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動員兵,與盟軍的美國大兵和尤里的尤里新兵同級的步兵即為蘇聯動員兵。雖然無法部署,但卻比盟軍美國大兵造價低廉,與很難打的敵人交戰時,可以造大量的動員兵,當敢死隊衝鋒。對於其裝備,改造過的波波沙衝鋒槍,重型頭盔防毒面具,單兵手槍一隻,多用途步兵靴,重型皮製彈胯帶兩條.注意!在某些情況下群體攻擊可以增幅20%,更有趣的是,如果他們同時開槍,有的坦克就不知先打哪個好了。

 

1 動員兵 -簡介

攻擊次與美國大兵,駐紮能力弱,但是裝甲強.

 

2 動員兵 -片斷節選

我是一個動員兵,一個平凡的蘇聯戰士。雖然我的武器落後,但我的精神永不落後!
一個下午,我軍遭受盟軍的嚴重圍擊,當時軍事力量是100比1,我方占絕對劣勢(我方沒有坦克,沒有通訊設備,只有不計其數的動員兵)!我與少量的部隊正擔負著一個偉大的使命……
上星期,我方接到上級命令,死死保護蘇軍最新科技——天啟坦克。因為此時盟軍佔優勢,我軍被迫將研究基地轉移至這座隱蔽的深山中,以躲避盟軍。也許是由於間諜從中作梗,我方研究基地已被發現,盟軍已將我軍團團包圍。
現在,我軍死守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儘力保護還未完成的天啟坦克。於是,磁暴步兵將軍命令我們動員兵部隊掩護其他部隊,轉移天啟。我明白,現在面前只有一條路可選——以血肉之驅抵擋敵軍!
盟軍的美國大兵部隊向我方衝來。「FOR MOTHER RUSSIA!」為了蘇維埃政權,我們全然不顧自身性命,向美國大兵衝去,與他們拼刺刀,讓大兵的機槍失去優勢。面對美國大兵,我毫不畏懼,只是拚命地向敵人刺去,很快,美國大兵敗下陣來。
可是,盟軍坦克部隊接踵而來,他們只是一炮,一片弟兄便死去了,我想到了撤退,可回頭,卻見將軍正護送科研人員離開,不能前功盡棄啊,難道只有這條路可走了嗎……一位動員兵大叫:「為了祖國,同志們,綁上炸藥包,沖啊!」於是,一位位同胞,綁上炸藥包,衝到坦克處,引爆炸藥……嘭!一位戰士換一個坦克,賺了!我也綁上炸藥包,可就在這時,我方磁暴步兵部隊沖了上來……
將軍悲痛不已:「敵軍斷了我方後路,逃是不可能了,只有與敵軍拼了!」
將軍命令我和幾個動員兵誓死保護後方唯一的未運走的天啟,必要時炸毀天啟,決不能讓它被敵人利用。於是,我轉戰後方.
聽著前線的槍聲,炮聲,我不能自已,只得無聊地再次檢查炸藥包。突然,前線的槍聲止住了……前線戰士,全部陣亡!
作為動員兵,我明白,只有用軀體與別人拚命!我和幾位戰士視死如歸,準備作最後拼殺,打死一個算一個!但盟軍似乎不願再因我們這些不起眼的動員兵而有傷亡了,他們在遠處進行射殺,一個戰士倒下去了,另一個戰士倒下了……這樣下去,必會全軍覆沒!
一位生一級的動員兵對我說,「不能再等了,只有你上過大學,懂坦克技術,你去駕駛坦克之神——天啟坦克吧,也許會成功的!」
可我只有理論知識,不懂實際操作,更何況是天啟坦克——剛研究出的坦克,一個無人會駕駛的坦克(包括指揮中心的技術人員),但時間不等人,我不得不跑向天啟,其他弟兄立即主動掩護我,為我擋子彈……
面對倒下的弟兄們,我更有力量了!我駕上天啟,看著複雜的按鈕,我毫無主意。我按下最大的按鈕,只聽一聲巨響,兩個炮筒一齊發炮,於是面前的兩輛灰熊立即化為灰燼。可是我的頭腦也接近爆裂,這是一個半成品坦克,防震效果差,對人體傷害巨大,我明白,再開一炮,我就會頭腦炸裂,然後天啟技術就會被盟軍偷竊。於是,一個念頭在我腦中閃過:同歸於盡!
For mother Russia!
For home country!
我想起了開始時在坦克里安裝的大量炸藥,壓過面前的美國大兵,撞開其他坦克,我駕著天啟,衝到盟軍密集的部隊的中間,也許我這個動員兵的名字將載入史冊了!
我激動地引爆炸藥,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巨響,我們同歸於盡了!
動員兵萬歲!
蘇維埃萬歲!

上一篇[西月島]    下一篇 [婦科養榮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