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朱生,陽穀人,少年佻達,喜詼謔。因喪偶往求媒媼,遇其鄰人之妻,睨之美,戲謂媼曰:「適睹尊鄰,雅少麗,若為我求凰,渠可也。」媼亦戲曰:「請殺其男子,我為若圖之。」朱笑曰:「諾。」
  更月余,鄰人出討負、被殺於野。邑令拘鄰保,血膚取實,究無端緒,惟媒媼述相謔之詞,以此疑朱。捕至,百口不承。令又疑鄰婦與私,搒掠之,五毒參至,婦不能堪,誣伏。又訊朱,朱曰:「細嫩不任苦刑,所言皆妄。既是冤死,而又加以不節之名,縱鬼神無知,予心何忍乎?我實供之可矣:欲殺夫而娶其婦皆我之為,婦不知之也。」問:「何憑?」答言:「血衣可證。」及使人搜諸其家,竟不可得。又掠之,死而復甦者再。朱乃云:「此母不忍出證據死我耳,待自取之。」因押歸告母曰:「予我衣,死也;即不予,亦死也;均之死,故遲也不如其速也。」母泣,入室移時,取衣出付之。令審其跡確,擬斬。再駁再審,無異詞。經年余,決有日矣。
上一篇[難受]    下一篇 [師夷長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