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公孫龍,中國戰國時期哲學家。名家離堅白派的代表人物。戰國末年趙國人。能言善辯,曾為平原君門客。他提出了「離堅白」、「白馬非馬」等命題,認為對於 「堅白石」,「視不得其所堅而得其所白者,無堅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堅者,無白也」,強調視覺與觸覺的差異故「堅白石二」。又分析一般與個別的關係,強調「白馬」(個別)與「馬」(一般)的區別,得出「白馬非馬」的結論。

1公孫龍簡介

生平概述
他可能較長時間作平原君的門客。《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說,「平原君厚待公孫龍」。約於公元前279年至前248年間,公孫龍曾從趙國帶領弟子到燕國,《呂氏春秋·應言》載,是為了說燕昭王以「偃兵」。燕王雖然表示同意,公孫龍卻當面對燕王說,當初大王招納欲破齊、能破齊的「天下之士」到燕國來,後來終於破齊。「諸侯之士在大王之本朝者,盡善用兵者」,所以我認為大王不會偃兵,燕昭王無言應答。公孫龍又曾游魏,與公子牟論學。在趙國,《呂氏春秋·審應覽》載,公孫龍曾與趙惠文王論偃兵。趙王問公孫龍說:「寡人事偃兵十餘年矣,而不成,兵不可偃乎?」公孫龍回
公孫龍

  公孫龍

答說:「趙國的藺、離石兩地被秦侵佔,王就穿上喪國的服裝,縞素布總;東攻齊得城,而王加膳置酒,以示慶祝。這怎能會偃兵?」 《呂氏春秋·淫辭》說:秦國跟趙國訂立盟約:「秦之所欲為,趙助之;趙之所欲為,秦助之。」過了不久。秦興兵攻魏,趙欲救魏。秦王使人責備趙惠文王不遵守盟約。趙王將這件事告訴平原君。公孫龍給平原君出主意說,趙可以派遣使者去責備秦王說,秦不幫助趙國救魏,也是違背盟約。趙孝成王九年(公元前257年),秦兵攻趙,平原君使人向魏國求救。信陵君率兵救趙,邯鄲得以保存。趙國的虞卿欲以信陵君之存邯鄲為平原君請求增加封地。公孫龍聽說這件事,勸阻平原君說:「君無覆軍殺將之功,而封以東武城。趙國豪傑之士,多在君之右,而君為相國者以親故。夫君封以東武城,不讓無功,佩趙國相印,不辭無能,一解國患,欲求益地,是親戚受封,而國人計功也。為君計者,不如勿受便。」平原君接受了公孫龍的意見,沒有接受封地。公孫龍善於辯論。《公孫龍子·跡府》說,公孫龍與孔穿在平原君家相會,談辯公孫龍的「白馬非馬」。晚年,齊使鄒衍過趙,平原君使與公孫龍論「白馬非馬」之說。公孫龍由是遂詘,后不知所終。公孫龍的主要思想,保存在《公孫龍子》一書中。《漢書·藝文志》名家有《公孫龍子》十四篇。今存六篇。《跡府》,是後人彙集公孫龍的生平言行寫成的傳略。其餘五篇是:《白馬論》、《指物論》、《通變論》、《堅白論》、《名實論》,其中以《白馬論》最著名。
公孫白馬
戰國時期,出現了諸子百家,互相爭鳴。趙國平原君門客公孫龍因其《白馬論》問世,而一舉成名。
當時趙國一帶的馬匹流行烈性傳染病,導致大批戰馬死亡。秦國戰馬很多,為了嚴防這種瘟疫傳入秦國,秦就在函谷關口貼出告示:「凡趙國的馬不能入關。」
公孫龍

  公孫龍

這天,公孫龍騎著白馬來到函谷關前。關吏說:「你人可入關,但馬不能入關。」公孫龍辯到:「白馬非馬,怎麼不可以過關呢?」關吏說:「白馬是馬」。公孫龍講:「我公孫龍是龍嗎?」關吏愣了愣,但仍堅持說:「按規定不管是白馬黑馬,只要是趙國的馬,都不能入關。」公孫龍常以雄辯名士自居,他娓娓道來:「『馬』是指名稱而言,『白』是指顏色而言,名稱和顏色不是一個概念。」『白馬』這個概念,分開來就是『白』和『馬』或『馬』和『白』,這也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譬如說要馬,給黃馬、黑馬者可以,但是如果要白馬,給黑馬、給黃馬就不可以,這證明,『白馬』和『馬』不是一回事吧!所以說白馬就不是馬。」
關吏越聽越茫然,被公孫龍這一通高談闊論攪得暈頭轉向,如墜雲里霧中,不知該如何對答,無奈只好讓公孫龍和白馬都過關去了。
哲學思想
公孫龍不像惠施那樣強調「實」是相對的、變化的,而強調「名」是絕對的、不變的。他由此得到與柏拉圖的理念或共相相同的概念,柏拉圖的理念或共相在西方哲學是極著名的。
他的著作《公孫龍子》,有一篇《白馬論》。其主要命題是「白馬非馬」。公孫龍通過三點論證,力求證明這個命題。第一點是:「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馬非馬。」若用西方邏輯學術語,大家可以說,這一點是強調,「馬」、「白」、「白馬」的內涵的不同。「馬」的內涵是一種動物,「白」的內涵是一種顏色,「白馬」的內涵是一種
相關書籍

  相關書籍

動物加一種顏色。三者內涵各不相同,所以白馬非馬。
第二點是:「求馬,黃黑馬皆可致。求白馬,黃黑馬不可致。……故黃黑馬一也,而可以應有馬,而不可以應有白馬,是白馬之非馬審矣」。「馬者,無去取於色,故黃黑皆所以應。白馬者有去取於色,黃黑馬皆所以色去,故惟白馬獨可以應耳。無去者,非有去也。故曰:白馬非馬」。若用西方邏輯學術語,我們可以說,這一點是強調,「馬」、「白馬」的外延的不同。「馬」的外延包括一切馬,不管其顏色的區別。「白馬」的外延只包括白馬,有相應的顏色區別。由於「馬」與「白馬」外延不同,所以白馬非馬。
第三點是:「馬固有色,故有白馬。使馬無色,有馬如己耳。安取白馬?故白者,非馬也。白馬者,馬與白也,白與馬也。故曰:白馬非馬也。」這一點似乎是強調,「馬」這個共性與「白馬」這個共性的不同。馬的共性,是一切馬的本質屬性。它不包涵顏色,僅只是「馬作為馬」。這樣的「馬」的共性與「白馬」的共性不同。也就是說,馬作為馬與白馬作為白馬不同。所以白馬非馬。
或「堅石」,除了馬作為馬,又還有白作為白,即白的共相。《白馬論》中說:「白者不定所白,忘之而可也。白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非白也。」定所白,就是具體的白色,見於各種實際的白色物體。見於各種實際白色物體的白色,是這些物體所定的。但是「白」的共相,則不是任何實際的白色物體所定。它是未定的白的共性。《公孫龍子》另有一篇《堅白論》。其主要命題是「離堅白」。公孫龍的證明有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假設有堅而白的石,他設問說:「堅、白、石:三,可乎?曰:不可。曰:二,可乎?曰:可。曰:何哉?曰:無堅得白,其舉也二;無白得堅,其舉也二」。「視不得其所堅而得其所白者,無堅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堅,得其堅也,無白也。」這段對話是從知識論方面證明堅、白是彼此分離的。有一堅白石,用眼看,則只「得其所白」,只得一白石;用手摸,則只「得其所堅」,只得一堅石。感覺白時不能感覺堅,感覺堅時不能感覺白。所以,從知識論方面說,只有「白石」沒有「堅白石」。這就是「無堅得白,其舉也二;無白得堅,其舉也二」的意思。
他的關於名與實的關係的理論是建立在他的關於共相的唯心主義哲學理論之上的。他認為共相是一種獨立存在。他的「堅白論」就是企圖論證一塊白石頭的白色和堅硬性是可以獨立存在的。他首先從關於「堅白石」的感覺來進行分析,企圖說明,「堅」與「白」可以互相分離,然後再說明它們可以離開人們的意識而存在。他說:「視不得其所堅而得其所白者,無堅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堅者,無白也。」(《堅白論》)又說:「得其白.得其堅,見與不見離:不見離。一一不相盈故離,離也者藏也。」(同上)這是說,看的時候感覺不到堅硬性,而只感覺到白色,這時候堅硬性等於沒有。觸的時候感覺不到白色,而只感覺到堅硬性,這時候白色等於沒有。或者感覺到白色,或者感覺到堅硬性。感覺到的與感覺不到的是彼此分離的。彼此不聯在一起,所以說是分離。而分離就是藏在自身之中。(公孫龍自己解釋說「藏」是指「自藏」有相當於「潛存」之意)公孫龍的這兩段話是說堅白石的白色和堅硬性是可以彼此分離而存在的。他又說:「且猶白,以目,以火見,而火不見;則火與目不見而神見。神不見,而見離。」(同上)這裡所說的「神」即精神作用,也就是指意識;「火」就是光。這是說,例如白色是靠著眼睛和光看見的。但光本身沒有見物的作用,那麼光和眼睛合在一起也不能看見,只能是意識在看見,而意識本身也是沒有見物作用的。所以白色是和視覺分離著的。公孫龍在這裡是在說明白色等共相是可以離開人類的感覺而獨立存在的。(公孫龍在這裡犯了一些邏輯錯誤。因為由眼睛離開了光不能見物和光本身沒有見物作用這樣的前提,不能推出,眼睛和光合在一起也不能看見。)由這一些話可以清楚地看出來,公孫龍主張像「白色」這一類共相是客觀存在的,因之他是客觀唯心主義者。
口辨特點
標新立異,犀利靈通。公孫龍的論辯常展詭辯之風,而在詭辯之中更突出了他的論辯之才,往往是雄辯風生,獨具匠心。
公孫龍

  公孫龍

詰難發問,對症釋疑。公孫龍在和別人論辯時,常常使用詰難句式,以揭露對方的矛盾,使其屈服。而針對對方的問題,他又能巧妙答辯,且將深深的哲理蘊含在簡潔的語句中。
名家簡介
「名家」是流行於春秋戰國時期,提倡「循名責實」學說的流派,他們提倡的「正名實」,是要「正彼此之是非,使名實相符」。在春秋戰國禮崩樂壞的紛亂里,提出這樣的主張非常普通,象儒家有「必也正名乎」,法家有「綜核名實」,墨家有「以名舉實」,都與之類似。那「名家」又何以為「名家」呢?「名家」與各家不同之處,正是在於「正名實」的方法。他們主要是以邏輯原理來分析事物,辯論的內容,又多半集中於與政治實務無關的哲學問題,由是而有「名家」之名出現。

2儒家人物

《史記》原文
田常欲作亂於齊,憚高、國、鮑、晏,故移其兵欲以伐魯。孔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夫魯,墳墓所處,父母之國,國危如此,二三子何為莫出?」子路請出,孔子止之。子張、子石請行,孔子弗許。子貢請行,孔子許之。

《史記》譯文

田恆(避漢文帝劉恆諱而改為「田常」)想要在齊國叛亂,卻害怕高昭子、國惠子、鮑牧、晏圉的勢力,所以想轉移他們的軍隊去攻打魯國。孔子聽說這件事,對門下弟子們說:「魯國,是祖宗墳墓所在的地方,是我們出生的國家,我們的祖國危險到這種地步,諸位為什麼不挺身而出呢?」子路請求前去,孔子制止了他。子張、子石請求前去救魯,孔子也不答應。子貢請求前去救魯,孔子答應他。(後來子貢成功使魯國逃過一劫)
上一篇[眾目睽睽]    下一篇 [飯田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