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冰雨的風暴 -簡介

  《冰雨的風暴》(冰雨的風暴)是喬治·R·R·馬丁所著的七卷史詩奇幻小說《冰與火之歌》中的第三卷。小說首先在英國於2000年8月8日出版,美國版隨後在2000年11月發行。中篇小說《真龍之路》,由書中幾個「暴風降生」丹妮莉絲·坦格利安的章節組成,在本書出版之前面世。



  《冰雨的風暴》是系列中最長的一卷。以至於英國平裝版要分成兩部分發行,第一部分《鐵與雪》(2001年6月,單獨封面)和第二部分《血與金》(2001年8月,特別委託製作的新封面)。在法國,小說被決定分成四個獨立的版本。

  《冰雨的風暴》贏得了2001年 軌跡獎 與 2002 年蓋菲獎的最佳小說獎,2002年星雲獎最佳小說獎提名。這也是系列中第一次被世界兩個最有聲望的科幻奇幻小說獎之一的雨果獎提名,但卻輸給了JK·羅琳的《哈利·波特與火焰杯》。

  曾經發行過《權力的遊戲》和《列王的紛爭》的限定插圖版的Meisha Merlin出版社計劃為《冰雨的風暴》分兩捲髮行同樣的版本,但出版《列王的紛爭》的拖延讓Meisha Merlin出版社失掉了版權。Subterranean Press版的插圖版在2006年夏季發行。

  《冰雨的風暴》同樣也是桌面遊戲權力的遊戲(版圖版)的第二個擴展包,在2006年發行。

2 冰雨的風暴 -劇情縱覽

  《冰雨的風暴》的故事時間緊接在《列王的紛爭》之後。

US.冰雨的風暴精裝版US.冰雨的風暴精裝版
五王之戰——羅柏·史塔克,巴隆·葛雷喬伊,藍禮、喬佛里和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之間的戰爭——讓七大王國陷入混亂。藍禮·拜拉席恩已死,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在奪取君臨時被蘭尼斯特家族和提利爾家族的新聯盟擊敗。馬泰爾家族依然支持蘭尼斯特家族。同時,大群野人在曼斯·雷德的指揮下向長城進軍,只有微弱力量的守夜人防守。在遠東,丹妮莉絲·坦格利安打算返回潘托斯組建一支能夠奪回鐵王座的軍隊。

  小說於伊耿登陸紀299年開始,300年結束。
七大王國

  北境與河間地

  詹姆·蘭尼斯特被凱特琳·史塔克從奔流城私自釋放,由塔斯的布蕾妮護送返回君臨交換人質。布蕾妮要保證珊莎與艾莉亞·史塔克安全返回。他們被徒利士兵追擊,但成功逃走。儘管布蕾妮身材魁梧善於用劍,但詹姆一路上仍以取笑她為樂。他們被迫放棄河路取道鄉間,但卻被來自東方大陸,自稱勇士團的雇傭兵攔截。勇士團背叛蘭尼斯特效忠史塔克,帶著他們前往盧斯·波頓坐鎮的赫倫堡。詹姆的用劍手被勇士團斬去。但盧斯·波頓仍設法與詹姆達成諒解,將其護送回君臨。布蕾妮被留給血戲班處置,然而詹姆從熊坑中救了她。臨走之前,詹姆讓盧斯·波頓向羅柏送去他的問候。

  羅柏·史塔克在西境擊破幾隻蘭尼斯特軍隊后回到奔流城。但他的舅舅艾德慕在紅叉河阻擊戰阻止泰溫公爵返回西境,破壞了羅柏的誘敵計劃。在西境,羅柏背叛與佛雷家族的婚約,娶簡妮·維斯特林為妻。因為在得知兩個弟弟(布蘭和瑞肯)死訊的當晚,簡妮給他「安慰」,而榮譽感讓他別無選擇。凱特琳深感恐懼,失去佛雷家族的支持,讓史塔克與徒利的聯軍陷入困境,他們面臨著提利爾與蘭尼斯特具有壓倒實力的聯盟,又被葛雷喬伊斷了後路,更不用說在暮谷城之戰損失的大量步兵。儘管如此,羅柏仍然計劃從鐵民手中奪回卡林灣,打通返回北境的道路。然而河間地的領主們卻要各自為自己的領地戰鬥。凱特琳同意這個計劃,但它的成敗在於能否再一次獲得佛雷家族的支持,這並不容易。放走詹姆令羅柏很生氣,但他狡黠的利用凱特琳的內疚讓她答應將瓊恩·雪諾——他同父異母的私生兄弟——立為繼承人。不久之後,霍斯特·徒利公爵病逝,艾德慕成為新的奔流城主。

  艾莉亞·史塔克和她的同伴們遇到了無旗兄弟會,一支由貝里·唐德利恩和紅袍牧師密爾的索羅斯領導的義軍,他們以勞勃國王的名義,保護被戰爭蹂躪的三叉戟河流域的平民。貝里原先是被艾德·史塔克派去抓捕魔山,但現在,他們有了更崇高的任務。兄弟會吸收了艾莉亞的夥伴,打算用她向少狼主還一筆贖金。護送艾莉亞的路上,他們抓住了桑鐸·克里岡,這位喬佛里的前任保鏢在黑水河之役落荒而逃。兄弟會打算將其處決,但桑鐸·克里岡提出比武審判,並殺死了貝里·唐德利恩獲得自由。讓艾莉亞驚訝不已的是,索羅斯復活了唐德利恩,並聲稱這是來自拉赫洛的禮物。艾莉亞試圖逃離兄弟會的掌握,卻又落入桑鐸手中。桑鐸想借著交還她的功勞投靠羅柏,於是便帶著她北上。

  羅柏·史塔克的主力部隊得到盧斯·波頓來自赫倫堡的增援,前往孿河城與瓦德·佛雷侯爵和談。以艾德慕·徒利迎娶自己的一位孫女為條件,瓦德·佛雷答應原諒羅柏。艾德慕的新娘蘿絲琳是個溫柔又有魅力的女性,這讓凱特琳感到疑惑。以怪脾氣聞名的瓦德·佛雷,完全可以強迫艾德慕娶一個醜八怪或智障。婚禮后的大宴會,樂手們突然拔出十字弓向史塔克家與其支持者們發動攻擊。波頓與佛雷殺死了眾多效忠史塔克家的貴族,包括黛西·莫爾蒙和小瓊恩·安柏。凱特琳劫持了瓦德·佛雷的傻瓜孫子「鈴鐺響」,乞求他們不要殺死羅柏,但是一個身著波頓家盔甲的人還是殺了他,留下一句「我代表詹姆·蘭尼斯特,向您致以親切問候」。凱特琳殺死人質,自己也被割了喉嚨。

  這場「紅色婚禮」發生時,艾利亞與桑鐸正在城堡外圍向下游逃走。北境領主不是被殺就是被捕,只剩下梅姬·莫爾蒙和蓋伯特·葛洛佛,他們被羅柏派去獲得霍蘭·黎德的支持聯手攻擊卡林灣,逃過一劫。

  艾莉亞做了一個夢,是有關她很久以前丟失的冰原狼娜梅莉亞的。夢中,娜梅莉亞在河間地領導者一大群野狼,她在孿河城以南的綠叉河岸上發現一具屍體,此時一大群人出現,她只有離開。

  在一間小酒館里,艾莉亞和桑鐸和一小隊效忠格雷果·克里岡的士兵發生衝突。惡戰之後,士兵被殺而桑鐸也身受重傷。在三叉戟河邊,艾莉亞把垂死的桑鐸留在樹下,獨自前往鹽場鎮。她找到一艘航向自由貿易城邦布拉佛斯的商船,但他們拒絕讓一個小女孩搭乘。她拿出賈昆·赫加爾的鐵硬幣,船長立刻改變了主意。他們不願去北境,但答應捎她返回狹海對岸的布拉佛斯。她同意了。

  南境與君臨

  黑水河之役的慘敗后,大難不死的戴佛斯·席渥斯被衝到狹海海岸的一處岩礁上。他被忠於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船隻所救,被帶回龍石島。戴佛斯把這次慘敗歸咎於紅袍牧師梅麗珊卓並決心刺殺她。但剛一到達便被控叛國罪囚禁:梅麗珊卓在火焰中看見了他的意圖。因為效忠貴族的要求,梅麗珊卓沒有參與黑水河之戰,而她告訴戴佛斯這才是史坦尼斯失敗的原因。她要求戴佛斯對國王保持忠誠,並告訴他神明只有兩位而非七位:拉赫洛,光明與火焰之神,和他的敵人遠古異神,黑暗與寒冷之神。兩位神明的戰爭從時間之初便已開始。史坦尼斯釋放了戴佛斯,命他為國王之手。戴佛斯接受了任命,開始學習讀寫,以完成自己的職責。

  史坦尼斯的威脅解除,君臨上下歡欣鼓舞,把提利爾家族當解放者歡迎。喬佛里國王同意解除跟叛徒之女珊莎·史塔克的婚約,另娶瑪格麗·提利爾為妻。珊莎短暫的喜悅很快被嫁給提利昂·蘭尼斯特的事實摧毀。提利昂在黑水河之戰里丟掉了鼻子,臉上多了一道可怕的傷疤,但他對珊莎很溫柔,並拒絕違背她的意志履行丈夫的職責。局勢的反轉並未讓提利昂如意,尤其因為父親泰溫取走了首相之位,儘管他被委以財政大臣之職(替代在促成蘭尼斯特-提利爾聯盟上功勛卓著而成為赫倫堡公爵的培提爾·貝里席),但這只是一個顧問性質的角色。史塔克與徒利的聯軍在北方仍然存在,但羅柏·史塔克錯誤的讓步兵攻打暮谷城以威脅君臨。而梅斯·提利爾最老道最可怕的指揮官藍道·塔利擊潰了這支軍隊,摧毀了北境之王三分之一還多的力量。巴隆·葛雷喬伊自立為鐵群島與北境之王,向泰溫提出聯盟的請求。泰溫拒絕了,因為他已有了不用賣出一半國土並取得勝利的方法,但他拒絕告訴提利昂那是什麼。

  龍石島上戴佛斯遇見了艾德瑞克·風暴,勞勃國王的私生子之一。史坦尼斯保護著他免受蘭尼斯特傷害。梅麗珊卓想把擁有國王之血的私生子獻祭給火焰,以喚醒「石頭中的魔龍」——保護著這座城堡的巨大石雕,這讓戴佛斯深感恐懼。史坦尼斯拒絕了,作為代替,他把自己的血液滴入火焰,說出了三個篡奪者的名字:巴隆·葛雷喬伊、喬佛里·拜拉席恩和羅柏·史塔克。

  作為對拉攏提利爾聯盟的獎勵,培提爾·貝里席獲得了赫倫堡公爵頭銜。不過由於赫倫堡還在敵人手中,所以有名無實。但躋身大貴族之位,讓小指頭有了向鷹巢城的萊莎·艾林女士求婚的資本。他前往谷地追求萊莎,也即是為喬佛里爭取谷地的支持。提利昂對小指頭日益增長的權勢心存懷疑,但也沒有辦法阻止。

  羅柏·史塔克命隕紅色婚禮,巴隆·葛雷喬伊從派克島的索橋上跌下。兩則消息先後傳到君臨,喬佛里歡欣鼓舞,尤其對羅柏的身體和他的冰原狼的腦袋縫在一起,凱特琳被赤身裸體投入綠叉河的血腥段落鍾愛有加。在與瑪格麗的婚宴上,比起注意自己美麗的新娘,喬佛里更願意把時間花在折磨羞辱自己的舅舅提利昂上。突然,喬佛里無法呼吸,一陣痙攣倒在地上,很快死去。提利昂疑心有人投毒,邊觀察喬佛里的金杯,卻沒先想到自己會被懷疑。當他扔下金杯,已有好幾個人看見了這個舉動。他的姐姐瑟曦以弒君之罪將他逮捕。應該在前往鷹巢城途中的小指頭突然出現,把珊莎·史塔克偷運出君臨。他還承認,自己應當為喬佛里的死負責。

  戴佛斯·席渥斯學習讀寫,一封來自守夜人的信引起了他的注意。信中,守夜人向全境所有的國王求援,以對抗曼斯·雷德與屍鬼。戴佛斯為這封信而不安。

  龍石島上,梅麗珊卓巫術的成功,終於說服史坦尼斯同意犧牲艾德瑞克·風暴以喚醒魔龍。但是戴佛斯把艾德瑞克偷送到了安全之地。史坦尼斯想以叛國罪處刑戴佛斯。但戴佛斯讀出來自長城的信件,異鬼南下的消息讓史坦尼斯震驚,更重要的是,還有梅麗珊卓。

  詹姆和布蕾妮返回君臨,發現這裡的局勢並不穩定。喬佛里的弟弟托曼·拜拉席恩繼承王位,但尚未加冕。提利昂以弒君罪受審。提利爾家族的封臣,尤其是藍禮的密友洛拉斯·提利爾則把藍禮的死歸咎於布蕾妮,為安撫洛拉斯詹姆將她暫時關到塔樓的房間中軟禁。詹姆成為了御林鐵衛的隊長,這段旅途和失掉右手的事實讓他更想去履行自己的使命。父親讓他退出御林鐵衛去繼承凱岩城,他拒絕了;瑟曦指控提利昂殺了喬佛里,他並不相信。他更拒絕了瑟曦的求愛,決定遵守自己的誓言。

  提利昂決定把命賭在比武審判上。此時,多恩的奧柏倫·馬泰爾正代表兄長道朗來訪君臨。奧伯倫的姐姐伊莉亞(雷加·坦格利安王子之妻)在蘭尼斯特洗劫君臨時被格雷果·克里岡姦殺,她的兩個孩子也被殘忍殺害。奧伯倫一直在尋找復仇的機會。瑟曦讓格雷果·克里岡做她的代理騎士。奧伯倫便站在了提利昂一邊。戰鬥中,奧伯倫用毒矛刺傷格雷果佔據上風,但他在折磨魔山上花了太多時間,被魔山突然反擊殺死。提利昂被判處死刑,但在詹姆和瓦里斯的幫助下逃走。逃離途中,詹姆對提利昂說出了隱瞞多年的真相:提利昂少年時代的妻子並非詹姆找來取悅提利昂的妓女,而是個真正的農家女孩。提利昂無法原諒父親和兄長的欺騙與背叛,他來到泰溫的寢室,用十字弓射殺了泰溫。然後搭著瓦里斯提供的船航向狹海對岸。

  詹姆釋放了布蕾妮,把泰溫公爵用瓦雷利亞劍「寒冰」溶成的兩把劍之一交給她,並起名為「守誓劍」。他讓她完成對凱特琳的誓言,找到艾莉亞和珊莎,護送她們安全返回家鄉。他告訴布蕾妮自己當年背誓殺死瘋王伊里斯的原因:伊里斯把野火埋在君臨城下,想在城陷之時讓將之化為灰燼。他最惡名昭彰的行為是為了保護無辜者,但沒有人相信,詹姆也不想讓任何人相信。布蕾妮帶著詹姆的使命和寄託離開了君臨。

  艾林谷,珊莎生活對精神失常的姨媽的恐懼下。萊莎的嫉妒與日俱增,終於想要置珊莎於死地。小指頭救下珊莎,將萊莎推下「月門」的萬丈深淵,又讓萊莎寵愛的歌手馬瑞里安背了黑鍋。但在這之前,萊莎已經說出了是小指頭唆使她毒死瓊恩·艾林嫁禍蘭尼斯特的真相。

  在尾聲,梅里·佛雷去跟無旗兄弟會談判。兄弟會劫持了幾個佛雷貴族並要求贖金。但在談判中,兄弟會卻承認俘虜們早已被弔死。他們指控恐懼不已的梅里參與了謀殺賓客的紅色婚禮。梅里要求證人。作為回應,一個形容枯槁的人站出來指證他。梅里·佛雷被弔死在族人的身邊。凱特琳·史塔克殘破的身軀帶著仇恨在一旁凝視。

  長城

  守夜人的主力部隊坐鎮先民拳峰,等待「斷掌科林」與瓊恩·雪諾的信息。突然,幾千年中從未吹響的三聲號角想起,這意味著異鬼來襲。守夜人被屍鬼和遠古傳說中的寒冰惡魔攻擊,試圖在撤退中恢復秩序。山姆威爾·塔利用瓊恩送給他的黑曜石(也叫「龍晶」)匕首殺死了一個異鬼,這些匕首是在先民拳峰附近發現的。守夜人在卡斯特的堡壘重新組隊,但其中一些人煽動嘩變,殺死了總司令官傑奧·莫爾蒙。在卡斯特的妻子-女兒吉莉的幫助下,山姆從混亂中逃脫。二人向南逃回長城。一個騎著麋鹿的怪人「冷手」幫助了他們。

  瓊恩·雪諾被帶去見曼斯·雷德,讓他相信自己是真正的背叛。他了解到傳說中的異鬼歸來,並將野人向南趕向長城。曼斯在尋找能讓長城倒塌的冬之號角,但一直沒有找見。瓊恩並不確信。最終,瓊恩被派往南方攀過長城,再繞回從南面攻擊黑城堡。但瓊恩從野人手中逃脫,向黑城堡警告了即將到來的威脅。大量的守夜人死亡和失蹤,瓊恩只能勉強組成一支防線,但最終還是擊敗了野人。瓊恩的愛人耶哥蕊特,也死在這場戰鬥里。

  布蘭·史塔克、阿多、玖健和梅拉·黎德逃離化為廢墟的臨冬城。在布蘭夢中三眼烏鴉的指引下,一行人向北而行。他們到達長城中被廢棄的長夜堡,卻無法通過。突然城門打開,他們碰見了山姆威爾·塔利和吉莉。而山姆的嚮導冷手這次會帶他們北上尋找三眼烏鴉。山姆沿長城返回黑城堡,併發誓將這次相遇作為秘密保守。 四萬野人大軍攻擊黑城堡。瓊恩領導的頑強防線殺死了數千野人,但也漸漸到了極限。當被流放的前任都城守備隊長傑諾斯·史林特到來時,一切變得更糟。史林特指控瓊恩為叛徒,並逼他以和談為名去刺殺曼斯·雷德。瓊恩認為自己會被殺,但雷德能夠理解他背叛的理由。瓊恩驚愕的發現雷德已經找到了冬之號角,並準備吹響它。突然,戰號在東方響起,一支騎兵隊突擊野人大軍,自由民被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騎士打的潰不成軍,四散奔逃。讓瓊恩難以置信的是,這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軍隊。曼斯·雷德被俘虜。史坦尼斯說自己收到了長城的求援信,而梅麗珊卓相信野人入侵正是紅神拉赫洛的宿敵,異鬼來襲的先兆。史坦尼斯決意在破碎、群龍無首的北方建立新王國。在山姆的巧計下,守夜人選舉瓊恩·雪諾為第998任總司令。

  東方大陸

  丹妮莉絲乘船返回潘托斯,當她從喬拉·莫爾蒙處得知可以在奴隸灣買到大量奴隸軍隊時,改變了主意。她購買了阿斯塔波的無垢者軍隊。白鬍子阿斯坦對此反感,因為奴隸制在七國已經被廢除了千年。當奴隸主準備收取丹妮的付款——一條龍時,丹妮莉絲把他們活活燒死。無垢者已成為服從丹妮的士兵,她解放了阿斯塔波。丹妮強大的軍力北上淵凱,逼迫那裡的奴隸主解放奴隸為丹妮服務。然而,彌林的奴隸主殘忍殺死163個奴隸,把他們每隔一里掛在通往彌林的道路上。丹妮莉絲被激怒了,不為任何利益,她包圍了這座城市。

  丹妮莉絲在自己的陣營中發現了兩位叛徒:喬拉·莫爾蒙爵士和白鬍子阿斯坦。不過這兩人背叛的性質卻完全不同。在到達奎爾斯之前,莫爾蒙一直把丹妮的情報賣給勞勃·拜拉席恩;而白鬍子阿斯坦的真實身份是巴利斯坦·賽爾彌爵士,伊里斯二世和勞勃·拜拉席恩的御林鐵衛。再被喬佛里放逐后,巴利斯坦希望通過服務坦格利安家族最後的繼承人來彌補以前承認勞勃為王的錯誤,但他首先要確定坦格利安家族瘋狂的污點沒有影響到她。丹妮莉絲給了他們贖罪的機會:從下水道潛入彌林打開城門。彌林被攻陷,她原諒了巴利斯坦,命他為女王鐵衛隊長。然而她再也無法相信莫爾蒙,將他放逐出自己的視線。在丹妮離開后,阿斯塔波陷入權力真空,一位殘忍的獨裁者給它帶來了可怕的災難。丹妮莉絲決定不能讓這件事在彌林上重演,她決定留下來治理這座城市,並學習去當一個維斯特洛需要的真正女王。

3 冰雨的風暴 -POV角色

  故事由10個POV角色,一個序章和尾聲組成:

  序章: 齊特, 守夜人的誓言兄弟,訓狗人。

  徒利家族的凱特琳·史塔克女士,艾德·史塔克的寡婦

  珊莎·史塔克,艾德·史塔克與凱特琳·史塔克的長女,被鐵王座上的王關押在君臨。

  艾莉亞·史塔克,艾德·史塔克與凱特琳·史塔克的幼女,失蹤,被認為已死。

  布蘭·史塔克,艾德·史塔克與凱特琳·史塔克的次子,臨冬城王子,北境的繼承人,被認為已死。

  瓊恩·雪諾,艾德·史塔克的私生子。守夜人的誓言兄弟。

  山姆威爾·塔利,藍道·塔利之子,守夜人的誓言兄弟,曾是角陵的繼承人。

  提利昂·蘭尼斯特,泰溫·蘭尼斯特的幼子,侏儒,詹姆爵士的弟弟。

  詹姆·蘭尼斯特爵士,泰溫·蘭尼斯特的長子,提利昂·蘭尼斯特的哥哥,御林鐵衛隊長與東境守護,被北境之王關押在奔流城。

  戴佛斯·席渥斯爵士,曾經是走私者,效忠於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國王。

  丹妮莉絲·坦格利安女王,風暴降生,龍母,坦格利安家族王朝的繼承人。

  尾聲:梅里·佛雷,佛雷家族的一員。

4 冰雨的風暴 -備註

  直到完成絕大部分章節之前,喬治·R·R·馬丁都沒有去寫紅色婚禮,因為這是個痛苦的寫作過程。

  在2001年的雨果獎最佳小說上,喬治·R·R·馬丁輸給了J·K·羅琳。之後他對自己的粉絲說:「傷心吧,羅琳。或許你有億萬家產和我的雨果獎,但是你沒有這樣的讀者。」[1]

  《冰雨的風暴》中出場的無旗兄弟會,也成為了馬丁官方粉絲團的名字。這個名字在2001年的頭半年被定下,團體也在2001年費城的世界科幻大會舉行了頭一次聚會。

5 冰雨的風暴 -獲獎與提名

  雨果獎 – 最佳小說(提名) – (2001)

  軌跡獎 – 最佳奇幻小說(獲獎) – (2001)

  星雲獎 – 最佳小說(提名) – (2002)

  蓋菲獎 – 最佳奇幻小說(獲獎) – (2002)

  西班牙奇幻小說獎 – 最佳外語小說(獲獎) – (2006)

上一篇[《閑居書事》]    下一篇 [彥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