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冷靜與熱情之間

標籤:電影

冷靜與熱情之間小說是由兩位作家分別從男女兩位主人公的視角出發,同時寫作同一個愛情故事。辻仁成從順正的角度,江國香織從阿葵的角度,分別以第一人稱講述了一遍這個故事。

冷靜與熱情之間

1《冷靜與熱情之間》電影

故事簡介
在義大利佛羅倫斯的圖畫修復師順正(竹野內豐)和戀人芽美(筱原涼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是他的內心卻是常常出現空虛感。Aoi(陳慧琳)一位香港的留學生,外表冷靜內在聰明,但是內心卻是充滿熱情的女性。每天過著白天在珠寶店上班,晚上等待男朋友馬文來接他到高級餐廳和友人狂歡Party的日子。順正和Aoi在十年前是一對情侶,因為誤會而分開,順正仍然對Aoi一直無法忘懷。順正常常在修畫時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中一直尋找著Aoi的身影,希望可以再次遇見他。一心認定Aoi也一樣仍舊對他余情未了,而且認為只有Aoi可以彌補他內心的空虛。無意中知道Aoi現在在米蘭的消息,順正決定前去米蘭尋找Aoi。但是眼前出現的Aoi卻是一臉幸福地和富有的美國實業家馬文生活在一起。在那裡似乎沒有順正存在的位置。順正工作的繪畫修復中心出現了存續危機,在絕望中順正決定返回日本。回到日本之後,順正知道了當年誤會是因為一件被隱藏的事實引起,隨著真相大白與歲月流逝,順正對於Aoi的思念卻漸漸地加深。順正剩下唯一的希望是十年前和Aoi的約定:在Aoi三十歲生日時在佛羅倫斯的大教堂的結婚禮堂等待見面。順正再度踏上義大利,把所有放在這一絲絲短暫的希望,只為了證明真愛…
冷靜與熱情之間的關係:熱情的心靈和冷靜的頭腦是成功的關鍵,因此,我們要正確的處理冷靜和熱情之間的關係,不要讓熱情沖昏了頭腦,必要的時候要學會冷靜!

2《冷靜與熱情之間》小說

評論
施小煒先生關於《冷靜與熱情之間》的評論:
辻仁成從順正的角度,江國香織從阿葵的角度,分別以第一人稱講述了一遍這個故事。對於這個空前的創舉,藍版(辻仁成出版了藍版,江國香織出版了紅版)的責任編輯武內由佳的評價倒是淡淡的:「戀愛,一個人是沒法談的。戀愛小說也是,比起一個人寫來,兩個人來寫豈不更有趣些?……簡單,然而迄今為止卻不曾有人想到過的這個主意,正是戀愛的本質 而非其他。」 辻仁成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我覺得這個實驗性的小說手法具有相當的可能性。」倒是江國香織在其紅版的後記中做了幾句解說:「這是阿葵的故事,關於阿葵和阿葵的人生的故事。而且,但凡事涉戀愛均系如此,是整個故事的一半。另一半,阿葵所不知道的順正和阿葵所不知道的阿葵自己,則被鎖閉在另一部小說里。」那另一部小說,自不待言,當然指的就是以順正為「視點人物」的藍版了。
其實兩位小說家的「實驗」正好暗合了現代小說敘事學的理論。譬如芭兒女士繼承並發展了熱內特的學說,在其著作中將視覺行為,亦即視者(觀察者)與被視者(被觀察者)之間的關係稱為「聚焦」,這樣視者就自然而然地被稱為「聚焦人」,亦即日文說的「視點人物」。在《冷靜與熱情之間》,便是辻仁成筆下的順正和江國香織筆下的阿葵。而且,作為聚焦人的順正與阿葵恰巧又是作品中的「登場人物」——並且是主人公——於是依循芭兒女士的理論他們就當然獲得了「技術優勢」,讀者只能通過他們的眼睛去觀察,並「原則上趨向於接受該人物(在此當為順正和阿葵)所提供的視點」。這種與作品人物渾然一體的聚焦人,芭兒女士稱之為character—bound focalizor,認為他「導致思維定式與局限」。她舉出這樣一個例子來說明不同觀察者的主觀是如何影響「認知」的(觀察應當也是一種認知):當從未見過騎兵的中美印第安人第一次看到騎兵時,映入他們眼帘的不是我們所看到的騎在馬背上的人,他們看到了長著人的腦袋和四條腿的龐然怪物。認知是一個心理過程,強烈地受到認知體所處的位置、對認知客體的熟悉程度、光線、距離、預備知識、心理態度等等的影響。她的結論是:由於認知依賴如此眾多的因素,追求認知客觀性的努力無非是徒勞而已。
就是說,順正或阿葵所觀察到所描述的故事,不僅僅只是一個完整故事的一半,因為他們各自講述的故事是對對方所敘述的故事的補述;而且從他們的認知有意無意地可能扭曲了真實這一層面來說,紅版與藍版之間顯然也應該存在著互補性。當然,在讀者而言,閱讀小說的意義未必在於尋求真實。這大概可以從兩個側面去解釋:第一,客觀性追求的無意義,其實便意味著所謂的「真實」並不存在。讓複數的聚焦人一次次向同一客體聚焦,固然較之於單一聚焦人的聚焦更能接近客體的全貌。但縱使無限度地添加聚焦人數,也只能無限接近,而非窮盡客體的全貌,亦即「真實」。第二,小說原本就是虛構的產物,向小說要真實,恐怕不亞於緣木求魚,而且毫無意義。因此,小說儘管可以有紅版藍版,讀者卻並不一定非將兩者都看過一遍不可。藍也罷,紅也罷,只要能夠帶來閱讀的快感,便擁有了充足的存在意義。現代小說的第一要義,恐怕還在於娛樂吧。
而就技巧而言,兩部《冷靜與熱情之間》雖系愛情小說,卻都設有一些懸念,以期吸引讀者不至半途而廢放棄閱讀行為,未失娛樂的本色;而且藍紅兩版彼此照應,某些懸念單單在藍版或紅版中是不得其解的,試圖誘導讀者對故事的另一半萌發興趣。而最大的懸念恐怕還是卷末的結局:僅讀藍版者只怕難以理解,苦苦思念了八年後終於重逢,可阿葵何以放棄這得來不易的、重歸於好的良機,再度離開順正。而僅讀紅版的則自然無從得知順正的內心世界,十有八九會被吊起胃口,想去了解阿葵離去后的順正將會做出何種舉動來。當然,倘非這樣一種兩部小說配套建構的雙視點、雙聚焦的小說立方體,讀者對於這些懸念只好徒自付闕存疑。因為,在第一人稱小說中,聚焦人是難以中盤換帥的,讀者只能拱手垂裳無可奈何地接受順正或者阿葵單獨一方的敘述,永無可能一窺故事的另一面。
藍版

  藍版

作者簡介
江國香織
辻仁成(1959— ),日本當代作家,生於東京都。進成城大學后結成樂隊,后中途退學。1982年在CBS索尼SD試聽會上被評為最佳藝人。1989年以《PIANISSIMO》獲《昂》文學獎時,評論界原以為他只是玩玩而已,不想他從此專心寫小說,不斷發表純文學作品,1997年以《海峽之光》獲第116屆芥川獎(日本文學最高榮譽獎),奠定了他在文學界的地位。主要文學作品有《海峽之光》、《旅人之木》、《玻璃屋頂》、《冷靜與熱情之間Blu》和《白佛》等。

在線觀看

  • 冷靜與熱情之間冷靜與熱情之間
以上內容來自於
上一篇[反號]    下一篇 [二維數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