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劉玉娘,魏州成安人,父親為劉叟(自號劉山人)。為後唐庄宗李存勖之皇后。

1 劉玉娘 -人物介紹

劉玉娘劉玉娘

後唐庄宗的皇后劉玉娘原是名歌女,因長得漂亮又工於心計,慢慢做了晉王夫人。

劉玉娘,魏州成安人,父親為劉叟(自號劉山人)。為後唐庄宗李存勖之皇后。

五代十國為一動蕩不安的時代,因此劉玉娘自幼生活艱困,曾隨父親劉山人乞討維生,稍大后在市井中拍鼓賣唱維生,之後晉王李存勖的將領袁建豐,在攻討後梁的戰亂途中將她擄走,劉玉娘和父親劉山人生離死別。被擄的劉玉娘,因貌美艷麗,因而被袁建豐獻給晉王府,做了貞簡太后的婢女,學會了吹笙歌舞等技藝。成年之後越落的容貌出眾,晉王李存勖見了之後大感歡喜,貞簡太后本是養一歌舞姬,無甚大用,便將她給庄宗李存勖為妾。她和李存勖非常融洽,生下長子李繼岌之後,更加受寵。

之後李存勖攻滅後梁,建國號唐,史稱後唐,晉王李存勖稱帝為庄宗,庄宗為晉王時,一妻兩寵妾的地位幾乎相當;正室衛國夫人韓氏、側室燕國夫人伊氏,還有一位側室便是最得寵的魏國夫人劉玉娘。待即位后本欲將劉玉娘冊立為皇后,但劉玉娘擔心自己微賤的出身會落人口實,而在她之前的正室衛國夫人韓氏和側室燕國夫人伊氏都有不平之音,之後幸有宰相豆盧革、樞密使郭崇韜(不排除有私下賄賂的可能),這兩人上奏章稱讚劉玉娘的美德和賢淑,使的劉玉娘有被立為皇后的機會,之後在同光二年四月,庄宗駕臨文明殿,下旨冊立劉玉娘為皇后,而原本的的正室衛國夫人韓氏和側室燕國夫人伊氏,依序被冊封為淑妃和德妃。

劉玉娘自知出身微賤,即使被立為皇后依然小心的保守自己的出身秘密,有一次,她的父親劉山人,知道女兒劉玉娘還活著,甚至還成為當今皇后,急忙趕來相認。經人通報后,庄宗本欲以隆重之禮去迎待,但劉玉娘為了保住皇后之位,堅持不肯任父親,還說;「妾去鄉時,略可記憶,妾父不幸死於亂兵,妾時環屍慟哭而去。此田舍翁安得至此!」。意思就是;「臣妾小時候被亂軍擄走時,還有一點記憶在,臣妾的父親不幸在戰亂中被亂兵殺死,臣妾還記得,臣妾還伏在父親的屍首通哭過。臣妾的父親既然已經死了,那現在這老翁,分明是想要榮華富貴,因而冒名頂替臣妾的父親的!」說完,劉玉娘並命人將親生父親劉山人處以笞刑。

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的出身微寒,如今卻能被冊立為皇后,劉玉娘一心以為是佛祖的保佑,因此在她有生之年,對於佛教的推崇和敬供可以說是源源不絕。四方的貢獻和錢財,劉玉娘必將之一分為二,一分用以供養佛法,另一份則全歸自己所有。

同光四年三月,天象異變,有占星者指出;「皇帝御前有緊急的兵亂,最好趕趕快準備軍糧隨時岀征!」。而國內又連年大旱,眾兵將的父母和妻兒都難以生存,一開始都以樹根草枝艱辛的撐著活下去,但到了最後,草根樹皮都挖完也都枯死了,那些士兵的親族們一一餓死,於是朝中大臣請庄宗以宮中的金銀綢緞來賑災,庄宗應允,劉玉娘卻不依,而且還將自己的兩口銀盆和三個兒子送到大臣面前,曰;「宮中只剩下這些了,就請大家用以籌備軍餉吧!」因此最後不了了之。

一次,庄宗為了平定郭從謙的叛變,御駕親征汴州,帶兵共二萬五千人,但眾兵降都對皇后劉玉娘的所作所為大感失望,途中不斷有士兵向敵軍投誠,庄宗只好一再下馬安撫士兵的情緒,並說;「在這次出征有建功者,必重重大賞!」,但士兵們都說;「我們的親族都以餓死,皇上這樣子做,為時太晚了。」庄宗只能難過的垂著淚。

出征的戰亂之中,庄宗被敵軍的流箭射中,傷的非常嚴重,倒卧在絳霄殿廊下。此時重傷的庄宗只想喝水,但劉玉娘聞訊卻命人送酪漿給庄宗飲下,庄宗因此駕崩。

庄宗駕崩后,劉玉娘命人焚毀嘉慶殿,並帶著大量的金銀錢財,欲和庄宗之弟—李存渥岀逃宮城相廝守,並帶兵出奔太原,準備在那邊造築尼寺出家,卻被之後繼位的後唐明宗李嗣源命人賜死。

後晉天福五年,劉玉娘被追謚號為神閔敬皇后。 

2 劉玉娘 -貪婪殺夫

劉玉娘劉玉娘

後唐庄宗李存勖的皇后劉氏,小名玉娘。劉氏被冊封為皇后之後,和李存勖一道聚斂錢財,貪婪而且吝嗇。劉氏與父親劉叟,自幼失散。當劉叟確認宮中貴人就是女兒后,迫不及待地來到宮中求見。劉皇後為了保住自己的榮華富貴,不認這個貧病父親,還用棍棒打他,趕出宮門。老人氣得昏死過去,醒來之後號啕大哭,從此再也沒有了消息。

劉皇后佔有國庫無數財寶仍不滿足,還派人到全國各地經商販賣物品,從中漁利,成了歷史上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不務正業的商人皇后。劉氏為了多銷商品,竟將乾鮮果品以自己的名字「玉娘」命名出售,「玉娘」牌一出,果然具有名人效應,人們趨之若鶩,生意大好。以至於市場上出售的柴草都要說成是從後宮出來的。

公元926年,趙在禮首先在鄴都謀反。叛軍很快攻到都城,李存勖在抵抗中被冷箭射破面門。拔出冷箭后,口渴得要命,到處找水喝,大叫劉皇後來侍候。這時劉玉娘一看大勢已去,非但不去看望庄宗一眼,反而叫宦官送去一碗酪漿給他喝。而據當時傳說,凡是被弓箭或兵刃所傷的人,往往感到又渴又悶,如果喝水的話,還可以救活;喝粥或酪漿,則死得更快。李存勖剛喝下一碗,便一命歸西了。

劉玉娘收拾細軟,與李存勖的弟弟李存渥逃出宮門。她害怕李存渥丟下她不管,便百般挑逗李存渥。而李存渥見她姿色猶存,風韻無限,便樂意與她私通,自此一路雙宿雙飛。但是她最終經人告密被捕,新統治者敕令她自盡。

上一篇[匚部]    下一篇 [雲韶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