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六畜」,即牛、羊、馬、豬、狗、雞,它們是人類為了經濟或其它目的而馴養的,佔十二生肖的一半。

1 六畜 -簡介

「六畜」《現代漢語詞典》:「指豬、牛、羊、馬、雞、狗。」 「六畜」一詞,今天仍活在人們口頭上,有云:「 五穀豐登, 六畜興旺」。

如果沒有馬,則稱「 五畜」。《漢書·地理志》:「民有五畜,山多麋鹿」[唐] 顏師古註:「五畜: 牛、 羊、 豕、犬、雞。」《靈樞經》:「牛甘、犬酸、豬咸、羊苦、雞辛。」

2 六畜 -起源

我們的祖先早在遠古時期,根據自身生活的需要和對動物世界的認識程度,先後選擇了馬、牛、羊、雞、狗和豬進行飼養馴化,經過漫長的歲月,逐漸成為家畜,在《三字經·訓詁》中,對「此六畜,人所飼」有精闢的評述,「牛能耕田,馬能負重致遠,羊能供備祭器」,「雞能司晨報曉,犬能守夜防患,豬能宴饗速賓」,還有「雞羊豬,畜之孽生以備食者也」。六畜各有所長,在悠遠的農業社會裡,為人們的生活提供了基本保障。

古人把六畜中的馬牛羊列為上三品,馬和牛隻吃草料,卻擔負著繁重的體力勞動,是人們生產勞動中不可或缺的好幫手,這理應受到尊重;性格溫順的羊,在古代象徵著吉祥如意,人們在祭祀祖先的時候,羊又是第一祭品,當然會受到男女老少的叩拜,羊更有「跪乳之恩」,尊其為上品,乃順理成章之事。而雞犬豬為何淪為下三品,也只能見仁見智了,豬往往和懶惰、愚笨聯繫在一起,除了吃和睡,整天無所事事,它的一生,最終以死獻身,供人任意宰割,僅有「庖廚之用」,豬的地位不高,也就不足為奇了;雞在農業時代的家庭經濟中,只起到拾遺補缺的作用,儘管雄雞能司晨報曉,其重要性與牛馬相比,也難爭高下;狗給人的壞印象是由來已久的,我們耳熟能詳的成語中,如狼心狗肺,狗急跳牆,狗仗人勢……幾乎全是貶義的詞句,犬忠於職守,是其優點,但六畜中常給人招惹是非的是它,古語有「尊客之前不叱狗」的說法,可見當時狗的地位是多麼低下。

六畜中只有狗的飲食習慣和人相近,其智商也是最高的,再加上它又有靈敏的嗅覺和聽覺,在主人的長期培養教導下,如今已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狗善解人意,更能逢場做戲,可為主人消除憂愁,增添歡樂。今昔非比,狗早已由畜類榮升為寵物,更是名正言順地登堂入室,能和主人平起平坐。可以說,犬類經過六道輪迴的修鍊,終成正果,其他五畜早已望塵莫及了。

儘管如此,六畜取長補短,為我們大家做出了極大的貢獻,它們全都選入人的 十二生肖中,其他六位是鼠、虎、兔、龍、蛇和猴,後者有的虛無縹緲,有的是動物世界里的精英,甚至令人望而生畏,也有的與人相安無事,更有的卻危害四方。實事求是地評價,還是六畜好,世世代代與人 和平相處,已是人們生產生活的好伴侶。

3 六畜 -六畜之首

一些人認為馬為六畜之首理所當然,而另外有人認為馬為六畜之首是儒家的影響,六畜之首是豬。中國是第一養豬大國,豬肉一直是主要肉食來源。

黃河長江中下游地區是中國的經濟重心和政治文化中心,天氣炎熱潮濕一直不適合馬的繁衍生息。歷史上無數駿馬以不同方式進入中原,至今沒有培育出中原特色的良馬品種。養豬大國,貧馬地區,一直是中國的基本國情,亦反映了中國民族文化的特徵。

以馬為象徵的游牧文化幾度或長期佔上風,以豬為底色的定居農業文化一直沒有大的改觀。《荀子·王制》:「萬物皆得其宜,六畜皆得其長,群生皆得其命。」六畜興旺是中國人的企盼,亦是中國文化的特點。中國文化從青銅時代開始是一種高度混合的文化。很少有一個國家能做到六畜興旺:馬牛羊佔上風,豬狗雞仍然存在。中國文化就是此類混合文化的典型代表。

上一篇[洪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