任噶丹寺赤巴,主持噶丹寺政教事務,克珠傑再三推託不過,答應了他的請求,師兄弟一起來到前藏噶丹寺,受到噶丹寺僧眾的崇高頂禮。是年,由該寺乃丹仁欽堅贊為主的僧眾,將克珠傑擁立為噶丹寺第三任赤巴,登上了噶丹寺赤巴金座。嘉察傑卸任退位,翌年(1432年),嘉察傑在去布達拉宮的途中示現圓寂。克珠傑將遺體迎回噶丹寺后,舉行了盛大追薦法事儀式。克珠傑從金豬年(1431年)至土馬年(1438年),任噶丹寺赤巴8年。他堅持每年為噶丹寺僧眾講授一次《菩提道次第教導》,經常傳授教誡、灌頂、秘訣等法,廣轉法輪,牢固地樹立格魯派法幢,為鞏固和發展格魯派盡心竭力。他在任期內由於大力倡導,各方募捐,籌集資金和財物,在奉安宗喀巴肉身銀塔的藏式大殿的屋頂上,建造了一座歇山頂式銅瓦鎦金的金頂,俗稱大金瓦殿,這是噶丹寺歷史上建造的第一座金瓦殿。

自火豬年(1407年)克珠傑師事宗喀巴以後,跟隨宗喀巴12年,在闡述格魯派教義、制定格魯派的各種法規和學經程序、建立寺院管理制度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如嘉察傑圓寂后,他在噶丹寺創建了夏孜扎倉(東院扎倉),並選派大智者釋迦室利、安巴貝丹巴、喇嘛雅卓巴、傑曲扎巴四人為扎倉堪布,主持講修寺院教務工作。對宗喀巴的思想和成就,他有很深的理解體會和獨到見解。

克珠傑培養了一批佛門弟子,著名者有他的弟弟巴索•卻吉堅贊、堪欽索南卻智、貢欽•帕巴沃、桑達哇•卻旦饒覺、金厄•洛哲堅贊等。克珠傑於藏曆第七繞迥之土馬年(1438年,明正統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在噶丹寺任赤巴時圓寂,遺體火化時出現許多舍利子,寺院建造尊勝靈塔,將舍利子和骨灰裝入塔中,奉安在金瓦靈塔殿中。

由於嘉察傑與克珠傑作為宗喀巴大師的左右兩位得力助手,對創立格魯派,弘傳格魯派教法、教義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因此藏傳佛教界將宗喀巴、嘉察傑、克珠傑三人合稱為「師徒三尊」,克珠傑為宗喀巴大師的第二大弟子。他們三人的文集合稱為「師徒三尊」全集,塔爾寺刻印的木刻版收有43函。

木雞年(1645年,清順治二年)將克珠傑追認為第一世班禪額爾德尼。

3 克珠傑·格勒巴桑布 -著作

他撰寫的《宗喀巴•奇異殊勝敬信之舟》和《宗喀巴密傳•寶穗》兩書,內容豐富,資料翔實,見解深刻,對闡釋和弘揚宗喀巴思想,起了重要作用。 克珠傑的佛學造詣很高,他不但精通顯密大論,尤擅長於時輪學的研究,僅時輪學方面的著作就有十幾種。他的主要著作除《宗喀巴傳》外,還有《釋量論註釋》、《釋量七論•除暗》、《吉祥密集現證補遺》、《密集•曼荼羅補遺》、《密集圓滿次第筆記》、《大威德金剛生起次第》、《時輪註釋》、《時輪常用參考》、《時輪註疏•無垢光詳釋》、《吉祥時輪之身、語、意圓滿滴之祈請法》、《時輪壇城儀軌•意明》、《喜金剛註釋》、《地道建立•智者意傾》、《秘訣•如意寶》等80餘種,共12函。據說克珠傑還是一位很有才華的畫師和雕塑家,過去噶丹寺有兩幅壁畫,就是他的傑作。

4 克珠傑·格勒巴桑布 -圓寂

克珠傑於藏曆第七繞迥之土馬年(1438年)三月二十一日圓寂。於公元1645年將克珠傑追認為第一世班禪額爾德尼。 

上一篇[七星鄉]    下一篇 [劉超[青年女演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