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克魯克斯是19世紀英國卓有成就的物理學家和化學家,其最大的科研成果是創製了克魯克斯陰極射線管,並對陰極射線的本質進行了深入的研究。

  克魯克斯OM,FRS(Sir William Crookes,1832年6月17日-1919年4月4日)

  是著名化學家和物理學家,《中國大百科全書》物理卷和化學卷都收有「克魯克斯」條目。

  他是化學元素鉈(第81號Tl)的發現者和輻射計的發明者,他還發明了一種克魯克斯管,這使得日光燈成為可能,他還發現和研究輻射效應等, 為後來X射線和電子的發現提供了基本實驗條件。因對化學和物理學作出重要貢獻,被封為爵士。1859年創辦並主編《化學新聞》。1863年當選英國皇家學會會員,1913-1915年任皇家學會會長。

  華萊士、克魯克斯、洛奇(Sir Oliver Joseph Lodge,1851-1940,物理學家)、巴雷特(Sir William Fletcher Barrett, 1944-1925,物理學家,靈學研究會早期重要的人物)等對彼此所做的工作都熟悉。1898年有人採訪華萊士時,他提到,克魯克斯在實驗室中多年從事的實驗獲得極大成功,而洛奇和巴雷特的研究獲得部分成功。克魯克斯從1869年(37歲)時,開始隨馬歇爾夫人參加降神會。這位曾對華萊士轉向靈學起過重要作用的女人,同樣對克魯克斯施加了影響。克魯克斯的超科學研究主要有兩項。第一項是與奇人霍姆(Daniel Dunglas Home,. 1833-1886)合作進行的, 頗像20世紀90年代高能物理所及清華大學的科學家與嚴新合作的研究。霍姆生於蘇格蘭的愛丁堡附近,很小的時候就到了新英格蘭,同收養他的叔叔在一起生活。17歲時他看見母親死去的影像,據說不久就得到證實。從這以後,房間經常有奇怪的聲音,傢具莫名其妙地移動。他叔叔認為霍母將魔鬼引入家中,遂把他趕出家門。霍母開始與朋友生活在一起並為他們主持降神會。早期就很相信他的人物有紐約最高法院的埃德蒙德(Judge John Edmunds)和前文提到的賓州大學化學榮譽教授黑爾。

  霍姆在公開表演中從未失手,但私下表演卻多次被發現作偽。據說霍姆主持降神會從未收授錢財。1878年霍姆撰寫《唯靈論的光影》一書,攻擊某些靈媒作假,而他本人也願意接受嚴格的科學測試。超心理學博士米什拉夫(Jeffrey Mishlove)博士說, 霍姆展示了對特異功能、知識的宗教般的尊嚴,他一生都有著一種科學好奇心並尋求理性解釋。但是,霍姆卻接受他富有的庇護人的禮物,如同中國的張寶勝接受多輛豪華轎車的禮物。不過,寶勝的受寵程度還不及當年的霍姆。拿破崙三世幫助了霍姆唯一的妹妹,俄國沙皇亞力山大讚助了霍姆的婚禮。他為巴伐利亞國王、沃爾登堡(位於原西德的一個國家)國王、德王威廉一世,以及歐洲的其他王公貴族,主持過降神會。知識界名流也經常求助於他。1868年霍姆與大西洋電纜分司的總工程師瓦雷(Cromwell Varley)做實驗。他們辦了50次降神會,研究報告1871年發表,聲稱證明了許多奇特的意念致動現象。正是這份報告促使克魯克斯親自考察霍姆。克魯克斯向皇家學會提交了兩篇實驗論文,試圖鼓勵對此現象的更大規模的調查研究,他認為這些現象是由心靈力(a psychic force)引起的。但是,皇家學會的秘書拒絕發表論文,而且拒絕見證他的實驗。陸祖蔭、李昇平、嚴新等人的多篇研究報告也有差不多的境遇,雖有大科學家錢學森、貝時璋和趙忠堯等極力推薦,最後只在中國上海的《自然雜誌》上發表出來,那一陣子《自然雜誌》成了超科學雜誌,聲譽掃地。

  克魯克斯的第二項超科學研究是與靈媒小姐庫克(Florence Cook

  合作完成的。從1873年12月起,他們持續5個月表演降神會。降神會

  的過程通常是這樣的:庫克小姐走進一間小室,進入靈魂附體狀態。

  過一會,小室中走出一位身穿白色長衣、戴頭巾的女姓,據稱是凱蒂

  ·金(Katie King)顯靈。克魯克斯看到這一幕並且拍攝了40多張照

  片。克魯克斯對庫克小姐觀察了3 年,並在自己家中的實驗室里細緻

  研究了數月。有些持懷疑態度的人說,那位凱蒂·金同庫克小姐實在

  太相象了。克魯克斯也承認兩人相似,但堅持認為她們有重要差別:

  「在我家裡我看到,凱蒂比庫克高6英寸。 昨晚,他赤足,在不踮腳

  尖的情況下還要比庫克小姐高出4英寸半。 昨晚凱蒂的脖頸是露出來

  的,她的皮膚無論看起來還是觸摸起來都十分光滑,而庫克小姐頸上

  有一大塊疤,清晰可見,而且觸摸起來會覺得粗糙不平。凱蒂的耳垂

  上沒有穿孔,而庫克小姐喜愛戴耳環。」(據海曼和米什拉夫)實際

  上這都是些模糊的描述,沒有任何科學意義,但克魯克斯完全相信庫

  克小姐不會作假。

  這位靈媒小姐與克魯克斯保持著不同尋常的關係。她「盡情地向

  克魯克斯先生談『她過去生活中的一些痛苦經驗』,讓他擁抱她,以

  便相信她的堅固的物質性,讓他察看她每分鐘的脈搏次數和呼吸次數,

  最後還讓她自己和克魯克斯先生並排照相。」(恩格斯,40頁)特里

  弗·霍爾收集到一大堆證據,「其中有一些是新近才披露出來的,表

  明克魯克斯與庫克小姐有私通行為,說他挺身而出為庫克小姐的顯靈

  表演的真實性擔保,是為了保持與她的曖昧關係。」(海曼,120頁)

  另據新發現的材料,克魯克斯知道女神媒瑪麗·肖爾絲的作偽行為,

  但「他已保證不去揭露瑪麗的欺騙行為,即使對她的母親,因為一旦

  把如此厚顏無恥的騙局公之於眾,真理的形象必定會遭到非常重大的

  損害。」(海曼,121頁)20世紀末中國神功界不斷作偽,相信者也

  不是不知道,但不願意揭露,因為這有可能損害「真理的形象」。

  但是即使在當時,也有人不相信會有那麼多奇迹,包括一些唯靈

  論者。古比太太後來的丈夫福爾克曼就懷疑凱蒂是不是庫克本人。一

  次降神會上,福爾克曼突然攔腰抱住它(凱蒂),看它是不是庫克。

  這時場面亂了起來,瓦斯燈被熄來。過了一陣重新安靜下來,神靈也

  不見了,庫克小姐仍然被捆著,不省人事地躺在原來的角落裡。福爾

  克曼堅持說,他抱住的是庫克小姐而不是別人。其實只要觀眾足夠禮

  貌,像克魯克斯一樣相信庫克,法術就很好理解,稍有一些魔術技巧

  就可以演出這一些把戲。類似庫克的表演在美國也上演著,「凱蒂們

  」也照樣出現,但在費城的一次降神會上,女主角因報酬不夠多而罷

  了工。懷疑者探尋她的蹤跡,「在一個公寓里發現了她,她是一個毫

  無疑問的有血有肉的年青女人,佔有了贈送給神靈的一切禮物。」

  (恩格斯,41頁)

  超心理學博士米什拉夫另有評論:「批評者假定克魯克斯自己被愚弄了,

  但是很難堅持認為克魯克斯這樣重量級的科學人物會被廉

  價的小把戲所欺騙。他們聲稱克魯克斯捲入與庫克小姐的浪漫故事,

  他為她的現象作證是為了保護她的聲譽,並隱藏他與她的感情糾葛。

  可是,即使這是真的,還有其它一些事情沒有解決。如果克魯克斯與

  庫克小姐有染,那時她只有15歲,此種假說也不能解釋他所報告的與

  霍姆和福克斯姐妹(Margaret and Kate Fox)有關的現象。這也不能解

  釋其他許多傑出科學家就同樣的現象所做的研究。不過,實驗者被指

  控做假這些事繼續纏繞著心靈研究,只要人們通過定期的情節公開曝

  光而對做假的期望獲得加強,這些麻煩就會繼續下去。」(米什拉夫,

  1992年)

  問題是,對於做假者,公眾是應當放鬆警惕呢還是要加強戒備?

  好比對於一個習慣偷盜者,你被他偷了若干次,下次見到他應以怎樣

  的態度看待他。他的確有可能不再偷盜了,但也可能仍然會繼續。更

  重要的是,我們是在談論科學事物,而不是一般的商業行為,科學中

  一次做假意味著所有的信用都將被取消,畢竟科學也是靠信任和誠實

  來維持的。科學「警察」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至少第一次見面不會

  「強行搜身」,「無罪推論」在此適用。但是一旦發現什麼不對頭,

  一旦某個科學家留下了「犯罪記錄」,事情就完全不同了。此時懷疑

  和「有罪推論」就不可避免。人們不知道,是否還有比這更公平的辦

  法。也許這是粗放性的不夠合理的處理方式,但是世界上所有信用制

  度都是這樣運作的,信用調查局也可能出錯,但通常是對的。

  補充一點,福克斯姐妹自1848年開始神跡表演后,於1888年公開

  承認欺騙行為,並簽名發表了坦白書。不過,這段故事,靈學家及其

  信仰者卻很少提起,也不願意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

  1913年克魯克斯當上皇家學會主席后,為了避免學界的反對,他

  不願再公開談論靈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