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妙法門
【六妙法門】
一卷。隋·智顗述。又稱《修禪六妙門》、《六妙門禪法》,略稱《六妙門》。收在《大正藏》第四十六冊。全書主要在闡示天台三種止觀中的不定止觀法門。為智顗應尚書令毛喜之請,於金陵瓦官寺所說。自光大元年(567)至太建七年(575),歷經八年而講說完成。
書中初解『妙門』名義,妙者滅諦涅盤義,門者能通義,妙門有數息、隨息、止心、修觀、還、凈六法,故名六妙門。次述此六妙門有歷別對諸禪、次第相生、隨便宜、隨對治、相攝、通別、旋轉、觀心、圓觀、證相十門,並一一加以解說。玆依該書所述,略釋如次︰
(1)歷別對諸禪六妙門︰明三乘歷別諸禪。先以『數息』為妙門,出生四禪、四無量心、四無色定,最後於非非想定覺知此非涅盤,得三乘道。以『隨息』為妙門,出生知息出等十六特勝,不著非想定得涅盤。以『止』為妙門,發地、水、虛空、金沙、金剛等五輪,證盡智無生智入涅盤。以『修觀』為妙門,出生九想、八念、十想、八背舍、八勝處、十一切處、九次第定、師子奮迅三昧、超越三昧、練禪十四變化心、三明六通及八解脫,滅受想入涅盤。以『還』為妙門,出生空無想無作、三十七品、十二因緣,修中道正觀入涅盤。以『凈』為妙門,出生九種大禪,得大菩提果。
(2)次第相生六妙門︰數息等六法各分別修證,次第相生髮三乘無漏慧。
(3)隨便宜六妙門︰次第不簡,隨機宜一一用妙門。
(4)隨對治六妙門︰三乘行者依此法,對治報障、煩惱障等一切障。
(5)相攝六妙門︰分自體相攝及巧修六門二種,六門自體各具六妙,若巧修一法,其他五門自然出生。
(6)通別六妙門︰凡夫外道二乘菩薩通修此法,因解慧不同故果報有別。
(7)旋轉六妙門︰前六門為二乘菩薩等共行之法,即依從假入空觀得慧眼一切智,菩薩進而修從空出假觀,起旋轉,得法眼道種智。
(8)觀心六妙門︰約觀心明六妙門,大根性人不由次第,可直觀心性。
(9)圓觀六妙門︰於數息門觀一心,見一切心一切法,觀一法見一切法一切心,乃至如是修其他五妙門,遂開佛知見。
(10)證相六妙門︰分別六門證相,證分次第證、互證、旋轉證、圓頓證四種,十門之前二門是次第證,第三至第六門為互證,第七門屬旋轉證,八、九二門乃圓頓證。圓證相有相似證相、真實證相二種。真實證相又分別對、通對二種。通對更分初、中、究竟三證。得一念相應慧而妙覺現前者,即究竟證。
本書之註疏,有《文句》一卷(撰者不詳)。
南懷瑾先生在《定慧初修》中對六妙法門做如下通俗解釋:
六妙法門(又名小止觀)是天台宗修證菩提道果之簡要法門,也是十念法中的念安那般那的一種。
六妙法門包括一數、二隨、三止、四觀、五還、六凈:
一、數
數息為六妙門之第一步。所謂息.即是一呼一吸之間,叫一息,也叫一念。數.息就是聽自己的呼吸,計算其次數。數息的。目的在於去除妄想,因為凡夫一念之間具有八萬四千煩惱,數息等於是打魚拉網,慢慢收,心收攏之後,一到心無散亂時就不要數。如果再數,則是頭上按頭,多此一舉。不用數之後即須隨息,若強再計數,便是自增妄想。至於計數的方法,大致分為下例三種:
1、由一數至十,再由十倒數至一.如此反覆,做到呼吸時只有數字沒有其他雜念。(1、2、3……10、9、8……2、1…)。
2、由一、二、三…按次計數下去,數到最後,這中間並沒有雜念妄想,數字並沒有差錯,心念配合呼吸也就是初步的成功。(1、2、3、4……99、100)。
如果在數息中同,岔入其他妄想,又須再來從頭數起。
3、數息分兩種即數入與數出。數人乃按呼吸之吸時計數。數出乃接呼吸之呼時計數。體弱多病者宜修數人息。血氣旺盛,慾望多者宜修數出息。
數的過程呼吸對於風大的感受分別為風→氣→息三個層次。開始時,呼吸粗,稱之為風,靜定后,呼吸較細,稱之為氣。再進一步,身心寧靜,只有感覺自己內在呼吸,卻聽不到呼吸聲音,這就是息。到了息,就不要數了,即進入隨。
靜坐數息時,呼吸自然,身體在放軟,不要練氣功(此非佛法的心行法門),耳朵迴轉昕自己呼吸。如在鬧處修,昕不到呼吸聲,便用感覺來聽。
此時至少有三處用心,一為感覺不好或好,二則聽呼吸出入息.三於計數出入息時,須注意如有妄想則重新計數。因此一念之問,具有八萬四千煩惱。此言不虛,例如拿筆寫文章,半天未落筆前,不知多少念頭妄想產生。然而一旦靈感來時,則運筆如神。光速儘管快,還是不如念速快。西方極樂凈土,固然離我們那麼遙遠但一念之間,屈伸臂頃,即到蓮池。
莊子講靜坐。如表面像似靜靜的坐在那裡,事實上,內部心念,在開運動會、討論會,此即所謂「坐馳」。真正的禪定功夫,必須達於「坐忘」。即忘了身體,忘了一切.才是定。
數息過程中,身心會有變化,常會發現病症,這些疾病潛伏在體內,經由修持才發覺。數息功夫好,自然卻病延年,身心康樂。
二、隨
數到了息就不要數,於是進入隨的情況。此時即如後世道家所說「心息相一」。心念與氣息如同鹽與麵粉結合成一體。心念彷彿是探照燈,氣息如飛機-飛機飛到那裡,探照燈就照到那裡。如莊子所說:「常人之息於喉,至人之息於踵。』此時心息相依.氣息~吸即到足,產生輕快之感,不想下坐。但還未到撣定之境。即身上.快感升起,對於發大財,做皇帝,男女之欲似乎已不再需求。然還未能達到如《楞嚴經》所描述的樂化天對於男女性慾事「於橫陳時.味同嚼蠟」之境地。
三、止
息滅之後即止,如密宗的寶瓶氣。息也滅了,雜念也停了,稱之為止。。止通四禪八定與九次第定。定於撣學里為共法,因此學佛的人,必須做到「外道會的我會,我會的外道不會」。如此才能方便度眾。
此門修法可以卻病延年,此身雖為四大假相.但無它也不能證道。因此對四大的調和非常重要.如麥克風必須用電,才會產生擴大傳聲之作用。止為定之母,功夫到了止.下去就是四彈、八定與九次第定。則神通自然具有。因通由定發,但如《法華經》中所說:「父母所生眼,能觀十方界」。「靜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卻不是少定小神通之境界。
四、觀
觀,即觀察妄惑,達觀真理。到了止,不修觀.則與外道相同。佛法之異於外道者.在於般若慧。慧從何來?從起觀與修觀而得。如何起觀與修觀?必須研究慧學.如「唯識」學所講述的,即屬於最高智慧的觀待道理和證成道理。
五、還
觀之後為還,還,就是迴轉之意。迴轉到法身,般若,解脫。法身,乃心念清凈的屬體。般若,是圓滿無瑕的屬相。解脫,為千百億化身的屬用。「法身、般若、解脫」三樣平等具足,即稱之為還。例如對人、對事、對物的執著,則非解脫。如白痴雖然形似解脫,但卻絕無慧知。如非白痴,於得失,是非,人我之際,了無掛礙,如人辱我,欺我,不因此而生氣,反生憫慈之心.即漸接近般若解脫,清凈法身的境地。
六、凈
還之後為凈。此是真正的凈土。即如凈土宗的唯心凈土,清凈法身。以上六項,簡略說明天台宗的六妙法門。
七、一念之間即具備六妙法門
若已做到了止觀雙運,定慧等持,則可一念之間具足六妙法門。止為定之母.定為止之果。觀為慧之母。慧為觀之果。六妙門中前三步,一數、二隨、三止屬於定學。后三步,四觀、五還、六凈,則屬於慧學領域。
一般以為數息做好之後才隨息,隨意而後才止息,其實不然。如一上座,一念之間即同時具備數、隨、止、觀、還、凈程序。望善自參證之。
六妙門之中,如上所述並非一一順序修習。適合哪一門因人而異,應反覆斟酌試煉,如發覺某一門入靜入定最快,可擇其門勇猛精進,如發覺停滯不前可改擇其他門入道,此門停滯再擇一門。如是六妙門,不止於門,門門相通,定慧雙修。
引用蔣維喬先生的話就是:行人於靜坐修六妙門,必須要有善巧方便,否則,功夫實難進步。假如終日心猿意馬妄想紛飛,則應用數息,調伏身心。或時昏沉散慢,則用隨門,明照息之出入,對治放蕩昏沉。若覺氣粗心散,當用上門,系緣一處,安守一境。如有貪嗔痴煩惱頻生,可用觀門照破無明,滅除諸惡。以上諸門,能制止種種妄想,斷除粗重煩惱,但是不能稱為真凈,欲得真凈,必須了知內外諸法,皆是虛妄不實,畢竟無有自性,於一切諸法上,不生分別,即微細塵垢也不起,不僅離知覺想,也無能修所修,能凈所凈,如太虛空,也不落於有無,作是修時,心慧開發,三界垢盡,了生脫死,轉凡成聖,方為得到真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