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勃朗特三姐妹

標籤: 暫無標籤

夏洛蒂像她成功塑造的人物形象簡·愛一樣,個子矮小,其貌不揚,充滿智慧和獨立的精神。她雖外表古板沉默,卻有著一顆女性和婉敏感的心。在兩位姐姐不幸早逝后,她成了家中的長女,她從小就有一種關心他人的神聖責任感,以她嬌弱的身軀承擔了全家對外聯絡發展的重任。自強不息、奮鬥進取成為她一生的主旋律。她的氣質是浪漫和嚴謹的奇特結合,這就使她既熱情奔放,耽於幻想,富於挑戰精神;又保守穩重,約束自我,恪守傳統的道德標準。她既是一個好女兒,好姐姐,好妻子,好朋友,具有溫柔熱情的一面,同時又是一個蔑視虛偽的上流社會,對醜惡的世態進行了犀利的譏諷的勇士。她性格的兩方面構成了她波瀾不寧的豐富的內心世界,也使她的作品更富於激情和新意,具有震 撼人心的藝術魅力。

勃朗特三姐妹

勃朗特家庭是一個文學史上一個天才的家庭,姐妹三人都具有非凡的文學才能。夏洛蒂、艾米莉、安妮,她們雖然都命運坎坷,英年早逝,但其著作卻成為19世紀文學的經典之作,她們是後世轟轟烈烈的「女性寫作運動」的鼻祖。

1 勃朗特三姐妹 -人物資料

勃朗特家庭是一個天才的家庭,姐妹三人包括弟弟勃蘭威爾都具有非凡的文學才能。但在勃朗特家庭引起廣泛關註的1847年後,弟弟和艾米莉相繼於1848年去世。次年,安妮也離開了人間。這個不幸的家庭顯得那樣凄苦,神秘,但在英國文壇那樣的光輝耀眼。

夏洛蒂

勃朗特三姐妹夏洛蒂•勃朗特
夏洛蒂像她成功塑造的人物形象簡·愛一樣,個子矮小,其貌不揚,充滿智慧和獨立的精神。她雖外表古板沉默,卻有著一顆女性和婉敏感的心。作為家中的長女,她從小就有一種關心他人的神聖責任感,以她嬌弱的身軀承擔了全家對外聯絡發展的重任。自強不息、奮鬥進取成為她一生的主旋律。她的氣質是浪漫和嚴謹的奇特結合,這就使她既熱情奔放,耽於幻想,富於挑戰精神;又保守穩重,約束自我,恪守傳統的道德標準。她既是一個好女兒,好姐姐,好妻子,好朋友,具有溫柔熱情的一面,同時又是一個蔑視虛偽的上流社會,對醜惡的世態進行了犀利的譏諷 的勇士。她性格的兩方面構成了她波瀾不寧的豐富的 內心世界,也使她的作品更富於激情和新意,具有震 撼人心的藝術魅力。夏洛蒂的不卑不亢,純真熱情, 謙遜質樸,無不從她作品中的女主人公的身上體現出 來。她的作品可以說是她智慧的頭腦和赤熱的心靈的 自然流露。薩克雷在紀念夏洛蒂的文章《最後一幅素描》中說 :「凡是讀過她的書的人,誰不欽佩這位婦女對真理的熾熱的愛,她的勇敢,她的純真,她對邪惡的義憤,她熱切的同情心,她虔誠的愛和信仰,她激越的榮譽感。一種急切的誠實是這位婦女的性格特徵。」這段話可以說是夏洛蒂的真實寫照。

艾米莉

艾米莉•勃朗特(1818~1848),英國女作家,詩人,夏綠蒂•勃朗特之妹。從少年時代就開始寫詩,姐妹三人於1846年出版了一本自費出版詩集,以艾米莉為主。她的詩的風格往往是直抒胸臆,感情濃烈;景物描寫常常荒僻,寂寥。但她的小說《呼嘯山莊》掩蓋了她詩歌的光芒。艾米莉:艾米莉被人們認為是三姐妹中天分最高的一位。她沉默寡言,性格自閉,孤傲乖僻,摯愛荒原,一生中幾乎沒有朋友。但她卻有驚人的想象力和卓越的文才,創作了大量的抒情詩。並以唯一的一部小說《呼嘯山莊》馳名文壇,被譽為英國19世紀文學史中最奇特的女作家。

《呼嘯山莊》被認為是英國小說史上最奇特,最具震撼力的一部小說之一。這部悲劇性的小說描寫了吉卜賽棄兒希斯克列夫被山莊老主人收養後,因受辱和戀愛不遂,外出致富,回來後對與嘉瑟琳結婚的地主林頓及其子女進行報復的故事。小說充滿犟烈的反壓迫的鬥爭精神,展現出的人物的內心世界具有一種超乎尋常的激情和反叛精神。小說的文字被稱為「一首完美,動人的敘事詩」。夏洛蒂和傳記作者告訴我們,愛米麗生性獨立、豁達、純真、剛毅、熱情而又內向。她頗有男兒氣概,酷愛自己生長其間的荒原,平素在離群索居中,除去手足情誼,最喜與大自然為友,從她的詩和一生行為,都可見她天人合一宇宙觀與人生觀的表現,有人因此而將她視為神秘主義者。其實人與自然的關係,從來就是人類文明史上重要的命題,愛米麗不過是步歷代哲人、隱者、科學家、藝術家後塵,通過生活和創作,身體力行地探尋人與自然的關係。

由於愛米麗一生經歷簡短,她既未受完整系統教育,又沒有愛情婚姻實際體驗,人們對於她能寫出《呼嘯山莊》這樣深刻獨特的愛情絕唱也曾疑惑不解。對這一問題,早有人以「天才說」做出解釋,而經過百餘年的研考據,傳記作者和評論家又提出了更加令人信服的憑據。愛米麗以及她的姐妹,雖然生長在苦寒單調的約克郡,她們的父親帕特里克·勃朗特卻來自北愛爾蘭,母親瑪麗亞·勃蘭威爾是威爾士人。這一對父母所屬民族的祖先,同屬具有衝動浪漫氣質的凱爾特人,而且二人都不乏寫詩為文的天分:帕特里克又一向懷有文學抱負,曾自費出版詩集;瑪麗亞出嫁前寫給帕特里克的情書,也是文采斐然。繼承了父母的遺傳基因,又受到荒原精神的陶冶哺育,愛米麗的藝術天才無疑並非無源之水;而且她家那座荒原邊緣上的牧師住宅,外觀雖然冷落寒酸,內里卻因幾個才智過人的子女相親相攜而溫馨宜人。他們自幼相互鼓勵、切磋,以讀書寫作為樂。這一方面大大沖淡了物質匱乏之苦;同時也培養鍛煉了他們的寫作功力。

愛米麗的寫作,從詩開始,她在著手創作《呼嘯山莊》之前十六七年間,陸續寫出習作詩文《貢代爾傳奇》和短詩,如今所見,僅近二百首詩。姑且不論它們本身的藝術價值,這些文字起碼也是創作《呼嘯山莊》這部不朽之作的有益準備。換言之,她寫《呼嘯山莊》,是她寫詩的繼續。她的詩,真摯、雄勁、粗獷、深沉、高朗,這也是《呼嘯山莊》的格調。

安妮

勃朗特三姐妹《呼嘯山莊》電影海報
安妮是勃朗特家最小的女孩,她溫柔嫻靜,安靜內向,和兩個姐姐相比天分稍低。她只活了29歲,而且在短暫生命的后十年,從事鬱悶的家庭教師工作 就佔去了她很多時間,但她還是寫出了兩部小說《艾格妮斯·格雷》和《懷爾德菲爾府的房客 》 ,在英國 文學史中佔有一定的地位。她筆下的小說就如同她本人,給人一種恬靜的感覺,主人公都有著純潔的品德,勇敢地追求獨立和幸福,這也是安妮內心的寫照。安 妮的作品直率和明晰更像是18世紀的作品,而不像她所處的維多利亞時代的作家風格。安妮從小就隨著姐姐們讀書,並參與了他們的文學遊戲,如饑似渴地沉浸在夢幻的王國里,寫了大量的憂傷的小讚美詩。 她有一頭秀麗的淺棕色頭髮,可愛的藍眼睛略帶紫羅蘭色,白皙的皮膚,外表顯得溫婉可人,深得姨母的寵愛。她和艾米莉就像孿生姐妹一樣,形影不離,親 密無間,常在一塊聯合寫日記或者到荒原中漫遊,給她們熟悉的場所都起上了動聽的名字。她的嗓音細弱甜美,喜歡柔和的和聲,閑暇時彈彈鋼琴,唱唱歌,不過這種賞心悅耳的愉快在她一生中實在是太少了。後來,安妮曾和姐姐夏洛蒂一起 到伍勒小姐的學校學習了一段時間,但不久,她就病倒了,呼吸困難,咳嗽不斷,身體漸漸衰弱。想到病逝的兩個姐姐,夏洛 蒂憂心忡忡,決定把安妮帶回霍渥斯。回到了自由自 在、寧靜的家裡,安妮的病慢慢地好了起來。為了生 活,1839年4月,她到了默菲爾德的布雷克府, 在英甘姆夫人家當家庭教師。後來又到了梭普格林的 愛德蒙·羅賓森家做女家庭教師。她的這些當家庭教 師的經歷,直接為小說《艾格妮斯·格雷》提供了眾 多的素材。出版商史密斯先生有一段關於安妮珍貴的描述 :「她是個溫柔文靜,相當克己的人,長得一點 也不漂亮,可是模樣很討人喜歡,她的態度奇特地表 現出一種求人保護和支持的願望,經常保持著一種懇 切的神色,這是能博得別人同情的 。」安妮終生體弱 多病,但在虛弱的外表下,卻有一顆意志堅強,勇敢執著的心靈。

每個成人都有個孩童時期,每個孩童都曾有過七色的夢。夢本是幻覺:虛懸、飄渺、易失。可就有這麼幾個女孩把美夢緊緊抓住,她們執著地置身於夢境的編織中,最終將幻想變成現實,獲得了人生價值的永恆。這就是19世紀出現在英國文壇的勃朗特三姐妹作家提供的一種文化現象。

2 勃朗特三姐妹 -人物生平—苦難與孤獨

勃朗特三姐妹勃朗特三姐妹
1847年,《簡·愛》和《呼嘯山莊》在英國先後出版。這兩部作品的出現,引起了文學界強烈的轟動;而這兩部不朽的名著竟出於名不見經傳的兩姐妹之手,更成了英國文學史上的佳話。這兩姐妹就是夏洛蒂·勃朗特和艾米莉·勃朗特。夏洛蒂的《簡·愛》因題材的新穎和感情的真摯立即引起當時評論界的重視,而艾米莉則憑著《呼嘯山莊》這部有著奇想象力的小說在英國文學史上佔有突出地位。然而人們沒有想到,這兩姐妹的成功卻源自她們那孤獨、苦悶和不幸的生活。

在英國北部約克郡哈沃斯的荒原上孤零零地崛立著一幢用灰色石頭砌成的牧師住宅。1821年仲夏,牧師住宅的女主人因進入肺結核晚期已卧榻不起,其六個年幼的孩子乖巧地聚在他們的「小書屋」里看書或低聲說話,七歲的大姐則把從報紙上獲得的消息輕輕地傳達給姐妹…… 這是一群天資聰慧且乖覺懂事的孩子,母親病重的痛苦陰影使他們變得安靜,並自覺地用兄弟姐妹間的互相關愛和依戀來替代那過早失去的母愛。牧師住宅外是一片開闊、空曠的高沼地,小夥伴們常常手挽手地在那裡散步,大家彼此關照,大一點的都知道照拂尚步履蹣跚的小妹。
母親去世時,六個孩子中最大的瑪麗亞也只有八歲,接下來伊利莎白六歲,夏洛蒂五歲,勃蘭威爾四歲,艾米莉三歲,安妮一歲零八個月。病魔並沒就此收手,僅隔三年,瑪麗亞和伊利莎白又相繼被同樣的病症奪走了幼小的生命。對這個家庭來說,命運是殘酷的,但就尚生存者來看生活又是可以自己創造的。孤獨的環境和凄涼的家境不僅沒能把剩下的孩子們的意志摧毀,反而催醒了他們智慧之花的綻開與思想性格的早熟。四個相依為命又年齡相近的孩子以他們特有的生活方式堅定地邁開了人生新的歷程。

牧師住宅附近沒有學校,孩子們僅有的一點基礎知識主要是靠父親和姨媽的傳授。孤獨的山莊幾乎與世隔絕,孩子們沒有外界朋友,沒有任何涉外的交際和娛樂,石屋和荒野是他們僅有的活動天地。從文化學的角度看,文化共同體所佔據的空間,至少應該以村莊、部落,或民族、民族群為單位,但這群孩子卻自造了一個特定的文化空間,以「家庭成員」的方式在一個封閉的近乎原始狀況的自然環境里結為「地方共同體」。她們的家裡常年訂有兩份報紙,早年曾出版過兩本詩集與一部進步性散文至今仍保持有「作家」孤傲癖的父親和喜愛讀書的母親都有不少藏書,求知慾極強的孩子們便貪婪地從報紙和書籍中來汲取營養,了解外面世界,也從而使他們跟書報結下了不解之緣——書報拓展了他們的視野,書報開啟了他們的智慧,書報萌發了他們的想象,書報為他們勾畫出了一個作家的美夢。這樣看來,「一個文化」和「某個文化」這類術語,似乎既可以用來意指文化特質和文化集結的一種獨特聚合,也可以用來意指在一個特定社會中發現的一組文化特質的文化集結。勃氏姐妹所表現的特定的家庭組合與文化性集結,為她們日後走向文 學、攀登文壇,鋪出了一條明確的途徑,而孤獨與苦難,則成為她們後來傾訴與宣洩的內在動因。

3 勃朗特三姐妹 -人物生平—童趣與天才

勃朗特三姐妹三姐妹畫像

1826年的一天晚上,外出歸來的牧師為孩子們帶回了一套十二個木偶,第二天早上當他的獨子勃蘭威爾捧著木頭士兵出現在姐妹們的房門口時,驚喜的姐妹們從被窩裡跳出,每個搶過一個士兵並馬上為其命名。夏洛蒂的小人最漂亮,她把它譽為威靈頓公爵;艾米莉的一位小人神情嚴肅,他們稱之為「嚴肅漢」;安妮的那個模樣古怪,個子小巧,自然就當了「侍童」;勃蘭威爾也給自己挑了一個,管他叫「波拿巴」。進而他們又馳騁想象,將十二個小木偶變在了十二位活的勇士,開始了他們狂想中的智力遊戲。在幻想的故事基礎上他們仿照作家編寫出了一個劇本——孩子們的處女作——《年輕人》(1826),此時這些小作者尚只是四個六到十歲的孩子。就在這一年裡十歲的夏洛蒂還寫了小故事《從前有個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安妮》(1828)。孩子們在遊戲中還常常以各自理想人物的身份出現進行表演和相互間的論爭,他們的思維、想象、語言、邏輯論辨等能力在娛樂和寫作活動中迅速提高,其創作的慾望和興趣也越來越強烈。他們變得聰敏,周圍的一切——書報里的人物故事,家人的言語行動,室外那荒漠的曠野、頑強的石楠、飛濺的瀑布、呼嘯的風暴都能引起他們的靈感,激發出他們天才的創作情思,相應地他們又用那稚嫩的手筆從事著不倦的寫作,一個又一個新作品在孩子們的手裡競相誕生。如受「伊索寓言」的啟示寫出的劇本《我們的夥伴》(1827);晚上睡不著覺,幾個人瞎謅要各佔據一座島嶼而引出島名、假設島上的首領、編出島國上發生的許許多多故事,不僅衍生出了劇本《島民》(1827),還構築出了兩個龐大的王國體系,即夏洛蒂與勃蘭威爾兩人主編的「安格里亞王國故事體系」和由艾米莉、安妮主編的「貢達爾王國故事體系」。這種連綿不斷的構思創作幾乎貫穿了他們短暫的一生,儘管他們後來曾幾度分別離家出外求學或任職家庭教師,但各自的創作都沒中斷過,其創作題材和樣式也不斷拓展。現保存下來的他們的手稿就有一百多份,包括戲劇、寓言、詩歌、小說、日記等多種體裁。其中夏洛蒂的創作最多。存稿中有一篇記錄夏洛蒂從1829年到1830年間所有作品的名單,有二十二卷的目錄、日期和標題,那時她才十三歲。小作家們對自己所進行的創作興趣盎然、信心十足,為得到某種認可或求得心理滿足,他們聯手辦起了一份「小雜誌」,對自己的活動、作品進行記錄和評介,同時再配上插圖,孩子們的繪畫天賦也得以顯露。小雜誌曾每月一期,當然,其作者、「印刷人」、讀者僅局限於四個小合伙人。儘管孩子們最初的創作還顯稚嫩,但正是這種對創作的濃厚興緻和勤於實踐的精神為姐妹們日後的成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孤獨的牧師住宅雖然狹隘,近乎與世隔絕,但家庭內部成員的精神生活卻異常豐富多彩。幾位聰穎互愛、樂於想象、勤於寫作的孩子以自己的努力把一個偏僻荒岬之地變成了一個培養天才的搖籃。美國著名的人類學家、教育家羅伯特·F·墨菲說過:「人類學把浪漫主義和啟蒙精神緊緊結合起來,它從浪漫主義導出歷史性和伴隨著稀奇古怪各各相異的可取之處,而啟蒙精神致力於在豐富多彩的人類表現中尋找秩序和內在合理性。」[1](P17)從這個 意義上看,勃朗特姐妹雖處偏遠之地,但地域阻隔並未使她們失去人類應有的鮮活的思想和特具的浪漫精神,相反,她們以浪漫的想象帶動了自身的啟蒙,又以啟蒙的開發豐富了浪漫的想象,浪漫與啟蒙伴隨著勃氏姐妹度過了她們難忘的少年時代。

4 勃朗特三姐妹 -人物生平—理想與成功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尋找生活出路的壓力所迫,首先是夏洛蒂和勃蘭威爾開

勃朗特三姐妹勃朗特三姐妹
始主動向社會出擊,試圖打開作品出版和寫作成名之路。1835年至1839年間他倆先後多次分別給當時英國著名的《黑檀》雜誌編輯,以及著名詩人騷塞、柯勒律治、華茲華斯寫信自薦和寄送作品,均遭到不同程度的「冷遇」。其中騷塞在給夏洛蒂的回信中還諄諄規勸:「文學不能,也不應該是婦女的終身事業,婦女越是投入於她應盡的職責中,就越沒有閑暇來從事文學活動,哪怕只是把它作為一種消遣也罷」。[2](P40)儘管屢遭挫折和不被那些文學精英所賞識認可,但夏洛蒂姐妹並沒氣餒,她們仍執著於理想的創作中,情系紙硯,夢繞筆端。遺憾的是勃蘭威爾在理想受挫和戀愛失意的雙重打擊下酗酒自殘,竟令人寒心地沉淪下去。

1846年5月,三姐妹詩集出版面世,但反響平平,在此後的一年裡又售出了兩本。儘管詩集的出版沒能達到姐妹們預期的效果,但她們各自的小說創作出版計劃卻在默默而緊張地進行著。次年,三部小說脫稿,並分別被兩家出版公司所接受。1847年年底,柯勒·貝爾(夏洛蒂·勃朗特)的小說《簡·愛》、埃利斯·貝爾(艾米莉·勃朗特)的小說《呼嘯山莊》、阿克頓·貝爾(安妮·勃朗特)的小說《艾格妮斯·格雷》幾乎同時出版,並且引起英國讀書界的極大轟動和評論界的熱情關注,人們被作品中那憤懣強烈的女性意識、狂放不羈的人物激情、不同凡響的曠野風骨所感奮。三部小說問世的第二年,在作品的影響和地位尚居高不下時,勃朗特三姐妹的真實身份因出版商之間的爭執而被迫暴露——一個普通的牧師家庭竟一下子出現了三位作家,且都是女性,這個近乎神話的新聞無疑地同時為作品和作者都增添了無盡的奧秘和神聖的輝光。
一百多年來,人們一直把勃朗特三姐妹的出現驚出奇迹、傳為佳話,但我們在讚譽「天才」時,不能不隨之思考:一個苦難的家庭何以聯袂脫穎出三位優秀的女性作家,披閱中外文學歷史,這種文化現象也屬罕見。從人生歷程看,勃朗特三姐妹出身苦難、倍嘗孤獨、奮鬥維艱,但勃氏家庭卻是一個充滿詩意和想象的精神家園。苦難、孤獨、隔絕、死亡、失敗、痛苦,沒有擊敗她們的意志,泯滅她們的追求,相反,身處逆境的生活,卻使她們激發出對理想的不懈努力。不能實現的理想屬於夢幻,將幻夢變成現實,便是一種成功。勃朗特三姐妹由幾個追夢的女孩,用她們纖弱的身軀,積年的心血,戰勝苦難,衝破隔絕,不畏冷遇,不怕失敗,「詩意地棲居」於「大地之上」,辛勤地耕耘著藝術的園地,編織著理想的藍天,這不是一種虛構的「神話」,而是一種實在的人生,正如馬克思所言:「只是由於人的本質的客觀地展開豐富性,立體的、人的感性的豐富性,如有音樂感的耳朵,能感受形式美的眼睛,總之,那些能成為人的享受的感覺,即確證自己是人的本質力量的感覺,才一部分發展起來,一部分產生出來."勃朗特姐妹以她們天才的努力,證實了哲人的這一判斷。

5 勃朗特三姐妹 -經典著作

夏綠蒂·勃朗特-《簡·愛》分析

勃朗特三姐妹《簡愛》
《簡·愛》1847是一部自傳成分很濃的小說,雖然書中的故事是虛構的,但是女主人公以及其他許多人物的生活、環境,甚至許多生活細節,都是取自作者及其周圍人的真實經驗。作者夏洛蒂·勃朗特1816年生於英國北部的一個牧師家庭。母親早逝,八歲的夏洛蒂被送進一所寄宿學校。在那裡生活條件極其惡劣,她的兩個姐姐因染上肺病而先後死去。於是夏洛蒂和妹妹艾米利回到家鄉,在荒涼的約克郡山區度過了童年。15歲時她進了伍勒小姐辦的學校讀書,幾年後又在這個學校當教師。後來她曾作家庭教師,但因不能忍受貴婦人、闊小姐對家庭教師的歧視和刻薄,放棄了家庭教師的謀生之路。她曾打算自辦學校,為此她在姨母的資助下與艾米利一起去義大利進修法語和德語。然而由於沒有人來就讀,學校沒能辦成。但是她在義大利學習的經歷激發了她表現自我的強烈願望,促使她投身於文學創作的道路。
 
《簡·愛》寫於1846年,是夏洛蒂的第二部小說。她借一個出身寒微的年輕女子奮鬥的經歷,抒發了自己胸中的積愫,深深打動了當時的讀者。小說於1847年秋以柯勒·貝爾的筆名發表,隨即在次年又相繼兩次再版。這位名不見經傳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由此進入英國著名小說家的行列。
 
《簡·愛》的獨特之處不僅在於小說的真實性和強烈的感染力,還在於小說塑造了一個不屈於世俗壓力,獨立自主,積極進取的女性形象。小說中簡·愛對羅切斯特的愛情故事,生動地展現了的那火一樣的熱情和赤誠的心靈,強烈地透露出她的愛情觀。她蔑視權貴的驕橫,嘲笑他們的愚蠢,顯示出自強自立的人格和美好的理想。她大膽地愛自己所愛,然而當她發現自己所愛之人還有妻子的時候,又毅然離開她所留戀的人和地方。小說表達出的思想,即婦女不甘於社會指定她們的地位而要求在工作上以至婚姻上獨立平等的思想,在當時不同凡響,對英國文壇也是一大震動。小說的虛構結尾,描寫簡愛獲得一筆遺產,回到孤獨無助的羅切斯特身邊。這一情節雖然值得推敲,但是它顯露出作者的理想—女性在經濟、社會地位以及家庭中的獨立平等以及對愛情的忠貞不移。
 
在寫作風格上,夏洛蒂也獨樹一幟。她文筆簡潔而傳神,質樸而生動,加之第一人稱的敘述語言,使得小說貼近讀者,貼近現實。同時,小說又體現了歐洲浪漫主義文學傳統的特點,顯示出作者豐富的想象力和詩人的氣質。作者在敘述中自然地使用了夢境、幻覺、預感和象徵、隱喻等手法,使小說的「自然」境界撲朔朦朧,情節扣人心弦。
 
在當今文壇中,有人批評小說缺乏對社會現實更理智而深刻的分析。在對瘋女人的描寫中,過多地追求「哥特式小說」的神秘氣氛而減弱了表現現實的真實性。在對牧師聖約翰的描寫上,美化他獻身基督教的傳道事業,而掩蓋了殖民主義者文化侵略的性質。小說中所表現的這些局限性的成因很複雜,有的是受作者本人的閱歷所限她只活了39歲,有的是因作品本身形式的特點而定,而有的則是由於歷史的局限性所至。總之,一百多年來,《簡·愛》的影響不衰,作家、評論家對它的熱情不成。它至今仍然是廣大讀者喜愛的書。

艾米莉•勃朗特-《呼嘯山莊》賞析

勃朗特三姐妹勃朗特三姐妹
《呼嘯山莊》通過一個愛情悲劇,向人們展示了一幅畸形社會的生活畫面,勾勒了被這個畸形社會扭曲了的人性及其造成的種種可怖的事件。整個故事的情節實際上是通過四個階段逐步鋪開的:
第一階段敘述了希斯克利夫與凱瑟琳朝夕相處的童年生活;一個棄兒和一個小姐在這種特殊環境中所形成的特殊感情,以及他們對辛德雷專橫暴虐的反抗。
第二階段著重描寫凱瑟琳因為虛榮、無知和愚昧,背棄了希斯克利夫,成了畫眉田莊的女主人。
第三階段以大量筆墨描繪希斯克利夫如何在絕望中把滿腔仇恨化為報仇雪恥的計謀和行動。
最後階段儘管只交代了希斯克利夫的死亡,卻突出地揭示了當他了解哈里頓和凱蒂相愛后,思想上經歷的一種嶄新的變化——人性的復甦,從而使這出具有恐怖色彩的愛情悲劇透露出一束令人快慰的希望之光。
因此,希斯克利夫的愛一恨一復仇一人性的復甦,既是小說的精髓,又是貫穿始終的一條紅線。作者依此脈絡,謀篇布局,把場景安排得變幻莫測,有時在陰雲密布、鬼哭狼嚎的曠野,有時又是風狂雨驟、陰森慘暗的庭院,故事始終籠罩在一種神秘和恐怖的氣氛之中。

在小說中,作者的全部心血凝聚在希斯克利夫形象的刻畫上,她在這裡寄託了自己的全部憤慨、同情和理想。這個被剝奪了人間溫暖的棄兒在實際生活中培養了強烈的愛與憎,辛德雷的皮鞭使他嘗到了人生的殘酷,也教會他懂得忍氣吞聲的屈服無法改變自己受辱的命運。他選擇了反抗。凱瑟琳曾經是他忠實的夥伴,他倆在共同的反抗中萌發了真摯的愛情。然而,凱瑟琳最後卻背叛了希斯克利夫,嫁給了她不了解、也根本不愛的埃德加·林頓。造成這個愛情悲劇的直接原因是她的虛榮、無知和愚蠢,結果卻葬送了自己的青春、愛情和生命,也毀了對她始終一往情深的希斯克利夫,還差一點坑害了下一代。艾米莉·勃朗特刻畫這個人物時,有同情,也有憤慨;有惋惜,也有鞭笞;既哀其不幸,又怒其不爭,心情是極其複雜的。

凱瑟琳的背叛及其婚後悲苦的命運,是全書最重大的轉折點。它使希斯克利夫滿腔的愛化為無比的恨;凱瑟琳一死,這腔仇恨火山般迸發出來,成了瘋狂的復仇動力。希斯克利夫的目的達到了,他不僅讓辛德雷和埃德加凄苦死去,獨霸了兩家莊園的產業,還讓他們平白無辜的下一代也飽嘗了苦果。這種瘋狂的報仇泄恨,貌似悖於常理,但卻淋漓盡致地表達了他非同一般的叛逆精神,這是一種特殊環境、特殊性格所決定的特殊反抗。希斯克利夫的愛情悲劇是社會的悲劇,也是時代的悲劇。

《呼嘯山莊》的故事是以希斯克利夫達到復仇目的而自殺告終的。他的死是一種殉情,表達了他對凱瑟琳生死不渝的愛,一種生不能同衾、死也求同穴的愛的追求。而他臨死前放棄了在下一代身上報復的念頭,表明他的天性本來是善良的,只是由於殘酷的現實扭曲了他的天性,迫使他變得暴虐無情。這種人性的復甦是一種精神上的升華,閃耀著作者人道主義的理想。無論如何,希刺克厲夫就那個時代來說,是值得同情的人物,他的復仇是可以理解的。十幾年來,凱瑟琳的孤魂在曠野上彷徨哭泣,等待著希刺克厲夫,終於希刺克厲夫離開了人世,他們的靈魂不再孤獨,黑夜裡在曠野上,山岩底下散步……這當然都是無稽之談,然而正如作者最後寫道:「我在那溫和的天空下面,在這三塊墓碑前留連,望著飛蛾在石南叢和蘭鈴花中撲飛,聽著柔風在草間飄動,我納悶有誰能想象得出在那平靜的土地下面的長眠者竟會有並不平靜的睡眠。」《呼嘯山莊》中希刺克厲夫與凱瑟琳這兩個主要人物在世界文學上給廣大讀者留下了難忘的深刻印象;他們那種不為世俗所壓服、忠貞不渝的愛情也正是對他們所處的被惡勢力所操縱的舊時代的一個頑強的反抗,儘管他們的反抗是消極無力的,但他們的愛情在作者的筆下卻終於戰勝了死亡,達到了升華境界。

《呼嘯山莊》出版后一直被人認為是英國文學史上一部「最奇特的小說」,是一部「奧秘莫測」的「怪書」。原因在於它一反同時代作品普遍存在的傷感主義情調,而以強烈的愛、狂暴的恨及由之而起的無情的報復,取代了低沉的傷感和憂鬱。它宛如一首奇特的抒情詩,字裡行間充滿著豐富的想象和狂飆般猛烈的情感,具有震撼人心的藝術力量。

6 勃朗特三姐妹 -影響評價

勃朗特三姐妹是英國家喻戶曉的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在《簡愛》中對女性獨立性格的敘述、艾米麗·勃朗特在《呼嘯山莊》中對極端愛情和人格的描寫、安妮·勃朗特在《艾格尼絲·格雷》中讓人印象深刻的寂寞情緒,令人回味無窮。一家三姐妹佔據了英語文學名人史中的三個席位,恐怕連眾多男性作家都自嘆弗如,無怪乎會有絡繹不絕的崇拜者們在英國哈沃斯的勃朗特故居尋覓三姐妹留下的痕迹。 她們是深受當代讀者歡迎的作家,其作品已經多次被改編為各種影視劇和話劇,成為熒屏和舞台上經久不衰的一支力量。尤其是《呼嘯山莊》、《簡·愛》,更是數次登上大銀幕。她們以自身的行動為後世轟轟烈烈的女權主義運動打響了頭炮。

7 勃朗特三姐妹 -相關詞條

艾米莉•勃朗特                  夏綠蒂•勃朗特                  安妮 •勃朗特                     女性寫作

8 勃朗特三姐妹 -參考資料

http://www.eelove.cn/bolangtesanjiemei 
http://www.shuku.net/novels/zhuanji/bltsjmzym/bltsjmzym.html 
 http://rwxy.tsinghua.edu.cn/rwfg/ydsm2/smjj/0067.htm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119522/ 

上一篇[超靚美腿女王]    下一篇 [恐艾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