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基本資料 本名:John Winston (Ono) L

  約翰·列儂1ennon

  出生地:英格蘭利物浦市

  身高:178CM

  體重:153磅

  星座:天秤座

  血型:O

  眼睛顏色:淺褐色

  頭髮顏色:棕色

  擅長的樂器:吉他,口琴等吹奏樂器,鋼琴,鼓

  學歷:利物浦藝術學院

  組樂隊年齡:16歲

  出道年齡:20歲

  嗜好:詩歌、畫畫、女孩子們、毒品(LSD)

  喜愛的食物:果凍,咖喱

  約翰·列儂與小野洋子喜歡的飲料:威士忌,茶

  音樂上的愛好:傳統搖滾(節奏與藍調)

  事業野心:變得有名有錢

  家庭:父親Freddie,母親Julia,妻子Yoko(小野洋子),兒子Sean、Julian,前妻Cynthia

  代表作:Imagine(想象),jealous Guy(嫉妒的傢伙), Love(愛), Mind Games(心理遊戲), Woman(女人),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露西在綴滿鑽石的天上),New York City(紐約城)

  All You Need Is Love,Come Together,Happiness Is A Warm Gun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Oh My Love,Revolution, Norwegian Wood,

  TICKET TO RIDE, Tomorrow Never Knows,Nowhere Man, Real Love,God

  約翰列儂(John Lennon,1940.10.9—1980.12.8),大英帝國最高騎士勳章

  披頭士1的擁有者(Most Excellent 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簡稱 MBE),是一名搖滾音樂家,歌手,作曲家,藝術家,演員,和平主義者。他因為披頭士樂隊(The Beatles)的創始人之一而享譽世界。列儂和保羅麥卡特尼(Paul McCartney)的組合是最成功最有影響力的歌曲創作組合之一,他們共同創作出了歷史上最著名的搖滾歌曲。Lennon在電視中,電影(如A Hard Day's Night一夜狂歡)中,著作(如In His Own Write自寫集)中,採訪中展現出了放任不羈的性格和過人的機智。他作為和平主義者、藝術家的一些事迹飽受爭議。

  在The Beatles時期之後,Lennon成為了一名出色的獨唱歌手,在此期間,他發行了"Give Peace a Chance"和"Imagine"等著名歌曲。經過1976到1980年的短暫隱退,Lennon帶著他的全新專輯復出。但是,一月之後,他於1980年12月8日在紐約被槍殺。

  Lennon有兩個兒子:Julian Lennon(首任妻子Cynthia所生),Sean Ono Lennon(第二任妻子,日本先鋒藝術家小野洋子所生)。

  2002年,根據BBC的民意調查,John Lennon被評定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100位英國人中的第8位。2004年,在滾石音樂雜誌的評論「流芳百世的人物:有史以來最偉大的50名流行音樂藝術家」中,John Lennon名列第38位,而他和Paul McCartney一手創建的The Beatles則名列第一。

  出生

  1940年10月9日 列儂在利物浦出生

  約翰·溫斯頓·列儂1940年10月9日午後6:30分出生於

  約翰·列儂3英國利物浦一個工人階層家庭里,這是一個被上帝貼上標籤、擁有核彈般能量的嬰兒。列儂的父親在小列儂只有三歲時就拋棄了妻子和兒子,因此,列儂很小的時候就不得不寄宿在位於沃爾頓郊區的姨母家裡。

  列儂的父母是 Julia 和 Alfred Lennon,在他出生之前那周,利物浦正遭受劇烈的空襲,但在列儂出生那晚轟炸卻暫時停息。列儂很難見到他的父親,因為他父親常常出海,而且一出發就失去連絡,他的母親 Julia 覺得她不能照顧好列儂,因此送他去和他的伯母咪咪 ( Mimi ) 及叔叔喬治同住。列儂的母親對他來說,與其說是一位母親不如說比較像一位好朋友。

  可能是由於失去了父親的緣故,列儂在姨母家時一直是一個很不聽話而且反抗性格極強的孩子。他經常逃學,也不好好做作業而是在作業本上亂寫亂畫。16歲時,在姨母的極力勸說下,列儂所在中學的校長同意為他寫一封推薦信,這樣他就可以前往利物浦的藝術學校學習。

  1952年9月,列連進入 Quarry Bank 初級中學,他開始顯示一些優秀的天賦,例如作家和藝術家,他在較一般兒童較早的年紀就開始閱讀書籍。

  組建樂隊 

  1957年初 列儂組建搖滾樂隊

  1955年,列儂的叔叔喬治過世,列儂十分傷心, 對他而言叔叔喬治既像是父親又像一位好友。

  進入Quarry Bank藝術學校之後,列儂很快喜歡上了音樂,還購買了一隻吉他,並於1955年初在學校里組織了一個搖滾樂隊「the Quarrymen」(採石工人),唱所有的遊行歌曲,它正是幾年後名噪一時的披頭士樂隊的前身。在樂隊逐步發展的十年時間裡,列儂一直擔任樂隊的主要歌手和詞作者,與他一同負責歌曲創作的還有1956年結識的保羅·麥卡特尼,當時年僅14歲。儘管他們兩人僅共同創作了幾支披頭士樂隊最著名的歌曲,但卻一直保持著非常良好的合作關係,並承諾為樂隊的發展投入全部的創作才華。至1958年,麥卡特尼的好友,16歲的喬治·哈里森(GeorgeHarlison)加入樂隊,披頭士樂隊基本成型。

  在樂隊組建後期,列儂所寫的歌曲大多充滿神秘色彩,而麥卡特尼的歌曲則更傾向於流行樂。到了上世紀60年代中期,列儂成為樂隊中第一個吸毒的人,他還鼓勵其他人和他一樣學習喻咖。 1960年,列儂組建了他的「披頭士」。並開始在各地的俱樂部演出。第一支單曲《My bonnie》誕生。很快他們就成為了當地最受歡迎的樂隊。

  正式亮相 

  1962年6月6日 披頭士正式亮相

  1961年底,列儂和他的The Beatles碰到了布萊恩·愛普斯坦。1962年5月,披頭士正式與倫敦EMI旗下的一家小公司Parlophone簽下錄音合同。自此,開始了以披頭士為主角的搖滾樂「不列顛入侵」。

  當披頭士遇上布萊恩·愛潑斯坦,整個歷史從此改觀。在他的帶領下,1962年6月6日,披頭士來到倫敦。錄製了第一首單曲《Love Me Do》,披頭士被正式介紹給了世界。

  當披頭士們於1963年9月在不列顛諸島上獲取了「單曲第一名」、「專輯第一名」、「持久不衰的唱片暢銷記錄」等殊榮時。他們已是英國首屈一指的搖滾明星,一場觀眾就達1500萬。青少年一見到他們就著尖叫、哭泣,而且變得歇斯底里。報紙上的醒目標題都在談論披頭士。全世界都聽到了這樣一個名詞――「披頭士狂熱(Beatlemania)」。

  這一年的8月23日,他和辛西婭結婚,並在1963年4月8日生下他們的兒子朱利安。

  征服世界 

  1964年2月7日 披頭士赴美 征服世界

  到了1963年底,整個英國都已經為了披頭士而瘋狂,毫無疑問,這一年整個英國都是屬於披頭士的。而他們的成功並不止於此。他們已經準備去贏得美國並由此而征服世界。他們和1964年的春天一起跨過了大西洋,一起到美國的還有他們的《I want to hold your hand》。在美國,他們見到了鮑勃·迪倫。一切就象一場夢,而披頭士是一群追夢的人。唱片10天內銷售了50萬張,這在今天仍然是個天文般的數字。披頭士就象是天地間最為強暴的龍捲風,所過之處,一片瘋狂,沒有人可以阻擋,再道貌岸然的衛道士也只能目瞪口呆。

  1964年2月7日,當布萊恩率領披頭士一行人抵達美國紐約的肯尼迪機場時,這個世界著名的航空港產生了史無前例的騷動,未等艙門打開,崇拜者的歡呼聲就壓過了飛機發動機的隆隆聲,披頭士的到來,使整個美國為之震撼了。當年年底,披頭士有30首歌曲列入該年「佳曲100首」行列,他們的三張專輯壟斷專輯排行榜之首達30周之久。此後的五年中,幾乎所有專輯都成為樂壇經典。

  離開美國后的披頭士趁熱打鐵橫歐洲,然後是香港和澳大利亞。在澳大利亞,30萬歌迷夾道歡迎他們的到來。這一切來得如此的容易,披頭士彷彿不費吹灰之力就已征服了世界。1964年還沒有過完,他們的歌迷卻已經遍布地球的每一個角落;幾乎所有的點唱機上,都有他們的聲音!

  1965年他們繼續著自己的輝煌,這一年標誌性一個事件是《Yesterday》單曲的問世。這一支單曲是如此的重要,以致很多年後人們再回憶時才發現這首歌曾經預示了那麼多。不管怎麼說這支歌很成功,它一如既往地被披頭士的歌迷們所接受,評論家們撰寫了大量的文字,人們承認,《Yesterday》奠定了披頭士在音樂上自己的歷史地位。

  在組建披頭士樂隊后不久,列儂就與音樂學校的一名女同學辛西婭·鮑維爾結婚,並與她在1963年生下一子,取名朱利安。但是,兩人的婚後感情卻非常不穩定,尤其是在列儂公開與美籍日本女子小野洋子(YokoOno)約會之後,夫妻感情日漸冷淡。

  1968年,辛西婭與列儂離婚,使得列儂終於得以與洋子共同生活在一起。與此同時,就在披頭士樂隊於1968年成功發行了被譽為「白金唱片」的「The Beatles」之後,列儂與洋子還發行了他們共同創作的唱片《兩個處子》(Two Virgins)。由於其封面是列儂與洋子的裸照,因此很多音像商店都禁止出售這張唱片,隨後又組建了「塑膠洋子樂隊」(Plastic Ono Band)。此後,列儂與洋子的關係漸漸成了媒體關注的焦點,很多記者都猜測洋子「控制」著列儂的生活,因而對當時正受到公眾喜愛的披頭士樂隊產生了不好的影響。

  這一年,披頭士成立了自己的蘋果公司(Apple)。

  



  結婚

  1969年 與小野洋子在直布羅陀結婚

  1968年,小野洋子在倫敦的一次旅行中結識了披頭士樂隊的主唱約翰·列儂,兩人從彼此身上得到能量,一年後喜結良緣。這段充滿迷幻色彩的愛情改變了洋子的一生,也改變了約翰音樂事業的發展方向。他們的結合以及他們在一起為和平和音樂所作的努力至今依然被很多人議論著。

  1969年春天,列儂與顯然已懷有身孕的洋子一起前往歐洲「度蜜月」,並於3月20日在直布羅陀結婚。1969年5月,這對新人回到英格蘭,但不久洋子就流了產,後來類似的情況又發生過幾次。為了擺脫失去孩子的痛苦,列儂與洋子在極短的時間內錄製了兩張唱片,其中一張名為「婚姻金曲」,其B面全都是列儂與洋子相互叫喊對方名字的叫嚷聲。1969年夏天,列儂還與洋子一起前往加拿大多倫多參加9月份舉行的一次搖滾音樂節,當時的場面非常熱烈,後來列儂的演出錄像還進行了大範圍的轉播。

  兩人在蒙特利爾度蜜月時有過著名的床上和平行動(Bed-inForPeace)。這個行為藝術史上最經典的作品之一,是為反對美國對越南的戰爭而創作的。小野洋子和列儂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一家旅館的大床上整整7天不下床,接受各大媒體的採訪和拍照。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夫婦倆鮮明地將反戰和宣揚和平的理念融進他們的藝術創作中。然而,藝術家良好的初衷並沒有得到所有人的理解,他們另類的表達方式被一些人指責為有傷風化,而更多的指責是針對洋子的,很多前披頭士迷們甚至認為是這個怪誕的東方女人把約翰給帶壞了。面對當時的輿論壓力,洋子說:「當我們被指責時,我們很驚訝,因為我們以為人們會喜歡它,然後約翰說『這太糟糕了』,因為他是個理想主義者。」

  後來又有人指責披頭士樂隊的解散是因為她和約翰的婚姻引起的,洋子說:「現在人們不這麼說了,因為他們知道,樂隊不是因為我的原因解散的,女人是很容易被責備的,尤其是一個剛剛走近他們的亞洲女人。」除此之外,還有人指責她利用約翰的名義賺了很多錢,在這些指責面前,洋子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因為我知道我的本質,我不引以為恥。換句話說,如果有人說我的壞話,而我完全不是那樣的,我就絲毫不會在意。」

  1980年12月,列儂死後,洋子繼承了他三億英鎊的財產,這也是有些人們對她忿忿不平的原因。

  1969年5月 「給和平一個機會!」

  1969年5月,越戰爆發。作為一個堅定的反越戰主義者,列儂為了向世界發出這種呼聲,他採用了一種看似非常偏激的方式——和小野洋子在阿姆斯特丹舉行了著名的「愛與和平」的靜坐示威,他們高喊「給和平一個機會」,並向全世界呼籲「武力不會對和平有任何幫助:任何人都可以通過躺在床上一星期而獲得和平,在尋求和平的各種方法中這是最簡單又最有效的。」 他們這種行為引起世界的極大關注。人們眾說紛紜。但難以否認的是:他們的行為引起了人們對反對戰爭的極大關注。

  當時,有記者向他們提出了一個極富挑戰性的問題:用音樂與愛能夠制止希特勒與法西斯主義嗎?(這是一個對所有和平主義者都構成挑戰的問題。)小野洋子的回答是:「如果我是希特勒時代的一個猶太女孩,我將會接近他並成為他的女朋友,在床上十天之後,他便會按我的思路進行思考。這個世界需要溝通,而做愛是一種溝通的絕妙形式。」

  這是一種似乎可笑而且極端的說法,然而在其藝術家式的誇張後面,不難看出一直影響著搖滾樂手的有時候顯得十分固執的個人觀念。它視個人之間的溝通為「革命」的根本問題,視個人向真正自由的接近為社會變化的前提。

  與丹尼爾·貝爾諸人的觀念相比,這是一種反向的因而是更加積極的個人與社會關係論,因為它不是視困惑為病態,而是視之為一種必然,並強調在個人成為自我實現者之前,一切「革命」都是徒勞,而暴力和組織更是於個人的創造性實現毫無益處。一句話,個人比組織重要,和平比暴力重要,做愛比戰爭重要。

  列儂曾在《黑矮子》上發表他的《極為公開的公開信》,公開表示:「我根本不在乎你是左派、右派、中間派或任何其他狗屁組織的成員……我並非惟一反對官方的人,而且你也不是。讓我來告訴你這世界上什麼最討厭:是人。難道你因此而想把他們都幹掉?還沒等你說讓我們重換腦筋,一切便不可挽回了。你拿一個成功的革命給我瞧瞧,不管是伊斯蘭教革命、基督教革命、資本主義革命還是佛教革命等等,全都是頭腦發燒,僅此而已。」

  列儂的「反戰」行為引起世界的極大關注。人們眾說紛紜。但難以否認的是:他們的行為引起了人們對反對戰爭的極大關注。

  這時候的列儂還開始更多地參與政治,他向各個城市呼籲結束越戰的音樂公告牌評選機構捐款,而且還拒絕接受英國女皇頒發給他的獎金,以作為對英國幫助美國的抗議。

  就在列儂與洋子的合作越來越多的同時,他與披頭士樂隊其他成員間的合作卻日益減少。1969年底,列儂通知其他成員說他準備離開樂隊,但由於他當時正與EMI商談簽約的事宜,因此有關離開披頭士的決定一直處於保密之中。

  樂隊解散

  1970年4月 "上帝放手" 披頭士解散了

  沒有人去想太陽輝煌是在燃燒自己,它的結果只有一個——墜毀。這時的披頭士如日中天,但他們已經開始疲倦。

  披頭士風光無兩的是,他們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掉入了一個黑洞里,音樂成了取悅人們的工具,這是一種象徵,人們並不需要知道他們在唱什麼表達什麼,名氣已經上升為圖騰。當他們從演唱會、唱片中脫身出來,他們發現自己成了馬戲團的小丑。

  披頭士的成員之一喬治決心改變。樂隊重新回到錄音室里繼續自己的音樂實驗。1966年是轉變的一年。「概念專輯」因此而產生。披頭士開始以一種新的方式出現。看起來都不錯,列儂的《便士港》和《永遠的草莓地》在布萊恩的操作下以兩個A面發行了單曲。但致命的打擊卻在這時候到來,1967年8月27日,布萊恩因為過度服用安眠藥死在自己的寓所。

  上帝對披頭士放了手。

  布萊恩是個永遠值得紀念的人。他和大多數經理人不一樣,對披頭士完全是一種感情投入。他從不做不利於樂隊的事,並且利用自己的才能打理披頭士音樂外的所有事情,他全心全意地為披頭士服務,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導演和經紀人!

  沒有了布萊恩,披頭士開始迷失方向,四年後的某一天,列儂對一個採訪他的記者說:「(布萊恩的死使)我們解散了,那是崩潰!」

  披頭士做過很多努力,想從布萊恩的死中解脫出來,但高潮已過,沒有人可以避免披頭士走向沒落,或者用沒落這個詞是不對,當披頭士還是披頭士的時候,它永遠是最好,但它的組成人員開始單飛,每個人開始自己的事,披頭士在1967年布萊恩去逝時,已經開始解散了。

  專輯《ABBEY ROAD》(修道院之路)的發行引起樂隊成員的分歧,約翰和保爾紛紛指責對方的妻子過分介入樂隊的事務,從而引發口角乃至起訴。1970年2月,列儂重新回到音樂創作中來,他創作的「Instant Karma」成為當年最著名的十大歌曲之一。兩個月後,麥卡特尼在發行自己的第一支單曲的同時正式宣布披頭士樂隊解散,這一舉動讓列儂感到非常氣憤,因為是他首先表示要解散樂隊,而且他認為這一消息應該由自己宣布才對。於是,在後來的歌曲創作中,列儂一直將麥卡特尼視作敵人,並創作了好幾首表達自己憤怒之情的歌曲。

  小野洋子,人們熟知這個名字是因為她的丈夫是披頭士樂隊的主唱約翰·列儂。這段婚姻使她成為一個時代的偶像,也招來無數人的指責。有人指責披頭士樂隊的解散是因為她和列儂的婚姻引起的,2004年,小野洋子回應此事時說:「現在人們不這麼說了,因為他們知道,樂隊不是因為我的原因解散的,女人是很容易被責備的,尤其是一個剛剛走近他們的亞洲女人。」除此之外,還有人指責她利用約翰的名義賺了很多錢,在這些指責面前,洋子堅持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單飛

  1971年 列儂單飛 《Imagine》發行

  1971年是列儂創作最豐富的一年。列儂與洋子春天時移居美國紐約,他們當時居住的公寓後來都成了人們參觀的地點。到達美國后,列儂很快便融入美國社會,他與名為「芝加哥七人團體」的激進組織打得火熱,並非常熱衷談論政治問題。那年秋天,列儂發行了他迄今為止最受歡迎的單曲《Imagine》,該樂曲涉及到了他個人的一些問題以及一些政治問題,由於風格與他以往的作品不太相同,更容易令樂迷接受而成為最流行的曲目之一。這一年的10月,他為《Imagine》補充發行的選集,也在各國登上了排行榜的第一名。專輯中的Jealous Guy也取得了非常棒的成績。

  而此時麥卡特尼沉寂了一段時間,作品在排行榜上表現並不好,不過他後來的Live and Let Die也被歌迷們當作了經典,直到那時Paul的歌又在排行榜上有了起色。列儂政客們的仇視也在這張專輯里的《Gimme Some Truth》里表現了出來,形象的表現出了當時政治家的形象,這首歌也被視為了列儂的一首名曲。在音樂的曲調上《Imagine》顯得很簡樸和純凈,但和這種簡樸聯繫起來的卻是超越了時間界限的歌詞,也正是這點使它成為了上世紀最出色的一首歌。12月,一首聖誕單曲《Happy Christmas (War Is Over)》也發行了,這是另一首註定會年年重新發行的不朽作品,同樣裡面也有象《War is over if you want it》這樣簡單但又很尷尬(這裡原文用詞既為embarrassingly)的歌詞。

  數年後來從來自紐約的消息說:這兩張專輯中包含的數首政治色彩強烈的歌曲,是列儂在與激進分子聯繫最密切的時期創作的。《Luck Of The Irish》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表面看起來歌曲輕快,但歌詞裡面包含了嚴苛的評論。這張專輯表現出反抗精神最強烈的是另一首被列儂稱為「Woman Is The Nigger Of The World」的歌曲,這次他又成為了這場爭取婦女權益運動的帶頭人,雖然婦女權益成為時尚是在十年以後。接下來的幾年,他登上了飛機開始對抗遣返及爭取綠卡的活動。在1973年他又推出了專輯《Mind Games》,這張專輯揭示了他與小野洋子之間存在的問題。隨後他變一個人居住在了洛杉機開始了與毒品和酒精的一段「親密時光」。在這段煩躁的時間裡列儂發表了專輯《Walls And Bridges》,其中包含了大量的關於婚姻的題材,並且奇迹的衝到了排行榜的首位。

  1972年年初,由於美國移民局以1968年列儂因持有大麻被定罪拒絕為他頒發工作許可證,列儂開始了與美國移民機構的鬥爭。他與紐約當地的激進樂團共同創作了一些純屬政治作品的歌曲,這些歌曲無論是從商業還是從藝術角度而言都沒有獲得成功。1973年,美國移民局下令要求列儂離開美國,但遭到了他的拒絕。

  1974年列儂與洋子分居,並一個人移居洛杉機。在後來的兩年內,列儂染上了很重的毒癮,並經常出入上流社會的晚宴和夜總會等場所。在這期間,列儂與艾頓·約翰相識並成為好朋友,兩人共同創作了名為《Whatever Gets You Through the Night》的歌曲,這是列儂1974年東山再起后的成名作。1974年感恩節的夜晚,列儂與艾頓-約翰一同出現在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為觀眾獻藝,但這次的公開亮相卻成為列儂一生當中最後一次公開表演。

  到1975年年底,列儂的感情生活開始出現轉機,在艾頓·約翰的幫助下,他與洋子之間的分歧有所緩和,同時令他感到高興的是,那年10月美國一家上訴法院推翻了此前美國移民局要求列儂離開美國的命令,這多少也讓列儂感到如釋重負。1976年,洋子再次懷上了身孕並於同年10月9日(這一天正好是列儂本人的生日)生下了孩子希恩。此時的列儂已宣布退出樂壇專心照顧希恩和家庭,而洋子則負責處理列儂商業上的事情。列儂說:「從15歲起我就投身於音樂事業,現在我太累了,我已經做了我該做的,叫別人在這裡開始吧!」列儂搖身一變,成了標準的愛家好男人,他們經常全家出國旅行,這大概是列儂一生中最平靜和安詳的階段。

  



  遇刺

  1980年12月8日 列儂遇刺 歌聲永存

  1980年年初,列儂宣布復出樂壇並簽署了新的歌曲創作合同。同年夏天,他與洋子再次合作錄製了一張新唱片「Double Fantasy(雙重夢幻)」,該唱片於當年11月正式發行。由於這張唱片獲得了一定的好評,人們都認為列儂這次一定會再次復出。但誰知就在這一年的12月8日,列儂卻被一名歌迷射倒在達科塔大廈門前,據稱這名精神不太正常的歌迷查普曼當時向列儂連開五槍,致使他在失血過多後身亡。而就在當天早些時候,查普曼還與列儂見過面,並請列儂在他購買的列儂專輯上簽名留念,後來查普曼被警方抓獲並被判刑。

  幾乎就是在列儂的心臟在醫院停止跳動的那一刻,全世界歌迷的反應空前的悲痛,這種場面只有在國家的領導人和皇室成員去世時才會看到。他在披頭士以及單飛后的所有專輯都立刻重新發行,銷量和唱片的排名簡直就象披頭士的全盛時期。列儂如果有在天之靈,他一定在看到人們的行動,然後朝人間投來了一個完美的微笑。

  列儂去世之後第二天,消息迅速傳出去,Dakota公寓門口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他們帶著鮮花、蠟燭、列儂的海報、照片,淚流滿面,一起痛哭,為列儂,為心中受到重創的夢想。西方各大電視台、廣播電台都停止播音十分鐘,以示默哀;他的意外身亡也使得「Double Fantasy」等唱片在全球的銷量出現飆升 ;《時代周刊》以「音樂之死」 為封面標題,把列儂等同於所有的音樂。巨大的哀痛和震驚,充滿了每一個人的心靈,就彷彿太陽再也不會升起,彷彿世界已經全部坍塌……

  12月14日下午2點,全世界數百萬歌迷們在美國東部時間下午兩點參加了為了列儂而進行的十分鐘的默哀。

  在列儂死後的數年內,他的影響和聲譽與日俱增。直到80年代中期,列儂生前沒有發行的一些曲目陸續面市,他在1972年參加的一次慈善演出的錄像也被很多樂迷進行了收藏。另外,為了紀念列儂,披頭士樂隊的幾位創始成員還於1995年重新錄製了70年代期流行的幾首老歌,這末些歌曲後來都作為新歌登上了1996年的排行榜。

  跨過2000年,「列儂熱」重新興起。大量有關這位文化偶像的書籍出版,其中比較著名的有Geoffrey Giuliano的《Lennon InAmerica》、Robert Rosen的《Nowhere Man:The Final Days Of JohnLennon》、《Lennon Remembers:The Full Rolling Stone Interviews From1970》。可以說列儂和他的披頭士樂隊影響了整整一代人,並且將繼續影響下去。2000年12月8日,約翰·列儂離開人世二十周年,古巴哈瓦那廣場上新建了約翰·列儂的紀念碑,卡斯特羅親自為其揭幕,以示對英雄的敬意和懷念;同一天,紐約的中央花園被花環淹沒,25萬封寄託哀思和懷念的電報通過電波在空氣中飄蕩,而善良的人們手捧鮮花、蠟燭,讓約翰·列儂的歌聲又一次回蕩在雲霄,並為他徹夜守靈。非官方的紀念列儂的組織更是層出不窮:John- Lennon召集約翰·列儂的信仰者,2005年列儂65歲生日那天向聯合國提出撤銷國家界限的提議。 2005年12月8日也是列儂去世25周年,全球樂迷及知名人士祭奠列儂的熱浪一浪高過一浪。

  好萊塢導演賈雷特·舒弗爾率先決定以槍殺案作為主題,拍攝了一部關於列儂生命最後一周的電影。

  而列儂的遺孀小野洋子更是早早地準備了一本名為《MemoriesofJohnLennon》的回憶錄,該書已經於12月1日正式面世,包括伊基·波普、米克·賈格爾和雷·查爾斯等著名音樂人都在這部書里表達了對這位搖滾英雄的懷念。

  更重要的是,在10月下旬,72歲高齡的小野洋子重踏上東京武道館的舞台,首次獨唱了「甲殼蟲」的經典名曲,用來紀念早逝的丈夫。雖然是因為這位從小接受美國教育的日本前衛藝術家加速了「甲殼蟲」的解體,而不被蟲迷們歡迎,但也正因為有了她的出現,才讓列儂後期的音樂作品綻放出一種無人可以效仿的夢幻色彩來。而這份童話般的純真,不僅是當今流行樂最缺乏的寶貴養分,也是紀念列儂逝世二十五周年的種種形式背後,應該真正領悟的精神所在。

  如今每年的12月8日,沒有人組織,人們紛紛自發地聚集到紐約中央公園的以列儂名曲命名的Imagine廣場、列儂被害的Dakota公寓前、永遠的草莓地,紀念他們心中的英雄——約翰·列儂:Imagine廣場每年都有近萬樂迷持蠟燭來為列儂守夜,他們用心祈禱和平的明天;而Dakota公寓門口每天都會有至少一束玫瑰躺在列儂倒下的地方,而在12月8日也會有近萬樂迷默默來到這裡,悼念那個純真的孩子;這天,就算在街頭也可以隨處見到列儂的畫像,下面往往有一束鮮花。

  列儂已經成為一名全球性的精神領袖。
上一篇[重力堆積物]    下一篇 [伏羲立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