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兔耳娘頭上長(戴)著兔耳朵的萌屬性蘿莉。詳見 《兩個愛麗絲與不思議少女們》中 絲、《天才麻將少女》中 天江衣、《涼宮春日的憂鬱》中 實玖瑠也曾有此扮相。《鍵姬物語》中也有兩個少女有著兔耳。《東方project》中的鈴仙和因幡帝也是長有兔耳。

1 兔耳娘 -兔°天江衣

天江衣(あまえ ころも)CV:福原香織   

兔耳娘天江衣

出自:《天才麻將少女》     

2年級生。透華的表妹,父母雙亡,出身、經歷全都像迷一樣的女子。外表是天真可愛的女孩,被專業雀士藤田稱作「被牌愛著的人」的3個女子高中生中的一人(另兩人是神代和宮永照)。與剛一見到覺得她是個小孩子的外貌相反,其麻將的實力強大到幾乎無人能接近的程度,喜歡玩弄對手。有如同惡魔般的氣勢,有壓制全場其它人連聽牌都做不到的能力。最喜歡的役同時也是必殺技的則是比嶺上開花更難做到的海底撈月。晚上特別是月圓狀態最好,被稱做「滿月之衣」

2 兔耳娘 -兔°朝比奈實玖留

朝比奈實玖留又名朝比奈實玖瑠   

兔耳娘朝比奈實玖留

Asahina Mikuru=朝比奈 (みくる)CV:原作(日語版)由后藤邑子配音/台灣版配音則由林美秀擔綱演出   

出自:《涼宮春日的憂鬱》   

縣立北高中二年級的學生,原本是書法社的社員。  

性格膽小,運動幾乎不行。   

身材嬌小、面孔可愛、而且胸部很大,因此被涼宮春日「綁架」到了SOS團的活動室里。按照春日的說法,要讓奇異事件發生,周圍需要一個像這樣讓人覺得很「萌」的loli吉祥物,為了充當SOS團的吉祥物而被迫退出書法社,加入了SOS團。   

自從加入SOS團,曾被強迫變裝成兔女郎、女侍、服務員、護士、青蛙裝等等,在SOS團的活動室集滿了各種各樣的服裝(全部是涼宮春日收集的),是被逼迫的COSPLAY者。   

男主角阿虛曾說過她是「SOS團的吉祥物,是治癒我心靈的存在。」   

平常在SOS團里充當著泡茶和清理衛生的女侍角色。在社團教室時的標準服裝被限定為女侍服。   

實際的身份是來自未來的使者,也就是春日口中的「未來人」,回到現時代的原因是三年前(由現代算的)在時間的平面上發生了震動,完全阻止了未來的人們前往更早的時代,而造成時間震動就是涼宮春日。她是由於發生時間斷層,被派來對涼宮春日進行監視的人員,卻意外的被拉入團。   

來自更加未來的朝比奈實玖留(大人版,服裝是米色襯衫和黑色裙子,和白領的工作服相似)曾幾度在關鍵的時刻出現於男主角阿虛的面前。 

3 兔耳娘 -兔°因幡帝

因幡帝統率著野生兔子的妖怪兔。因為沒有煩惱,所以活了很久。 她懂人話,而且能變成人的樣子。   

兔耳娘因幡帝

出自:《東方project》     

因幡帝是統率著野生兔子的妖怪兔。因為沒有煩惱,所以活了很久。 她懂人話,而且 能變成人的樣子。   

雖說是妖怪兔,但她別名是幸運的白兔,據說見到她的人能得到幸運。不過她常常在迷途竹林,而且身法敏捷,可不容易看得到。   

性格喜歡捉弄人,受驚嚇會立刻逃跑,很狡猾。喜怒哀樂鮮明,和妖精性情相似。   

平時是住在迷途竹林里的永遠亭中。於竹林里迷路的人,偶然會看到她的身影。據說只要見到她就必定能夠找到出路,所以人們都將她看成是竹林的引路人。其實,把從她那裡得來的幸運用於這種地方實在是浪費,不過愚蠢的人類,是無法了解的。   

事實上這妖怪兔在有永遠亭之前就已經存在了。據說是幻想鄉之中活得最久的妖怪種族。(在最初編纂幻想鄉緣起時,就已經確認存在了。)   

根據『小說儚月抄』中說明﹐帝在鈴仙住在永遠亭之前﹐她一直是操控著兔群的。帝第一次來訪永遠亭是在鈴仙和輝夜隱居永遠亭的數百年後﹐那時﹐帝自稱是迷途之竹林的主人﹐說如果授與她的兔群智慧的話就不會讓人類靠近永遠亭。因此﹐鈴仙和輝夜就與兔子們一起住在永遠亭。   

4 兔耳娘 -兔°鈴仙·優曇華院·稻葉

鈴仙·優曇華院·稻葉(レイセン・うどんげいん・イナバ,Reisen Udongein Inaba)東方系列同人遊戲中的一個人物,從月亮上逃到永遠亭的月兔。外形為有長長兔耳、穿著制服西裝、打著領帶的長發少女。在永夜抄被擊敗后的立繪中看得出她是有在穿著白色的女裝襯衣。花映冢時沒有穿外面的西裝,緋想天中穿了一件短袖襯衣。

最早登場於《東方永夜抄》。   

兔耳娘鈴仙·優縣華院·稻葉

出自:《東方project》     

鈴仙·優曇華院·稻葉是只和其它妖獸氣質大不相同的妖怪兔。   

她身體修長,步姿端正,不像妖獸。在妖獸之中算是活動緩慢。雖是妖獸,卻從不襲擊人類。相反會避開人類。有著很長耳朵和頭髮。總的來說,是只與眾不同的妖怪兔。   

因幡·帝是兔子們的領袖,而她則能對帝下命令(聽說對方一直都不聽話)。是真正的兔子們的領袖。   

據說一直看著她的紅眼會讓人發狂,而且她的聲音,要聽也聽不進去,相反在遠處有時會聽到在耳邊說話。因為這麼讓人厭惡,幾乎無法和她對話。   

平時住在永遠亭,在那裡行動不明。有時也會來村莊售葯。帶著一堆怪葯出現在村莊是出了名的(例如一些很苦的葯)。

上一篇[雪魔女]    下一篇 [棗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