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克羅埃西亞狂想曲

標籤: 暫無標籤

1 克羅埃西亞狂想曲 -克羅埃西亞狂想曲

  英文名:Croatian Rhapsody
  出自專輯《The Piano Player》 2003 音軌號12由作曲家Tonci Huljic譜寫,Maksim(馬克西姆)演繹的《克羅埃西亞狂想曲》,用音樂描述了飽受戰爭創傷后克羅埃西亞灰燼中的殘垣斷壁,夕陽倒映在血淚和塵埃之中,明快的節奏、悲慘的畫面。
  樂曲建構了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和弦的三音主題。
  克羅埃西亞戰後,
  尚未散去的硝煙在空氣中彌散著。
  天空有些低沉,
  不知是雨前的預兆,
  還是硝煙的瀰漫,
  雲朵在天空中呈現出一種憂鬱的灰色。
  倒塌的牆壁讓凌亂的碎石鋪了一地,
  塵埃在空氣里飄搖,
  最終落定,回歸泥土。
  在戰火摧殘后的斷垣殘壁中,
  開著一朵說不出名字的小白花,
  在風裡微微的搖曳。
  它看著人們來來去去,
  看著戰車,
  坦克威脅著要摧毀它的根與土,
  也看著鳥兒偶爾慌張駐足。
  想在人煙散盡的石縫中找尋一點麵包屑......
  只有夜晚來臨時,
  它才看得到平靜。
  在這塊緊鄰著亞得里亞海的土地上,
  這些年星光特別璀璨,
  或許是霓虹與車水馬龍都已散去的緣故,
  這樣的夜裡,
  有悲傷,
  也有著無聲的凄涼。
  曲子和弦美到了極至,
  每每聽到這首曲子時,
  心中總是泛起淡淡的傷感和堅強。
  因為對這支曲子有著特殊的情感,
  現在卻越發不敢去彈它,
  怕它鉤起回憶,
  但是這也是我向上帝所祈求的.
  馬克西姆所演奏的另一首鋼琴曲:出埃及記,描述的也是一段戰爭與新生,
  講述猶太人在血與火之中重建猶太國家以色列的故事,
  悲壯宏大,
  讓我不由得想起一個東西,
  那是一個不帶任何感情的殺戮機器,
  大家通常稱之為:歷史。
  基於動物性以及人性中的種種陰暗面,
  人在不停的互相殺戮,
  從未止息,
  那些並不厚重的歷史書,
  挾裹的是幾千年的鮮血。
  有人曾經預言:
  人類最終的走向是自我毀滅,
  所有的一切都將會毀滅在自己手中。
  或許是,
  不過在那些陰暗和鮮血的另一面,
  是人性中光輝不屈的一面:
  無論是遺忘還是銘記,
  總會繼續堅強的生存下去,
  帶著傷痕,
  在被摧殘的大地上奪取新生 ------
  一如克羅埃西亞廢墟上的那朵白色小花。

2 克羅埃西亞狂想曲 -演奏者

  《克羅埃西亞狂想曲》演奏者叫馬克西姆·姆爾維察(Maksim Mrvica),來自克羅埃西亞,從他的外表看,大概沒人會相信這是一個天才的古典鋼琴演奏者。身高2.07米,有著典型東歐男人魅力的俊秀臉龐,邪魅而又有點玩世不恭的微笑,染髮,一身休閑勁裝,加上耳環、項鏈、紋身,瞧上去倒像個偶像流行男歌手。但是他彈鋼琴前要冥想很長時間,然後坐在鋼琴前如行雲流水般敲擊琴鍵,直到這時,人們才能把對他的外觀印象拋諸腦後——鋼琴前的馬克西姆是一個才華橫溢的演奏家。最令人驚奇的是,每當馬克西姆彈琴時,他總是「面無表情」。
  《克羅埃西亞狂想曲》是馬克西姆·姆爾維察的頭號作品,是Tonci Hujic特別為馬克西姆而作,是馬克西姆·姆爾維察每次音樂會上的必彈曲目。該作品曲調激昂卻不失穩重,同時也展現了馬克西姆·姆爾維察對自己的民族的熱愛和依戀。
  除了《克羅埃西亞狂想曲》之外, 《出埃及記》(Exodus)也是馬克西姆(Maksim)的成名之作之一。 若是談起馬克西姆·姆爾維察的成名之作,當然也不能落下了《野蜂飛舞》。該作品以蜜蜂飛舞時所發出的嗡嗡聲作為開頭,極富創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