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刑事責任,是依據國家刑事法律規定,對犯罪分子依照刑事法律的規定追究的法律責任。刑事責任與行政責任不同之處:一是追究的違法行為不同:追究行政責任的是一般違法行為,追究刑事責任的是犯罪行為;二是追究責任的機關不同:追究行政責任由國家特定的行政機關依照有關法律的規定決定,追究刑事責任只能由司法機關依照《刑法》的規定決定;三是承擔法律責任的後果不同:追究刑事責任是最嚴厲的制裁,可以判處死刑,比追究行政責任嚴厲得多。依照中國刑法的規定,刑罰包括主刑和附加刑兩種。主刑有: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和死刑;附加刑有:罰金、剝奪政治權利和沒收財產。此外,對於犯罪的外國人,可以獨立適用或者附加適用驅逐出境。

1 刑事責任 -概念各說

刑事責任刑事責任
認清中國的刑事責任論,必須從中國刑法體系下對刑事責任的概念、定義源流考察入手,刑事責任的定義眾說紛紜,主要有:

(一)法律責任說,認為「刑事責任是國家司法機關依照法律規定,根據犯罪行為以及其他能說明犯罪的社會危害性的事實,強制犯罪人負擔的法律責任」。該說始於1957年出版的《蘇聯法律詞典》中「刑事責任即對於刑事法律認為是危害社會的行為(犯罪)依照審判所負的刑事責任」。1980年《辭海》的解釋是「刑事責任是違反國家刑法的犯罪行為在法律上應負的責任」,1978年出版的《蘇聯刑法科學史》的解釋是「刑事責任是犯罪人對其犯罪行為向蘇維埃國家所負的責任」,該說從犯罪人角度理解刑事責任,突出了刑事責任和其他法律責任的同等屬性,針對這種觀點,有學者認為:「責任說違背了概念的定義不能循環的原則,以同義語的反覆的形式造成了循環定義,而循環定義並不能反映概念的內涵,是沒有什麼意義的」。實際上,認為將刑事責任歸結為法律責任的一種,是完全符合形式邏輯中的定義方式。當然,責任說只說明了刑事責任與其他類型的法律責任共同的基本屬性以及刑事的外在特徵,而沒有揭示刑事責任本身所具有的本質屬性,因而有其不足之處。

(二)法律後果說,認為刑事責任「是依照刑事法律規定,行為人實施刑事法律禁止的行為所必須承擔的法律後果」;「是依照刑事法律規定,行為人實施刑事法律禁止的行為所必須承擔的法律後果」。從1984年的《法學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到2002年《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都是觸犯刑法所必須承擔的法律後果之意,所以不能否認詞典對於理論研究的影響是很大的。該說試圖以刑事的內容為落腳點,揭示刑事責任的本質,但它將刑事責任歸結為外延涉及各部門法的「法律後果」,也沒有區分出刑事責任和刑罰,事實上無法解釋出刑事責任的本質。

(三)刑事法律關係說,刑事責任是刑事的、刑事訴訟的以及勞動改造的法律關係的總和。前蘇聯刑法學家H.A.斯特魯奇科夫指出:「刑事責任和其它類型的責任一樣,都具有一種特點,這就是在違法者和國家之間根據違法事實建立了一定的關係。既然這種關係基本上是由法律規範規定的,所以實質上就是法律關係。既然在實現刑事責任過程中產生的社會關係主要由三個法律部門的規範來調整,所以刑事責任也是法律關係的總和」。該說看到了國家與犯罪人在認定犯罪、確定刑罰、執行刑罰上的關係,但把作為犯罪人一方所應承擔的刑事責任與國家為追究犯罪人刑事責任而形成的各種法律關係而致「包羅萬象」,擴大刑事責任的內涵。

(四)刑事義務說,認為刑事責任是「犯罪人因其犯罪行為根據刑法規定向國家承擔的、體現著國家最強烈的否定評價的懲罰義務」。前蘇聯學者Б.С.烏捷夫斯基認為,刑事責任的基礎「是在懲罰的威脅下不違反國家政權機關規定的、旨在保護社會主義國家和蘇聯公民最重要利益的行為準則的義務」。該說深入到了犯罪人與國家之間因犯罪行為而產生的刑事法律關係內部,但是由於犯罪人與將刑事責任歸結為懲罰義務,與中國的刑事立法和刑法理論不相符合,遺漏了依法給予非刑罰處罰和免予刑事處罰,並且將刑事責任歸結為「懲罰義務」,表述也不確切,因為對犯罪人來說,應承擔的是受懲罰的義務,而非「懲罰義務」。

(五)心理狀態說提出刑事責任是「犯罪人在犯罪后應受社會譴責和法律制裁的一種心理狀態以及與這種心理狀態相適應的法律地位。從作為一種心理狀態言,它是犯罪人認罪服刑的基礎;從作為一種法律地位言,它是司法機關對犯罪人進行定罪判刑的前提」,該說是從犯罪人的主觀心理狀態來考慮刑事責任的定義,強調了行為人的可歸責性的心理狀態,試圖從人心內部來揭示問題,但這樣的後果是偏離了刑事法律對犯罪人的客觀評價,而且有混淆德日刑法理論中的「責任」與蘇俄刑法以及中國刑法中的刑事責任之嫌。

(六)否定評價說或稱責難(譴責)說。前蘇聯刑法學家H.N.馬茨涅夫認為:「刑事責任是以刑事法律為根據的、並在法院的有罪判決中體現以國家的名義對實施犯罪人的斥責(譴責)。這樣的斥責表現出了社會方面對危害社會行為及犯罪的人所給予的否定的、道義的和政治上的評價」。日本學者大谷實也把對行為人的法的責難判斷理解為責任。中國學者認為刑事責任是人民法院根據刑事法律對犯罪行為所作的否定評價和對犯罪者所進行的譴責。支持這一學說的理由是,這一定義揭示了刑事責任的實質,使刑事責任本身具有實體的懲罰性意義,適合中國追究刑事責任的現狀。特別是當司法機關追究犯罪人的刑事責任而又免除刑罰處罰與非刑罰處罰時,使刑事責任本身也起到懲罰作用——由於對犯罪行為的否定評價和對犯罪人的譴責而引起對犯罪人在生活上、名譽上的不利反應,說明了只宣告行為人的行為構成犯罪所具有的實質意義。此外,這一定義包含了後果說,義務說與刑事法律關係說的內容。實際上,該說只注意到客觀評價,從而導致孤立地強調刑事責任在倫理、道德方面的意義,刑事責任不僅僅是一種評價和譴責,而且是否定性評價所產生的法律效果。

(七)雙向說。前蘇聯學者A.薩達洛夫認為,「刑事責任是通過譴責(國家譴責)強制犯罪人承受犯罪的消極後果並通過受委託的國家機關強制犯罪人如此。刑事責任的這一定義強調了這個事實,即責任表現在兩方面——承受的責任和使擔負的責任,是以法律規範為基礎,表現為一種特殊的法律關係。」中國學者認為「刑事責任就是對違反刑事法律義務的行為(犯罪)所引起的刑事法律後果(刑罰)的一種應有的承擔。」從國家方面說,「所謂刑事責任,就是國家司法機關依照刑事法律規定,對實施犯罪的人所作的一種否定的道德政治評價」。事實上,既然否定評價和譴責是罪責刑三者的共性,那麼以此來作為刑事責任定義的內容,便無法起到區分的作用。

(八)刑事負擔說,認為「刑事責任是國家為維持自身的生存條件,在清算觸犯刑律的行為時,運用國家暴力,強迫行為人承受的刑事上的負擔」。刑事負擔說是中國刑事責任概念中有廣泛影響力的定義,其指刑事法律規定的,因實施犯罪行為而產生的,由司法機關強制犯罪者承受的刑事處罰或否定性法律評價的負擔。該說從對責任詞義的深刻解析入手,揭示出了中國刑法中的刑事責任的本質,該說比較科學。有學者認為,刑事責任在內容上是由刑事義務、刑事歸責和刑事負擔三部分組成的,在結構上是順次構成的立體關係,其定義是法院依法確定行為人違反了刑事義務並且應受譴責后強制行為人承受的刑事負擔。這實際上是刑事負擔說的另一種表述。責難,是「指摘非難」之意,是一種否定評價,不具有實質的負擔,而刑事責任必定使當事人遭受一定的負擔,即便是非刑罰處罰措施,也具有一定的實在的刑事負擔(不僅反映在被告人被捲入了刑事追訴的負面後果,還有著一定的刑事前科(「罪」之標籤),雖然這不是刑種上的負擔),只是沒有適用具體的刑種,否定評價或者譴責並不是刑事責任本身,而只是它的內容,另外從刑事責任常與「必須承擔的」、「應當承擔的」、「必須承受的」等語言用法以及刑事立法的「追究」目的來看,刑事負擔說也比較有說服力。

2 刑事責任 -包括內容

刑事責任刑事責任

刑事責任包括兩類問題:一是犯罪;二是刑罰。

1.關於犯罪。根據中國《刑法》的規定,一切危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國家、顛覆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和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破壞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侵犯國有財產或者勞動群眾集體所有的財產,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財產,侵犯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以及其他危害社會的行為,依照法律應當受刑罰處罰的,都是犯罪;但是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

構成犯罪,必須具備四個基本要件,即犯罪的客體、犯罪的客觀方面、犯罪的主體、犯罪的主觀方面。

(l)犯罪的客體。是指犯罪行為侵犯的、中國刑事法律所保護的社會關係。任何犯罪都必然要侵犯某一客體,不侵犯客體的犯罪是不存在的。例如,銷售假藥罪,侵犯的客體是國家對藥品的監督管理制度以及公民的健康權利。如果侵犯的不是刑事法律所保護的社會關係如合同關係,就不構成犯罪。

(2)犯罪的客觀方面。是指刑法所規定的犯罪活動的客觀事實特徵,包括危害社會的行為、危害後果及其因果關係等。危害社會的行為包括作為和不作為。作為是指不當為而為的積極行為,即實施法律所禁止的行為,如殺人。不作為是指當為而不為的消極行為,是指行為人有條件、有義務實施某些行為而不實施,以至於使刑法所保護的客體受到嚴重危害的行為,如玩忽職守。

(3)犯罪的主體。是指實施犯罪行為依法應當承擔刑事責任的自然人或者單位。第一,關於自然人,刑法規定只有達到一定年齡並且精神正常的人,才能成為犯罪的主體。第二,關於單位犯罪主體,是指為牟取單位的非法利益,由單位負責人或者經單位集體討論決定,實施了《刑法》明文規定的單位犯罪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其中包括法人單位和非法人單位。《刑法》對單位犯罪基本上實行兩罰制,既處罰單位,比如判處罰金,又處罰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只有法律有明文規定的,才實行單罰制。

(4)犯罪的主觀方面。是指《刑法》規定的成立犯罪必須具備的犯罪主體對其實施的危害行為及其危害後果所持的心理態度。包括犯罪的故意、犯罪的過失、犯罪的目的和動機。犯罪的故意是指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並且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發生的心理態度,分為直接故意和間接故意。犯罪的過失是指應當預見自己的行為可能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因為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或者已經預見而輕信能夠避免,以致發生這種結果的心理態度,分為疏忽大意的過失和過於自信的過失。

2.關於刑罰。刑罰是由國家最高立法機關在《刑法》中確定的,由人民法院對犯罪分子適用並由專門機構執行的最為嚴厲的國家強制措施。根據《刑法》規定,刑罰分為主刑和附加刑。

(1)主刑。是對犯罪分子適用的主要刑罰方法,只能獨立適用,不能附加適用,對犯罪分子只能判一種主刑。主刑分為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和死刑。

(2)附加刑。是既可以獨立適用又可以附加適用的刑罰方法。即對同一犯罪行為既可以在主刑之後判處一個或兩個以上的附加刑,也可以獨立判處一個或兩個以上的附加刑。附加刑分為罰金、剝奪政治權利、沒收財產。對犯罪的外國人,也可以獨立或者附加適用驅除出境。

此外,中國刑法還規定了非刑罰的處理方法,即對犯罪分子判處刑罰以外的其他方法。包括:由於犯罪行為而使被害人遭受經濟損失的,對犯罪分子除刑事處罰外,判處賠償經濟損失;對於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根據情況予以訓戒或者責令具結悔過、賠禮道歉,賠償損失,或者由主管部門給予行政處罰或者行政處分。

3 刑事責任 -與犯罪刑罰關係

刑事責任刑事責任
刑事責任與犯罪的關係。犯罪是刑事責任產生的法律事實根據,沒有犯罪就不可能有刑事責任;刑事責任是犯罪的必然法律後果,只要實施了犯罪,就不能不產生刑事責任。這體現了犯罪與刑事責任的質的一致性。同時由於各種犯罪的嚴重程度不同,犯罪人承擔的刑事責任程度也不相同。

刑事責任與刑罰的關係。刑事責任與刑罰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二者的主要區別在於:

第一,刑事責任是一種法律責任,是一種刑事法意義上的負擔,刑罰則是一種強制方法。第二,刑事責任是以犯罪人承受刑法規定的懲罰或單純的否定性法律評價為內容,刑罰則是以剝奪犯罪人一定的法益為內容。第三,刑事責任隨實施犯罪而產生,刑罰則隨法院的有罪判決生效而出現。但二者具有密切的關係它表現在:刑事責任的存在是適用刑罰的前提;刑事責任的大小決定刑罰的輕重;刑事責任主要通過刑罰而實現。

罪、責、刑平行說和罪、刑平行說各有優點,前者充分考慮到實定刑法的規定,而後者更符合應然角度的理論論述,刑事責任和刑罰確實在性質上是有所不同的,而且將非刑罰處罰這種強制方法排除出罪、責、刑平行構造體系略有不妥,為什麼有刑罰(強制方法)的位置而沒有非刑罰處罰方式(強制方法)的位置呢?再者,最上位概念說實際上和英美法系的刑事責任論是有一定相似的,英美刑法學對刑事責任沒有作系統的研究,其研究主要限於刑事責任的構成要素。英美法系理論認為,刑事責任的主要意旨:若行為人觸犯刑法且行為被發現,就成為受制於偵查、逮捕和起訴的被告人,若他沒有提供一個好的抗辯或其他有力理由,他在這個刑案中就有可能被法院科刑,刑事責任一詞用於描述賦予對被起訴后的被告的責難的程度,以及被告被科以刑罰的程度,因此,刑事審判的首要目的就是決定被告的刑事責任程度。在討論刑事責任的時候,區分事實上有罪和法律上有罪是重要的,事實上有罪解決被告人是否實際上對受害人負有責任,如果被告人「做了」,那麼他就事實上有罪。法律上有罪不是如此明顯,法律上有罪僅當檢察官提供了足以向法官或陪審團證實有罪的時候才可成立。兩者的區別是重要的,因為這指向檢察官的舉證責任,而且這表明事實上有罪的被告被認定法律上「無罪」的可能性。故而英美法系的刑事責任並不僅僅包含刑罰(以及非刑罰處罰方式)論的內容,還包含有犯罪論的內容,就是犯罪本體要件(犯罪行為、因果關係、犯罪心態等)構成刑事責任基礎,再輔之以責任充足條件(合法抗辯)的內容,從而構成了雙層的犯罪論體系,可以說刑事責任是英美法系刑法的基礎理論。故而,在支持罪、責平行說的同時,主張適度吸收英美法系的刑事責任理論,因為後者更為科學地貫徹了無罪推定的基本思想。反之,作為一種刑事負擔,由於其抽象的理論指導角色,若直接從犯罪連到刑罰,著實意義不大,若能將之在吸收了無罪推定的思想后提升到基礎理論的高度,由於其內含的高證明門檻,將會有保障人權之效果。

4 刑事責任 -價值功能

刑事責任刑事責任
所謂刑事責任的功能,指刑事責任在制定刑法和處理犯罪中所起的積極作用,可以從刑事立法和刑事司法兩方面加以考察。通說認為,從刑事立法看,刑事責任是衡量行為是否規定為犯罪和如何規定刑罰的依據;從刑事司法看,刑事責任是決定是否適用刑罰和如何適用刑罰的標準。刑事責任是介於犯罪和刑罰之間的橋樑和紐帶,它的功能就在於對犯罪和刑罰的關係起調節作用。具體而言,刑事責任的這種調節功能表現為:犯罪的實施與否決定刑事責任的存在與否,犯罪所反映出的嚴重程度決定著刑事責任的程度。從功能上說,犯罪、刑事責任、刑罰三個概念各自獨立,不能互相取代。

刑事責任的功能主要是從其理論價值來考量的,中國刑事責任理論來源於蘇俄刑法理論,和大陸法系、英美法系的理論都有著較為重大的區別,實際上,在中國刑法適用中,刑事責任的實際操作的作用並不突出,往往是判定犯罪構成后就直接判定刑罰或其他處罰方式,只有在考慮到欠缺刑事責任能力和年齡的情況下才著重考慮這方面的理論分析,而且中國犯罪構成中的犯罪主體要件已經就可以解決問題了,所以中國刑事責任的功能大多是存在於刑法理論研究中,而大陸法系的刑事責任通常表述為罪責或者有責性,是犯罪構成要件三要件中的最後一個要件,承擔著最後一次刑法評價的實際功能,英美法系的刑事責任如前所處也包含犯罪論的內容,而中國刑事責任是獨立的內容,主要承擔的是指導功能,故而考慮到中國犯罪構成的邏輯缺陷,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實際上大陸法系的犯罪構成三要件更應當成為中國努力借鑒的方向;前述的對刑事責任理論的構建改進更多的是一種權宜之計,亦即罪責平行說可以成為中國刑事責任論向大陸法系的一個跳板,因為它首先把刑事責任提高到高於刑罰的角度,使之從刑罰論的統治下解脫了出來,這對於其將來歸入犯罪構成是有積極意義的。當然,若中國完成了向兩大法系刑事責任論的轉變后,刑事責任的概念也許又將因為新形勢而改變,亦即刑事責任作為一種刑事負擔來理解也必然是從蘇聯法影響下的中國刑法理論的角度來談的。而目前情況下,強調刑事責任會又有益於凸顯非刑罰處罰方式的地位,從而可以推進中國刑法的去政治化的社會化改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