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佛教用語

佛教出家僧侶剃髮受戒的一種儀式

1佛教儀式

指佛教徒剃髮受戒的一種儀式。佛教認為剃髮出家是接受戒條的一種規定,又度越生死之因,故名。唐顧況《虎丘西寺經藏碑》:「叔諱七覺......神龍初,八歲剃度,萬會一覽,學際天人。」《舊唐書.高祖記》:「浮情之人,苟避徭役,妄為剃度,托號出家。」《水滸傳》第四回:「我曾許下剃度一僧在寺里,已買下一道五花度牒在此,只不曾有個心腹之人了這件願心。」《醒世恆言.佛印師四調琴娘》:「原來故宋時最以剃度為重。每度牒一張,要費得千貫錢財方得到手。」清大汕廠翁《海外記事.示阿矣知藏》:「阿矣正在得意英年繁華靡麗時,一旦投老僧剃度,以參學為務,是不待曲比利時酒闌而抽身,非愚客也。」

2剃頭原因

為什麼和尚要剃光頭
凡是出家當和尚的人都要剃光頭髮,這在佛教中叫做剃度。
公元前5世紀,在尼泊爾和印度交界的一個釋迦族部落里,王子喬達摩·悉達多(釋迦牟尼)離家修行,7年後覺悟成佛,開始在恆河流域布教,廣收門徒。佛教認為世界是虛幻的,人生是苦難的,只有斷除一切煩惱修行成佛,才能達到永恆的幸福。佛祖釋迦牟尼最初對迦葉等5人說法時,親手為他們剃去了頭髮,表示接受他們做自己的弟子。和尚剃髮有三重含義,一是按佛教的說法,頭髮代表著人間的無數和煩惱和錯誤習氣,削掉了頭髮就等於去除了煩惱和錯誤習氣;二是削掉頭髮就等於去掉人間的驕傲怠慢之心;去除一切牽挂,一心一意修行。在中國古代,人們把頭髮看得十分重要,認為頭髮是從父母那裡得到的,必須保護好,不能有損害,否則是對父母的不敬。而佛教要求斷除這些無謂的親情牽挂;三是為了區別印度其他的教派教徒。當時的印度,教派林立。可人們一見到剃光頭的就知道是佛教徒了。後來剃頭就成了加入佛門的一種儀式。
佛教剛剛傳入中國時,其他儀式還沒有發展起來,所以只要剃掉頭髮,披上類似袈裟的粗布衣服就可以當和尚了。

3戒疤

那叫戒疤,表示受過戒.也不是每年一個.是三個,六個,九個或十二個.
關於戒疤,請參考:
《談和尚頭頂上的戒疤》
有的和尚頭頂上有一些經香火燒灼而留下的疤痕,這是漢地佛教出家人的一種明顯的外在標誌,於是很多人都誤認為凡和尚都要燒戒疤的。在一些搬演唐宋時代故事的電影或電視片里,出現在銀幕或屏幕上的和尚們都煞有介事地「燒」上了戒疤,凡稍有佛教歷史知識的人看了,都感到十分可笑。
其實,佛教是不興燒戒疤的,佛教的戒律中,並沒有在受教人頭頂上燒戒疤的規定。因此,除了漢地的和尚以外,世界各國和中國少數民族的和尚是看不到戒疤的;即使是中國漢族出家人,凡是在宋朝以前受戒的,頭頂上也不會出現戒疤。
元代初年,有一位志德和尚(1235—1322年)曾受到元朝皇帝世祖忽必烈的尊重。他在天禧寺主持傳戒時,規定受戒的人部必須用香火灼燒頭頂和手指,以顯示虔誠信佛的決心。這就是中國漢地僧人受戒時燒戒疤的開始。
1983年12月,中國佛教協會理事擴大會議作出了《關於漢族佛教寺廟剃度傳戒問題的決議》。該決議中說:受戒時在受戒人頭頂燒戒疤的做法「並非佛教原有的儀制,因有損身體健康,今後一律廢止」。從此以後,新受戒的漢族僧人,頭頂上再也不會有戒疤了。

4傳戒

所謂傳戒,就是佛教寺院召集志願出家為僧尼的人,設立戒壇,舉行授戒,使之成為正式僧尼。
從求戒者來說,出家為僧尼是要有許多條件的,比如個人志願、家庭同意、身無債務、五官端正等等,這在實際上未必都做得到,但佛教要求如此。有志於出家的人,先要和寺院取得聯繫,在寺院中請求一位比丘作自己的「依止師」。通過全寺僧侶了解和同意,然後寺院就可以收留此人為弟子,為他剃除鬚髮,授沙彌戒(共有十戒),這就叫做「沙彌」了。沙彌,也就是漢地一般俗稱的小和尚,其實,還算不得正式的和尚呢!沙彌在梵文里的原意是勤策、息慈,就是應當勤受師父策勵,息惡行慈。沙彌的年齡一般在七歲到二十歲之間。在這期間,他的「依止師」對他有教育和撫養的責任,年滿二十歲了,經過僧侶開會研究同意,召集十位大德長老,共同為他舉行授戒儀式,這次授戒叫比丘戒,戒條比起沙彌戒來就複雜多了,共有250條,成為正式僧人的條件也因此算是備足了,所以又叫具足戒。從此就取得了正式僧人的資格。受比丘戒滿五年後,才可以離開依止師,自己單獨修道。除了沙彌戒和比丘戒之外,最後還有一種菩薩戒,有10重戒、48輕戒,但這不是必須受的,根據自願。沙彌戒必須單獨授受,比丘戒允許三人以下同時授受。

5燒戒疤的習俗

補充
除漢族外,其他民族僧人都沒有燒戒疤的規矩。這可能與《梵網經菩薩戒本》燃身供養之說有關。唐朝已有煉頂以艾燃頂的習俗,這個習俗形成普遍的制度,據說是在元代。當時異族統治者想藉以識別真假,防止抗拒法令的人民逃到僧眾裡面去。

6小說剃度

內容介紹
這是一本王安憶最新的小說集。其中有充滿著上海里弄風情的各種平凡人物的百景圖,用細膩的刻畫撥動著我們的心弦;有飽蘸「知青情節」的對鄉村生活的描述,平淡的回憶中蘊含著人生的哲理;也有發自作者內心的看似漫無邊際的獨白,是現代寓言式的闡述,還是某種象徵主義的嘗試,需要我們好好體會。王安憶的新作,似乎不僅僅是在內容上的新鮮,也是寫法上的新突破。
上一篇[幕牆材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