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切·格瓦拉畫傳

標籤: 暫無標籤

切·格瓦拉——一神話般的自我流放的赤色戰士,他那時被視為所有帝國主義者的不共戴天之敵——被槍殺了。然而,他的靈魂卻得到宗教般的祭奠,與所有參加暴力革命的英雄主義者不同,切·格瓦拉死後被一切懷揣著純直理想的青年奉為偶像。他成為一個介於神話和童話之間的英雄,他甚至被奇妙的藝術化了。成為20世紀象徵著某種純粹力量的波普符號,一個性感的聖徒。

切·格瓦拉畫傳 

 基本信息

書名: 切·格瓦拉畫傳(世紀洋人畫傳叢書) 
作者: 師永剛,詹涓 
ISBN: 9787506331661 ,7506331667 
 定價: 39.80元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5-1-1  
傳記簡介

這個現代聞名於世的叛逆者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崇拜者俱樂部。即使在他去世38年後的今天,還為每次反對運動儘力盡責,沒有哪個反戰工集會上沒有印有格瓦拉頭像的T恤,沒有哪能一次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活動上沒有切·格瓦拉的旗幟。切·格瓦拉身上濃重的宗教色彩正在使其成為各種理想主義的代表。   

這位20世紀最後的徵人,甚至影響到了中國,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只知道自己被這位硬漢征服了。這本書講述的正是這樣一個秘密的傳奇。   

切·格瓦拉——一神話般的自我流放的赤色戰士,他那時被視為所有帝國主義者的不共戴天之敵——被槍殺了。然而,他的靈魂卻得到宗教般的祭奠,與所有參加暴力革命的英雄主義者不同,切·格瓦拉死後被一切懷揣著純直理想的青年奉為偶像。他成為一個介於神話和童話之間的英雄,他甚至被奇妙的藝術化了。成為20世紀象徵著某種純粹力量的波普符號,一個性感的聖徒。   這個現代聞名於世的叛逆者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崇拜者俱樂部。即使在他去世38年後的今天,還為每次反對運動儘力盡責,沒有哪個反戰工集會上沒有印有格瓦拉頭像的T恤,沒有哪能一次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活動上沒有切·格瓦拉的旗幟。切·格瓦拉身上濃重的宗教色彩正在使其成為各種理想主義的代表。切·格瓦拉是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明星,他死後正在成為伏特加酒與雪茄煙的代言人,他還在死後不情願地被用作手錶、手袋的模特。古巴認為自己的英雄是用來緬懷的,但在古巴之外的許多地方,沒有人介意這些,他們只是熱愛屬於自己的切·格瓦拉。   

這位20世紀最後的徵人,甚至影響到了中國,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只知道自己被這位硬漢征服了。這本書講述的正是這樣一個秘密的傳奇。本書是切·格瓦拉的秘密一生的呈現,切·格瓦拉家人獨家提供的數幅圖片,首次解密的切·格瓦拉拍攝的照片與手跡,古巴權威機構支持,首次披露了切·格瓦拉死前離開古巴的獨特原因,切·格瓦拉子女首次記述父親與中國的關係、切·格瓦拉如何影響世界以及風尚的秘史。

  作品目錄

序 章 20世紀的悲傷浪漫英雄!   

第一章 那個與哮喘病作戰的孩子   

第二章 革命時尚主義者   

第三章 古巴革命中的切·格瓦拉   

第四章 工業部長閣下   

第五章 迷失在剛果   

第六章 玻利維亞:受難曲   

附 錄 切·格瓦拉遺世圖像   

切·格瓦拉年譜

切·格瓦拉革命作品

經典語錄
  別開槍!我是格瓦拉!我活著比死更值錢!   

當200名以美軍為主的士兵走近他時,羅德瑞古茲回憶說:「格瓦拉大喊:『別開槍!我是格瓦拉!我活著比死更值錢!』   

我在想,革命是不朽的 !   

1967年10月8日,格瓦拉被政府軍擊傷並被捕。審訊者問:「你現在在想什麼?」切如是說。   

讓我們面對現實,讓我們忠於理想!   

1968年巴黎學生印在胸前的格瓦拉的一句名言。   

我是切·格瓦拉!   

1967年10月8日切腿部不幸中彈,包紮傷口時被捕,切平靜的說。   

哪裡有貧困,哪裡就有我!   

蘇聯人沉迷於女秘書的懷抱,放棄繼續革命;切為了追求心中理想,放棄所擁有的一切,和卡斯特羅訣別後出走。   

請聽聽人民的聲音吧!   

切一生反對官僚主義,熱愛人民。   

讓我冒著讓人嘲笑的危險說出來吧,引導真正的革命者前進的,是偉大的愛。   

當「切為了幫助窮人而犧牲」的消息傳開,無論懸賞多高,那些曾經因為害怕而告密的玻利維亞農民,再沒有告發過游擊隊員,甚至主動保護他們。   

我怎能在別人的苦難面前轉過臉去。   

切是是一個真正為了自己的理想而活著的人。   

直到最後的勝利!(Hasta la Victoria Siempre! )  

阿根廷,以格瓦拉名言「直到最後的勝利」為名的關於格瓦拉生平的傳記片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首映,4萬人云集首都足球場,各國歌手紀念,這也是格瓦拉最有名的一句話。    

足球可不僅僅是一種運動,而且也是一種革命工具。   

因為哮喘原因,切一直是門將,他說:「但這(足球)會給那些人帶來心理上無法估量的好處,他們通常被人當做野獸一般,而不是被當做人。」   

只要世界上任何地方有任何非正義的事情,都使人產生最強烈的憤怒。   

切是真正的世界公民。   

如果按鈕在古巴人手裡,導彈很可能就發出去了。   

古巴導彈危機時,切這麼說,並成為爭議的焦點,這是個複雜的問題,多了解點,再下結論吧!   

在被玻利維亞士兵馬里奧·特蘭槍決前,切如是喊:   

我知道你要在這裡殺死我。開槍吧!懦夫!你殺死的只是一個人!但你殺不死我的信仰!   

切在寫給孩子的信中說:   

你們應當永遠對這個世界上任何地方發生的非正義事件感到強烈的憤怒,那是一個革命者最寶貴的品質。
訣別詩文
切離開古巴前留給妻子的訣別詩:   

再見了,我的唯一。   

不要在餓狼面前顫抖,   

也不要在思念的草原上冷得發抖,   

我把你放在心裡,   

我們將在一起,

直到路途的盡頭。
紀念詩歌
《切·格瓦拉 》   

尼古拉斯·紀廉   

彷彿聖馬丁將聖潔的手   

伸給同宗的馬蒂   

彷彿密林濃蔭中的普拉塔河   

以含情的流水來同卡烏托河匯合一起   

格瓦拉這位高喬硬漢,便是這樣   

向菲德爾奉獻他那游擊隊員的熱血豪氣   

在我們黃昏的黑夜   

他的大手送來了最深厚的同志情誼   

死神已逃遁,從他邪惡的身影   

從匕首,從毒藥,從殘忍暴虐   

只留下荒蠻的記憶   

他們兩個合成一個完整的光輝靈魂   

彷彿聖馬丁將聖潔的手   

伸給同宗的馬蒂   

《切·格瓦拉》   

李笙歌   

再見了,菲德爾·卡斯特羅   

我的兄弟   

再見了,哈瓦那,南美雪茄   

親愛的古巴   

切·格瓦拉決定離去   

古巴的心臟:打字機停了下來   

黑暗、瘟疫、鮮花   

游擊戰、救贖……人間紛擾   

誰能證明,革命的火焰已死   

第三世界共產運動是一場悲劇?   

切·格瓦拉,一個革命者   

在某個很深很深的夜晚決定離去   

把血交給玻利維亞   

把靈魂交給古巴——   

不聲不響,一個人離開   

《致切·格瓦拉》   

戰旗映紅了臉頰   

熱淚再一次拋灑   

當我們麻木的心被你重新喚醒   

靈魂再也不能停止掙扎   

等一等吧,我的戰友,我的戰友   

切·格瓦拉   

虛偽在你的面前轟然倒下   

革命在你的身上重煥光華   

堅定的信念佔據你的心房   

死亡和貧窮不再可怕   

安歇吧,我們驕傲的英雄   

切·格瓦拉   

道路依然崎嶇漫長   

戰鬥依然悲喜交加   

然而,有了你這盞不息的航燈   

我們的前進將會無牽無掛   

放心吧,烈焰將會繼續燃燒   

切·格瓦拉   

《祭切·格瓦拉》   

埃內斯托年二四   

揚眉仗劍走天涯   

安第斯顛雄鷹墜   

巴拉那河水逆流   

印加古丘訴滄桑   

智利湖水映火光   

瓜地馬拉聲威震   

中情黑單芳名存   

夕陽西斜晝孤窮   

星斗黯然夜神傷   

有幸他鄉遇知己   

一夜傾心到天明   

AK指處雲霧散   

手雷擲醒大地眠   

格拉瑪號迎風進   

哈瓦那城紅旗飄   

加勒比海寒流過   

棕櫚灘前導彈橫   

意氣風發人民戴   

談笑風生美帝驚   

新人思想指航向   

自由歌聲越大洋   

雨林跋涉播火種   

深谷蹣跚灑甘霖   

惡狗聞訊大失色   

妖兵戕害我英雄   

革命不朽信念堅   

肉身化塵豈有恨   

惟憾不得親目睹   

人間大同慶太平   

當年烈士滴血處   

今日鮮花滿山崗   

長明燈火胸中掛   

理想旗幟心上插   

艷陽高照紅五月   

黎明又至海潮生   

北斗閃爍指前路   

河山任我闊步行   

高唱國際歌一曲   

灑血遙祭格瓦拉   

我們是千千萬萬個切·格瓦拉   

騎著破爛摩托車   

走遍安第斯拉美   

縱有猛獸攔截我不怕   

有你相隨 切·格瓦拉   

跟你起航格拉瑪   

朝著紅色邊緣出發   

駛往夢想國度古巴   

有你陪伴 切·格瓦拉   

我們相信不朽的革命   

走在你的抗爭路上   

尋找正義的家園   

有你嚮導 切·格瓦拉   

你的旗幟在飄揚   

我的胸膛烙著理想   

沒有國界可以阻擋   

有你衝鋒 切·格瓦拉   

沒有忘卻上個世紀   

最後的徵人   

走在遺失多年   

浪漫的長路   

原來人間還有正道   

紅旗下熱血長流   

千年黑夜今朝崩潰   

你不是讓我崇拜的神話   

我們是千千萬萬個   

切·格瓦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