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八荒火龍 -火龍初現

  鎮魔古洞,洞口。

  玲瓏巫女神像之前,黑木默然佇立,而凶靈黑虎也沉默著,站在他的身後。陸雪琪等人已經進去很久了,更不用說之前鬼厲等人,而這麼長的時間裡,誰也不知道那個古老洞穴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是,他們兩個兄弟,似乎都沒有表現出關心的樣子,在他們的眼中,似乎只有那一尊玲瓏巫女的神像。

  突然,在這一片靜默之中,腳下的大地竟然開始微微顫抖起來,隱隱的轟鳴雷聲,從那鎮魔古洞之中傳了出來。黑木身子一震,轉身與黑虎對視一眼,但還不等他們想個明白,更大的異變,已經發生。

  原本黑沉沉的天空蒼穹,籠罩在焦黑山峰上空的黑雲層中,突然射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如利劍一般,從天而降,刺穿了沉沉黑暗。緊接著,厚厚黑色雲層的邊緣,都開始透射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如同替這黑雲鑲嵌上了一層金色的光邊。

  隆隆雷聲,千萬年來,重新在這座被詛咒的山峰上空響起,雲層開始瘋狂的涌動,似乎有某種神秘莫測的力量,在不斷的蘇醒,讓天地也為之動容。

  黑木與黑虎怔怔望著這天地異變,忽然間,黑木一轉身,遲疑了片刻,聲音似乎有微微的顫抖,低聲道:『陰風……也消失了。』

  黑虎巨大的身軀,凝視著那洞穴深處,深深黑暗裡,再也沒有了陰寒刺骨的陰風,取而代之的,是熾熱翻滾的熱浪。

  『怎麼回事,裡面出了什麼事?』黑木的聲音隱隱有幾分激動,但是被黑布籠罩的面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見他死死盯著那個鎮魔古洞。

  與他相反,黑虎面對這些異變,表情卻十分的複雜奇怪,似乎有說不出的歡喜,可是那白色煙霧構成的臉上,竟然還流露著一絲哀傷。

  『是火龍,八荒火龍!』他淡淡的,低聲的道。

  『什麼?』

  黑木不能置信地疾轉過身,盯著黑虎,道:『你說什麼,八荒火龍,這世上除了娘娘之外,如今怎麼可能還會有人能夠召喚八荒火龍?』

  黑虎目光蒼茫,慢慢轉到那尊石像之上,半晌之後,道:『本來是沒有人的,因為那召喚的咒文與萬火之精玄火鑒,都早已失落了,可是,』他笑了笑,然後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黑木,道:『可是,這世上還有一個人曾經領悟了巫女娘娘她全部的巫法咒文,而娘娘生前唯一布下尚存並能召喚八荒火龍的八凶玄火法陣,又恰好就在這裡。』

  黑木怔了一下,沒有說話,半晌之後,頹然搖頭道:『原來他……竟然還有這一手。可是八荒火龍乃毀滅萬物之凶物,他召喚這隻神獸,難道忘了當年娘娘就是用這火龍將他生生焚滅的么?』

  黑虎淡淡冷笑一聲,道:『誰知道,我只記得娘娘當初走的時候,彌留之際親口對我說過的一句話。』

  黑木一震,道:『什麼?』

  黑虎臉上現出濃濃的恨意,霍然轉身,看著那異變越來越是明顯,震動越來越大的鎮魔古洞,冷笑道:『娘娘交代過,日後無論再過多少年,一旦火龍復生,在此降臨,便是這一場冤孽結束之時!』

  黑木喃喃念了一遍:『冤孽結束之時……』忽地,他臉色一變,道:『難道,娘娘她早已預料到了?』

  黑虎沒有理會他,對他來說,在這熾熱之風越來越烈,天際雲層翻滾,金芒亂閃,天地亂象紛呈的時刻,他的眼中,卻只有那尊石像。

  他慢慢移到石像前,臉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低聲道:『娘娘,娘娘……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您別著急,再等一會兒,等一切都結束的時候,黑虎就來找您,從此永遠侍奉在您的身旁。』

  黑木木然地望著這位前世的兄長,然後,他仰天眺望。

  那天,還給他的,卻是一個當頭雷鳴!

  轟隆!

  風雲更急了,大地震顫的越發強烈。

  巨大的石室,完全被強烈的火光所籠罩了,先前的黑暗被徹底驅逐出去,找不到一絲陰暗的地方。這光亮,遠遠超過了世間任何的光芒,甚至令人感覺,連天際烈日降臨,只怕也不過如此。

  曾經不可一世的赤焰魔獸,如果與之相提並論,簡直如一點螢火而已。

  在這恐怖的力量之中,最熾熱的地方,無疑就是那個仍然存在並且急速轉動,閃爍著詭異光環的八凶神像光圈了。那裡,獸神曾經融入的火焰越來越白熱化,漫天神秘的咒文,也越來越急。

  不停擴張又微微收縮起伏的焰心,彷彿如一個孵化的赤焰之卵,蘊育著某種可怕之物,而隨著周圍溫度的持續急速升高,那古老而神秘的所在,正一點一滴的凝聚著失去千萬年的力量,重新降臨到這個世界。

  陸雪琪和鬼厲兩個人,已經被完全擠壓到了石室邊緣的牆壁之上,太過強大的烈焰之力,正在烘烤著他們的身心,榨取著他們身體里每一滴的水分。

  沒有汗水,因為每一滴汗水還未流出便已汽化,熊熊烈焰之中,倒映著他們通紅的臉龐。

  陸雪琪忽然若有所覺,向身旁的鬼厲望去,那個男子,不知何時,握住了她的手掌。她沒有任何的驚愕訝然,即使是在這絕望的火海面對那未知的神秘力量。

  手心裡,指尖上,傳來了溫暖。

  曾經熟悉過吧!十年前曾經這樣吧!

  那一場黑暗中緊握的手的過往!

  鬼厲身子移動,離開了兩人靠著的牆壁,擋在陸雪琪的身前,淡青色的光芒,中間閃爍的是隱隱的金色光輝,從他手邊閃起,形成了一道光壁,擋在了身前。

  頓時,酷熱之意減輕了許多,只是鬼厲的背部卻是微微抖動了一下,然後,他深深吸氣。

  忽然,那隻在他掌心的手,用力握住了他,從他的身後,淡藍色的光輝泛起,起初,與那青色的光芒似還有些衝突,格格不入,但很快的,兩道光芒融為一體,結成了更強大的光壁,抵擋著那恐怖赤焰的火芒。

  男人的肩膀,男人的背,默默地站在身前,陸雪琪緊緊握著手,嘴角邊,在那漫天火光之下,有淡淡的笑容。

  突然,那冗長的咒文停止了,有那麼一刻,彷彿一切都瞬間凝固住了,所有的火焰,漫天的火芒,鬼厲與陸雪琪奮力抵抗的身影,還有那半空中旋轉不休的八凶神像。

  最熾熱的火焰深處,緩緩裂了開去,從一道細縫,慢慢變大,從一個人大小左右的縫隙,變作了數倍之巨的空洞。在這漫天耀眼火光之中,那條裂縫裡,竟彷彿是不可思議的最深沉的黑暗。

  然後,似什麼東西,在那裂縫深處,冷冷的,向這外面的世界注視了一眼。

  一股凶戾充斥著讓人發瘋一般的絕望,瞬間掠過了這石室里的每一個角落。

  下一刻,如受到最瘋狂的刺激,全部的火焰瞬間迸發出最熱烈的光芒,龍吟聲越拔越高,如一場狂歡不止不休,那火焰深處,龍吟聲轟然而起,帶著恐怖,帶著絕望,那古老的神明靈物,從另一個世界降臨其中。

  巨大的頭顱,慢慢伸了出來,如烈日一般耀眼而無法直視,那分明是沐浴在烈火之中的巨大古老火龍,每一處地方,都是火焰。

  巨大的龍頭,就已經佔據了所有的空間,鬼厲與陸雪琪目瞪口呆地望著這不可一世、幾乎超越這世間存在的生物,甚至忘了抵抗,只是憑藉本能,兩人的法寶結壁勉力抵抗著那洶湧而來的火焰。只是,那令人窒息的威勢,卻彷彿已宣告了他們的命運。

  八荒火龍!

  南疆古老巫族傳說之中,毀滅世間萬物的可怕凶獸,八凶玄火法陣最終極的召喚靈物,終於在千萬年之後,重現於人世間。

  巨大的龍首,在烈焰之中緩緩轉動著,並沒有立刻毀滅什麼的舉動,被烈焰包圍的它,從巨大的犄角到口中的獠牙,都呈現出一種在極度高溫中才能閃現的神秘的紅潤透明之色。

  巨龍每一次深深的呼吸,便帶動了整座石室的劇烈顫抖,彷彿這個空間,對它這樣強大的生物來說,不過是一個狹小的地方,甚至它連身子,到現在也仍未出來過。

  在龍首的背後,那轉動的八凶神像光圈,似乎隱沒在八荒火龍耀眼的光芒之中了,若隱若現中,那巨大的光圈似乎也在微微顫抖著。

  是因為這火龍那令人絕望的力量?

  還是那附身其上悠久之前的回憶?

  沒有人知道。

  也沒有人會再去想那個了,因為此刻,似乎慢慢適應了剛剛蘇醒之後,那異樣感覺的巨大火龍,龍首之上,紅潤透明的巨大眼眶裡,燃燒的烈焰緩緩升高,龍頭也隨之慢慢轉動過來。

  片刻之後,這恐怖的龍頭,正對了這石室之中,那緊靠在角落裡奮力抵擋的兩個人影。

  『吼!……』

  瞬間,巨大的轟鳴聲響徹了整個天地!

2 八荒火龍 -火龍滅天

  那一聲嘶吼,彷彿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因為在漫天呼嘯的熱浪火焰之中,恐怖的八荒火龍的龍吟之聲,聽起來竟似乎有些遙遠。而鬼厲與陸雪琪所直接面對的,是怒濤一般噴射而來的巨焰,還有腳下曾經堅硬的地面,此刻卻完全崩潰了一般變作熔岩地獄,巨大的裂縫龜裂無數,赤紅的岩漿在腳下奔騰咆哮,如浪花潮汐一般飛濺,打在殘留的焦黑岩塊之上,不停的灼燒著,發出絲絲的聲音。

  滾滾火焰,鋪天蓋地,轉眼已到了面前。

  在這絕望的氣息中,彷彿已經無法呼吸。

  被映的通紅的臉龐,鬼厲額角似有青筋閃現,在那巨大的洪濤面前,他雙目圓睜,大喝一聲,噬魂魔棒離開了他的手掌,漂浮在他身前半空之中。與此同時,鬼厲雙手結成類似佛家法印之結印,但從掌心中泛起的卻並非天音寺佛門真法慣常所有的莊嚴肅穆金色光輝,而是略帶了一絲詭異的暗紅之光。

  在他法力催持之下,噬魂猛然間直立起來,豎立於虛空之間,頂端噬血珠上,隨著鬼厲手中法印結成,飄起了佛門金色的真言。而在鬼厲胸前與噬魂之間的地方,緊貼著噬魂魔棒,在虛空中空氣似緩緩扭曲,慢慢凝結成了一個太極圖案。

  而這個太極圖案之間,閃爍的竟也非青雲門道家真法的清光,而是混雜了魔教異術的種種異象。世間最強大的幾門修真法門,終於是第一次,同時在一個人身上融會貫通而施展出來了。

  赤焰餘光之下,陸雪琪默默站在鬼厲身後,凝視著全力以赴的這個男子,和他一起面對了前方,那恐怖的火龍!天琊淡淡的藍色光輝,在鬼厲的身後散發出來。

  她的秀髮,在滾滾怒濤餘風之中,飄揚!

  下一刻,熾熱無比的烈焰撞了上來。

  瞬間,彷彿整個世界都變作了火一般,如置身洪爐,身受煉獄之苦,無盡的赤焰在耳邊轟然狂嘯,彷彿無窮無盡的手從四面八方瘋狂的拉扯著身軀,要將他粉身碎骨!

  全身震抖!

  然而,在狂濤一般的烈焰火海之中,卻仍有一點異光,在被淹沒之後,頑強的,在火海里掙扎閃現出來。

  噬魂!

  金、青、紅三色光芒,同時從噬魂上散發了出來,凝結做無形之壁,在這末日一般的瘋狂之海中,保衛著主人。

  彷彿奇迹一般,這似乎應該毀滅一切的八荒火龍一擊,竟被鬼厲擋了下來,就連仍趴在鬼厲肩頭的猴子小灰,也閃動著三隻變得血紅兇惡的眼睛,向著那隻火龍,怒吼了一聲。

  只是鬼厲顯然並不好受,曾經被火焰映的通紅的臉龐,瞬間變作了蒼白,看不到一點血色,站在他身後的陸雪琪第一時間感覺到鬼厲身子微微的顫抖,連忙扶住了他,只是伸手觸及的時候,她已然大吃一驚。

  鬼厲的整個身體,完全是異樣的火燙,連陸雪琪這等修行的人物,竟也有種手心灼傷的痛覺,更不用說鬼厲自身了。更驚心的,是陸雪琪扶住鬼厲雙手的時候,立刻感覺到了,雖然鬼厲仍保持著結成法印防禦的姿勢,但雙手雙臂之上,竟然是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這一擊之力,可怖如此!

  這一擊無功而返,前方的八荒火龍巨大龍首微微擺動,似乎也有些意外,在如山般燃燒的赤焰之中,巨大的龍首緩緩低下,並沒有立刻再度發動攻擊,而是向這兩個渺小的人類望去。

  龍眼之中,是那特有的紅潤透明的火焰!

  『錚!』

  清脆鳳鳴,藍光泛起,天琊從陸雪琪的手間翻然躍出,倒映著那個身影,踏上一步,將鬼厲的身子擋在身後,深深呼吸著,決然面對著那恐怖的存在。

  黑色的發,還在風中飄舞。

  有幾縷髮絲,在熱浪中輕輕拂動,落在鬼厲的臉上,縱然是在這末日一般煉獄似的所在,那曾經熟悉的淡淡幽香,卻依然傳來心田。

  在你絕望的時候,有沒有人可以與你相伴?

  即使無路可走,還有人不曾捨棄么?

  那眼光在瞬間彷彿穿過了光陰,忘卻了這周圍熊熊燃燒的火焰,看到了當初少年時,曾經的過往。

  黑暗深淵裡的回憶,彷彿和今日一模一樣,像是重新回到了,那曾經天真的歲月。

  原來,這一個身影,真的是,從來沒有改變過么?

  那變的人,卻又是誰?

  八荒火龍龍首之後,那轉動的神秘八凶神像光圈,突然開始閃爍了起來,各種詭異的符號若隱若現,在光圈之下,不停閃動。

  八荒火龍的龍首突然一頓,強大如它,彷彿也受到了什麼催促一般,再度發出了一聲怒吼。

  那龍吟,似山呼海嘯,奔騰而來,瞬間,地面上所有的殘存岩塊都在劇烈震顫中迅速融解變作了岩漿,只不過片刻時候,鬼厲與陸雪琪的腳下,已完全是一片灼熱的熔岩之海。而隨著八荒火龍的龍吟長嘯,那岩漿之海,從原來無序的涌動,轉眼間紛紛如受巨力拉扯,開始向著同一個方向迅速流淌。

  岩漿洪流越涌越快,熾熱的氣體蒸騰而上,將這曾經的石室變作了真正的熔岩地獄。很快的,太過巨大的力量,在這個岩漿之海上扯出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毀滅一切的赤焰在岩漿上熊熊燃燒,如一場高潮的狂歡之舞。

  漩渦越來越大,深深陷下,被狂奔激流扯動的那一股咆哮,從這漩渦深處,慢慢的散發出來,如雷鳴一般,逐漸響亮,到了最後,它已震耳欲聾,甚至蓋過了半空之上的八荒火龍的龍吟之聲。

  當急速旋轉的岩漿已經急速旋轉到幾乎瘋狂的地步時候,那個巨大的漩渦寬達數丈之大,從深深漩渦里,伴隨著那一聲震天雷鳴。

  『轟!』

  剎那之間,天搖地動,從巨大熔岩漩渦里直射出一條熾熱之柱,完全由岩漿組成,足有十人合抱之粗,帶著無比的威勢,向著與之相比彷彿脆弱渺小到不成比例的陸雪琪和鬼厲衝去。

  橫掃一切,睥睨世間!

  彷彿這才是真正不可一世的力量!

  火的力量,火之精華!

  熔岩之柱未到,陸雪琪與鬼厲甚至便感覺到了身子一空,就在片刻之前他們還為之倚靠的最後一個角落石壁,在那瘋狂般的力量煎熬之下,化作了碎石紛紛散落,而展現在他們身後的,並非是更堅實的石壁,竟然也是逐漸龜裂而透出赤紅熔岩慢慢融化的碎岩。

  在他們的上方,是虎視耽耽的八荒火龍;四周,是一片瘋狂燃燒的火海;腳下,是以不可抗拒之勢衝來的熔岩火柱!

  火光里,喘息中,是什麼在微微顫抖?

  是什麼,讓手相握,不肯放開,緊緊相連!

  那一劍,如悠遠天邊的吟唱,帶著幽幽藍光,從十年、百年、千年前一路傳頌,直到今日,為了所愛的人,向前刺去。

  風火呼嘯!

  她如投火的仙子,白色的身影在火光中霍然綻放,是那樣鮮艷不可一世的美麗,忘卻了世間所有,只有手的邊緣,那從來不曾忘卻的溫柔與堅實,陪伴在身旁。

  有什麼好害怕,有什麼可畏懼?

  那一劍!

  她的身影,向前而去,迎風飛舞,有絕世的風姿。

  在她身後,是低低的吟唱,曾經平凡無華的燒火棍,如今的噬魂,從后而至,閃爍著青色的光芒,追上了天琊,與藍色的劍刃同時飛馳。

  那一個身影,就在身旁,在這絕望的火海之中,緊緊相依。

  天琊神劍微微顫抖,那劍刃之上的光華,刺穿了無數熱浪風雲,彷彿是在應和一般,與它同行的噬魂也發出了異樣的尖嘯,青光大盛!

  青、藍二色,在周圍一片火海之中,從天而下,非但沒有絲毫的躲避,反而向著那衝天而起沛不可當的熔岩火柱,當頭刺去!

  有什麼好害怕?

  有什麼可畏懼?

  半空之中的火龍,猛然咆哮,龍吟長嘯,隆隆不絕傳了出去。四周的火焰,瞬間一起高漲,彷彿也在狂舞之中,看著這一場末世狂歡。

  那彷彿融為一體的兩個身影,融化在糾纏一起的青藍光輝,似一枚流星毅然而下,與熔岩火柱撞在了一起。

  那是怎樣的一種燦爛,如巨大的赤焰之花轟然綻放,所有的熔岩之海瞬間沸騰濺起,高高衝上半空。巨大的火柱彷彿是在這看來已經狹窄不堪的地方瘋狂肆虐,燒毀了一切可以燒毀的東西,只是,那一道燦爛光華,卻直射至火柱之中。

  片刻之後,卻又彷彿是過了很久,時光凝固,誰又知道呢?

  高漲的熔岩緩緩落下,急速旋轉的岩漿慢慢變緩,巨大的漩渦開始縮小,只有那可怕的火柱,似還停留在熔岩之海上空,靜止了那麼一刻。

  一道青藍相間的光輝,猛然從火柱一側刺穿一個口子,射了出來,片刻之後,彷彿伴隨著低沉的悶響,『咄咄』之聲,無數個細小口子不斷湧現,青藍色光輝不停歡快地噴射而出。片刻之後,一聲轟鳴,巨大的熔岩火柱頹然倒塌,重新化作熾熱的岩漿,落在了腳下的熔岩之海里。

  半空之中,重新現出鬼厲與陸雪琪的身影。

  他們的衣裳,到處都有被燒焦燒破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的皮膚,還有受傷的模樣。他們的臉色,更是說不出的疲倦,鬼厲的胸口、嘴角邊,更是已經被鮮艷的血染紅。

  只是,他們相擁在一起,雖然虛弱,雖然明知是絕望,但手邊的法寶,天琊與噬魂,卻散發出不可直視的,從未有過的燦爛光華。

  他們的手,還握在一起。

  他們的身子,慢慢的升起。

  緩緩升上了半空,重新的,站立在八荒火龍巨大的龍首之前。

  兩個渺小的人,面對著,默然佇立著。

  八荒火龍燃燒的雙眸,注視著這一對男女,從那神秘莫測的火焰中,根本看不出火龍的內心想法,又或者,強橫如它一般的存在,又哪裡會在乎人類的情感。

  那神秘的八凶神像光圈,此刻似乎黯淡了許多,不知怎麼,在這隻巨龍龍首的背後,似乎連這八凶神像,也顯得吃力的多。

  或許,要掌握越強大的力量,所付出的代價,也應該越多吧!

  這個道理,從古老的巫族直到現在,卻又有幾人明白呢?

  明滅不定的閃爍著光芒,八凶神像上還有不斷閃動的神秘符號,緩緩轉動著。八荒火龍並沒有立刻進攻,似乎對它來說,也在等待著什麼。

  鬼厲的身體,從強自忍耐的痛苦,終於開始無法自主的顫抖起來,胸口的那個血印,越來越大。

  陸雪琪默默地伸過手去,摟住他的腰,將他拉過來幾分,靠在自己的身上。

  那熟悉的喘息聲,在耳邊輕輕迴響,微微帶著熱氣,在她蒼白的臉龐邊緣回蕩。

  有些癢吧!

  她突然這麼想。

  然後,輕輕轉頭,看著他。

  看到的,是鬼厲望著她的目光。

  她慢慢點頭,輕輕笑了。

  鬼厲凝視著她許久,嘴角邊,終於也是露出了那一絲,帶著淡淡血的,微笑。

  旋轉不休的八凶神像,突然再次明亮,而這一次,除了八面猙獰兇惡的神像大放光明之外,八凶神像光圈之中那團獸神融身其中的火焰,也第一次變得明亮無比,漸漸蓋過了周圍那些神像。

  而整個轉動的光圈,更是第一次的,離開了八荒火龍的龍首背後,緩緩下沉,那團熊熊燃燒的火焰,隨著光圈的移動,赫然降臨到八荒火龍的頭頂,慢慢融合了進去。

  龐然大物的八荒火龍,猛然發出一聲怒吼,瞬間整個火海都似乎微微顫抖起來,是什麼,竟能令如此強大的生物感覺到痛楚?

  那團火焰緩慢的,但卻是不可阻擋的融入了八荒火龍的頭顱。

  隨後,那八面閃爍著神秘符號的八凶神像,似乎頓時失去了光彩,再一次迅速的黯淡了下去。

  八荒火龍停止了咆哮,微微低下了頭,過了片刻,那巨大的龍首慢慢的重新抬起,令人絕望的那股毀滅氣息,再度出現,籠罩了鬼厲與陸雪琪。

  而這一次,不知為何,非但沒有前兩次攻擊那可怕可怖的景象,相反的,周圍的溫度反而下降了不少,腳下的熔岩之海雖然仍然熾熱,但岩漿的流動也變得緩慢,整座熔岩地獄之中,似乎突然之間,那熱火之精華都被迅速的提煉而去。

  八荒火龍,終於再一次凝視著那兩個人影,這一次,它的眼眸之中燃燒的已經不再是那神秘紅潤透明的火焰,而是一雙充斥了人類複雜瘋狂情感的眼睛。

  龍首抬起,仰天張口。

  它彷彿是在,深深呼吸!

  隨著那動作,所有在半空中燃燒的火焰都彷彿失去了光芒,但籠罩在鬼厲與陸雪琪身上的壓迫之力,卻更是讓人絕望的想要放棄。

  從八荒火龍巨大的龍口之中,突然,閃過了一道光芒,不是熾熱的火光,而是真正的純粹的火焰。

  沒有任何雜質,沒有任何喧嘩,這世間最可怕也最純粹,可以焚毀天地一切事物的『純質之火』!

  緩緩噴出!

  沒有一絲的熱力外泄,只是一道細如人身大小渾圓的火柱,純質如玉一般,向著鬼厲與陸雪琪飛來。

  陸雪琪手中的天琊,慢慢垂下了,天琊旁邊的噬魂,也緩緩回到了鬼厲手中。青色、藍色的光華,慢慢消退。

  沒有任何人力,可以在這無法抗拒的純質之火中抵擋。

  那火焰,一點一滴逼近!

  陸雪琪默默抬頭,卻已不再看著那邊,此刻她的眼眸里,只有一個人影,只有那一張容顏。

  她深深望著,嘴角邊掛著淡淡笑意,一絲一毫似都不肯放過,彷彿要刻在心中,刻入魂魄,直到千年萬世之後,再也不能忘卻。

  那火焰,已逼近了!

  鬼厲的袖袍,忽地沒有絲毫的預兆,瞬間化作灰色粉末,散了開去,然後是他整隻手臂的衣物。

  而這隻手,這副軀體,又還有多少的時間?

  就這樣了吧!他淡淡地想著,就這樣死了么?

  只是,心愿卻是終究無法了卻了……

  他低低的苦笑了一下,握緊了的,是那隻柔軟溫和的手掌。

  突然,那火焰閃動的光芒,如一道流星迸裂開去,有一點火光,竟是猛然閃過他的腦海,瞬間一片混亂。

  陸雪琪立刻感覺到了鬼厲的不安,下意識地拉住了他的手掌,而幾乎是在同時,那純質之火,已到了他們身旁,眼看就要,吞沒他們的身軀。

  死?

  或生!

3 八荒火龍 -火龍隕滅

  鬼厲那片刻之間忽的一聲大叫,用力一扯,將陸雪琪的身子猛然拉到自己身後,陸雪琪一聲驚叫,卻絲毫沒有意思單獨逃生,反將鬼厲的手抓的更緊。

  而在那電光石火之間,鬼厲的手掌之間,突然多了一塊似玉非玉的牌子,周圍一圈翠玉環繞,中間古老的火焰圖案,正是玄火鑒!

  下一刻,純質之火,射在了玄火鑒上。

  遠處的八凶神像,猛然一顫,而巨大強橫的八荒火龍,恐怖的龍頭突然也為之一窒,所有的事物,彷彿突然間都停頓了下來。

  然後,像是有一個來自幽冥的聲音,溫柔而舒緩的吟唱,悠悠回蕩,彷彿是千萬年前,那個溫柔玲瓏的女子。

  玄火鑒亮了起來,正中的那團古拙的火焰圖案,此刻彷彿如重生一般,在純質之火的焚燒之下,如注入了無窮生機,貪婪地吸取著這世間最純質的火焰精華。

  『啊!』

  忽地,鬼厲發出了一聲輕呼,那玄火鑒已然熾熱的令他再也無法握住。離開了他手心的玄火鑒,卻沒有向下落去,而是慢慢升到了半空之中,在八荒火龍的注視之下,緩緩閃動。

  熾熱的氣息,緩緩從玄火鑒上散發出來,帶著些許夢幻的白色煙霧,似乎是汽化了的周圍空氣,在玄火鑒周圍凝聚,一股巨大的神秘力量,慢慢撕扯著這周圍的空間,白色虛幻的煙霧裡,慢慢凝結成一個美麗的女子身影。

  那是一個衣著古樸的女子,手握著一根法杖,而面容,竟然和守在鎮魔古洞洞口之外的玲瓏巫女石像一模一樣。

  『玲瓏……』

  彷彿是一聲撕心裂肺絕望的呼喊,八荒火龍再一次露出痛苦神色,隨後,那一團火焰從龍首上方慢慢脫出,隨即火光消散,露出的正是獸神真身,只不過此刻看去,獸神全身枯槁,彷彿已是油盡燈枯。

  只是,那樣一雙熱切的眼眸,千萬年來竟然從未變過,他忘卻了世間所有,眼中只有那個煙霧之中的女子。

  他向著那個虛幻,飛撲而去,眼中帶著無比的滿足。

  玄火鑒默默旋轉著,那個玲瓏的幻象彷彿也在微笑,張開了雙臂,向他擁抱。

  眼看著,他們就要相擁在一起,但獸神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失去了禁制的八荒火龍,第一眼便認出了敵人,曾經它所毀滅的軀體,令它本能地施展攻擊。

  深深呼吸,龍息綿長,遠處的鬼厲與陸雪琪同時變色,但獸神卻似乎早已忘了周圍的一切,或者,就算他知道,又怎麼還會在乎?

  他撲了上去,那煙霧之中,竟非幻象,他竟然真的抱住了,那個軀體。

  玲瓏……

  玲瓏……

  他低聲呼喚著,如一個孩子般,滿足的閉上眼睛。玲瓏微笑著,用手輕輕撫摸他的頭髮。

  巨龍怒吼,憤怒的火焰瞬間而至,吞沒了所有!

  那兩個身影,在火海之中,慢慢消失,只是,竟沒有絲毫的哀痛,反而慢慢浮現的,是那異樣的幸福。

  火光之中,玄火鑒突然閃現,從半空中直落下來,正落在鬼厲手邊。鬼厲在震動之中,下意識地伸手接住。而就在同一時刻,強橫的八荒火龍所處之處,突然間似乎失去了某種力量的支撐,那道巨大的縫隙開始緩緩收縮。

  八荒火龍再度發出憤怒的咆哮,充滿了不甘,但以它之強橫,卻已無法阻擋自己巨大的頭顱再一次被那神秘的空間吞噬。只是,在最後的時刻里,它滿懷著毀滅一切的仇恨,向著這個空間,噴出了最後的一道可怖之火。

  天崩地裂!

  剎那間,所有的熔岩一起沸騰爆炸,石壁完全融解,巨大的空間如沙子一般紛紛倒塌,同時,無數道瘋狂的岩漿洪流,向四面八方沖射而出。

  鬼厲與陸雪琪頹然看著這末日景象,卻再也無力逃生,但就在這個時候,玄火鑒上突然發出一道純正溫和的光環,籠罩了他們二人,將他們包裹在一個光罩之中,迅速向上方升去。

  而在他們身下,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火焰。

  整個廣袤無垠的十萬大山大地,無數的山脈峻岭,彷彿都在那麼一刻,聽到了那一聲瘋狂的咆哮。聳立了千萬年的焦黑山峰,在狂暴的岩漿怒涌之中,漸漸塌陷下去,而衝天而起的熾熱岩漿,直插天際。

  在這火一般的末日世界腳下,鎮魔古洞的入口,黑木愕然不知所措,而凶靈黑虎卻如發狂一般狂笑著,大聲呼喊著:『來了,來了,這一天終於來了啊!』

  黑木瞪大了眼睛,怒喝道:『你瘋了嗎?』

  黑虎哈哈狂笑,但突然一窒,兩個人身子同時大震,然後,就在他們的面前,那尊守護了這鎮魔古洞千萬年的玲瓏巫女石像,竟然瞬間碎裂,散做無數小塊,隨即被湧來的熱浪吞沒,消失無蹤。

  黑虎仰天長嘯,狀如癲狂,『娘娘,娘娘,您等等我,我就來了啊……』

  而在黑虎腳下,黑木隱藏在黑布之後的喘息聲濃重而極其激烈,忽地他大聲道:『不,不,我不能就這樣,我還有未了之事!』

  說罷,黑木突然身形一轉,竟是如飛一般閃了出去,離開了這個即將毀滅的地方。

  黑虎卻根本不曾在意黑木的離去,他巨大的身軀就這樣守護在鎮魔古洞的洞口,仰天狂笑。

  很快的,無數坍塌的碎石和瘋狂四濺的岩漿洪流,將他的身影吞沒了。

  大地彷彿也在顫抖,無數的猛獸飛禽驚惶失措,那一座高聳的山峰,在巨響轟鳴聲中,在遮天蔽日的黑塵里,轟然倒塌!

  天際蒼穹,慢慢下起了雨。

  火雨!

  在十萬大山之中,一直下了三天三夜。

  千萬年後,誰還記得那一段往事?

下一篇[巨厥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