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入畫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 賈惜春的丫環。

1 入畫 -簡介

入畫入畫
入畫

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人物。賈惜春的丫環。

2 入畫 -概述

因她父母在南方,她和哥哥只好跟隨叔叔過日子,可叔叔嬸嬸只知道喝酒賭錢,她哥哥只好把做小廝所得的賞賜託人交給她保管,抄檢大觀園時被發現。賈惜春非要把她攆走,入畫跪地哀求,百般苦告,尤氏只得叫人將入畫帶到寧府。

3 入畫 -原著節選

(圖)入畫入畫

第七十四回 惑奸讒抄檢大觀園 矢孤介杜絕寧國府中說:
"可巧這日尤氏來看鳳姐,坐了一回,到園中去又看過李紈.才要望候眾姊妹們去,忽見惜春遣人來請, 尤氏遂到了他房中來.惜春便將昨晚之事細細告訴與尤氏,又命將入畫的東西一概要來與尤氏過目.尤氏道:「實是你哥哥賞他哥哥的,只不該私自傳送,如今官鹽竟成了私鹽了。」因罵入畫"糊塗脂油蒙了心的。」惜春道:「你們管教不嚴, 反罵丫頭.這些姊妹,獨我的丫頭這樣沒臉,我如何去見人.昨兒我立逼著鳳姐姐帶了他去,他只不肯.我想,他原是那邊的人,鳳姐姐不帶他去,也原有理.我今日正要送過去, 嫂子來的恰好,快帶了他去.或打,或殺,或賣,我一概不管。」入畫聽說,又跪下哭求, 說:「再不敢了.只求姑娘看從小兒的情常,好歹生死在一處罷。」尤氏和奶娘等人也都十分分解, 說他"不過一時糊塗了,下次再不敢的.他從小兒伏侍你一場,到底留著他為是。」誰知惜春雖然年幼,卻天生成一種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獨僻性,任人怎說,他只以為丟了他的體面,咬定牙斷乎不肯.更又說的好:「不但不要入畫,如今我也大了,連我也不便往你們那邊去了.況且近日我每每風聞得有人背地裡議論什麼多少不堪的閑話,我若再去,連我也編派上了。」尤氏道:「誰議論什麼?又有什麼可議論的!姑娘是誰, 我們是誰.姑娘既聽見人議論我們,就該問著他才是。」惜春冷笑道:「你這話問著我倒好. 我一個姑娘家,只有躲是非的,我反去尋是非,成個什麼人了!還有一句話: 我不怕你惱,好歹自有公論,又何必去問人.古人說得好,`善惡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何況你我二人之間.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夠了,不管你們.從此以後,你們有事別累我。」尤氏聽了,又氣又好笑,因向地下眾人道:「怪道人人都說這四丫頭年輕糊塗,我只不信.你們聽才一篇話,無緣無故,又不知好歹,又沒個輕重.雖然是小孩子的話,卻又能寒人的心。」眾嬤嬤笑道:「姑娘年輕,奶奶自然要吃些虧的。」惜春冷笑道:「我雖年輕, 這話卻不年輕.你們不看書不識幾個字,所以都是些獃子,看著明白人,倒說我年輕糊塗. "尤氏道:「你是狀元榜眼探花,古今第一個才子.我們是糊塗人,不如你明白,何如?"惜春道:「狀元榜眼難道就沒有糊塗的不成.可知他們也有不能了悟的. "尤氏笑道:「你倒好.才是才子,這會子又作大和尚了,又講起了悟來了。」惜春道:「我不了悟, 我也捨不得入畫了。」尤氏道:「可知你是個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惜春道:「古人曾也說的,`不作狠心人,難得自了漢.'我清清白白的一個人,為什麼教你們帶累壞了我!"尤氏心內原有病,怕說這些話.聽說有人議論,已是心中羞惱激射,只是在惜春分上不好發作,忍耐了大半.今見惜春又說這句,因按捺不住,因問惜春道:「怎麼就帶累了你了?你的丫頭的不是,無故說我,我倒忍了這半日,你倒越發得了意,只管說這些話.你是千金萬金的小姐,我們以後就不親近,仔細帶累了小姐的美名.即刻就叫人將入畫帶了過去! "說著,便賭氣起身去了.惜春道:「若果然不來,倒也省了口舌是非,大家倒還清凈。」尤氏也不答話,一徑往前邊去了."

4 入畫 -人物解析

(圖)入畫入畫

入畫是東府的丫環,哥哥在賈珍身邊當差,她自小隨了惜春在榮府。作為四小姐的大丫環,她也和司棋、侍書一樣經管著小姐的大小事務,應該說這是個很有些體面的活計。

作為惜春的丫環,她的主要職責是照顧小姐,在這一點上書中沒有明寫,既無紫娟給黛玉送手爐這樣的貼心描寫,也無鶯兒巧結梅花絡的在人前誇讚自己家小姐。她和惜春之間應該是一切按規矩行事,沒有特別的故事。相比於司棋為了碗雞蛋砸小廚房,又幫親戚算計小廚房領班位置,侍書巧言罵走王善保家的,入畫是安靜的柔和,與人並無衝突。倒是和院中的張媽等人關係極好,互相幫忙傳遞東西,看來入畫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大丫環身份而刻薄婆子們。

若沒有清查大觀園的事故,她也許會一直安靜的呆在惜春身邊,作小姐的畫中人。

邢夫人王夫人的夫人鬥爭,終於引發了清查大觀園的行動。因惜春年少,尚未識事,嚇的不知當有什麼事,故鳳姐也少不得安慰他. 誰知竟在入畫箱中尋出一大包金銀錁子來,約共三四十個,又有一副玉帶板子並一包男人的靴襪等物.入畫也黃了臉.因問是那裡來的,入畫只得跪下哭訴真情,說:"這是珍大爺賞我哥哥的. 因我們老子娘都在南方,如今只跟著叔叔過日子.我叔叔嬸子只要吃酒賭錢, 我哥哥怕交給他們又花了,所以每常得了,悄悄的煩了老媽媽帶進來叫我收著的. "惜春膽小,見了這個也害怕,說:"我竟不知道.這還了得!二嫂子,你要打他,好歹帶他出去打罷,我聽不慣的."鳳姐笑道:"這話若果真呢,也倒可恕,只是不該私自傳送進來.這個可以傳遞,什麼不可以傳遞.這倒是傳遞人的不是了.若這話不真 , 倘是偷來的,你可就別想活了."入畫跪著哭道:"我不敢扯謊.奶奶只管明日問我們奶奶和大爺去,若說不是賞的,就拿我和我哥哥一同打死無怨."鳳姐道:"這個自然要問的, 只是真賞的也有不是.誰許你私自傳送東西的!你且說是誰作接應,我便饒你. 下次萬萬不可. "惜春道:"嫂子別饒他這次方可.這裡人多,若不拿一個人作法,那些大的聽見了,又不知怎樣呢.嫂子若饒他,我也不依."鳳姐道:"素日我看他還好.誰沒一個錯, 只這一次.二次犯下,二罪俱罰.但不知傳遞是誰."惜春道:"若說傳遞,再無別個, 必是後門上的張媽.他常肯和這些丫頭們鬼鬼祟祟的,這些丫頭們也都肯照顧他."鳳姐聽說,便命人記下,將東西且交給周瑞家的暫拿著,等明日對明再議

入畫也是個可憐孩子,這次的錯誤完全是因為父母不在身邊,哥哥無可依賴之人,才托她保管。看來素日入畫做事還是極穩重有人緣的,所以惜春不饒,反倒是鳳姐道看她還好,原諒這次了。

本來以為一天風霜可以過去了,素來待人嚴厲的鳳姐,都不計較了,偏偏惜春不依,第二日請了尤氏來,總之是不要入畫了。抄查時,只說惜春膽小,如今看來,倒不是膽小而是另有心事。惜春執意不留入畫,入畫聽說,又跪下哭求, 說:"再不敢了.只求姑娘看從小兒的情常,好歹生死在一處罷."尤氏和奶娘等人也都十分分解, 說他"不過一時糊塗了,下次再不敢的.他從小兒伏侍你一場,到底留著他為是."若入畫無此事,自然和惜春在一起的,眾人的解勸入畫的哭求,也不能改變四小姐的決定。

惜春真正要表達的意思在後面,不但不要入畫,如今我也大了,連我也不便往你們那邊去了.況且近日我每每風聞得有人背地裡議論什麼多少不堪的閑話,我若再去,連我也編派上了.東府的名聲,讓惜春痛苦,好似趙姨娘帶給探春的煩惱,這一次借了入畫的事,惜春要表明立場。"惜春道:" 我不了悟, 我也捨不得入畫了."這才是她的真意,她是悟了的。所以她不要入畫,是因為她要斷了紅塵。

入畫就這樣隨了尤氏走了,離了大觀園。她的命運不得而知。她也許只是惜春的一幅畫,一幅畫紅塵的鏡子。她走了,是惜春脫離紅塵的開始。

上一篇[元宵謎]    下一篇 [休息休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