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共工氏與顓頊爭為帝

標籤: 暫無標籤

1 共工氏與顓頊爭為帝 -共工氏與顓頊爭為帝

原文:

共工氏與顓頊(zhuān xū)爭為帝,怒而觸不周之山。折天柱,絕地維;故天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滿東南,故百川水潦歸焉。(選自《列子·湯問篇》)

譯文

  從前,共工與顓頊爭為帝王,(共工)發怒撞不周之山,支撐天的柱子折了,系掛地的繩子斷了。天向西北方傾斜,所以日月星辰都朝西北方移動;大地的東南角陷塌了,所以江河泥沙朝東南角流去。

重點詞解

  1、共工氏:傳說中遠古的帝王。

  2、顓頊:傳說中遠古的帝王。

  3、不周山:傳說西北之極的一座山。

  4、絕:斷了

  5、地維:古人認為天是圓的,地是方的,四角之處各有大繩拉著天柱,名為地維。

  6、觸:碰,撞。

  7、焉:代詞兼語氣詞,與「於是」或「於此」相當

  8、潦:積水。水潦,這裡泛指大地上的江河。

  9、塵埃:塵土,這裡指泥沙。

  10、歸:歸向,這裡指流向。古今異義 與日逐走 逐:古義:跑。今義:行

歷史淵源

水神共工是炎帝的後裔,與黃帝家族本來就矛盾重重。帝顓頊接掌宇宙統治權后,不僅毫不顧惜人類,同時也用強權壓制其他派系的天神,以至於天上人間,怨聲鼎沸。共工見時機成熟,約集心懷不滿的天神們,決心推翻帝顓頊的統治,奪取主宰神位。反叛的諸神推選共工為盟主,組建成一支軍隊,輕騎短刃,突襲天國京都。

  帝顓頊聞變,倒也不甚驚惶,他一面點燃七十二座烽火台,召四方諸侯疾速支援;一面點齊護衛京畿的兵馬,親自挂帥,前去迎戰。

  一場酷烈的戰鬥展開了,兩股人馬從天上廝殺到凡界,再從凡界廝殺到天上,幾個來回過去,帝顓頊的部眾越殺越多,人形虎尾的泰逢駕萬道祥光由和山趕至,龍頭人身的計蒙挾疾風驟雨由光山趕至,長著兩個蜂窩腦袋的驕蟲領毒蜂毒蠍由平逢山趕至;共工的部眾越殺越少,櫃比的脖子被砍得只剩一層皮,披頭散髮,一隻斷臂也不知丟到哪兒去了,王子夜的雙手雙腳、頭顱胸腹甚至牙齒全被砍斷,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

  共工輾轉殺到西北方的不周山下,身邊僅剩一十三騎。他舉目望去,不周山奇崛突兀,頂天立地,擋住了去路,他知道,此山其實是一根撐天的巨柱,是帝顓頊維持宇宙統治的主要憑藉之一。身後,喊殺聲、勸降聲接連傳來,天羅地網已經布成。共工在絕望中發出了憤怒的吶喊,他一個獅子甩頭,朝不周山拚命撞去,只聽得轟隆隆、潑喇喇一陣巨響,那撐天拄地的不周山竟被他攔腰撞斷,橫塌下來。

  天柱既經折斷,整個宇宙便隨之發生了大變動:西北的天穹失去撐持而向下傾斜,使拴系在北方天頂的太陽、月亮和星星在原來位置上再也站不住腳,身不由己地掙脫束縛,朝低斜的西天滑去,成就了我們今天所看見的日月星辰的運行線路,解除了當時人們所遭受的白晝永是白晝,黑夜永是黑夜的困苦。另一方面,懸吊大地東南角的巨繩被劇烈的震動崩斷了,東南大地塌陷下去,成就了我們今天所看見的西北高、東南低的地勢,和江河東流、百川歸海的情景。

《淮南子》:昔者,共工與顓頊爭為帝,怒而觸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維絕。天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

  當共工醒來,意識到目前不可能與顓頊再戰了,就起身離開不周山向西走去。到處都是洪水泛濫,內心也很傷感,走到亞拉臘山突然看見山上有人,他就走了過去。這家人,在水中漂流了40多天,已經很長時間沒吃的東西了。看到一位天神走來,就問,你是誰呀?共工就說:我是共工!這家人就用希伯來文記錄為GOD。共工突然有了一個想法,讓這家人活下去,讓他們的子孫去打敗炎黃的後代!因此就告訴這家人,我是你們的神!我是救世主!這家人就用希伯來文記錄為:耶和華、基督。我是天地間唯一的真神!你們要信奉我、崇拜我我就接你們上天堂,讓你們的子孫享福,否則我就降禍給你們!把你們打入地獄!就這樣共工以天堂做誘餌,以地獄相威脅,迫使這家人傳播他的教義,就形成了以後的基督教,這家人就是諾亞一家。

上一篇[亞德六世]    下一篇 [連六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