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公路片通常指,電影的敘事發展是以一段旅程為背景。

1 公路片 -公路片


電影的主人公在占電影絕對篇幅的公路旅行情節中,完成生命體驗,思想變化,性格塑造。產生一系列的戲劇衝突。或者與別人的,與自我心靈的交流。

如:《末路狂花》《逍遙騎士》《杯酒人生》都是不錯的公路片。

現在公路片已經發展成一個很成熟的模式電影。

公路電影最初出現在美國,按照美國的電影類型細分法中,有種roadmovie,即公路電影,雖不能說出它的確切含義,但大體也明白那是怎樣的內容,主要是以路途反映人生。

公路片誕生之初,多半是由當時好萊塢的青年導演執導,以反映青年人失落、孤獨、憤懣和反叛的生活方式為主題。其主人公們多駕駛著各色汽車,懷著破碎的夢,疾馳在窮鄉僻壤上。

  進入80年代后,公路片逐漸雜糅了更多的類型元素,其結構模式也更為靈活多樣,其中既有好萊塢的傳統格局也有獨闢蹊徑的巧妙構思。影片《搭車人》把公路片引向了恐怖電影的世界;《末路狂花》則改變了男性主宰公路片的老規矩;《雨人》運用公路片的構架表現了人們相互溝通的過程;而凱文·科斯特納主演的《完美的世界》則將公路片、倫理片、警匪片等諸多片種熔於一爐,適應了當代美國電影的新趨向———類型交匯。於是,有了修正型公路片一說。

公路電影身為類型片(genre)的一種,與西部片(frontiermovie)頗有相似之處:兩者都是美國文化特有的產物,兩者描繪的也都是對美國邊疆的探索。不同之處在於,西部片的時代背景是19世紀到20世紀初,片中的英雄們騎馬越過遼闊的草原沙漠,公路電影的時代背景則設定在20世紀,車輛成為冒險探索的工具;西部片影片強調人與自然搏鬥而勝利的過程,以及沿途所出現的種種困難險阻,如紅番、狼群、暴風、冰雪等,多半是主人翁需要奮鬥克服的,自然或野蠻的目標。公路電影>則受到現代主義的影響,主人翁在沿途所遇到的事件與景觀,多半是在為本身的孤獨疏離作註腳;西部電影里的旅程,是為了主角要完成某一特殊目的而存在.公路電影里的旅程,則多半是主角為了尋找自我所作的逃離,旅程本身即是目的,而通常發生的結果是這條路把他們帶到空無一物之處(nowhere),他們的自我也在尋找的過程中逐漸消失了。簡而言之,西部片突出個人的冒險刺激,而公路片則反應人的內心情感。

公路電影的敘事發展是以一段旅程為背景。電影的主人公在占電影絕對篇幅的公路旅行情節中,完成生命體驗,思想變化,性格塑造。產生一系列的戲劇衝突。或者與別人的,與自我心靈的交流。

公路電影中的公路作為電影語言是表達「離開」這個主題的象徵符號。為什麼要離開?因為有的時候,只有離開世界才能回到自己。公路電影以孤獨和疏離的基調,蒼茫的郊外景象,以及上路的故事,最終要表達的是失落自我的追尋。用心看公路片,我們在電影中尋找到的,也能在生活中尋找到。

2 公路片 -經典電影

1、《邦妮與克萊德》:作為一部公路片,影片的故事顯然圍繞他們一路上的作案和逃往展開。當然在這對戀人的愛情之外,導演還為他們安排了三個同夥,並且讓這種兄弟的情義,和男女之間的情愛產生一種微秒的角力和互涉。克萊德既要維護和哥哥之間的感情,又要安撫哥哥的死對頭邦妮的情緒。而邦妮也在自由選擇和為愛犧牲之間權衡掙扎。當然隨著劇情的發展,其餘的同夥相繼死去,知道兩人成了真正的亡命鴛鴦。

2、《德克薩斯,巴黎》:疏離和流浪一直是維姆·文德斯電影的永恆主題,但無疑《德克薩斯,巴黎》是其中最醇厚感人的一部。雖然它更像是主人公特拉維斯,對於故去愛情的一次烏托邦式尋找。但是其中傳達出的失去愛情后無根漂泊的人生狀態,卻讓影片有種嵌臟入肺般無法釋懷的蒼涼感傷。

3、《午夜狂奔》:這部曾被推崇為「影史上最有趣的公路電影」,沒有什麼十分激烈的打鬥和驚天動地的火爆場面,但情節安排卻如層層剝筍,扣人心弦。人物在無比緊張的氣氛中,對白卻輕鬆幽默,如此形成鮮明反差,恰到好處地使影片顯得張馳有度。這段從紐約到洛杉磯的行程,旅伴組合是一個強悍的警探,和一個傻乎乎的盜用公款的會計,兩人的手還拷在一起,本來警探以為高枕無憂的旅途,因半路殺出的黑幫分子,與聯邦調查局一系列「程咬金」們,從而變成了亡命之旅。一個為了活命,一個為了洗手不幹之前再撈上一筆巨額獎金,兩人沿途被迫改乘各種交通工具,跳上火車,轉搭飛機,最後乘上巴士了還被追擊得翻天覆地。

4、《末路狂花》:毫無疑問,這部由女性編劇、男性導演的影片開啟了公路電影的新方向。它所描繪的旅途,成為了兩個女人對抗男權社會,表達自己呼聲的過程。本來美好的結伴旅行計劃,結果因為露易斯槍殺了欲強姦塞爾瑪的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場逃亡之旅。她們一路上接二連三發生的事和遇到的人,基本上都是危險的,充斥著敵意的。沿途中碰到並與塞爾瑪發生一夜情的帥氣牛仔,到頭來的面目也不過是偷光她們錢的大騙子。這一切將她們「逼上梁山」,兩個人的性格發生了180度的大轉變——從膽怯的家庭主婦和平凡的餐廳女招待,變成了肆意對抗、勇敢堅強的女戰士。她們打劫便利商店,將性騷擾她們的司機的油車打得稀巴爛……但最終無路可走,在警察重重包圍下,兩人微笑著緊緊擁抱,然後決然地開車衝下萬丈峽谷。這是電影史上最完美的結束畫面之一。西部壯麗的自然風光為她們營造了詩史般的氛圍,在一絲悲壯、愴然之外,更有著一種淋漓的快意!

5、《加州殺手》:這是公路片和犯罪片結合后的典型變異。一個作家為了自己正在創作的連環殺手小說,和攝影師妻子追尋殺手的足跡,進行一番實地的考察但為了分擔路上高額的費用,不得已拉上了一對形容邋遢愣頭愣腦的青年男女。但從此便踏上了一次九死一生的兇險旅程。

6、《天生殺人狂》:這是一部驚世駭俗的電影,但並不是典型意義上的公路片,其中的公路與旅程本身其實已淪為完全次要的地位,片中有666號公路,這個數字其實代表的世惡魔撒旦。而旅途中遇到的那些人,無一例外地成為男女主人公的犧牲品。如果要說這對殺人不眨眼的夫妻還有什麼旅伴,則是那些像獵狗一樣窮追不捨的新聞媒體。這對狂人夫妻所到之處必定腥風血雨,只留下一個活口宣揚他們的事迹。而被新聞媒體炒作渲染一番之後,竟成了全世界崇拜模仿的對象!在二人鋃鐺入獄后,還有電視台主播追到獄中採訪,最終引起監獄暴動,為了搶新聞的記者居然幫他們一起衝出重圍,在死前還渾然不知地作著採訪實錄!

7、《不準掉頭》:就像題目所點明,這是一條徹底的不歸路。自從因為車子故障,而誤入蘇必略小鎮之後,可憐的巴比就在一直陷入被動、瘋狂、陰謀、毀滅、以及不可遏制的歇斯底里當中。你可以把葛萊絲和傑克看作整個遊戲的發起者,但是誰又能否認,這個小鎮的許多人都不自覺地參與了其中。

8、《沙漠妖姬》:這部曾令澳洲電影在國際上大大露臉的公路喜劇,享用了自九十年代電影界宣布類型題材解禁后的第一隻螃蟹,堂皇地將易裝癖、同性戀搬上銀幕。故事主人公包括一個變性人,兩個同性戀,他們三人乘坐大巴士橫越沙漠,打扮得像金剛鸚鵡一樣去異地表演易裝秀。用柏樺的一句詩來形容他們最伏貼不過:「這白得耀眼的愛情這白得耀眼的夏天這白得耀眼的神經病!」這一路上除了在停留的兩個小鎮上發生了點兒不愉快——在A鎮的酒吧遇到蠻橫胖女人惡意挑釁,第二天早晨發現巴士車身被漆刷上咒罵侮辱的字樣,在B鎮差點被一夥地痞強暴,以及中途巴士在沙漠中拋了錨,好不容易遇到路過救助者,一身灰頭土臉的艷妝彩服,卻使得別人嚇得猛踩油門一溜煙兒地跑掉等等之外,總體來說他們載歌載舞的旅程還算「順利」。而三個人在這三天兩夜的旅程中似乎也發現了生活中一些別樣的意義。

9、《中央車站》:同樣時以尋找為主題,《中央車站》把一個人間溫情的小品,拍得兼具形而上學的寓言色彩。相信稍微有點聖經常識的人,對影片中約書亞、摩西……這幾個名字一定不會覺得陌生。至於牽引全片故事發展,也是這次尋找目標的約書亞的父親,更是被直接命名為——耶穌。這樣的雙重架構,其中蘊涵的哲學意味自然不言而喻。導演正是試圖通過這樣一次現實的尋找,來闡述人對內心精神之父的終極皈依。

10、《斯特雷德的故事》:

這部以割草機為交通工具的公路電影,是根據1994年前發生在美國的真人真事改編。73歲的斯特雷德身體狀況不佳,走路都要靠撐拐杖,沒有駕照卻又個性執拗。為了去探望十多年未見、突然中風的哥哥,他駕著一台1966年份的老式割草機,從愛荷華到威斯康辛州,以十五里的時速,搖搖晃晃在中西平原上行進了300里路。跟許多公路電影一樣,斯特雷德沿途遇見了許多人:一個懷孕的離家出走的少女、一個每天上班路上都會撞死一頭鹿的瘋狂婦人、一個善良的神父、和一位受過心靈創傷的二戰退役老兵,還有一群呼嘯而過的單車少年。斯特雷德把割草機停下來,微笑著和他們打招呼。斯特雷德的女兒蘿絲的不幸遭遇,斷續地浮現在他與路人的交談之中。他對陌生人們皆有意蘊悠長的點化,自己也得到某些啟發。

公路片發展到今天已非好萊塢所獨有,許多國家均拍攝了相當數量的公路片。現在公路片已經發展成一個很成熟的模式電影。

3 公路片 -相關條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