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公孫無知(?—前685),春秋時期齊國公族,齊僖公弟夷仲年之子。齊襄公被管至父、連稱所弒后無知被擁立為齊國國君,登位后不久即被雍廩人所殺。

1及瓜而代

齊襄公派遣連稱、管至父(都是齊國大夫)戍守葵丘,二人問何時換防,當時齊襄公正在吃瓜,隨口就說:「到明年瓜熟季節換防。」這就是成語「及瓜而代」(亦省稱「瓜代」、「瓜期」)的來歷。二人戍守了一年,齊襄公通知替換戍防的信息沒有到達;二人只好派人去問,結果齊襄公非但不允許,還把他們嘲笑一通。二人和戍守了一年的手下將士們都十分憤怒,所以謀划作亂。

2謀划作亂

僖公(襄公之父)的同父異母的胞弟叫夷仲年(夷是其字,仲是排行,年是名)生下公孫無知(襄公堂
公孫無知

  公孫無知

弟)(春秋時諸侯的庶子叫公子,公子之子叫公孫),得到僖公寵信,貴族享受的待遇級別如正妻所生長子,襄公貶低他(不讓他再享受原先的禮遇)。連稱和管至父投靠他作亂(以:連詞)。連稱有同祖父的妹妹(即堂妹)在諸侯國君的宮裡(表示做國君的妾),不得寵。使她伺其間隙探聽消息,公孫無知說:「事成,我以你為諸侯正妻。」
冬十二月(此為周曆,當夏曆十月),齊侯遊樂於姑棼,隨即田獵於貝丘。發現大野豬,隨從說:「是公子彭生(襄公派其殺魯桓公,以掩蓋他與其妹,亦是魯桓公之妻私通之事,后彭生也被殺)。」襄公怒,說:「彭生竟然敢出現!」射他。野豬像人一樣站立著大叫。襄公害怕,墜落車下,傷了腳,丟失鞋子。返回,令侍人費其找鞋,沒有得到,鞭打他,見血。走出來,遇見造反者
公孫無知印章

  公孫無知印章

(即公孫無知的黨徒),脅迫捆綁他。費說:「我哪裡會抵抗你們呢?」脫下衣服讓人看自己的背,(眾人)相信了他。費請求先入宮作內應。把襄公掩藏起來,費與叛亂者打鬥,死在門內。石紛如(襄公的小臣)堂前的台階下(按,叛亂者從外入內,徒人費戰死於大門口,石之紛入繼而戰死於堂前,表示叛軍即將入室)。隨即進入,殺孟陽(也是小臣,裝襄公)於床,說:「不是君主,不像。」發現襄公的腳在側室門下,隨即殺他,而擁立公孫無知。
當初,襄公在位,言行多變,政令不信。鮑叔牙(齊大夫,是公子小白之傅,負責輔佐小白)說:「國君役使臣民的態度輕慢,叛亂將要發生了。」事奉公子小白出宮投奔莒(嬴姓小國)。叛亂髮生,管夷吾(齊大夫,公子糾之傅)、召忽事奉公子糾投奔魯國(《左傳》是魯國史官所作,故稱「來」。按,公子糾母親是魯君之女,所以投奔外家)

3雍廩殺無知

當初,公孫無知暴虐於雍廩。九年春天,雍廩人殺無知。夏天,魯庄公討
齊桓公

  齊桓公

伐齊國,送子糾入齊當國君。齊桓公(即小白)自莒先回到齊國。秋天,魯軍與齊軍(齊桓公所帥)交戰於干時(齊國地名),魯軍軍隊崩潰。魯庄公丟失了兵車,改乘其他的車子回國。秦子、梁子(庄公的御者和戎右)打著庄公的旗幟躲在下道上(按,這是為了誘騙齊軍,掩護庄公逃跑),因而都走不脫(指被俘)。 鮑叔率領軍隊來言說:「子糾,是親屬,請君主誅殺他(子糾是齊桓公的親兄弟,不便由齊國來處死,所以請魯君殺死他);管仲、召忽都是齊桓公的仇人,希望得到活人,送回齊國處死,才能甘心。」於是殺子糾在生竇(地名)。召忽為之而死(指自殺)。管仲請求受俘,鮑叔接受他,到了堂阜(地名)便解脫他的桎梏(稅:通「脫」)。回去把這件事告訴齊桓公(以:介詞,省賓語),說:「管夷吾治國的才幹與高傒(齊卿)不相上下,用以輔佐可以。」齊桓公聽從他。
上一篇[諸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