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劉氏齊王

劉閎(?—前110),漢武帝劉徹的次子,母為王夫人。受封齊王,去世后謚號為「懷」,即齊懷王。無子。

1簡介

齊懷王劉閎(?—前110),漢武帝劉徹的次子,母為王夫人。劉閎因為母親王夫人受寵於武帝,劉閎本人也很得武帝喜愛。

2生平

封王
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由驃騎將軍霍去病帶頭,眾臣上疏請武帝封皇子劉閎、劉旦、劉胥(武帝共六子,長子為太子,時年尚有二子未生)三人為諸侯王,諸侯王必須「就國」(即去封地居住而不能留在長安),此次上疏是霍去病對劉閎的兄長,太子劉據地位的維護。
這時,王夫人正在病中,武帝問王夫人:「你兒子應當封王,你想把他封在哪裡?」王夫人說:「有陛下在,我又有什麼可說的呢。」武帝說:「雖然如此,就你的願望來說,想封他到什麼地方為王?」王夫人說:「希望封在雒陽。」武帝說:「雒陽有武庫敖倉,是天下要衝之地,是漢朝的大都城。從先帝以來,沒有一個皇子封在雒陽為王的。除了雒陽,其他地方都可以。」王夫人沒有作聲。武帝說:「關東的國家,沒有比齊國更大的。齊國東邊靠海,而且城郭大,古時只臨菑(zī,資)城就有十萬戶,天下肥沃的土地沒有比齊國更多的了。」王夫人因病倒在床,不能起身謝恩,便以手擊頭,謝武帝曰:「幸甚。」
這一年的夏四月乙巳日,武帝立次子劉閎為齊王,同日立三子劉旦為燕王,四子劉胥為廣陵王。
立齊王策曰:「元狩六年四月乙巳日,皇帝使御史大夫張湯告廟立皇子劉閎為齊王。聖旨道:嗚呼,兒子劉閎,接受這包青色社土!我繼承祖先之帝業,根據先王之制,封你國家,封在東方,世代為漢藩籬輔臣。嗚呼,你要念此勿忘!要敬受我的詔令,要想到天命不是固定不變的。人能愛好善德,才能昭顯光明。若不圖德義,就會使輔臣懈怠。竭盡你的心力,真心實意地執持中正之道,就能永保天祿。如有邪曲不善,就會傷害你的國家,傷害你自身。嗚呼,保護國家,養護人民,能不敬慎嗎!齊王你一定要戒慎。」
《史記·三王世家》
「丞相臣青翟、太僕臣賀、行御史大夫事太常臣充、太子少傅臣安行宗正事昧死言:臣青翟等前奏大司馬臣去病上疏言,皇子未有號位,臣謹與御史大夫臣湯、中二千石、二千石、諫大夫、博士臣慶等昧死請立皇子臣閎等為諸侯王。陛下讓文武,躬自切,及皇子未教。群臣之議,儒者稱其術,或誖其心。陛下固辭弗許,家皇子為列侯。臣青翟等竊與列侯臣壽成等二十七人議,皆曰以為尊卑失序。高皇帝建天下,為漢太祖,王子孫,廣支輔。先帝法則弗改,所以宣至尊也。臣請令史官擇吉日,具禮儀上,御史奏輿地圖,他皆如前故事。」制曰:「可。」
四月丙申,奏未央宮。「太僕臣賀行御史大夫事昧死言:太常臣充言卜入四月二十八日乙巳,可立諸侯王。臣昧死奏輿地圖,請所立國名。禮儀別奏。臣昧死請。」
制曰:「立皇子閎為齊王,旦為燕王,胥為廣陵王。」
四月丁酉,奏未央宮。六年四月戊寅朔,癸卯,御史大夫湯下丞相,丞相下中二千石,二千石下郡太守、諸侯相,丞書從事下當用者。如律令。
「維六年四月乙巳,皇帝使御史大夫湯廟立子閎為齊王。曰:於戲,小子閎,受茲青社!朕承祖考,維稽古建爾國家,封於東土,世為漢籓輔。於戲念哉!恭朕之詔,惟命不於常。人之好德,克明顯光。義之不圖,俾君子怠。悉爾心,允執其中,天祿永終。厥有炋臧,乃凶於而國,害於爾躬。於戲,保國艾民,可不敬與!王其戒之。」
右齊王策。
《漢書·武五子傳》
齊懷王閎與燕王旦、廣陵王胥同日立,皆賜策,各以國土風俗申戒焉,曰:「惟元狩六年四月乙巳,皇帝使御史大夫湯廟立子閎為齊王,曰:『烏呼!小子閎,受茲青社。朕承天序,惟稽古,建爾國家,封於東土,世為漢籓輔。烏呼!念哉,共朕之詔。惟命於不常,人之好德,克明顯光;義之不圖,俾君子怠。悉爾心,允執其中,天祿永終;厥有愆不臧,乃凶於乃國,而害於爾躬。嗚呼!保國乂民,可不敬與!王其戒之!」閎母王夫人有寵,閎尤愛幸,立八年,薨,無子,國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