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佛法佛學用語佛學辭彙

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及五取蘊苦(《法苑珠林·八苦部》)。出自梁簡文帝《菩提樹頌序》:「悲哉六識,沉淪八苦,不有大聖,誰拯慧橋。」

1漢語常識

【示例】:
1、生苦:每個人都有生苦,但都忘記了。以人類來說,生時的眾緣逼迫,就是苦。我們住胎時,子宮是最小的牢獄、胎兒手腳沒法伸直、縮成一團,好像坐監牢,痛苦極了。此外,子宮裡的種種不凈,如羊水、血等,我們都得忍受,真苦;胎兒出世時,要從小小的陰道中鑽出來,有如兩座山壓頂,母親受苦,嬰兒也受苦,這是每個做母親的人都曉得的,所以嬰兒一出世就大哭,苦不堪言;另外嬰兒的皮膚很細嫩,一出世接觸到冷熱空氣,身體好像針扎那麼痛苦。此外,胎兒在母親的肚子里,覺得比較安全,一出世就有如迷途般,無依無靠,苦到要死,怕的要命,所以生是一種苦。
2、老苦:我們的身心衰損,朽壞,生出種種的苦受,身體老化,慢慢的不聽話,不中用;而我們的心逐漸沒力,想東西也越來越遲鈍,樣樣不如人,因而覺得苦不堪言;人老不中用,皺紋滿面,腰彎背婁,老態龍鍾,做不了事情,苦死。有些老年人在家無所事事,又擔心被子女遺棄、孤寂與疏離難以掙脫,尋取溫暖與親情難得;年輕力壯時,高朋滿座,意氣風發,神采飛揚,誰也沒料到晚年的境遇卻是如此的孤單,寂寞與凄涼。
3、病苦:身體的四大不調,百病叢生,所以苦。病有種種,有些病很輕微,有些病很嚴重,有些暗病不容易查知,結果暴病而終。最可怕的是牙痛,痛到呱呱叫,家人都要讓你三分,真正來講,「吃」是病,貪東西也是病,但這些是屬於心病,這兒講的是身病。我們的身體有如機器,終歸會變壞,變換就是病苦。
4、死苦:我們的壽命享盡,病逝,或是天災人禍眾緣逼迫而終。臨命終時,死的境象令人難以忍受,恐怖之心油然而生。有些人死時,嚇的面色變青,死相可怖;有些人在死時,不願死去,雙手抓的緊緊。如果有一天我們發覺雙手不能動彈,一定苦的要命;人要死的時候,身體各部分慢慢的動彈不得,內心一定很恐慌,這就是死苦。大家都知道這生、老、病、死苦,甚至已經麻木了,無可奈何的接受;大家說反正都要死、想它做什麼?但是沒人講反正要病嘛,理它幹嘛?當你病了,會呱呱叫,病苦來時,就受不了。當死還沒來臨時,你嘴巴大,愛講大話,當它來時,你就怕死。如果有人用刀指著你,你會嚇的要命,那就是怕死--死苦;還沒動到你,就嚇到如此這般,等死期到來時,更不用講了。
5、怨憎會苦:我們和冤家、仇人沒辦法避開,每每要見面,這就叫做怨憎會苦。比如一對夫妻,婚姻生活美滿,恩愛,過後吵架鬧翻了,但是為了兒女,夫妻之緣難斷,必須天天見臭面、臉臭;或是打工仔,雖與老闆不和,但為了家計,為了五斗米而折腰,天天要和不喜歡的老闆見面;還有某些同事,跟你吵過一次架后,兩人見面就不說話,因為某種業因緣,你不能離開他,天天要會面,這就是怨憎會苦。
6、愛別離苦:與至親,相愛的人乖離分散,所以苦。因為某一些因緣,所心愛的人兒離你遠去,你捨不得,所以感覺到苦。比如做父母親的,女兒出嫁或是兒子出國留學,思念總在分手后開始,常掛心頭。有的傷心流淚,哭哭啼啼;有的睡不著,吃不下。這些還不太嚴重,嚴重的是男女之間的情愛,相愛的人卻偏偏被拆散,很多情侶就因此跳樓殉情。在西方有羅密歐與朱麗葉;在東方有梁山伯與祝英台,這些纏綿偉大的愛情故事,常使同情他們的人淚流滿襟。
7、求不得苦:我們用種種辦法與手段,希望獲得自己所喜愛的東西或崇高的理想,但是結果還是得不到,這叫做求不得苦。它是最普遍的苦,因為人的慾望太多了,這樣多的慾望我們沒法實現或得到,所以是苦。
8、五取蘊苦:我們對五蘊(即是色、受、想、行、識五種身心聚合)的身心產生執著,稱為五取蘊。取是執取的意思。五取蘊剎那剎那的生滅,它一直遷流變壞,所以是苦。
人生第一苦——生苦
佛說,現實世界是痛苦的,我們生活在在這世界上,本身就是痛苦的。生生死死,何時盡?痛苦源於本身,痛苦源於活著。所以人生下來的第一聲就是大聲的哭泣。
人生第三苦——病苦
佛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顛沛於殘酷的現實之中,有誰能保證不受到病魔的折磨?人吃五穀雜糧那有不生病的,隨時的病痛讓人飽受病之苦。
人生第五苦——愛別離苦
佛說,愛是追求融合克服分裂的表現,愛上帝是追求精神的統一,愛情人是追求生命的統一。但愛的本身包含的痛苦是人所共知得,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
人生第七苦——怨憎會苦
佛說,當愛不能彌合時,就會用感性方式來實現——怨恨,所有外在的怨恨都會被反彈而傷及自己,所有內在的怨恨都會傷及別人。貪戀、私慾為痛苦之源。

人生第八苦——五陰熾盛苦

佛說,人所看到的、聽到的、想到的、遇到的、感受到的各種形形色色的假象,就會迷失自我,陷入痛苦。世人常常為表象所迷惑,因而深陷其中。

2八苦出處

八苦乃眾生輪迴六道所受之八種苦果,為四諦中苦諦之主要內容。
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所求不得苦。六怨憎會苦。七愛別離苦。八五受陰苦。汝等當知。此八種苦。及有漏法。以逼迫故。諦實是苦。集諦者。無明及愛。能為八苦而作因本。當知此集。諦是苦因。滅諦者。無明愛滅絕於苦因。當知此滅。諦實是滅。道諦者。八正道。一正見。二正念。三正思惟。四正業。五正精進。六正語。七正命。八正定。此八法者。諦是聖道。若人精勤。觀此四法。速離生死。到解脫處。汝等比丘。若於此法。已究竟者。亦當精勤為他解說。
一曰生苦,誕生之痛苦也;
二曰老苦,老年之痛苦也;
三曰病苦,疾病之痛苦也;
四曰死苦,死亡之痛苦也;
五曰怨憎會苦,「所不愛者而共聚集」也。(《大涅盤經-第十二》)
六曰愛別離苦,不由己與所愛之人之事離別之痛苦也;(《大涅盤經-第十二》云:「何等為愛別離苦?所愛之物破壞離散。」)
七曰求不得苦,有所欲求而不得滿足也。(《大涅盤經-第十二》云:「求不得苦,復有二種:一者所希望處,求不能得;二者多役功力,不得果報。」)
八曰五盛陰苦,由色、受、想、行、識五種因素組成,生滅變化無常,盛滿各種身心痛苦也。(《大涅盤經-第十二》云:「何等名為五盛陰苦,......生苦,老苦,痛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
(一)生苦,有五種,
1)受胎,謂識托母胎之時,在母腹中窄隘不凈。
2)種子,謂識托父母遺體,其識種子隨母氣息出入,不得自在。
3)增長,謂在母腹中,經十月日,內熱煎煮,身形漸成,住在生臟之下,熟臟之上,間夾如獄。
4)出胎,謂初生下,有冷風、熱風吹身及衣服等物觸體,肌膚柔嫩,如被物刺。
5)種類,謂人品有富貴貧賤,相貌有殘缺妍丑等。
(二)老苦,有二種,
1)增長,謂從少至壯,從壯至衰,氣力羸少,動止不寧。
2)滅壞,謂盛去衰來,精神耗減,其命日促,漸至朽壞。
(三)病苦,有二種,
1)身病,謂四大不調,疾病交攻。如地大不調,舉身沉重;風大不調,舉身倔強;水大不調,舉身胖腫;火大不調,舉身蒸熱。
2)心病,謂心懷苦惱,憂切悲哀。
(四)死苦,有二種,
1)病死,謂因疾病壽盡而死。
2)外緣,謂或遇惡緣或遭水火等難而死。
(五)愛別離苦
謂常所親愛之人,乖違離散不得共處。
(六)怨憎會苦,
謂常所怨仇憎惡之人,本求遠離,而反集聚。
(七)求不得苦,
謂世間一切事物,心所愛樂者,求之而不能得。
(八)五陰盛苦,
五陰,即色受想行識。陰,蓋覆之義,謂能蓋覆真性,不令顯發。盛,熾盛、容受等義,謂前生老病死等眾苦聚集,故稱五陰盛苦。「五盛陰」也作「五陰盛」,「五陰」即「五蘊」,是佛教所說的構成眾生身體的五種要素:色(相當於物質)、受(感受)、想(表象、知覺)、行(意志)、識(精神的總體),色指身,受想行識指心,五陰就是人的身心。
這八苦可以分為二類:第一類是生老病死,這是人生的自然過程之苦;第二類是憂悲惱、怨憎會、恩愛別離和所欲不得,這是主觀願望所不得滿足之苦。最後歸結為「五盛陰」,「五盛陰」指對人生的愛戀與追求,以此為苦,說明人的存在本身為苦。這樣,苦就具備了普遍的性格,凡是有生命的個人,苦都是在所難免的。
【八苦(梵as!t!au duh!khata^h!,藏sdug-bsn%albrgyad)】
(一)指有情所受的八種苦惱∶即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盛陰。主要在說尚諦中之苦諦的內容。茲將八苦表列如次∶
(1)生苦(ja^ti-duh!kham%)∶指報分之時所產生的苦痛。《五王經》以識支到出胎為生,《涅盤經》則分為五位∶{1}初出是受胎之初,系識支之位;{2}至終是色心具足之時,系名色支之位;{3}增長是名色增長,為六入之位;{4}出胎;{5}種類生,指出胎後到老死之間,運運剎那新起,或人生而有貧富、貴賤、男女、丑端等差別。此五位常為眾苦所依止,故稱生苦。
(2)老苦(jara^-d.)∶指衰變時的苦痛。北本《涅盤經》卷十二將『老』分成『念念老』及『終身老』,或『增長老』及『滅壞老』。『念念老』是剎那生滅,指識支至老支之間的念念變遷;『終身老』是一期生滅,指白髮枯形色變之時。『增長老』是指從少至壯念念增長;『滅壞老』是指由壯至老念念滅壞。此二者是就前述的『念念老』開衍而來。
(3)病苦(vya^dhi-d.)∶指由四大增損而引起的病患苦惱。北本《涅盤經》卷十二雲(大正12·435a)∶『病謂四大毒蛇互不調適。』蓋病有身病及心病二種。身病是色陰之病,乃四大不調所致,有因水風熱產生,也有因雜病或容病等產生。若地大不調,則舉身沉重;若水大不調,則舉身胖腫;若火大不調,則舉身蒸熱;若風大不調,則舉身倔強。所謂容病,是指遭遇刀杖之難、為鬼魅所附等。心病是指恐怖、憂愁、愚痴等,一切心理上的苦惱。
(4)死苦(maran!a-d.)∶指五陰壞滅之苦,即舍離所受之身時的苦痛。死有命盡死、外緣死二種。命盡死又細分『壽命盡而福未盡』之死、『福盡而壽命未盡』之死,以及『福壽俱盡』之死三種。外緣死也細分『非分自害死』、『橫為他所殺害』,及『俱死』三種。
(5)愛別離苦(priyaviprayoge-d.)∶指與自己所親愛者別離的痛苦。《五王經》雲(大正14·796c)∶
『何謂恩愛別苦?室家內外,兄弟妻子,共相戀慕,一朝破亡,為人抄劫,各自分張,父東子西,母南女北,非唯一處,為人奴婢,各自悲呼,心內斷絕,窈窈冥冥,無有相見之期。』
(6)怨憎會苦(apriyasam!prayoge-d.)∶指與怨憎者相遇的苦痛。《五王經》雲(大正14·796c)∶
『世人薄俗,共居愛欲之中,共諍不急之事,更相殺害,遂成大怨,各自相避,隱藏無地,各磨刀錯箭挾弓持杖,恐畏相見,會遇迮道相逢,各自張弓澍箭,兩刀相向,不知勝負是誰,當爾之時,怖畏無量。』
(7)求不得苦∶全名為『雖復希求而不得之苦』(yad api^cchaya^ paryes!ama^n!o na labhatetad api duh!kham%)。指不能如願、不得所欲的苦痛。《大乘義章》謂所求有因果二者,因中有『求離惡法而不得』,以及『欲求善法而不得』二種;果中有『求離苦事而不得』,以及『欲求樂而不得』二種。又此苦果之事各有內外之別,人天之樂果及三塗之苦報等為內,資生眷屬等為外。
(8)五盛陰苦∶經作五陰盛苦,新譯作略說五取蘊苦(sam!ks!epen!a pan~copa^da^naskandha-d.)。『五盛陰』與『五取蘊』只是譯語的差異,upa^da^na有盛、取、受等義,故舊譯作五受陰,略稱五陰、五蘊。即色、受、想、行、識五種。取、盛、蘊等都是煩惱的異名。蓋五蘊生自煩惱,也常生煩惱,故五盛陰苦又稱五陰苦。《四諦經》即用此略名。《大毗婆沙論》卷八十七則稱作『略說一切五取蘊苦』,並謂前七苦皆是有漏身所攝,故名。然古師以此『五盛陰苦』具五陰熾盛之義,將『盛』看作形容詞,或解作『貯蓄、容受』之義,與新譯家之說不同。即《大乘義章》卷二所云(大正44·512c)∶『五盛陰者,五陰熾盛,名五盛陰。陰盛是苦,就體立稱,是故名為五盛陰苦。亦盛者,盛受之義。五陰之中,盛前七苦,是故名為五盛陰苦,若正應言五陰盛苦。』
其他
一日本戰國˙山中鹿之介《中阿含經》卷七分別聖諦經、大毗婆沙論卷七十八、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六
二瑜伽師地論卷四十四別出以下八苦:寒苦、熱苦、飢苦、渴苦、不自在苦、自逼惱苦、他逼惱苦、一類威儀多時住苦。

3八苦分類

【三苦】
何謂三苦?乃三界中一切眾生所受之苦也
①、苦苦——此乃欲界所受之苦(單指人間言)
三途(地獄、餓鬼、畜生)之苦自不待言,就是生存人道,以感有漏之身,有生老病死,已名為苦,再遇到其他苦的環境,如冤憎相會,恩愛別離,所求不得,乃至天災人禍等苦,一切眾苦追迫,苦上加苦,故謂之苦苦。譬如畜生已受痴昧無知之苦,更加被人鞭打、宰殺、烹煮、食啖等苦,其義相同。
②、壞苦——壞是壞滅,苦乃迫惱之謂
乃六欲天及色界天所受之苦,天上雖比人間快樂得多,但是非永遠,有敗壞的,如六欲天(四天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的天人雖受衣食隨意,宮殿莊嚴之樂,乃其有漏十善所感,終有福盡墮落之日,其時有五衰相現:一、衣裳垢膩,二、頭上花萎,三、身失威光,四、腋下臭出,五、不樂本座,其時痛苦非常。涅盤經云:「天上雖無大苦惱事,然五衰相現,極受大苦,與地獄同等……」。就是色界的初禪天得……此乃世間有漏之禪,終有變壞之可能,當其定壞之時,生大苦惱,隨念墜落,此即壞苦也。
③、行苦——行是遷流不息生死無常之意
此乃無色界天所受之苦,此天無色質之累,有空定之樂,雖是最高之非想非非想處天,壽八萬四仟大劫,然而壽滿定盡之時,還要墮落輪迴,其時生大懊惱,如箭入體,其痛苦莫可言喻!「智度論」云:「上二界死時,生大懊惱,甚於下界,譬如極高之處,墮落碎爛」,其痛苦可知矣。雖未墮時,也不免常受行陰念念遷流之苦,故曰行苦。
生苦:人生世上,入輪迴糾擾,諸苦紛至沓來,因此生即是苦。
老苦:氣力衰減,精神日下,色身朽壞,盛年之日不復再,此為老苦。
病苦:身病煎熬五官,心病煎熬心識,此是病苦。
死苦:人之限將近,若殘燭將滅,或壽盡而終,或遭天災人禍而亡,此乃死苦。
怨憎會苦:仇怨憎惡,揮之不去,反而集聚,此謂怨憎會苦。
——以上五苦,均屬苦苦,就是壞事所生之苦
愛別離苦:生死無常,聚散無定,親愛之人不得共處,此即愛別離苦。
求不得苦:世間萬物,心有愛樂而不能求得,此名求不得苦。
——上述二苦,屬於壞苦,即好事破滅離散之苦
五陰盛苦:色想受行識謂之五陰,集眾苦於一身,入色身苦擾不得脫,此是五陰盛苦。
——此苦屬行苦,諸行無常,輪迴流散之苦耳
上一篇[瑞典克朗]    下一篇 [盧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