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凈行是中國戲曲行當的一種,凈行面部繪畫比較複雜,都是重施油彩的,圖案複雜,戲曲中的臉譜,主要指凈的面部繪畫,包拯、項羽、曹操等都屬於這個系統。

(圖)凈行演員
凈行演員

凈行是中國戲曲行當的一種,凈行面部繪畫比較複雜,都是重施油彩的,圖案複雜,戲曲中的臉譜,主要指凈的面部繪畫,包拯、項羽、曹操等都屬於這個系統。京劇的凈,主要扮演性格、品質或相貌不同於一般、有突出特徵的男性人物。這類人物按性格來說有正直、剛毅、勇猛、威壯、粗獷、魯莽、狡詐、殘暴、愚蠻等;按年齡來說,長者有八九十歲的老人,幼者有十來歲的少兒;按身份地位來說,上有帝王將相,下有庶民屠夫。這些人物既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可以說是形形色色的人物。

1 凈行 -分類

(圖)凈行為主的劇目 凈行為主的劇目

京劇凈行中主要分正凈(重唱功 ,稱銅錘 、黑頭)、架子花(重工架)、武凈(又名武二花)等三類。

正凈

一般是以唱工為主,所以又叫唱工花臉。唱工花臉還有兩個專門名稱:銅錘和黑頭。這兩個名稱與兩個人物有關——徐彥昭和包公。京戲《二進宮》里的花臉徐彥昭,他是典型的唱工花臉,手裡拿一柄銅錘,所以人們就把銅錘作為唱工花臉的代名詞了。京劇中銅錘花臉講究唱、念、做,以唱為主;架子花臉講究做、念、唱,以做為主。銅錘的唱多用「立音」、「順音」,以高亢洪亮、韻味醇厚取勝;架子花臉的唱多用「橫音」、「炸音」,以叱吒崢嶸取勝。另外,京劇里的包公戲都以唱工繁重見長,例如《打龍袍》、《赤桑鎮》、《鍘美案》等戲。而且戲里的包公都勾著黑臉,因此黑頭也就成為唱工花臉的代名詞了。另外,像《草橋關》里的銚期、《白良關》里的尉遲恭、《牧虎關》里的高旺,還有《大回朝》里的聞太師等,都是以唱工為主的花臉戲,都屬於所謂正凈的範疇。

 

凈行凈行臉譜圖

副凈

是架子花臉和二花臉的統稱。架子花臉的範圍特別廣,以工架、念白、表演為主。當然也得有點唱工基礎。比如《連環套·盜御馬》,前半截《連環套·坐寨》是重唱工的,《盜御馬》是工架與唱工並重的,最後《拜山》一折又是念白與工架並重的。所以演架子花的人,既要有很深厚的武功底子,又要善於表演,善於念白,還要能唱,並要有優美的工架。架子花臉的劇目相當多,像張飛的戲、牛皋的戲、李逵的戲、焦贊的戲、絕大多數的曹操戲,還有像《失街亭·空城計·斬馬謖》里的馬謖、《取洛陽》里的馬武、《十三妹》里的鄧九公、《審潘洪》里的潘洪、《李慧娘》里的賈似道、《群英會》里的黃蓋、《法門寺》里的劉瑾、《連環套·盜御馬》里的竇爾敦等等都是屬於架子花臉的範疇。特別值得說一下的是曹操戲,化妝勾水白臉的,不用一般的油彩,而是用水粉加上一些黑筆道勾成水白臉的,這就是所謂奸臣臉,以曹操為最典型。實際上不止曹操一個人,很多歷史上的奸臣,像趙高、董卓、賈似道、嚴嵩等,都是勾的水白臉。所以水白臉就形成了一種典型,只要勾這種臉,就一定是壞人。這樣的角色都由架子花臉來應工。二花臉的戲比較少。雖然也勾同樣的臉譜,可是表演風格有時近似丑角,有時候還扮演一些詼諧狡猾的角色。例如《法門寺》里的劉彪、《武松打店》里的大解差這類的角色。凈行中資格最老的是架子花臉徐寶成,其次是慶春圃、錢寶峰。他們雖然沒有創樹一個屬於自己的藝術流派,但卻是架子花臉藝術的來源。架子花臉能自成一個藝術流派的當推黃潤甫為首。

 

凈行凈行之架子花臉

武凈

又叫武二花,或者叫摔打花臉。武花臉顧名思義,是全武行的花臉行當。他們必須練就勇猛、沖、率、迅捷的武打功夫和跌打翻撲的絕活兒。一般演武花臉的演員嗓音都不是很好,所以除了一些「全武行」的重頭戲以外,大多以輔佐名角、與名角合作為主。好的武花臉演員大多都能為全劇的演出起到烘托、添色、「水漲船高」之作用。而迄今為止,能自成一派、有所建樹的武花臉演員只有三位前人,他們就是錢金福、許德義和范寶亭。
這種花臉只重武打,不重唱、念。最初有些武凈戲的演法也比較講究工架、表演、說白,如(鐵籠山)的姜維、《四平山》的李元霸,包括《艷陽樓》的高登等,都是由武凈來扮演的。但由於這些戲後來都由武生兼演了,武凈反而慢慢沒人演了。還有一些戲,如《青石山》的周倉、《定軍山》的夏侯淵,還有《長板坡》的張飛、《惡虎村》的濮天雕,這些本來也是由武凈扮演的,後來慢慢地都由架子花來演,武凈戲的範圍也就越來越窄了。現在剩下的如《白水灘》的青面虎、《竹林計》的余洪、《挑華車》的黑風利等,這些還屬於武凈的範疇。在正凈和架子花之間,架子花是注重表演、工架和念白,正凈是以唱工為主,除此以外,還有一些具體的區別。比如,由於行當不同,正凈在生氣的時候只能從鼻子里發出「哼恩……」這樣類似顫抖的鼻音(內行俗話戲稱「狗護食」),而架子花在生氣的時候,就用另外一種方式,就是打「哇呀呀……」這種細微分別,—般外行是不知道的。正凈要是打了「哇呀呀……」的話,那就成為笑話了。

2 凈行 -特徵

凈行京劇凈行前輩藝術家老照片

凈行人物的性格、品質或相貌特徵,是藉以特定的臉譜來表示的。也就是根據人物性格、品質、相貌的不同,和紅、黑、白、黃、紫、綠、藍等顏色,按固定的圖案,進行面部化妝。這種面部化妝,稱作「勾臉」。臉譜不僅僅只是為了突出人物的性格,而且也是表示對人物褒貶的手段。比如紅臉大多是表現忠誠正義的人物,黑臉大多是表現正直、勇敢或魯莽的人物,白臉大多是表現奸險狡詐的人物,紫臉大多是表現沉勇果敢的人物,黃臉大多是表現性格殘暴的人物,藍臉大多表現勇猛頑強的人物。

凈,分為文凈和武凈。一般有黑臉、老臉、奸白臉、架子花臉等。

黑臉,由於包拯是剛直不阿、秉公辦案、執法如山的典範,而在京劇中包拯勾畫的是黑臉,因此以包公為代表的黑臉,表示性格剛直、鐵面無私的人物。

老臉,主要扮演男性老年人,勾畫紅、藍、紫、粉、黃等顏色,在腦門上又畫出一塊與臉膛前不同的色彩。如《華容道》中的關公,勾畫的是紅臉。

奸白臉,是扮演陰險、兇殘、狡詐之徒,都是老奸巨猾的反面人物。奸白臉勾半截臉,在白臉的眉間及眼角處,勾畫幾道黑紋,以突出其老而奸的特徵。奸白臉都掛或黑、或白的髯口,以示其老。

架子花臉,扮演的人物性格除剛強、勇猛、魯莽之外,還有純真、詼諧之氣。如張飛、李逵。還要突出樂觀、幽默與風趣。因此,舞蹈性強、做工繁重是架子花臉表演特點之一。另外,架子花臉在憤怒時會發出「哇呀呀」有氣勢的吼叫,這也是架子花臉特有的表演方式。

后羿臉上有九日,項羽左眼是「濤」字眉,張飛臉上是「蝠」型眉,關羽臉上是「卧蟬」眉,魯智深臉上是「孔雀」眉,曹操臉上是「凝目」。

3 凈行 -代表人物

凈行凈行——《鍘美案》

早期正凈的代表人物是何桂山,扮相雄偉,臉譜簡潔大方,嗓音渾厚峭拔。他是京昆兩門的凈角演員,他的弟子有裘桂仙、金秀山等。

金少山是著名京劇演員金秀山之子。幼年隨父學藝,在繼承父親銅錘唱腔基礎上,吸引了架子花臉的唱、做,突破了兩者嚴格的分工界限。在吐字、行腔、氣口等技巧的運用方面也較一般銅錘花臉細微,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侯喜瑞八歲入科班,后又拜名凈黃潤甫為師,得其真傳。他能融合各家之長,形成自己的風格,世稱侯派,表演矯健、細膩,注重形式美,並堅守「懂劇情、懂戲理、懂戲詞」,「發於內,形於外」的原則。唱、念口勁嚴謹,字韻準確,能根據本人嗓音條件,常用炸音、沙音、立音唱法簡潔大方,講究頓挫、收放、字字真切。他武功精湛,做功身段邊式利落,層次分明,繼承了黃潤甫善用「大功架」的特點,利用長腰、立腰等彌補身材瘦小之不足。侯派臉譜細緻、乾淨、形象生動,自成一家。

郝壽臣功架子花臉。他在二百多齣戲中扮演過主要和次要角色。郝派藝術唱、念韻味渾厚,工架精美,表演渾然一體。並善於刻畫人物的性格,對架子花臉表演藝術有很多革新創造。 郝壽臣還創造了魯智深的螳螂眉、和尚眼,粉紅雙頰臉譜和坦胸裸腹的扮相,突出了豪爽樸實的「花和尚」的形象。

袁世海工架子花臉,科班出身,又得到他的老師郝壽臣傳授。他在發展念白、做工、表演和武打藝術的同時,鍛鍊出一條渾厚、瓷實的嗓子,發展了架子花臉的唱工藝術。 袁世海對歷史人物有精闢的見解,進行了細膩的琢磨。他善於把生活的語言提煉成藝術的語言,鮮明地表達了歷史人物特定環境中的思想感情和性格氣質。他運用富有生活氣息的唱工和念白,配合身段和表情,成功地塑造了曹操、張飛、魯智深、李逵、廉頗等眾多歷史人物的凈角藝術形象。

裘盛戎是著名凈角演員,他是銅錘和架子花臉兩門抱,以銅錘為主。其父裘桂仙也是著名的花臉演員,裘盛戎從小隨父親學藝,后又入科班,他嗓音既有高昂,激越的一面,又有迂迥委婉的一面,剛柔並濟。他能結合自己的嗓音特點,從表現人物出發,在詞義、字聲和韻味方面下功夫,塑造不同人物的藝術形象,都有很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裘盛戎的唱腔主要特點是「以情帶聲,以韻取勝。」在他之前京劇花臉的唱腔,主要是講究聲音洪亮,就是所謂「實大聲宏」。這種唱法,具有豪邁、樸素的特點唱腔見稜見角,古樸平直。是以聲為主、韻味居次的一種唱法。

裘盛戎在長期的舞台實踐中能博採眾長,經過不斷鑽研,創造出獨樹一幟的「裘派」唱腔。他創造的唱腔繼承了凈角傳統唱腔,雄渾豪放的風格,又融合了老生、青衣唱腔中低迥婉轉的抒情特色,形成了韻味醇厚、含蓄細膩的風格,把花臉唱腔推向了一個新的境界,幾乎是「無凈不學裘」。裘盛戎的藝術成就,為京劇事業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

4 凈行 -參考資料

[1] 中國網 http://www.china.com.cn/culture/zhuanti/zgjj/2007-10/11/content_9033425.htm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