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劉程之,字仲思,彭城(江蘇銅山縣)人。年少喪父,對母親極為孝順。擅長老子、莊子的學說,不隨便混雜於當時的俗世。

1 劉程之 -人生經歷

  劉程之最初擔任政府的參軍,當時的王公大臣皆先後地引薦他高升其他的官職,劉程之都堅決地推辭。

劉程之圖片


  當時慧遠大師,居住在廬山的東林寺,修習念佛三昧,劉程之於是前往依止。慧遠大師說:『官祿顯赫,云何不為呢?』劉程之說:『晉朝沒有磐石的堅固,有情眾生卻有累卵的危險,我又何必去作官呢?』當時南朝劉宋的皇帝劉裕因為劉程之不屈服於官祿,因此稱他為「遺民」以讚揚他高潔的德行。同時有一些具有清凈信心的士人,如宗愨、雷次宗、周續之、張野、張詮、畢穎之等人,也都來廬山依止慧遠大師修行。於是大家在西方三聖像前,營建房舍創立蓮社,一同修行凈土法門,由劉程之鐫刻石頭立下誓願,其文章曰:

  『因緣變化的道理既已明白,則去來生滅的徵兆就很明顯了。遷流感生的理則既是相應於事實,則善惡因果之報應就是必然的了。知道人身難得,很快地就失之於交臂之間而沉淪六道,了悟世事無常、生死逼迫的急切。明白三途惡報在急急相摧,知道險難惡趣之難以超拔。此就是那些一同志向的賢者們,之所以於晨朝精勤、夜裡警惕,想要仰望有所救濟解脫的原因啊!

  而所謂的不可思議境界,只可以用感通而達到,不可以形象去追求。如果能夠感通於實有的事物,則雖然是幽遠的道路也近在咫尺。如果求之於沒有實在體性的東西,則渺渺茫茫何有目標。今日有幸能夠不謀而得感通,歸心於西方極樂世界,作文章於篇幅,以表明我等真實的信心,並將情意志願發露於天地之間。於是這些機緣跡象相通於睡眠夢境之中,以致於有百餘位賢者一起前來共同修行的這種令人心中歡欣之事。群賢如雲彩般聚集而顯出光明,眾人形影相齊猶如天造地設。功業必定要有理則才能和諧,此種殊勝的事情,並不是只由人力即可達到。此實在是天地啟運其真誠,暗中運助,使得眾賢才能聚集一處啊!

  然而眾人的背景德行參差不齊,善根功德也不一致,雖然早晨大家所祈求得生凈土的目標是一樣的,但是到了晚上心意又有所不同,即使是我同一師承的道友眷屬也是如此,這實在是令人感到可悲。是以慨然振奮,命大眾整理衣襟前往法堂,令大家齊運一心,將心意寄托在不可思議的究竟之處(西方凈土)。誓願和這些一同修行的人,都能優遊地往生於極樂國土。而那些超群絕倫出類拔萃、首先往生凈土的人,請不要在高聳的雲端獨自優遊,而忘了要兼顧那些仍然在深谷陷溺的眾人。

  覲見阿彌陀佛絕妙的天容,開啟我們的心靈,使其產生真實覺照的作用。迷昧的妄識由真心去啟悟,粗重的身形改變為蓮華化生的殊勝妙身。依託著蓮華於八功德水之間,在七寶行樹的覆蔭下讚歎阿彌陀佛。於遼闊的天地之間飛行、而飄蕩著如雲般輕柔的衣裳;在伴著花香的微風中優遊、而還忘了時間歲月。低頭向三途遙遙地俯謝而去,昂首傲視著天宮而長辭於三界之外。接引眾靈以繼起往生凈土的大道,遙指著阿彌陀佛這個大覺悟者作為歸向的目標,如果能夠達到這個理想,豈不是很宏偉遠大嗎?』

2 劉程之 -人物結局

  劉程之後來到西林山澗的北邊,自己別立禪修的房舍,專精研究佛法深奧的義理,同時嚴格地持守戒律,並作念佛三昧詩。居住半年之後,在禪定中見到阿彌陀佛放光照耀大地,皆呈黃金色。又經過十五年,當他正在念佛的時候,見到阿彌陀佛,以白毫相光照觸其身,並垂手表示安慰和接引,劉程之說:『怎樣才能獲得如來為我摩頂,並以衣服覆蓋我身。』才說完不久阿彌陀佛就為他摩頂,並且拿袈裟披在他身上。另外又有一天,夢見進入七寶蓮池,見到青色白色的蓮華,其水池湛然澄澈。有一個人頭頂有圓光,胸中現出卍字,指著池水說:『此是八功德水,你可以飲之。』劉程之於是飲用此水,覺得很甘美。睡醒之後,異香從毛孔之中散發出來。接著就向人說:『我往生凈土的因緣已經到了!』

  於是請僧人誦《妙法蓮華經》,將近有數百部。劉程之對著佛像焚香,一再地禮拜並祈禱說:『我因為釋迦牟尼佛的遺教,知道有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此香應當先供養釋迦如來。其次供養阿彌陀佛。再其次,供養《妙法蓮華經》,我之所以能夠得生凈土,就是由於此經的功德。並且願與一切的有情,能夠同生西方凈土。』說完之後即與大眾告別,睡卧在床上,面向西方合掌,安然地往生。當時為東晉安帝義熙六年(西元四一○年),時年五十九歲。(東林傳。出三藏記集)

3 劉程之 -主要作品

作品信息

  【名稱】和劉柴桑

  【朝代】東晉

  【作者】陶淵明

  【體裁】五言古詩

作品概述

  《和劉柴桑》是著名田園詩人陶淵明一篇自述往事以博得好友之精神共契之作品。從陶淵明人生軌跡與思想來考察,此詩為陶淵明對好友劉程之哭訴衷腸之言。

具體內容

  和劉柴桑

  山澤久見招,胡事乃躊躇?

  直為親舊故,未忍言索居。

  良辰入奇懷,挈杖還西廬。

  荒塗無歸人,時時見廢墟。

  茅茨己就治,新疇復應畲。

  谷風轉凄薄,春醪解飢劬。

  弱女雖非男,慰情良勝無。

  棲棲世中事,歲月共相疏。

  耕織稱其用,過此奚所須。

  去去百年外,身名同翳如。

上一篇[漁弋]    下一篇 [責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