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漢朝在文學史上一般分為東漢西漢。東西之分是國都所在地來命名的。兩漢的主要文學成就包括:漢賦,散文,詩歌

1文學概述

兩漢散文以歷史散文和政論散文最為突出。司馬遷的《史記》以人物為中心來反映歷史,創立了紀傳體史書的新樣式,也開闢了傳記文學的新紀元,是漢代最輝煌的成就。東漢班固的《漢書》與之齊名。政論文中名篇佳作疊現,其中包括:賈誼的《過秦論》、《論治安策》,晁錯的《論貴粟疏》,桓寬的《鹽鐵論》,王充的《論衡》,王符的《潛夫論》,仲長統的《昌言》等。
兩漢詩歌以樂府詩和五言詩成就最為顯著。兩漢樂府詩是繼《詩經》、「楚辭」之後的又一種新詩體。著名的《孔雀東南飛》是樂府詩中的敘事長篇,後人把它與北朝的《木蘭詩》和唐代韋莊的《秦婦吟》並稱為「樂府三絕」。《古詩十九首》則代表了漢代五言詩的最高成就。
漢賦乃兩漢一代之文學,是一種新興的文體。它介於詩歌和散文之間,韻散兼行,是詩的散文化,散文的詩化。它兼收並蓄《詩經》、「楚辭」、先秦散文等諸種文體。形成了一種容量宏大且頗具表現力的綜合型文學樣式。賈誼的《吊屈原賦》是騷體賦,枚乘的《七發》是漢大賦正式形成的標誌,司馬相如的大賦是漢賦的頂峰。之後班固的《兩都賦》、張衡的《兩京賦》都為漢大賦力作。張衡的《歸田賦》還開啟了抒情小賦的先河。

2司馬遷和他的《史記》

《史記》的成就
《史記》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共130篇。在體例上,《史記》分為5大部分,即本紀,記帝王之事;世家,述諸侯之事;列傳,敘人臣之事;表,即表格形式的大事記;書,即典章制度。《史記》通過這5個部分相互配合、相互補充,構成了完整的歷史體系,成為中國歷代史書的基本形式。所謂的「二十四史」,即以《史記》為首。
魯迅稱《史記》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當是無愧的。就《史記》的文學性而言,首先表現在它的敘事方式上,它採用的是第三人稱的客觀敘述,實際是「寓褒貶於敘事之中」。它敘述了漫長的三千年歷史,再現了歷史上波瀾壯闊的場景和人物活動。《史記》中的很多傳記,用一系列故事展開。如《廉頗藺相如列傳》,就是由完璧歸趙、澠池相會、負荊請罪等故事構成的。同時《史記》中的故事,還有不少是富於戲劇性的。如《項羽本紀》中著名的「鴻門宴」故事,就猶如一場精彩的戲劇演出,劇中人物的出場、退場、神情、動作、對話,乃至座位的朝向,都寫得如聞其聲、如見其人。劇情又高潮迭起、扣人心弦,極富戲劇性。其次,塑造了眾多具有鮮明個性的人物形象:帝王將相、貴戚富商、文人隱士、遊俠刺客、平民百姓。能夠留下深刻印象的,如項羽、劉邦、張良、韓信、李斯、屈原、孫武、荊軻、廉頗、藺相如等,就有近百人。如項羽是一位失敗的英雄,可司馬遷不以成敗論英雄,給以精心描繪,寫出了項羽威武壯烈的悲劇命運。《史記》中所描繪的人物,面目活現,神情畢露,得益於塑造人物的藝術手段:人物外貌和神情描寫,生活細節的刻畫,人物對話的運用,戲劇性場景的設置。上述這一切在司馬遷筆下運用自如。再次,《史記》的語言藝術是精湛的。司馬遷將史料中艱澀難懂的語句,改寫成漢代通行的語言,使古文變得淺顯流暢。如敘事語言精練簡潔、人物語言個性化等。
班固的《漢書》
班固(32—92),字孟堅,今陝西咸陽人。其父班彪寫有《史記後傳》65篇。父親死後,班固繼承父業,以《史記》的漢代部分和《史記後傳》為基礎編撰《漢書》,歷時二十年。《漢書》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的斷代史(只寫一個朝代)著作。其體例基本上承襲《史記》,只是改「書」為「志」,創「刑法」、「五行」、「地理」、「藝文」四志,並將「世家」取消,與「列傳」合在一起,統稱「傳」,使《漢書》形成一種新的面貌。《漢書》共有十二紀、八表、十志、七十傳。共100篇。這部斷代史以後成為官修史書的範本。
《漢書》是繼《史記》之後的又一部富有散文文學特色的史學巨著。其中有不少出色的人物傳記,如《霍光傳》、《朱買臣傳》、《東方朔傳》,都是公認的名篇。特別是《蘇武傳》,並不遜色於《史記》。蘇武出使匈奴,被扣留十九年,但他堅持鬥爭,不屈服於敵人的逼迫,不為勸降而動心,一個可歌可泣的愛國者形象躍然紙上,感人至深。另外,《漢書》的語言風格與《史記》相比,對照鮮明,它顯得典雅古奧,比較艱深。
漢代韻文
西漢初年,漢樂府民歌尚未唱響,民間的歌謠還很少見,韻文沿襲著楚聲、楚歌的余續。楚漢相爭的主角項羽和劉邦的楚聲短歌《垓下歌》和《大風歌》是漢初的韻文傑作。
項羽的《垓下歌》見於《史記.項羽本紀》,其辭曰:
力拔山兮氣蓋世,
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西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這首詩用的是楚歌「兮」字體的形式,篇幅短小,語言質樸,感情真摯,塑造了項羽這樣一個失路英雄的形象,具有感人的力量。沈德潛評其「嗚咽纏綿」(《古詩源》卷二)。
劉邦的《大風歌》,比起項羽《垓下歌》的悲涼慷慨,劉邦的《大風歌》則在雄壯中帶蒼涼情懷:
大風起兮雲飛揚,
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這首詩是劉邦在漢高帝十二年(前195)十月,討伐叛亂后歸師路徑故鄉沛縣時所作。其躊躇滿志之情溢於言表,但最後一句卻隱隱透露出一種悲涼的意味。《漢書.高帝紀》記載劉邦自歌之後「慷慨傷懷,泣數行下」。篇幅雖短,感情卻豐富複雜。
其他韻詩
漢武帝有《秋風辭》,烏孫公主有《悲愁歌》等,此時已非漢初。
另有淮南小山的《招隱士》也有其獨特之處。他雖有楚辭的形式,但表現的卻是屈、宋作品從未有過的招隱的內容。詩中極力渲染山林幽寂凄涼、陰森恐怖的氣氛,說明「王孫兮歸來,山中不可久留」的主題,用於冷峭,「音節角度,瀏漓昂激」(王夫之《楚辭通釋》),是後世招隱的詩賦之祖。

3漢代樂府詩歌

漢樂府民歌的內容及藝術特色
現存漢樂府民歌數量雖然不多,但內容廣泛,尤其多反映下層民眾生活和情緒之作。諸如民眾的悲慘生活,戰爭和兵役帶來的災難,封建官僚的無恥,家長制的罪惡,愛情的堅貞,棄婦的痛苦等。《十五從軍行》寫一老兵,十五從軍,八十才歸,性命苟全了,但家園破敗,親人凋零,不勝悲苦。《上邪》的愛情誓詞是:海枯石爛,真愛不變。《陌上桑》中,羅敷美貌動人,有勇有謀。反之,「使君」則好色、貪婪、霸氣十足。
漢樂府民歌的主要藝術特色是以敘事為主,「感於哀樂,緣事而發」,擴大了中國詩歌的敘事領域。《陌上桑》和《孔雀東南飛》是敘事詩的代表作,尤其像《孔雀東南飛》這樣的長篇敘事詩,各種藝術手段在此都作了完美的發揮。無論人物對話、動作,還是心理刻畫,都十分成功,形象地塑造了一批人物形象。詩中故事情節的展開和矛盾衝突的起伏,以及浪漫色彩的結尾,在鋪排上也都恰到好處。另外,漢樂府民歌的形式多種多樣,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及雜言種種,其中最常用的是新興的雜言和五言詩。雜言詩句式,字數不一,有整有散,靈活多變。五言詩則形式十分整齊,如《十五從軍行》等。這種詩體較《詩經》、「楚辭」的四言詩和騷體詩都有明顯的進步,代表了當時的詩歌形式發展的新趨勢,此後幾百年間,成為文人創作的主要形式。
枚乘的《七發》
《七發》是一篇諷喻作品,揭露了貴族子弟驕奢淫逸的腐朽生活。在這篇賦里,作者假設楚太子有病,吳客前來問疾,在主客的問答中巧妙地表述自己的見解。賦中以音樂、飲食、車馬、宮苑、田獵、觀濤為題,反覆申說縱情享樂、荒淫無度的生活乃致病之由,只有聽從聖賢的「要言妙道」,才能消災祛病。此賦用鋪陳誇張的手法描繪各類事物,詞采華麗,想象豐富,寓諷喻於其中。此賦問世后,因其思想性與藝術性俱佳,產生了強烈的影響,文壇仿作者很多,有時以主客問答形式、用七段文字描寫七件事物的賦體文章幾乎蔚成風氣,「七體」幾乎成為文章形式中的一個門類。
五言詩的產生
五言詩萌芽於民間歌謠,其形成受到北方少數民族音樂和軍樂的影響,樂府民歌中的五言詩的發展更影響了當時文人的寫作,於是產生了文人五言詩。班固的《詠史》被許多文學史家認為現存最早的一首文人五言詩,當然此詩尚不成熟,但它是中國詩歌史上的里程碑。自此以後,東漢許多作家都有五言詩傳世,如張衡的《同聲歌》、秦嘉的《贈婦詩》,辛延年的《羽林郎》等。《羽林郎》一詩描寫了一個酒家女胡姬不畏強暴,勇拒貴族豪奴調戲的故事。詩中的少女胡姬,貌美若仙,又堅貞純潔;豪奴馮子都橫行霸道,仗勢欺人。此詩與樂府民歌《陌上桑》有異曲同工之妙,反映了樂府民歌影響下的文人創作的成就。
簡介
《古詩十九首》是文人五言詩中最傑出的代表。東漢末年湧現出一大批文人五言詩,其作者不明,後人泛稱為「古詩」。這類作品中的十九首,至梁代被蕭統選編入《文選》,後人遂以「古詩十九首」稱呼它們。大多數學者認為這組詩歌並非一人所作,產生的時代大致在東漢後期。其表述的內容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抒寫相思之情,訴說離別之苦的詩作。如《行行重行行》一詩,寫一女子思念遠行異鄉的情人。首先追敘初別,次說路遠難會,再述相思之苦,最後以寬慰之詞作結。又如《迢迢牽牛星》一詩,描寫了織女隔著銀河思念牽牛的愁苦之情,抒發了愛情受折磨時的痛苦。此外,也有表現生命短促,慨嘆人生無常的作品。如《生年不滿百》等。其他如對功名不就、宦海失意,身居貧賤、世態炎涼,人情淡薄、知音難遇的描寫也見諸詩端。

成就:

《古詩十九首》在藝術上取得了極大的成功,標誌著中國文人五言詩的成熟。它的藝術成就首先表現於詩人把自己真切的感情坦然抒發出來,毫不矯飾,並用特定的景物襯託人物的感情,達到情景相生、情趣天成的境界。其次,它的語言樸素明快、精練生動、耐人咀嚼,有高度的概括力。它對後代五言詩的寫作影響深刻,其後五言詩開始獲得空前的發展。
上一篇[怨聲載道]    下一篇 [癘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