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兒童小說

兒童小說的概念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嚴格意義上的兒童小說指的是以塑造兒童形象為中心、以廣大兒童為主要讀者對象的散文體的敘事性兒童文學樣式。因此,它要求有以兒童形象為中心的人物形象或以兒童視角所表現的成人形象、以兒童行為為中心而串連的故事情節、以兒童生活的背景和場所為主的環境描寫。但一般意義的兒童小說的概念比較寬泛,常指從兒童觀點出發,充滿兒童情趣,能充分滿足兒童審美需求,符合兒童好奇、好動的心理行為特徵,以社會生活為內容,幻想性、故事性很強的散行的敘事文學樣式。

1簡介

作為兒童小說,首先是小說,是文學,是藝術,它應該顯示文學藝術的一些基本特點,即它必須是審美的,這種美是全方位地體現在文體、內涵、意境、情趣、描寫、文字等各個方面;它必須是打動人心的,人類普遍認可的情感、道義、精神、智慧,諸如善良、正義、勇敢、機智等在與邪惡、虛偽、污濁、愚昧等的抗爭中,要能給人以普遍的永久的激情、感動、仿效和力量;它必須是獨特的,即它在人物、環境、情節、細節、語言等方面都能以有別於他人的形式,都能以匠心獨運奉獻給讀者。以上藝術之為藝術的條件,是基本的,往往又是屬於最高境界的。
兒童小說
作為小說它又有別於其它文學品種,比如童話,它是藉助於幻想將現實生活編織成一幅奇異的圖景,這圖景是超越時空限制的,是超自然現象與生活之真的結合,是在假中求真。小說則不同,小說是藉助於想象將現實生活編織成近似生活、酷似生活而又高於生活的藝術畫面。所謂近似生活、酷似生活,是說它不能超越時空的限制,無論物體、人物、環境的形貌,無論物體、人物、環境的變化、運動,都要符合生活的特點、規律,都要保持生活形象的個別性、具體性、生動性、豐富性和完整性。所謂高於生活,是說它是通過酷似生活來揭示生活本質和運動規律,寄託作家的思想情感和思想傾向性,是說它比生活原型更集中、更典型、更理想,也更有感染力、審美意義和思想教育意義。
兒童小說和一般小說雖然在審美的本質上是相同的,但畢竟前面加了「兒童」二字,這「兒童」二字,確切地說是指書的閱讀者是兒童,兒童讀者的接受能力如何?他們喜歡讀什麼樣的作品?不喜歡讀什麼樣的作品?客體的文本與主體的閱讀能碰撞出火花嗎?那酷似生活與高於生活的藝術畫面怎麼才能激起兒童讀者的聯想與想象,從而在他們頭腦里產生美好的再造藝術?這就好比單桿運動,跳起來雙手夠著杆子進行身體擺動,如果前面的杆子太低或與身體平行,或過高,跳起來夠不著,都是達不到運動目的的。文本的高度要根據讀者對象處理在恰到好處。
以上對兒童小說三個層次的理解,概括地說就是認為兒童小說不過是一種別具特色的文學樣式,正如一般小說、詩歌、散文它們都是各具特色的文學樣式,不同作家的作品也是各具特色的文學樣式一樣,儘管特色的區分有大有小,但都是文學的共性與個性的各種結合方式,都不能遠離文學的基本品格,有兒童小說特色的文學品格的高低其實就決定著兒童小說的優秀與否。
兒童小說

  兒童小說

兒童小說的主要描寫對象和讀者對象是小學高年級和初中的學生(現在有向高中階段延伸的傾向)。因此,也有人稱其為「少年小說」。
兒童小說是兒童文學的一種重要體裁,它的概念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嚴格意義上的兒童小說指的是以塑造兒童形象為中心、以廣大兒童為主要讀者對象的散文體的敘事性兒童文學樣式。因此,它要求有以兒童形象為中心的人物形象或以兒童視角所表現的成人形象、以兒童行為為中心而串連的故事情節、以兒童生活的背景和場所為主的環境描寫。但一般意義的兒童小說的概念比較寬泛,常指從兒童觀點出發,充滿兒童情趣,能充分滿足兒童審美需求,符合兒童好奇、好動的心理行為特徵,以社會生活為內容,幻想性、故事性很強的散行的敘事文學樣式。

2描寫對象

兒童小說的主要描寫對象和讀者對象是小學高年級和初中的學生(現在有向高中階段延伸的傾向)。因此,也有人稱其為「少年小說」。

3特點

兒童小說
由於兒童小說的描寫對象和讀者對象的特殊性,兒童小說除了要服從小說的一般藝術規律外,還有自己獨特的藝術規定性。
一、主題積極鮮明而有針對性
主題是作品的靈魂,它統帥著作品的一切。作者在創作小說的過程中,一定要明確主題、把握主題,不能含糊不清、猶豫不決。兒童小說由於它的特定對象,尤其應有鮮明、積極的主題。因為兒童正處於成長發育階段,他們對外界事物的感知、理解和判斷處在由簡單到複雜、由表象到本質的漸變時期,思維正處於由單一到繁複的過程中——他們的思想水平、理解能力和閱讀水平還沒有完全成熟。所以兒童小說的主題不能過於含蓄、隱晦、模糊。同時,因為兒童文學擔負著對下一代的思想、知識、審美等方面的教育責任,所以,兒童小說的主題也必須是比較積極、鮮明和有針對性的。
二、題材廣泛、深刻而有選擇性
兒童小說同其它兒童文學樣式一樣,都是以反映和兒童相關的社會生活為主。社會生活內容的無比多樣性和豐富性決定了兒童小說的題材也應該是豐富多彩的。中外著名的兒童小說題材及其範圍都是很廣闊的。作家的筆觸深入許多領域,描繪了處於不同時代、不同民族國家的兒童生活。
兒童小說雖然以兒童生活為主要題材,但是為了開闊兒童的眼界,為他們塑造可效仿的形象,成人生活題材也應在兒童小說中有所反映。事實上,兒童生活與成人生活往往是聯繫在一起的。作家在反映這一類題材時,如果能以兒童眼光描繪成人生活,寫作方法切合兒童心理,富有兒童情趣,同樣也能受到兒童的歡迎和喜愛。
然而,兒童小說的題材具有廣闊性,同時也存在著有所選擇的課題。少年兒童對是非善惡美醜的判斷常常從表面出發,辨析力畢竟較弱,易於被複雜現象所迷惑。因而,兒童小說創作絕不能「百無禁忌」。作家必須審慎地選擇、剔抉材料,不能因為強調自己的意念、觀點和感受,而忽視對兒童小說題材的鑒別分析、整理加工。事實上,對一般小說可以適用的題材未必能原封不動地用在兒童小說中。如兇殘恐怖的題材就不適宜寫進兒童小說,至於那些淫穢色情題材更為兒童小說所排斥。兒童小說題材有所選擇,也並不是說只能選擇那些表現光明快樂的東西。兒童也同樣生活在複雜的社會中,社會的陰暗面、生活中的一些消極醜惡的現象和各種矛盾也訴諸他們的感官,引起他們的思考,使他們產生喜怒哀樂的情感。為了引導兒童正確地認識生活、對待生活,應該選擇那些表現光明快樂的東西,但也不應該迴避和掩飾生活中的醜惡。問題不在寫什麼,而在如何寫。揭露生活中的假、惡、丑,是為了對其進行鞭撻、批判,讓正氣壓倒邪氣,喚起少年兒童與之進行鬥爭的勇氣。但必須注意,寫這類題材時,一定要恰當地掌握分寸,不能使少年兒童感到消沉、壓抑,甚至喪失生活的信心和勇氣。兒童小說題材有所選擇,也不意味著要把現實生活反覆「過濾」到純而又純的程度之後,才能寫給兒童看。比如,歷來兒童小說把愛情題材視為不可涉足的禁地,寫男女兒童之間的關係,只能寫「友誼」,不能寫「戀情」。實際上,早戀在一些兒童中間存在是一種現實,在兒童小說中反映這一現實問題,是對題材開拓的新的探索,作家們毋需迴避,人們也不必大驚小怪,應該允許作家嘗試、探索,在創作實踐中尋求這類題材如何發揮對兒童思想情操的教育、認識與熏陶的作用,及其藝術表現的途徑。當然,如果一窩蜂地都去寫這類題材,那也是不足取的。
兒童小說
三、人物形象性格鮮明,以少年兒童為主
文學是社會生活的反映。作為社會關係總和的人是社會生活的主體。文學要再現社會生活的真實面貌、揭示社會生活的本質,就不能不以各種人物作為描寫的中心。小說的一個基本特點就是它可以多方面地、細緻地刻畫人物。兒童小說與一般小說相同,是以描寫人物為中心。任何一部兒童小說,它的社會作用都要通過作家在作品中塑造一個或幾個人物形象——讀者在閱讀欣賞過程中運用想象再造出藝術形象——從再造的藝術形象身上獲得審美享受而最終實現的。因此,努力塑造性格鮮明、反映一定社會生活、概括一定生活本質、以少年兒童為主的人物形象是兒童小說的重要任務。具有藝術魅力的中外優秀的兒童小說,無不以性格鮮明的人物形象感染著一代又一代的兒童,發揮著巨大的精神感召作用。
兒童小說塑造的以少年兒童為主的、性格鮮明的人物形象,既可以是先進少年兒童的典型,也可以是普通少年兒童的代表,還可以是有嚴重的過失或帶有一定悲劇性的少年兒童形象。
首先,兒童小說應努力塑造富於幻想、積極進取、愛憎分明的先進少年兒童形象。因為對少年兒童讀者而言,塑造先進少年兒童典型形象,既符合少年兒童了解同齡優秀人物生活及敬佩楷模的心理,又能幫他們樹立起鮮活的榜樣,可以使小讀者從先進人物身上汲取精神營養,從而健康成長。
其次,兒童小說應當把典型形象的發掘目光積極地投向平凡的少年兒童。因為普通少年兒童才是少年兒童的主體,他們的日常生活、思想狀況,他們的喜怒哀樂等等,都應是兒童小說家關注的焦點。這樣,寫出來的普通而鮮活的少年兒童形象才會更真實,對小讀者更具有吸引力。
兒童小說

  兒童小說

再次,兒童小說還可以把有嚴重過失、帶有一定悲劇性的少年兒童形象作為主人公。多年來,兒童小說創作中有一種不成文卻有著潛在影響的觀點:把兒童教育中「正面教育」原則簡單地直接地搬到兒童小說創作中來,造成兒童小說創作只能以正面人物為主人公的局面。這限制了題材的開拓和主題的深化,影響了兒童小說創作的繁榮和發展。真實地反映少年兒童生活,反映少年兒童生活中的矛盾和問題,就不能不面對這樣的問題:在不良社會思潮影響下,有些少年兒童沒有抱負,沒有理想,眼光短淺,缺乏艱苦學習的自覺性;有的思想品質差,自私、不誠實、不懂禮貌,個別的甚至道德敗壞,在社會上有很大的破壞性。這樣的人物也可以作為主人公寫進作品。只要所寫的不是不可理解的病態的孩子,哪怕是一個失足的犯罪少年兒童,只要寫出他們克服缺點逐步前進的過程,顯示出社會具有矯治他們的缺點、醫治他們的創傷的巨大力量,就是有意義的作品。不同時代帶有一定悲劇性的少年兒童形象也是不同的。這就要求人物形象具有強烈的時代感,而且藝術表現上也應該有新的創造。
兒童小說主要刻畫和塑造少年兒童形象,但並不排斥成人形象。因為少年兒童不是孤立於成人之外而生活的,他們的成長離不開社會和成人的影響和熏陶,成人的言談舉止時時微妙地影響著他們。兒童小說要注意對成人形象的精心刻畫。如果只把成人形象作為少年兒童形象的襯托,就會缺乏個性特點,更不會成為有血有肉的人物。優秀的兒童小說在努力塑造少年兒童形象的同時,都注意對成人形象的刻畫。
兒童小說出場的人物不能太多。中長篇的容量較大,人物雖然可以比短篇多些,但人物相互間關係也不宜太錯綜複雜。但也不能低估小讀者水平,寫得平鋪直敘、淡然無味。

4分類

兒童小說根據體裁的不同,可分為寓言體兒童小說、傳記體兒童小說、書信體兒童小說、童話體兒童小說
兒童小說
(一)寓言體兒童小說
寓言體兒童小說是帶有某種寓意性的小說。它以生活中某種事物的客觀意義為基礎,再借題發揮,使之與作者的寓意融為一體,借對典型人物性格的刻畫以揭示生活中的矛盾,並映照我們人類的今天和昨天的一種兒童小說樣式。《聊齋志異》中的《黃英》、《狼》等都是寓言體兒童小說,馮驥才的《神鞭》則是一篇當代寓言體兒童小說。
(二)傳記體兒童小說
傳記體兒童小說是指以小說的體式敘寫歷史人物童年往事,以突出歷史人物性格的成長曆程為主要目的的一種兒童小說樣式。其中,有為他人作傳的兒童小說,如賀宜的《劉文學》;有寫自己生平的,如高爾基的《童年》、《在人間》。
(三)書信體兒童小說
這是由小說中人物的一封信或幾封信、或兩個人物互相往來的一組書信構成情節來刻畫人物與表現主題的兒童小說樣式。如張天翼的《羅文應的故事》、馬烽的《韓梅梅》等就屬於這種類別。
(四)童話體兒童小說
採用童話的藝術表現手法設計情節、塑造人物形象、反映社會生活的兒童小說稱童話體兒童小說。像李風傑的中篇系列小說《公雞和母雞們的故事》、遲子建的《北極村的故事》等就是優秀的童話體兒童小說。

5寫作要素

1.從題材而論,作者選取兒童讀者熟悉的題材,比如說校園生活或兒童家庭生活題材,一般比較容易為兒童讀者所接受。但接受是一回事,如何以藝術魅力讓讀者產生閱讀興趣, 如何情深意切地打動讀者,如何給他們以思想,也就是說如何寫出酷似兒童生活又高於兒童生活的東西又是一回事,在處理這類題材上同樣對作者的藝術功力存在考驗。
兒童小說題材以兒童生活為主,這是無可非議的。可有些題材超齣兒童生活範圍,並不一定是兒童讀者所熟悉的。
對於兒童小說的題材可以不必限制太嚴,不同題材經過作者藝術之筆的處理,那酷似生活、能為兒童讀者所接受的感覺世界,那內涵豐富又能引起兒童讀者思索的意蘊,能成功地把兒童讀者帶入藝術的情景中,讓兒童讀者與作品中的人物去同甘共苦,同歡共樂,在藝術的欣賞中提高他們的人格、品位,這樣的作品就應該算是優秀的。
兒童小說

  兒童小說

2.作為兒童小說,它和成人小說一樣,總是要調動各種藝術手段,去塑造人物形象,所不同的是塑造什麼樣的形象,以什麼樣的藝術手段塑造形象,兒童小說自有它的要求。
兒童小說當然要以塑造兒童形象為主。兒童是一個什麼概念呢?相對於成人而言,是一個生理、心理都不成熟的概念,或是一個生理、心理有待成熟、正在走向成熟的概念,寫兒童之所以要格外注意把握年齡特徵,是因為兒童時時都在變化著,成長著,差一歲,甚至差半歲區別都很大。就是要站在兒童讀者的視角上,而不是站在成人讀者的視角上,要讓兒童讀者去欣賞和自己同齡的孩子,去提高對同齡孩子的認識。既然是讓兒童讀者去欣賞,作者筆下的兒童,就應該是鮮活的、有藝術性的;既然是讓兒童讀者去提高認識,作品中的兒童就要蘊含作家的思想,讓兒童讀者去領悟筆下的兒童為什麼說是不成熟,他是在如何走向成熟的,從而給讀者以啟示,並實現作品一定的思想價值。
3.圍繞人物的描寫,必然會寫這樣那樣事件的發生,或者某個故事的發生、發展,兒童讀者雖然大都是高年級學生到成人以前的青少年,但對故事情節的興趣仍然是存在的,所以精心設計某個事件,巧妙安排故事情節,便成為優秀兒童小說不可忽略的因素。
4.兒童小說的酷似生活是作為生活整體呈現給讀者的,在塑造人物和描寫事件的發生、發展時,必然涉及到人物、事件與周圍環境的聯繫,對時代、社會環境或自然環境的描寫,反過來又影響著人物的塑造,事件的把握,優秀的兒童小說往往在這方面有著出色的描繪。
5.藝術性較高的兒童小說,當題材、人物、情節、環境都被作者設計之後,作者往往會進一步從細節上下功夫。所謂細節是使人物、情節、環境得到具象表現,給形象帶來血肉肌膚,帶來質感和真實感,帶來生氣活力的一種細緻的描寫,兒童小說的酷似生活或兒童小說的藝術價值會因它而增色不少。
兒童說從題材、人物、情節、環境、細節 、語言等等各個方面幾乎無不表現它的特殊性,又都無不受到一般小說的規範,無不體現它的文學藝術性,優秀兒童小說往往是在以上諸多方面既能把握兒童小說的特性,又能把兒童小說當成真正的藝術品進行打造,所以,這樣的作品自然出類拔萃 。

6兒童小說

中國現代兒童文學的奠基之作是葉聖陶創作 、發表於20年代初的童話《稻草人》和稍晚幾年問世的冰心的書信體兒童散文《寄小讀者》。30年代兒童文學的代表作家是張天翼,他的長篇童話《大林和小林》是中國兒童文學的傑作。40年代創作成就突出的有陳伯吹、賀宜、嚴文井、金近等,他們的創作活動多始於20、30年代 ,代表作分別為《阿麗思小姐》(陳伯吹)、《野小鬼》(賀宜)、《四季的風》(嚴文井)、《紅鬼臉殼》。
如張天翼的小說《羅文應的故事》和童話《寶葫蘆的秘密》,冰心的小說《小橘燈》,杲向真的小說《小胖和小松》,徐光耀的小說《小兵張嘎》,嚴文井的童話《唐小西在「下次開船港」》 ,賀宜的童話《小公雞歷險記》 ,陳伯吹的童話《一隻想飛的貓》,金近的童話《狐狸打獵人的故事》,洪汛濤的童話《神筆馬良》,孫幼軍的童話《小布頭奇遇記》,葛翠琳的童話《野葡萄》,阮章競的童話《金色的海螺》,柯岩的兒童詩《小兵的故事》等。
上一篇[議論文]    下一篇 [屠殺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