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加沙(Gaza),巴勒斯坦西南部加沙地區最大城市。加沙地區靠近埃及邊境和地中海,通過沙丘帶上的一個豁口與海岸相通。面積約為350平方公里,居民90萬,主要是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阿拉伯人。1967年以色列佔領加沙地帶,成為以色列加沙和北西奈軍事管制行政中心。1994年5月,根據以色列、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簽署的加沙、傑里科先行自治執行協議,以色列從加沙、傑里科撤軍。為巴勒斯坦南部的重要海上門戶。曾為巴勒斯坦主要口岸。

1 加沙 -簡介

狹義:加沙,巴勒斯坦西南部加沙地區最大城市。加沙地區靠近埃及邊境和地中海,通過沙丘帶上的一個豁口與海岸相通。面積約為350平方公里,居民90萬,主要是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阿拉伯人。1967年以色列佔領加沙地帶,成為以色列加沙和北西奈軍事管制行政中心。1994年5月,根據以色列、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簽署的加沙、傑里科先行自治執行協議,以色列從加沙、傑里科撤軍。為巴勒斯坦南部的重要海上門戶。曾為巴勒斯坦主要口岸。

廣義:加沙地帶。巴勒斯坦西部地中海岸與埃及接壤的一片土地。1948-1949年第一次中東戰爭后,由埃及管理。主要城市加沙。該區呈矩形,南北長約40公里,東西寬6-8公里,面積258平方公里。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后,被以色列佔領。為乾旱地區,沙丘佔全區面積三分之一,農業依靠井灌,主要種植柑橘、麥類等。

2 加沙 -歷史發展

加沙滿目瘡痍的加沙南部

公元前15世紀首見記載,古埃及外交和行政記事中也提及。由於戰略地位重要,曾被古猶太人、亞述人、埃及人及波斯人佔領。亞歷山大大帝曾在此遭到頑強抵抗,后將加沙居民賣作奴隸。市郊的奈阿波利斯港在希臘、羅馬時代為繁榮的貿易中心。先知穆罕默德的曾祖埋葬於此。伊斯蘭教沙斐派創始人沙斐在此出生。公元635年被阿拉伯人征服后成為伊斯蘭教重要中心。十字軍東征時衰落。1187年薩拉丁戰勝十字軍后,又恢復了伊斯蘭教的統治。1917年被英國佔領,成為英國託管的巴勒斯坦的一部分。1947年聯大通過巴勒斯坦分治計劃,加沙劃為阿拉伯國家。1948年被埃及佔領。1956年11月西奈戰爭中,加沙及其附近地區被以色列佔領(不久撤出)。1967年6月再次被以色列佔領,之後一直在以色列的軍事管制下。以色列在加沙建有16個猶太人定居點。

3 加沙 -自然環境

加沙加沙

加沙屬乾旱地區,三分之一的土地是沙丘,水源比較貧乏,農業靠井溉。主要種植柑橘。除農業外,在加沙地區還有一些陶器、食品和紡織工業。加沙地帶每天有上萬巴勒斯坦人進入以色列境內上班。這些人主要從事建築、搬運等重體力勞動。在加沙地帶有各類學校145所,其中包括埃及伊斯蘭著名學府艾資哈爾大學的一所分院和一所伊斯蘭大學。目前在校生有18萬人。145所學校中有45所由聯合國有關機構出資興辦的。此外,加沙目前有7家醫院和115個醫療診所。

4 加沙 -非法封鎖


加沙:城如監獄 民不聊生   

2007年6月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通過武力奪取對加沙地帶的控制權后,視其為主要安全威脅之一的以色列開始對加沙地帶實施封鎖。   

以色列在加沙地帶外圍修建了十米高的厚重水泥隔離牆,每隔十幾米就有一座崗樓,隔離牆以外300米是安全隔離區,闖入隔離區者將遭到無情射殺。此外,根據國際規定,加沙地帶西部沿海有15公里的捕魚區,但目前以色列僅允許加沙地帶的漁民在距海岸線3公里的範圍內打漁,以軍艦隨時在海上巡邏,向越線的漁船開火。   

巴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將當下的加沙地帶形容為一所巨大的「監獄」。據不完全統計,150多萬人口的加沙地帶目前有70%以上的居民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一半以上的耕田荒廢,失業率奇高,大部分居民生活只能靠聯合國的救濟維持。   

以色列對加沙地帶實施封鎖的主要目的就是打擊哈馬斯勢力,而哈馬斯的宗旨是通過武力,抵抗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佔領。   

2008年底至2009年初,以色列以阻止加沙地帶武裝人員向以境內發射火箭彈為由實施「鑄鉛行動」。軍事打擊共造成1400多名巴勒斯坦人喪生,5500餘人受傷,約5萬人無家可歸,巴勒斯坦直接和間接經濟損失約40億美元。   

由於擔心哈馬斯利用建築材料構建軍事設施,以色列禁止任何鋼筋、水泥等物資進入加沙地帶,即使聯合國也無法將建築材料運入加沙地帶,當地居民只能把遭戰火摧毀的建築手工拆除,然後用畜力車將廢料運送到水泥廠回收再利用。當地遭損毀破壞的建築無法被修復,斷壁殘垣只能凄涼地「滯留」原地,各條道路年久失修,坑窪不平。   

以方:面對譴責 堅持封鎖   

以色列政府的一位人士27日告訴新華社記者,以方打算強制要求一支由多國民間機構組織、向加沙地帶運送人道主義物資的船隊接受檢查。這一決定反映了以政府現階段在加沙地帶封鎖政策上的態度。   

以色列一直視控制加沙地帶的哈馬斯為主要安全威脅之一。但從長期看,封鎖政策無法給以色列帶來徹底的安全保證。「鑄鉛行動」后,來自加沙地帶方面的襲擊活動雖然有所減弱,卻沒有消失,哈馬斯仍堅持武裝反抗以色列佔領巴方領土的方針。   

封鎖政策以及「鑄鉛行動」讓以色列面臨巨大國際壓力。一名未公開姓名的歐盟資深外交官先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暗示,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政策讓其成為歐盟地區官方和民間的批評對象,縮小了以色列外交空間。   

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政治學教授加迪·沃弗斯菲德也對上述看法表示認同。他說,類似強制檢查向加沙地帶運送人道物資船隊這樣的行動對以色列來說就像「外交公關上的一次災難」。以色列內閣多名部長也在26日的一次會議上表達了對加沙地帶政策損害以方國際形象的擔憂。   

近一段時期,以政府迫於國際社會壓力在封鎖加沙的問題上出現些許鬆動。但按照專家普遍看法,以色列短期內解除加沙封鎖的可能性不大。沃弗斯菲德認為,以色列強制檢查運送人道物資船隊的決定表明,以方將維持加沙封鎖政策,即使清楚這一政策將損害自身外交利益和國際形象。   

前景:解封不易 尚需努力   

加沙地帶民眾深受以色列封鎖之苦,不斷組織各種集會、遊行等活動,一再呼籲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國際社會敦促以色列儘快解除封鎖。   

阿巴斯多次表示,對加沙地帶百姓的封鎖令人痛心,應儘快解除對那裡的封鎖,使加沙地帶居民享有正常生活的權利。阿巴斯呼籲哈馬斯為巴勒斯坦人民的未來考慮,儘快恢復與在約旦河西岸地區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法塔赫)舉行對話,簽署由埃及起草的民族和解協議,實現巴勒斯坦人民的內部團結。   

封鎖也對正在進行的巴以間接談判造成嚴重影響。哈馬斯明確表示,以色列在持續封鎖加沙地帶同時與巴民族權力機構進行的談判前景令人擔憂。   

為解除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封鎖,聯合國付出了不懈努力。今年3月以來,包括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內的不少聯合國官員先後走訪加沙地帶,對那裡的經濟、人權、教育、兒童發展等問題進行調查和評估。潘基文3月訪問加沙時說,以色列封鎖加沙的政策「令人無法接受」。   

雖然國際社會將繼續致力於解除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封鎖,但在以色列的強硬政策下,解除封鎖之路依然漫長。

5 加沙 -參考資料

[1] 新華網 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4-02/05/content_1300563.htm

上一篇[傑里科]    下一篇 [匈牙利共和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