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弗蘭克斯.勒費弗爾 (1757-1820 Francois Lefebvre,但澤公爵 ),法蘭西第一帝國元帥。

1 勒費弗爾 -出生背景

勒費弗爾於1755年10月25日出生於阿爾薩斯的羅菲赫。父親是一位磨房主,以前參過軍,當過騎兵軍官。

2 勒費弗爾 -人物經歷

小勒費弗爾本來打算成為一名牧師,但由於對軍事有著強烈的興趣,他最終於1773年9月10日加入了巴黎近衛軍。經過十五年的漫長軍旅生涯,他終於在1788年被提升為準尉。1789年他成為國王衛隊的少尉,在護送國王外逃的途中曾兩次負傷。1792年,他加入正規軍,在第十三輕步兵團任上尉。不久提升為中央軍團的將軍助理。1793年12月2 日升為準將旅長,時年38歲。1794年6月26日,他的旅奉命在弗勒呂斯獨立阻擊由查理親王率領的奧地利大軍,在戰鬥中,他以極大的勇氣堅守陣地,三次擊退奧軍的進攻,為此,在戰鬥結束后被提升為少將,調入霍希·克萊貝爾將軍指揮的薩姆布雷-埃特-梅塞軍擔任一名師長,並在10月2日的阿爾登霍芬之戰中戰勝了奧軍。此後,他的師成為萊茵軍團的前衛師,於1795年9月從杜伊斯堡橫渡萊茵河,並在奧普拉登、亨內夫、西格堡、阿爾騰基興等戰鬥中接連取勝。渡河戰役結束后,他的師被派遣到比利時海岸,由赫希將軍指揮。1798年赫希死後,部隊由勒費弗爾臨時指揮,但後來又併入多瑙河軍團,而勒費弗爾仍指揮該軍團的前衛師。因為在普富蘭特夫之戰中手臂受重傷,他不得不暫時離開軍隊,回國休養。但在回法國途中,他被任命為駐巴黎第十七師的師長,從而在11月9日- 10日的霧月政變中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他帶領擲彈兵保護拿破崙免受憤怒的議員的圍攻,並將500名議員趕出議會,保證了拿破崙順利登上了第一執政的寶座。次年被任命為參議員,接著任參議院議長。1804年5月19日,他代表元老院宣布拿破崙為皇帝,隨後被皇帝授予帝國元帥稱號,時年49歲。  

1805年,英國、俄羅斯、奧地利、瑞典、那不勒斯等國組成了第三次反法同盟,勒費弗爾重披戰袍,被任命為預備第二軍團司令,指揮從羅爾、萊茵河以及莫塞爾地區徵召的國民自衛隊。1806年,接替莫爾蒂埃元帥任第五軍軍長,10月改任近衛軍步兵司令。10月4日,參加了耶拿會戰。1807年3月 18日-5月27日,他成功地率領由波蘭人和薩克森人組成的第十軍擊敗了固守在但澤要塞的普魯士-俄羅斯聯軍(普軍12000人,俄軍3個營),迫使其投降,從而控制了維斯杜河下游。此戰為勒費弗爾贏得了極大的聲譽。1808年9月10日,因為在但澤的完美勝利,勒費弗爾被封為但澤公爵。緊接著,他被任命為第四軍(23000人)軍長,隨皇帝遠征西班牙。9月15日,第四軍首先進入西班牙,根據皇帝的部署,決定首先攻擊位於突出部的布萊克軍團(32000 人)。10月31日,正當布萊克準備離開杜蘭戈向法軍進攻時,勒費弗爾卻出其不意,利用濃霧突襲西軍陣地。布萊克措手不及,只得棄城而逃,倉促應戰的西軍為此還付出了傷亡1200餘人的代價。次日,法軍又乘勝佔領西班牙北部重鎮畢爾巴鄂。11月5日,勒費弗爾率部協助維克多元帥所部在巴爾馬塞達再次擊敗布萊克。11月11日,在埃斯皮諾薩將布萊克生擒活捉。1809年3月,他被召至德國,指揮由巴伐利亞人組成的第七軍(34000人),接連在阿本斯貝格(4.20)和埃格繆爾(4.22)之戰中取勝。5-10月,他在法國遠征軍的後方負責保護補給線,並平定了由安德烈阿斯·霍弗爾領導的蒂羅爾人暴動,此後他被批准休息兩年。

1812年,勒費弗爾作為老近衛軍(40000人)軍長隨皇帝遠征俄羅斯。在俄國作戰期間,他失去了唯一的兒子,但他強忍悲痛參加了1813年的德國戰役,指揮近衛軍轉戰於德累斯頓(8.26-27)和萊比錫(10.16-19)。在1814年的法國戰役中,他參加了尚波貝爾(2.10)和蒙特米拉爾(2.11)的戰鬥。拿破崙一世退位后,於6月2日被複辟的波旁王朝指定為法國議員。拿破崙一世返回后,他再次被指定為議員,但因年老多病,不宜再參加戶外活動,他僅能在上院中坐著參加一切活動。國王復辟后,雖然保留了他的元帥軍銜,但免去了其上院議員的資格。1819年又恢復其議員資格,不過這已經沒有意義了。1820年9月14日,勒費弗爾在巴黎病逝,享年65歲。在逝世前幾天,他已經為自己選好了墓地的位置,墓穴就與馬塞納元帥相鄰,與佩里尼翁元帥和塞呂里耶元帥相近。大概他希望在死後,也能和從前的老戰友們在天堂重聚。

3 勒費弗爾 -人物評價

勒費弗爾勇敢、誠實,他從不隱瞞自己的想法。他是一位有才能的指揮員、傑出的戰術家、嚴明紀律的執行者。雖然他沒有什麼政治頭腦,但他具備軍人的一切優秀品質,他唯一的精神寄託就是部隊。他十分關心下屬,因此得到了下級將士的尊敬和愛戴。不論波蘭人、薩克森人、巴伐利亞人還是法國人都喜歡他。絮歇元帥評價他說:"他用法蘭西人的全部的熱情和精力打動了外國人。隨著這位卓越的元帥的去世,從萊茵河、多瑙河和維斯杜河畔傳來了一片頌揚和嘆息,匯成了一曲壯麗的大合唱"。
上一篇[你是我的太陽]    下一篇 [薩瓦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